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7)——她真的懷孕了!(15000+)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7)——她真的懷孕了!(15000+)

"嗨,你們這是做什麼呢!搞得這麼熱鬧!"

有病患一邊吹著氣球一邊忍不住問護士.

"我們院里最帥的景醫生要跟他女朋友求婚了呢!"

護士忙熱心的回答著.

其實,布置場地的主意,根本不是他景孟弦的意思.

這麼高調的作為,一向不是他景孟弦的風格,尤其是還在這當口上.

這完全是楊紫杉那個熱心腸的意思!

"景醫生?"

尹若水皺眉,問那護士,"哪個景醫生?腦外科的景孟弦?"

"對啊!"

護士點頭,"看吧,我們景醫生就是人氣高,大家都認識."

尹若水推著輪椅,急切的轉身,就往公園外走.

里面那喜慶的場景,哪怕讓她多看一眼,她都覺得刺骨的冰寒.

仿佛間,有無數的手正狠決的往她的臉上抽著,每一只手都來自于她那親生姐姐,每一只手都來至于她那深深愛慕的男人!!

她的雙腿,她的臉,都是為了那一對絕的人才毀了的!可如今呢?他們是怎麼對自己的?!!

尹若水握著輪椅的手,很緊很緊,十指間甚至于泛出駭人的慘白.

…………………………

住院部的樓頂.

尹若水不知什麼時候從輪椅上下來了,她是靠著雙手一路艱難的爬到圍欄邊上坐著的.

每爬一步,她的心里就更恨一分.

如果不是他們,自己又怎會淪落到如今這步田地!

起初,她以為是自己先認識的景孟弦,但到最後卻發現,原來他們之間早就共同孕育了一個兒子,看著他們滿滿的幸福,再看看自己這副殘破的樣子,她心里滿滿的都是不甘.

她恨,如果尹向南早點告訴自己他們之間的關系,自己也不至于像白癡一般的被他們玩弄于股掌中,甚至于到最後落到這般田地!

而如今,他們甚至于不顧她的感受,如此高調的在醫院里求婚?!

呵!在他們眼里,她尹若水是不是真的就那麼不重要?

她怎麼甘心!!怎麼甘心!!!

尹若水握著欄杆的手,越篡越緊.

雙眸怔怔的望著遙遠的一樓……

此時此刻,就連一樓的車都變得如同螞蟻一般大,但尹若水就是看見了自己的姐姐尹向南.

她的身邊還站著景孟弦.

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那麼肯定下面那如同螞蟻般大的人兒,就是他們!

"尹向南,今晚一起吃飯吧!我家."

景孟弦雙手兜在白色大褂的口袋里,用命令的語氣約會向南.

向南歪著頭,想了好一會,"我得認真考慮考慮."

景孟弦蹙緊了眉頭,"為什麼?"

"吸取教訓!"

自從那次吃飯之後,向南就得多了一份心眼.

誰知道這家伙是單純的只吃飯,還是想做點別的?何況還是在他家.

景孟弦笑而不語.

這笑,讓向南毛骨悚然,"喂!你笑什麼笑,你笑的意思,就是你還真是有那意思咯?"

"嗯."

他居然……毫不掩飾的,大剌剌的點頭就承認了.

無恥啊!!這男人還絲毫不覺得這想法有多可恥!!仿佛是在承認著一件多麼光榮,多麼值得驕傲的事一般!!

這家伙,什麼時候臉皮竟然這麼厚了.

"先吃飯,再做你期盼的那件事!"

他還以一副極為平靜的語氣,同向南彙報著晚飯流程.

"……"

向南臉頰燥,損他,"誰期盼那種事了?只有你這種流氓,才每天把這種事鑽在腦子里,你心你精蟲上腦啊你!"

面對向南的數落,景孟弦依舊笑得牲畜無害,"晚上八點,我等你."

他完,也不等向南作答,轉身就走.

向南還想什麼的,卻倏爾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電/話正是若水打來的.

"若水,有什麼事嗎?姐馬上就到病房了."

向南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快步往病房走去,追上了景孟弦的步子.

景孟弦放緩腳步,跟著向南的節奏往前走.

電/話那頭回應向南的是陣陣寒風呼嘯的聲音,順著她手機從那頭傳了過來,竟有種不出的滲人感.

忽而,就聽得有人在喊,"樓頂有人跳樓了!!

向南一驚,握著手機的手,微微有些僵硬.

景孟弦腳下步子稍頓了一秒.

"姐,抬頭看看頂樓,這真的好高……"

尹若水淒涼的聲音,隨著風聲一同從電/話那頭傳入了向南耳底,她渾身打了個冷噤,下一瞬,沖著電/話里一聲尖叫,"尹若水,你別胡來!!!你這個瘋子————"

她大叫了一聲,撒腿就往電梯間奔去.

景孟弦一聽便了然了過來,也疾步隨著向南進了電梯里去.

向南握著手機,渾身抖得厲害,另一只手更是涼得像冰,景孟弦忙伸手扣住了她的手,另一只手搭上她顫栗不止的肩膀,"別慌."

沉穩的聲音從向南的身後響起.

他的聲音永遠都帶著安撫人心的魔力,向南緊張的心稍稍平順的一些些,但眼淚就是沒能忍不住的,不停地往外湧.

電/話已經斷了.

不知道是那頭的尹若水掛斷的,還是因為電梯里沒信號的緣故.

向南和景孟弦沖上頂樓的時候,一眼就見到了門口那空空如也的輪椅.

向南心口一緊,眸光瞬間暗了色澤,卻在見到頂樓護欄後那抹淒涼的身影,她揪緊的心才稍稍松了些分.

"若水!!"

向南喊她,聲音哽咽.

步子心翼翼的往護欄後的向南挪了過去.

"你別過來!!"

尹若水沒有回頭,沖向南大喊.

長長的發絲,被風吹拂著,有些凌亂不堪.

景孟弦握了握向南的手,往前走了一步,"尹若水."

他平靜的喊了一聲.

尹若水心一動,回頭,氤氳著水霧的眼眸,怔怔的看著身後那個魅得教人挪不開眼去的男人.

她清楚的聽到了自己心髒的跳動聲,那麼強烈,那麼急切!!

她想要這個男人,瘋狂的想要跟他在一起!!

尹若水的眼眶中,淚水越積越多,"景孟弦,你真的就不能喜歡我嗎?哪怕只是一下下,都不可以?"

景孟弦微微蹙了蹙眉,他心里想'不可能’的,但此此景,再看一眼她身邊面色慘白的向南,這種話,他又如何得出口.

如果坐在護欄前的尹若水,當真因為他這句話而從樓上跳下去了,他該如何去負這個責任?

"尹若水!"

景孟弦再平靜的喊了她一聲,"我從來就沒有討厭過你,所以,下來!"

他話,永遠都是這麼霸道.

也就因為這樣,才讓尹若水那般心動,心動到,完全不可自拔!

尹若水坐在護欄前,聽得景孟弦著這樣的話,一下子哭得更厲害了.

而這時候,聽聞消息的秦蘭,在一眾警察和圍觀的群眾當中也擠入了頂樓來.

"若水——"

她哭著喊著自己的女兒,一見她坐在那高高的護欄邊,秦蘭嚇得差點昏死了過去.

"媽——"

向南忙去扶秦蘭,卻被秦蘭一把給推開,"給我滾!!你這個沒良心的女人!就這麼急著要把你妹妹逼上絕路,是不是?"

"我沒有!!媽,你別這樣……"

向南的眼淚再也抑制不住,不停地往外湧,她看著護欄前的若水,努力的同她交涉著,"若水,有什麼話,我們下來好好,行嗎?你別這樣嚇我們,媽都快被你嚇暈了."

景孟弦扶過秦蘭到一旁坐著,他蹲下身,握住她的手腕,開始平靜的替她把脈.

秦蘭倒在一旁,雙目失神,似早已沒了什麼精神氣,卻模糊中見景孟弦那張熟悉的俊臉,她懊惱得要去推開他,卻被景孟弦一把給制止,手指捏著她脈搏的力道更緊了些分,"秦姨,你現在身體況非常不好,我讓醫務人員送您下去."

他著,也不等秦蘭話,就起身去打電/話.

末了,看向護欄邊上的尹若水,平靜的聲音,幾乎有些漠然,質問著她,"尹若水,你現在坐在護欄前是想干什麼?跳樓?死給這里所有的人看嗎?告訴你媽,你為了我這樣一個不愛你的男人,連她給你的命都不要了,是不是?我告訴你,你今兒敢從這里跳下去,相信我,今兒在這喪命的絕對不會只有你一個人!!以你媽現在的身體況,你爭氣點,再給她一點點刺激,相信我,還不等你墜下樓,你媽就先趕在你前面走了!不信你試試看!!"

人都景醫生有著一張涼薄的嘴,起話來永遠不饒人.

就連勸別人活下來的手段都與人不一樣!

果然,坐在護欄前的尹若水還當真有些動搖了,她回頭看著癱在一邊的秦蘭,眼淚水直往外流,"媽……"

"若水,你……你千萬別想不開,真的不值得,不值得……"

秦蘭的聲音,那麼脆弱,還隱隱帶著顫抖的哭腔.

看著這樣的母親,以及妹妹,向南第一次覺得自己像個天大的罪人.

她就這樣,拿著一把無形的刀,深深的捅傷了自己兩個深愛的人!

或許,她真的就像妹妹的那樣,其實,她就是個全世界最自私的人!!

向南捂著胸口,頓覺有些透不過氣來.

"尹向南!!"

倏爾,就聽得尹若水哭著喊她.

向南眨眨眼,淚眸望向她.

"我要你跟景孟弦分手!!分手——"

尹若水的話,一出來,向南的眼淚,就如斷線的珍珠一般,一顆一顆至眼角滑落而出.

她偏頭,看向身邊不遠處的景孟弦……

而他,也正看著自己!

呼嘯的寒風,吹拂著他的白色大褂的邊角,短硬的發絲,在風中微微拂動著.

他漆黑的深眸里,似隱著淡淡的猩,一瞬不瞬的凝緊著向南……

向南也看著他,一直看著……

眼角的淚水越積越多……

那一刻,向南想到了好多好多事……

想到好久以前他們的那個青澀的初遇,想到他們青澀的愛戀……

再到遙遠的分別,再到,來之不易的重逢!

還有……

她過的那句話……

她,這一次,她要努力的,與他在一起!!盡她,最大的努力!!!

可是……

向南痛苦的別開眼,再次將目光看向期待中的若水,忽而,心下一片悲涼.

猶記得四年前,溫純煙也是這般逼迫著自己……

而如今,她的家人,卻也如此這般殘忍的逼著她,逼到她,退無可退.

她從沒覺得自己像現在這樣,冰冷而孤獨過!!

"向南!!"

喊她的是,秦蘭.

她癱在那里,著眼,咬牙,不爭氣的喊著向南.

向南哭了,哭得失聲力竭.

景孟弦站在她的對面,定定的看著她,看著她每一顆……難過的眼淚.

胸口,頓時傳來尖銳的疼痛,教他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向南迎著風,抹了一把淚,看向自己的母親,"媽,四年前我就這樣一路被逼著與這個男人分手,那時候你每天關心我,問我怎麼了,為什麼成天會掉眼淚,為什麼看不到我的笑容……媽,我告訴你,那是因為我被迫失去了我用血液在愛的男人!!現在……又仿佛回到了四年前……"

向南已經有些泣不成聲,她搖著頭,眼底滿滿都是絕望,"如果可以,我多想把自己的雙腿鋸下來還給若水,甚至于加上我的雙手都可以……"

她只是,不想跟這個男人分開而已!!

就是如此簡單,卻是如此……難!!

心口疼得像被千萬把鋒利的刀一同割據著一般,這種疼痛,幾乎要了她的呼吸.

"尹向南,我要你跟他分手!!!你聽到沒有————"

尹若水大叫,話間她的身子竟順著風往前傾去.

"不要——"

向南嚇得一聲尖叫,周邊所有的人都頓時為尹若水拉緊了心弦.

"若水,若水!!你別沖動——我答應你!!我答應你——"

向南捂著蒼白的臉,大聲尖叫著,唯恐尹若水會一個想不通就從樓上墜了下去.

話一喊出來,她身後的景孟弦重重的喘了口氣,眼潭猩,凝望著身前顫栗不止的女孩,漆黑的眸子蒙上一層薄薄的水霧,眼眸卻依舊,平靜得似沒半分波瀾.

尹若水終于笑了.

她自私也好,她狠毒也罷,她就是單純的不想看到自己的姐姐和他愛的男人在一起!!那樣,她會每天都活在痛苦中,每天都會覺得是自己最親的人背叛了自己!!

"你用陽陽的生命起誓,發誓以後再也不會跟這個男人交往!!"

尹若水再次提出要求.

向南面色陡然一白.

嬌身在寒風中一抖,她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話.

她含淚,咬著牙根,死死地盯著護欄邊上的尹若水.

向南怎麼都沒料到,她竟然會讓自己起這樣的毒誓!!

她做不到!!!

不管是讓她用自己的兒子起誓,還是……讓她一輩子與這個男人斷交,她知道,這兩點無論是哪一點,她都做不到!!

"發誓!快點——"

尹若水又在嘶喊.

"我用我自己的生命起誓!!"

"不要!!我就要你用你兒子的生命起誓!!"尹若水絲毫不讓步.

"尹若水……"

向南的心,突然一下子就涼了,幾乎是涼透了……

她厲聲喊住自己的妹妹,眼淚'撲簌撲簌’往外流……

"我沒資格做你姐姐,你也沒資格再做我妹妹!!"

這句話,向南幾乎是咬著牙,一字一句的出來的.

尹若水忽而就笑了,笑得那麼決絕而殘忍,"為了這個男人,你連自己妹妹的命都能舍棄不顧,你確實沒資格做我姐!!"

"我給你最後三秒時間,你不發誓,我就馬上從這跳下去,一秒都不會多!!我死後,你們一定可以過得很幸福的!!尹向南,你放心,我不會化作厲鬼纏著你,我會纏著你兒子!!永遠都不會放過你們!!"

向南垂落在雙肩的手顫抖得厲害,她想,如果尹若水在自己面前,她定會毫不猶豫的扇她一巴掌.

"三——"

尹若水真的開始倒數起來.

"二——"

她的身子,不停地往前傾去.

風,呼嘯而過,吹起她長長的發絲,聽著那淒涼的風聲,她忽而有種快要解脫的塊感.

每天活在仇恨里,其實她也一點不好過!!

"夠了!!尹若水!"

喊住她的人,是景孟弦.

冷絕的聲音,依舊沉穩,卻冷得教人透心涼.

他的手,依舊兜在白大褂的口袋里,手中握著一個色的錦盒,盒子里,裝著他精心為她設計的戒指,這是今晚他即將要送出去的禮物……

他握著錦盒的手指,收緊,又收緊.

漆黑的深眸,染著猩,凝望著對面臉色白得幾乎有些駭人的向南.

他忽而就笑了笑,那笑,似有些淡淡的淒然.

"尹向南,我們分手吧!"

他.

語氣,很平靜.

平靜得教人心里發疼.

向南的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

心,痛到無以複加!

她從來不知道,原來,聽到'分手’二字,是這麼的痛苦,難受!!!

景孟弦的眼眶里,布滿著腥的血絲,卻聽得他啞聲,"我來替你做這個決定……"

他完,轉身看向身旁的秦蘭,"秦姨,如果你們倆並非是向南最愛的人,我會不顧一切的帶著她離開,但偏偏,你們倆是她最愛的人,我只能看著你們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她,而我卻束手無策,除了一次又一次的替她擦眼淚,我什麼都做不了!!你們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把她逼入絕地,但我做不到,她是我最愛的女人,我舍不得像你們一樣對她,所以……我來做這個決定!!只求你們放過她……往後,如果她還像四年前一樣,哭得很厲害的時候,也請秦姨幫忙替她擦擦眼淚!如果她的眼淚掉得比如今還厲害,對不起,秦姨,那時候……我依舊會義無反顧的回來,帶她離開!!"

景孟弦完,整顆心,仿佛已然麻痹.

他深深的同秦蘭鞠了個躬,而後,邁步離開,下樓.

腳下的步子,沉重得宛若灌了重鉛.

但他始終,都沒回頭看一眼向南……

因為,他怕多看一眼,都會舍不得!!!

向南站在那里,無聲的哭著,哭得絲毫不顧及任何的形象,哭得已然發不出一絲聲音來.

心,痛得像有一雙無形的大手,正狠狠地擰著一般,擰成了一團麻花還不甘心,還在繼續……

心髒如同破了一個洞,痛楚不停地順著洞口往外流,漫入到她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每一寸肌膚……

向南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頂樓上下來的,更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醫院的.

經過住院部的公園時,她見到有一群護士們還在那賣力的布置著場地,她不知道那是做什麼,但單單只是看著就知道是一件非常喜慶的事兒,大概是求婚之類的活動.

求婚……

就在幾天前,他們倆還過要去民政局結婚的!

她還知道,他那樣日夜趕工的為她設計結婚鑽戒,可如今……

所有的幸福,都成了一場空!!

看著別人洋溢的幸福,向南站在那里,忽而就把自己哭得像個淚人兒.

她幾乎是逃竄一般的從醫院里跑出來的,躲著自己的母親,躲著自己的妹妹.

…………

尹若水一從樓頂下來,就躺在床上不吭聲了.

秦蘭吃了幾顆藥之後,舒服了一些,但臉色依舊不太好看,她看著自己的女兒,又想到景孟弦同她的那些話,忽而眼淚就從眼眶中滾了出來.

"若水,以後你別要死要活的,嚇唬你媽和你姐……"

尹若水不話,眼潭只稍微閃爍了一下.

秦蘭歎了口氣.

這一刻,她真的開始懷疑,自己這樣,到底是對還是錯.

向南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十二點了.

看著被大雨淋成了落湯雞的女兒,秦蘭嚇壞了,急忙就去拿浴巾出來給向南擦濕漉漉的身子,"南南,你干什麼呢,這麼冷的天,你居然把自己淋成這樣,你不要命了!"

向南沒理會母親的嘮叨,也沒擦身子,就這樣濕漉漉的進了自己的房間去,而後,"咔"的一聲,落上了門鎖.

"南南,你干什麼?你快開門,你這樣子,還不趕緊洗澡!!是不是真要感冒了才舒服啊!!"

屋子里,向南沒理會母親的叫喚,她把自己蜷做一團,坐在門口,倚著冰冷的牆壁,回想著過往那所有與那個男人的幸福時光.

一瞬間,她仿佛又回到了從前,回到了那個要靠著回憶來呼吸的年代……

她尹向南好像只有活在記憶里,才會更快樂一些!

向南抽噎了一口,想到剛剛自己在景孟弦樓下看到的那一幕,一下子哭得更厲害了.

就在剛剛,向南在外面稀里糊塗的淋了雨,明明是要往家里回的,可莫名其妙的,竟然就坐上去景孟弦家里的公交車,一下車,都來不及進區,她就見到了景孟弦,還有……曲語悉!!

他們倆竟然在……接吻?!

這是什麼樣的狗血劇?

向南差點就沖上去要質問他們了,可是,她還有什麼資格去問,他們不是剛剛才分手的嗎?而且還是他主動提出來的!!

騙子!他就是個十足的騙子!!

明明好不會先放開她的手,可到最後,先分手的那個人,還是他!!

向南不知道,這夜其實景孟弦是被云墨和楊紫杉拉著去酒吧里買醉了.

他們真是第一次見著景孟弦喝那麼多的酒,也是第一次聽他那麼多的話,也是第一次見他無所顧忌的罵髒話.

"她尹若水要是個男的,我TM非打得她滿地找牙不可!!"

楊紫杉去了洗手間一趟,回來就被景孟弦給抓住了肩膀,他那雙因醉酒而猩的眼睛像獵豹一般瞪著她,"尹向南,你別以為我就這麼放過你了!!對你放手都是暫時的!我現在只是舍不得一直看你掉眼淚,等你妹況好一點了,我會再去求你媽成全我們!但是你他/媽能不能不要再掉眼淚了,我不是煩,只是……難受!!尹向南,每天看著你不停地掉眼淚,簡直比殺了我還難受!!我舍不得像她們那樣去逼著你……"

景孟弦到最後,聲音已經完全嘶啞,甚至于還帶著些讓人難受的哭腔.

最後,直接歪在楊紫杉的肩頭上就徹底昏睡了過去.

楊紫杉被他這番話得眼眶通,還不等她反應過來,景孟弦就被云墨一把從楊紫杉的肩頭上給扛走了,他還不忘碎碎念的罵了一句,"你這女人長心眼了,你向南姐的男人都敢碰!"

楊紫杉不服氣了,嘟著嘴跟云墨喊道,"你胡什麼呢,我只是把景老師當老師,好不好?我才不會跟向南姐搶男人!再,這麼癡的男人,我搶得走嘛!你以為人家跟你一樣,沒節操!成天就知道不停的換女朋友!!你這樣的男人,一輩子都找不到真愛!"

"我換女朋友關你屁事!!"云墨沒好氣的回她.

"是不關我的事!你這種男人就是自私,從來都沒想過你那些女朋友的心理感受!"

云墨看著楊紫杉一本正經教訓自己的模樣,他好笑的嗤她,吊兒郎當道,"怎麼?楊紫杉,你以為你是超人,你是蜘蛛俠!你想要拯救這全世界被我坑害過的女人,是吧?"

楊紫杉被他一堵,嘴巴不快的撅得老高,哼了聲氣,就不話了.

云墨哼聲道,"行啊,你這麼偉大,你替那幫女人收了本少爺啊!呵,就怕你沒這本事!"

嘖嘖!!

云大少爺,追個女人,至于這麼繞著彎子話嗎?喜歡人家就直唄,還帶這麼拐彎抹角的!

但單純善良又天真無邪的楊紫杉妹妹又怎麼會懂云大少爺這般含沙射影的追求呢?

她用鼻子哼了哼氣,"誰要收你了!你別胡八道!"

她完,頰腮就忍不住了半個圈.

一聽這話,云墨也登時來了氣,"沒那本事,就別站在這里訓人,你以為你是我的誰啊?論身份,你誰都不是!輪輩分,你還得管我叫聲老師呢!毛都沒長齊的鬼,你還沒資格訓本少爺!"

"你……"

楊紫杉氣得夠嗆!

眼一,鬧著就要走.

一見她真出了酒吧門口,云墨也登時就急了,扶著景孟弦就要往外去追楊紫杉,正當他愁著要追不上的時候,曲語悉就如救命的天神一般出現了.

云墨想也沒想,就把景孟弦交給了曲語悉,"你幫我看一會,我馬上回來!"

他見楊紫杉跑得要沒影了,隨便叮囑了曲語悉一兩句話就急著跑了.

"跑什麼跑,這大晚上的,也不怕哪個壞男人把你給吃了!"

云墨追上楊紫杉,扯住她的手腕,沒耐心的罵了一句.

楊紫杉作勢要甩開他,"要你管!再壞也沒你壞!!"

云墨'嗤’的一聲笑了,握著楊紫杉的手更緊了些,"你放心,我再壞也壞不到你頭上來!"

他云墨跟哪個女人都能**,但就是她楊紫杉不能!不上為什麼,就是莫名其妙的對她下不了口,甚至偶爾的時候,居然還會臉害羞!

這簡直就是件匪夷所思的事兒!連他自己都弄不明白個所以然來.

云墨把楊紫杉是給追上了,但回去找曲語悉和景孟弦的時候,卻哪里還有他們的影子呢!

車上,許是吹了些涼風的緣故,醉意熏熏的景孟弦倏爾就清醒了過來.

他淡漠的望著窗外的夜景,倏爾出聲,冷涼的問曲語悉,"打算載我去哪?"

曲語悉沒料到景孟弦竟然會這麼快清醒過來,她一愣,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緊了緊,"怎麼這麼快就醒了?"

"停車."

景孟弦的語氣依舊沒有半分的起伏.

曲語悉當然不肯停,只將車頭掉了個方向,"你別誤會,剛剛是看你喝多了,心想著沒人照顧你,所以才把你帶去我家的."

見曲語悉調轉了車頭,景孟弦也不再多什麼了.

他手臂撐在車門上,手掌托著下巴,目光冷涼的望著窗外一劃而過的夜景,深沉的眼眸看不出些分的醉意,卻也猜不透此刻他的心里在思忖著什麼.

景孟弦下了車來,曲語悉也跟著下車.

"我扶你進去."

她熱心的貼上來,卻被景孟弦防備的拉開了半米距離,"不需要,我很好."

曲語悉有些受傷的看著他,"孟弦,好歹我們倆也做過兩年的侶,是不是?"

景孟弦看看的看著她.

"讓我扶你進去吧!"

她著又要去挽景孟弦的手臂,景孟弦卻伸手一把將她拉開,"語悉,過去的事,是我對不起你,但是,別再對我抱有任何想法了!這輩子我都不可能會愛上你!"

因為,他的心,早已被另外一個女人,占據得滿滿的了,他已經空不出任何一塊地方去容納別人,當然,他也更加不想空出來.

曲語悉眼眶泛,咬牙道,"景孟弦,你為什麼每次都要把話都得死死地!!你知不知道,你這種話真的很傷人."

景孟弦依舊只是淡幽幽的看著她,"這是我的個性!也並不會因為你的不喜歡就會改變!"

"你的個性真的讓人好討厭!!"

曲語悉喊著,還帶著明顯的哭腔,卻忽而一個疾步往前,根本不等景孟弦反應過來,她就已經踮著腳吻上了他的唇,就聽得她喃喃絮語,"也讓人喜歡到無可自拔!!"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吻,喝醉的景孟弦有幾秒的發愣,待他反應過來,他不耐煩的扯開身前的曲語悉,用指腹毫不掩飾的就在她面前擦了擦自己那剛被她親過的嘴唇,厭煩的瞪著她,"你煩不煩!"

"你……"

曲語悉有些被氣到.

認識景孟弦這麼多年,當真是頭一回見著這麼不紳士的他.

景孟弦懶得跟她再繼續糾纏,"你回去吧,要下大雨了!"

他完,也不多看一眼曲語悉,轉身便進了區里去.

徒留下曲語悉站在原地對著他的背影發怔……

以及,那個站在遠遠的,早已被前一場大雨淋成了落湯雞的向南.

對于他們的話,她一句也沒聽到,但對于他們曖昧的吻別,她卻清清楚楚的見到了.

那一晚,向南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拖著濕漉漉的身子回家的,更不知道那夜自己是怎麼睡著的.

醒來的時候,自己還坐在地板上,浸濕的衣衫還沒干透,只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想起身來卻發現根本使不上力.

她又費了好大的力氣,這才站了起來,迷迷糊糊的在衣櫃里撿了一套乾淨的衣服,旋開門鎖,准備去浴室洗澡,卻一開門就見到了自己的母親.

秦蘭仿佛是一夜沒睡的樣子,一雙眼睛通通的,黑眼圈也極重,一見向南出來,她忙迎了上來,"南南!我的天,你這身濕衣服怎麼還沒換下來!你就算怪媽,你也不能折騰你自己啊!"

向南看著滿臉擔心的母親,她扯唇笑了笑,那笑有些蒼白無力,"媽,你別想那麼多,我沒那個意思."

她的聲音也沒有一點力氣.

"南南,你是不是病了?臉色這麼難看!"

秦蘭著就去探自己女兒的額頭,"天啊!都燒成這樣了!!"

"媽,我沒事!"向南將母親的手抓了下來,無精打采道,"我先去洗個澡,待會還得去上班呢!"

向南著就繞過母親,拖著無力的身子進了浴室去.

卻不想,走著進去,躺著出來的.

她竟然直接在浴室里昏倒了!!

再醒來,向南又回到了醫院里,又躺在了輔仁醫院.

但這里是婦產科,不會有她心心念念的景醫生,偌大的醫院,上上下下,光醫務人員就有兩千多人,想要在這里見到他,真的好難.

"媽,我怎麼會在這里?"

向南醒來的時候,人還有些暈,"我不是在家里嗎?"

秦蘭看一眼向南,又看一眼坐在角落里,臉色一直極為難看的尹若水,她才心道,"醫生你……懷孕快兩個月了!"

"啊?"

向南一愣,下一瞬,心頭一喜,她激動的抓住自己母親的手,"真的?我真的有了孩子?"

這樣,她的陽陽就有救了,是不是?太好了,太好了!!

秦蘭的臉色有些複雜,她點點頭,"是."

坐在輪椅上的尹若水一直低著頭,冷著臉,什麼話也不.

兩個月……

天!!向南捂住自己還未隆起的肚子,也就從那次自己被歹徒襲擊的時候,其實就已經懷上了孩子,再到後來……

向南這才猛然想起自己吃藥的事兒,她忙緊張的問秦蘭,"媽,醫生檢查了我腹中的孩子嗎?他們怎麼的?"

"醫生由于你最近好像壓力過大的緣故,所以孩子在肚子里反應挺大的,醫生讓你多注意休息,少想點不該想的東西,要動了胎氣的話,流產的可能性也不."

秦蘭這些話的時候,心里難免有些自責.

"流……流產……"

向南面色微白,她捂緊了自己的肚子,肯定道,"沒事,孩子一定不會出事兒的."

上次傷得那麼厲害,他都挺過來了,何況這次呢!寶寶一定可以挺下去的!!

秦蘭看著向南歎了口氣,"你你這人怎麼這麼死心眼,生一個還不滿意,還為他生兩個,你是不是故意想要氣死你媽我啊!"

向南閉上眼,不想聽媽再嘮叨這些,"媽,我想休息休息."

"行了,你先休息吧,我帶你妹去辦出院手續."

秦蘭著就要走.

向南這才注意到門口的尹若水,她深意的睨了她一眼,見她的神沒什麼異樣,向南這才放了心下來.

"若水就能出院了嗎?"

向南不放心的問秦蘭.

"嗯,現在只等簽證那些下來就能出國了."

"挺好."

向南笑笑.

秦蘭推著尹若水出了病房去.

其實,自從若水雙腿被截了之後,向南知道,她變了許多.

她不再像從前那樣陽光了,甚至可以,她變得陰沉了許多,有時候向南覺得她其實是心理出了問題,才變得如此偏激,好幾次她跟母親交涉,試圖讓若水去看看心理醫生,盡量讓她把這份不該有的仇恨放下來,但若水抵死不從,反抗緒特別重,還怪母親和姐姐把她當神經病對待.

向南百口莫辯.

……………………

尹若水從醫院里接了回來,懷著寶寶的向南也回了家來,就連陽陽也被接回了家里來.

向南一旋開家門就見到了陽陽那張燦爛的臉蛋,她幾乎有一秒的怔忡,"陽陽?你……你怎麼會在這里?"

她錯愕,下一秒,回神過來.

難道是景孟弦把陽陽送回來的?

她心一緊,他是鐵定要跟自己斷絕關系了嗎?

"是姥姥接陽陽回來的."

陽陽如實交代.

向南一怔,就見秦蘭端著菜從廚房里走了出來,"趕緊的,洗洗手吃飯了."

"媽……"

向南看著她,又看了一眼陽陽.

"嗯,陽陽是我自作主張接回來的."秦蘭到這里微微頓了頓,似不經意的看一眼坐在桌前,沉默不語的尹若水,這才又深意的了一句,"住家里,自己照顧著,比誰照顧著都強!"

向南張了張嘴,想什麼,卻到底無以對.

她想不明白,陽陽住在景孟弦那,母親是怎麼知道的.

或許是,她一早就知道,只是什麼都不而已?

忽而,向南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拿起一看,竟然是景孟弦打來的電/話,她心的覷了一眼對面的尹若水,正巧,就見她也抬眼瞪著自己.

向南登時有種被人監視的錯覺,從頭皮一直到腳趾,都麻得有些厲害.

"同事打來的電/話,我先接一下."

向南撒了個謊,就轉身進了自己房間去.

門關上,她吸了口氣,這才將電/話接了起來.

"喂."

"是我."

景孟弦沉啞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向南心一緊,僅僅只是一秒鍾的時間,她就想了很多.

想到了他在天台上分手的那一刹那,想到了他那天夜里與曲語悉接吻的那一個場景……

"嗯."

向南的話很少,幾乎都是一字經.

那頭,沉默了半許時間,才道,"今天秦姨過來把陽陽接走了."

"嗯."

向南還是一個字.

其實,當秦蘭出現在他家門口的時候,連景孟弦也有分鍾的恍惚.

她提出要接走陽陽的時候,其實他有好久的猶豫,但最後他還是應允了!

他想,這段時間,讓兒子這個暖心的棉襖陪著他的母親,或許她的心里會好受一些.

秦蘭走的時候,景孟弦就給她留下了這麼一段話.

"秦姨,我是不會對她放手的,我現在只是舍不得為難她而已.我跟你們不一樣,你們舍得用她對你們的愛反手戳她的心口,但我做不到!我甯願她戳我無數刀,也好過看她掉一滴眼淚!秦姨,總有一天,時間會讓你們看清楚,成全其實就是另外一種美……"

不得不,景孟弦的這話段,其實深深的戳到了秦蘭的心口.

其實,她早就開始懷疑了,自己如此這般阻止著他們的戀愛,跟曾經那個狠毒的女人,其實沒有任何的區別.

她總在想,如果自己選擇祝福他們,會不會真的如景孟弦的這般,其實這就是另外一種美……

雖然知道往後的他們,可能還有太多太多的坎坷要過,她是自私的想要在那些坎坷之前先把向南截下來,可是,最後一回頭,才可笑的發現,自己才是真正那個給她制造坎坷的人.

可如今,自己的女兒都這副模樣了,她還如何去成全他們呢?

她是不是真的該告訴她從前那些事實呢?

那一刻,秦蘭真的為難了.

這頭,向南還在同景孟弦打電/話,"你要沒什麼事,我先掛了."

她的語氣,還有些悶悶的.

是的!她真的在生氣,在吃醋.

而那頭,換來的卻是景孟弦好半響的沉默.

向南以為他不會話了,猶豫了一下,才想掛電/話的,卻聽得景孟弦問她,"怕不怕?"

他這突如其來的一問,直接把向南給問懵了.

就聽得他又繼續問,"怕不怕跟我從此以後就這麼分開了."

他沉啞的聲音就像一顆催淚彈,向南登時就了眼眶.

她怕嗎?她當然怕!!!

當他出那句話的時候,她整個人簡直就快崩潰了!她那麼努力的,強忍著不讓自己把那絕的話出來,可到最後,先那兩個字的人,竟然是他!!

向南吸了口氣,胸口疼得有些厲害,"我媽叫我吃飯了,我先掛了."

"尹向南!!"

掛電/話之前,向南聽到了景孟弦那緊咬牙根的喊聲.

才一掛上電/話,向南登時就後悔了.

她不該這麼意氣用事的.

她是在生氣他和曲語悉之間的事,可是,她應該在電/話里直接找他問清楚的,可是,他們不是已經分手了嗎?她還怎麼問?

她問不出口,所以,到最後只能悶著氣把電/話給掛了.

冰冷機械的忙音從電/話那頭傳過來,給景孟弦帶來了幾絲涼意.

突然,他有種錯覺……

她尹向南這麼一走,可能真的……就永遠不會回來了!!

或許,她根本就沒想過要回來了!!

"sh,it——"

景孟弦一把泄憤的將手里的手機狠狠地砸在了牆壁上,頓時,手機四分五裂的散開,裂成了碎片.

…………………………

晚餐吃得有點悶.

除了陽陽,其他人都是沉著臉各懷心事.

陽陽歪著腦袋,眨著大眼睛,不諳世事的問尹若水,"姨,你怎麼啦?心不好嗎?為什麼都不話呢?"

尹若水只冷幽幽的瞥了一眼向陽,"吃你的飯!"

自從知道他是自己姐姐與那個男人的孩子後,她對陽陽的態度都來了個一百八十度急轉彎,甚至于會莫名的把恨意都轉到這個無辜的孩子身上來.

這正如向南的那樣,其實她的心理真的已經有些扭曲了.

陽陽頭一回聽姨這般跟自己話,他嚇得端著碗的手一抖,就躲進了媽媽懷里.

秦蘭眼一瞪,沒好氣的訓尹若水道,"你干什麼?心不好拿孩子撒氣啊?再怎樣你可是他姨!"

尹若水沒吭聲,只冷冷的瞥了一眼向南,繼而,埋頭吃飯.

向南心里五味雜陳,像倒翻了五味瓶一般的,特別不是滋味.

這個家,間隙似乎越來越深.

她真的有些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夜里,向南躺在床上,懷里抱著陽陽,瞪著雙眼,看著蒼白的天花板發怔.

"咚咚咚——"

倏爾,房門被敲響.

"進來."

向南以為是母親,然而,推門進來的人竟然是,"若水?"

向南驚訝的坐起了身來,就見她端著一碗雞湯,單手劃著輪椅走了進來.

向南忙下床去推她,她將雞湯端給向南,"媽熬的,讓你趁熱喝了."

向南心頭微喜,看著這樣的若水,心下有些感動,"謝謝."

她從尹若水的手里將雞湯端了過來,二話沒,亦沒做多想,就將雞湯喝了個底朝天.

尹若水也沒急著出去,直到親眼看著自己的姐姐喝完了那碗雞湯後,她方才端著碗出了向南的房間去.

向南想要推她出去,卻被她冷聲拒絕了,"不用,別真把我當廢人!"

話到這份上了,向南自然不敢再去多個手.

夜里,向南是被肚子痛鬧醒來的.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7)——求婚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9)——隨便找家酒店把我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