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7)——求婚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7)——求婚

景孟弦盯著她的視線一緊,"從前真跟戴亦楓結婚過?"

"真的!"

向南點頭,故意沖他扯唇一笑,"改天把咱和他的離婚證借你看看."

"尹向南——"

景孟弦緊咬牙根喊她.

"吃醋了?"

向南笑米米的看著他,"逗你玩的,看你下次還帶不帶我來這種地方尋求刺激!"

景孟弦拍了拍她的腦袋,歎口氣,"你別把我想得那麼禽/獸,剛剛那種事,純屬……不自禁!"

他解釋,而後拿過桌上的消毒毛巾優雅的擦了擦手,"好了,現在好好給我一你跟戴亦楓之間的事吧!別問我是不是吃醋了,是!作為一個男人,我確實介意得不得了!"

向南喜歡看他這種優雅的生氣方式.

教人心里暖暖的!

向南又吸了吸跟前的飲料,這才同他講了實話,"其實當時生了陽陽下來,沒辦法上戶口,最後也只能想出這個權宜之計."

向南歎了口氣,"雖然這個方法是亦楓執意提出來的,但是我知道,我欠他的實在太多了,怎麼還都還不完."

景孟弦深深的盯了向南一眼,卻最終,什麼都沒,又切了一塊牛排,放到她的唇邊.

"你吃吧,我的手差不多能使力了."

向南著開始自己動手.

景孟弦探手勾住向南的下巴,而後,重重的在她的唇瓣上蓋了一個吻,"給我時間和機會,我會把所有辜負你們母子倆的,全部補償回來!"

向南喂了一塊牛排,遞到他的唇邊,微微一笑,"景醫生,你已經做得很好了,謝謝你!"

這夜,趁向南睡著的時候,景孟弦拿了一根細繩過來,輕輕的在她的右手的無名指上環了一個圈,而後用筆細致的做好標記,又替向南壓好被子後,方才轉身出了臥室,進了書房里去.

********************

向南下班回家,秦蘭不在,家里只有她一個人.

無疑,這時候正是拿戶口本的好時機.

其實向南不知道自己偷偷跑去和景孟弦登記結婚到底是對還是錯,想到妹妹那受傷的眼神,她又有些猶豫了.

但最後,她到底還是咬了咬牙根,將戶口本從母親的床頭櫃里拿了出來.

坐在床上,隨手翻了幾翻,翻到自己那頁的時候,她鄂住.

戶口本里,哪里還有她的那頁紙?向南從頭翻到尾都始終沒有見著.

她一愣,為什麼?

向南沒做多想,翻來覆去的又在櫃子里尋了一陣,最後,依舊是一場空.

"找什麼?"

突然,聽得母親秦蘭的聲音在房門口響起.

向南嚇了一跳,忙回頭,"媽……"

她的神有些窘迫.

"找什麼呢?"

秦蘭走進來,看了一眼自己的抽屜,微微皺眉,"翻得亂七八糟的."

向南尷尬的擼了擼額前的發絲,有些心虛,"媽,我剛在找戶口本呢!你有沒有見到我的那一頁啊?"

"找戶口本干嘛?"秦蘭不答反問.

向南一時間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心一橫,扯了個慌,"媽,公司剛好要."

"要戶口本?"秦蘭懷疑的覷著向南.

"嗯."向南點頭,"那個……是要去香港見個客戶,得辦簽證."

"你不是早辦過簽證了嗎?"

秦蘭涼聲戳破自己女兒的謊,末了,抬眼看了看向南,面色冰冷,"怎麼?當真為了那個男人,連自己的妹妹都不要了,是吧?"

向南面色一白.

"打算偷偷結婚?"

秦蘭又問,語調依舊沒有半分的起伏.

向南心口一疼,拿著戶口本的手,微微有些顫抖,"媽……"

她的聲音,有些嘶啞,雙眸里染上一層薄薄的霧氣,"同意讓我和他在一起,真的就那麼為難嗎?"

"如果你們倆真結婚了,你妹會瘋的!!"

聽完這話,向南笑了,那笑容淒涼得有些教人心疼.

眼淚撲簌撲簌的往外掉,"媽,你明知道若水是被報複和恨意蒙蔽了雙眼,她阻止我們倆在一起又怎樣?她就能和景孟弦在一起了嗎?她也一樣得不到幸福啊!為什麼一定要讓我犧牲我的愛來成全她這份報複的塊感呢?是!她是因為我們折斷了兩條腿,可是,她也沒資格折斷我們的幸福啊!這不是等價交換的東西!!"

"啪——"

秦蘭一巴掌竟毫不猶豫的就扇在了向南的臉頰上,她滄桑的眼底,一片猩,"你這沒心沒肺的女人!!"

向南登時懵在那里,腦子里一片空白,只有嗡嗡嗡的響聲周/旋在她的耳際邊,好難受!

……………………………………

向南從家里出來,已經是夜里十點多了.

母親早已睡下,她才敢出了門來.

進了景孟弦的家里,就見陽陽正蹲在大廳的長幾邊玩著智力游戲,陳媽還在一旁陪著.

向南微微訝然,這個時候陳媽還在,倒有些難得了.

"陳媽,怎麼還沒回去呢?"

向南換鞋走了進來.

"向南!"

家伙一見母親就開心極了,連忙起身朝向南跑了過去,向南彎身一把將家伙抱入了懷里.

"尹姐."

陳媽連忙禮貌的同向南打招呼.

"孩子他爸呢?"

向南環顧一眼四周,都不見景醫生的身影.

"景醫生這會還在書房里忙著呢!他讓我等少爺睡了之後再回去."

向南點點頭,問家伙,"你爸爸最近很忙嗎?"

"忙!昨晚就在書房里熬了一整個通宵呢!這兩天都是陳媽陪著陽陽睡的."

陽陽如實交代.

"這麼忙."

向南沖陳媽一笑,"陳媽,這兩天辛苦你了,你早點回去吧,我來哄他睡覺就好."

"好的好的,那謝謝尹姐了."

"不謝,趕緊回去吧,晚了."

陳媽走了,向南把家伙從自己懷里放了下來,"你先一個人玩會,我去看看你爸."

向南著,輕手輕腳的往書房走了去.

"咚咚咚——"

她禮貌的敲了三下門,等了好一會兒,卻無人回應.

向南想了想,最後干脆還是主動旋開了門鎖,走了進去.

書房里,就見景孟弦坐在電腦面前,專注的辦著公.

許是因為實在太過認真,以至于直到向南走近到離他的辦公桌只有半米距離的時候,他才忽而回了神過來.

"啪——"的一下,他幾乎是下意識般的,直接闔上了身前的電腦.

抬頭看著向南,眼底有微光掠起,"你怎麼過來了?不是這兩天都不過來了嗎?"

向南將他剛剛那些動作統統都收入了眼底,狐疑的眨眨眼,心下有些受傷.

明顯,這個男人有什麼事瞞著自己.

"最近很忙嗎?剛剛聽陽陽你昨晚都沒睡覺."

向南心疼的看著他.

暗黃的燈光下,印著他那張沉著俊美的面龐.

漆黑的眼潭有淡淡的血絲,就連下巴處都隱隱有胡渣顯現.

能感覺到他很是疲憊,但即使如此,卻分毫不折煞他的帥氣.

向南看一眼他手邊那杯已經見底的咖啡,蹙了蹙眉,"你不是醫生嗎?是醫生應當就知道喝咖啡提神是對身體有害無益的."

"嗯……"

景孟弦伸手拉住向南,一把將她帶入懷里,讓她在自己的腿上坐好,"偶爾一兩杯,不礙事."

"你在忙什麼?"向南回頭,看他.

景孟弦抓過她的手,放入自己的唇間啃了啃,卻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轉而問她,"打算什麼時候跟我回S市結婚?"

向南眸光閃爍了一下,"不是還早嗎?現在才周一呢,你也沒空,是不是?"

"嗯."

景孟弦點點頭,"這幾天我確實很忙."

"忙什麼?"向南又將話題拉了回來.

"院里一些繁瑣的事."

他著,拍了拍向南的腰肢,"去,幫我倒杯咖啡過來."

"要少喝."

向南雖是如此著,但還是乖乖起身去給他沖咖啡,就聽得景孟弦在身後問她,"今晚在這里過夜?"

"不了."

向南搖頭,"我哄了陽陽睡了就走,你今天可不許熬夜,早點睡,不然我真生氣的."

景孟弦失笑,"好,我聽你的."

向南出去給他沖咖啡去了,他打開電腦,看著眼前的戒指設計圖紙,擰緊了眉頭.

而後,繼續埋頭苦干,修了又改,改了又修.

……………………

從那次景孟弦自己特別忙之後,向南似乎就鮮少同他一起吃飯了.

是的,他太忙了,忙到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

從前下了班,他都會主動給自己打電/話,至少會詢問一下她去哪里吃飯,是醫院附近,還是他家,還是她自己的家,而現在,三天過去了,她卻沒再接到他任何邀請她一起吃飯的電/話.

向南有些失落,真的不清楚他是因為工作太忙的緣故,還是真的由心疏遠了她.

她從公司加完班出來,已經是夜里十一點多了,她也沒急著往捷運站走去,心不算太好的她,卻想四處走走,逛逛.

想來最近真的發生了太多事,一件接連著一件的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突然一下子,連幸福都變得遙不可及起來.

鵝黃的燈光從高高的燈管頂上篩落下來,追著向南纖瘦的身影,將她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卻讓她看起來越發孤單,淒涼.

她繼續漫無目的的往前走著.

卻倏爾……

經過一家鑽石專賣店的時候,她腳下的步子停了下來.

透過玻璃門,她往里看,就見到了二樓那張俊美非凡的側顏.

這麼好看的男人,除了景孟弦,又還有誰呢?

白色的燈光,從他的右側篩落而下,在他烏黑的發絲間灑下一圈光暈.

他絕美的輪廓線埋在燈光里,忽明忽暗,將他凌厲的五官襯得越發立體而精致.

他低著頭,濃黑的睫毛陰掩著他的眸子,他專注的將視線投注在手中的儀器上,時而會偏頭與周邊一名國際友人討論著什麼.

向南試圖推門而入,卻被里面的導購員制止了.

"抱歉,姐."女孩站在門口,低聲同向南道,"這個時間點我們已經不對外營業了."

向南愕然,仰頭,看了看二樓的景孟弦.

他似乎太過專注了,以至于她們這邊的騷動,也沒有驚擾到他.

導購員姐仿佛是看出了向南的疑問,笑道,"那位先生是我們這的VIP貴客."

向南懂了.

跟上次吃飯包場一個意思.

她點點頭,不再為難導購員姐,她好奇的眨眨眼,"那我能知道,那位先生在樓上在做什麼嗎?"

導購員姐笑笑,"景先生在為他的妻子親造結婚鑽戒,戒托也是由他親手設計的,很浪漫,對不對?"

向南心下一動,思緒有好幾秒的恍惚.

望著樓上那抹高大的身影,她倏爾就覺得自己不像剛剛來時的那麼冰冷而空虛了.

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問導購員,"他這幾天都在這里嗎?"

"嗯,好些天了."導購員笑著回答.

向南終究沒有進去,因為她知道,他想給自己一個驚喜,那麼,就讓這個驚喜一直保存下去吧!

望著樓上那抹熟悉的身影,她的視線有些舍不得挪開眼去.

"姐,麻煩你幫我提醒他,讓他記得早點休息,注意身體."

那導購員姐微微一愣,"姐你認識景先生?"

向南勾唇一笑,搖搖頭,"打擾了,我先走了,再見."

向南完,踩著四寸高跟鞋,哼著歌兒,愉快的離開,往最近的捷運站走去.

鑽石店內——

"剛剛有位姐打算進來看首飾."

剛剛那名導購員姐預備去三樓的更衣室換衣服下班,途徑二樓開放式的工作台時,她忍不住同景孟弦身邊的鑽石設計師蘭奇答話.

蘭奇是法國人,卻得一口流利的中文,"哦?"

他那雙藍色的眼睛,好奇的看向導購員.

"她什麼也沒,就讓我提醒景先生注意身體,早點休息."

導購員姐如實回答.

聽到她的話,專注的景孟弦這才停了手里的工作,抬起了頭來,微鄂的看向導購員,又回頭看一眼早已空了的門口,"那位姐有沒有留下姓名?或許,她她認識我?"

"沒有."

導購員姐搖搖頭,"我問她是不是認識您,她只是搖了搖頭."

一旁蘭奇眯著眼笑起來,"或許那位姐只是因為見你一面,就愛上了你……景醫生,像您這樣有魅力的男人,不是沒有可能的哦!"

景孟弦笑笑,"我先打個電/話."

"好的,請便."

景孟弦著就撥通了向南的電/話,如果他沒猜錯的話,剛剛門口的那個女孩,應該就是她了.

可是,如果真的是她,那自己的驚喜,豈不功虧一簣了?

不過沒關系,只有她喜歡就好!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了,"南南,在哪?"

他問她.

向南握著手機,烏溜溜的大眼珠子轉了一個圈,笑道,"我現在正站在摩天輪下看雪景呢!好美……"

"你怎麼去那了?"

摩天輪離他這里,哪怕是車程也得半個時呢!

向南仰高頭,望著飄飛的鵝毛大雪,"景醫生,過段時間我們帶兒子過來坐摩天輪吧!"

"好啊."

"聽每一個摩天輪都有一個浪漫的故事."

景孟弦含笑,"那是騙你們女生上去消費的."

"你就是缺少藝術細胞!"向南抱怨.

景孟弦低聲笑了.

那樣極具魅力的笑,將周旁的導購員姐看癡了,"蘭奇,你景先生現在一定是在給自己未婚妻打電/話吧!這麼迷人的笑容,這麼多天了,我們卻從來沒有見過.她未婚妻可好命啊……"

很快,景孟弦收了線,又再次坐回到了工作桌前來.

一想到向南那古靈精怪的模樣,他又忍不住笑了笑.

摩天輪?如果真的在摩天輪下,他怎麼會聽到捷運站里報站的聲音呢?

顯然,剛剛站在樓下的女孩,定是她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醫院里——

尹若水坐著輪椅,在公園里曬太陽.

她沒讓護士陪著,自己一個人用手推著過來的.

公園里一派喜慶的味道.

正中間擺放著一個型的拱門,拱門前是用白色百合鋪成的新人地毯,周邊擺放著一束束嬌豔欲滴的刺玫瑰.

護士們還在張羅著吹氣球,好多病患們也都積極加入.

"姐,你要不要也來試試?"

見尹若水一直看著她們,那護士忙熱的遞了一個氣球給她.

尹若水的臉上沒有太多表,別人的幸福再她看來,只會更加刺眼罷了.

"不用了,我沒興趣!"

她拒絕了.

護士有些尷尬,也不再多什麼,就自己吹了起來.

"嗨,你們這是做什麼呢!搞得這麼熱鬧!"

有病患一邊吹著氣球一邊忍不住問護士.

"我們院里最帥的景醫生要跟他女朋友求婚了呢!"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6)——抵死纏綿(10000+)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7)——她真的懷孕了!(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