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9)——隨便找家酒店把我扔了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9)——隨便找家酒店把我扔了

夜里,向南是被肚子痛醒來的.

"陽陽……"

向南的額頭上,不停地冒著細密的冷汗,"陽陽……"

她細弱的聲音,無助的在黑暗的夜里響著,手不停的推著身邊熟睡的家伙.

"向南!"

陽陽轉醒了過來,"向南,你怎麼了?"

陽陽連忙去拉床頭的燈.

燈亮起,印著向南那張蒼白如紙的臉頰,陽陽一下子嚇哭了,"媽咪,你怎麼了?你怎麼流了這麼多汗……"

向南捂著肚子,艱難的喘著氣,"寶貝,去叫姥姥,叫姥姥……"

"好……"

家伙哭著掀開被子就往床下鑽.

然被子一掀開,就見床單上一灘鮮的血.

陽陽從來沒見過這麼多血,第一次見著,他嚇得身子都抖給不停,哭著就直往房外奔,"姥姥,姥姥!!向南流血了,向南流了好多血!!嗚嗚嗚……"

正在睡夢中的秦蘭一聽到陽陽的喊聲,瞬間就從夢里驚醒了過來.

她連忙圾了拖鞋就跑了出來,"怎麼回事?"

陽陽一見秦蘭,一下子哭得更厲害了,他拉著秦蘭的手就往向南的房間奔去,"姥姥,你快救救我媽咪!我不要她死啊!!快一點……"

家伙哭得一抽一抽,外面喧鬧得很,想要不驚醒房間里的尹若水,那是不太可能的.

但她也不過撚轉了個身子,就再次倒頭睡去了,宛若外頭的一切,從來都與她無關一般.

秦蘭一見床上那一灘血,嚇得有好幾秒的手足無措.

"怎麼好端端的流了這麼多血……"

她活了大半輩子了,都沒見過這種況,"我去打120!!南南,你撐著啊!!"

向南被送到了就近的醫院,在急救車里她幾次因痛而昏厥了過去.

"孕婦大出血,得趕緊輸血救治!"

向南在搶救室里,一直抓著醫生的手求他們,"救孩子!!一定要幫我把孩子保住!!"

"姐,你不要激動!請你保持最平常的心態,放輕松,放輕松……"

醫生不停地安撫著向南.

急救室外,秦蘭一直來來回回的在長廊上的走動著,陽陽坐在休息椅上,閉著眼,雙手握拳,擱在胸口,用稚氣的聲音,虔誠的替自己的母親禱告著,"神啊,請您一定要保佑我的媽咪和妹妹,平平安安……"

尹若水意外的,竟然也跟著急救車來了.

她面無表的坐在輪椅上,雙目望著窗外黑洞洞的夜景,失神發怔.

一個時後,向南被醫生們從急救室里推了出來.

她因為打了麻藥的緣故,已經徹底昏睡了過去.

"向南!!"

"媽咪——"

一見向南出來,秦蘭和陽陽急忙迎了過去.

尹若水依舊沒動.

"醫生,我女兒現在況怎麼樣?"

秦蘭抓著醫生,緊張的詢問向南的身體狀況.

"大人保住了,孩子沒了."

醫院如實交代.

許是因為這句話刺激到了向南的耳膜,迷迷糊糊的她,居然轉醒了過來.

她艱難的伸出手,去揪醫生的白大褂,"我……我的孩子……"

手指間,因為太過用力,而泛出駭人的慘白.

"南南……"

秦蘭心疼這樣的女兒.

"為……為什麼……"

向南絕望的眼淚,不停地往外流,"他那麼堅強,怎麼可能沒就沒了……"

她再也抑制不住的嗚咽出聲來,"我不該去淋雨的.是我……都是我把自己的孩子給害死了!!怎麼會這樣,怎麼會……嗚嗚嗚……"

"姐,你先別激動!這個孩子跟你淋雨不淋雨沒多大的關系,我們這邊顯示流產結果,是你吃了滑胎的藥物才導致孩子流產的!"

"滑……滑胎藥?"

秦蘭徹底怔住了.

向南一驚,本就煞白的臉蛋瞬間土灰,痛心的眼淚止不住的往外流,"你我吃了滑胎藥?怎……怎麼可能!我今天除了吃飯,還喝了一碗雞湯就再也沒吃過別的東西了!不可能……"

尹若水看著對面哭得梨花帶雨的姐姐,她面無表的臉蛋上終于有了些些的起伏.

"有什麼不可能的!那滑胎藥就是我放的,雞湯里!"

尹若水淡淡幽幽的著,目光看向震驚的尹向南,卻分毫愧疚和自責都沒有.

秦蘭一聽若水這樣,身子踉蹌了一下,差點昏死過去.

"你……你真的?"

秦蘭指著尹若水,質問她.

"孩子不流產,難道留著?留著讓她繼續同景醫生糾纏?"

她冷笑.

笑容里全是決絕.

一旁的陽陽不知道是不是聽懂了姨的話,突然"哇——"的一聲就哭了,"姨是壞人!!壞人!!我再也不喜歡你了……"

"啪——"

一個巴掌,狠狠地落在了尹若水的臉上.

甩這一巴掌的,不是別人,而是從床上起了身來的,尹向南!!

她的手,僵在半空中,顫得厲害.

通的水眸,死死地盯著自己妹妹那張幾近扭曲的面孔……

眼底的淚水,越積越多,到最後,如同泄閘的洪水一般,瘋狂的往外湧.

"尹若水,你知不知道……你殺死的,不光只是我腹中的孩子——————"

向南顫抖著聲音,淒絕的沖她喊著,聲音破碎在安靜的走廊里,"你殺死的是我和陽陽所有的希望!!陽陽的命就承載在我腹中孩子的身上,你怎麼能……這麼狠心!!這麼狠心——"

向南真的不願相信這個事實,也不忍相信這個真相!!

她急喘著氣,豆大的眼淚撲簌撲簌的往外掉,"尹若水,這是兩條鮮活的生命啊!!你怎麼可以這樣……"

尹若水抬起眼,淡淡的看著自己的姐姐,"你兒子的命是我給的!當初不是我救他,他早死了!"

"啪——"

又是一巴掌,扇在了尹若水那張冰冷的臉上.

這次,打她的不是向南,而是秦蘭.

秦蘭望著自己心性扭曲的女兒,手停在空中顫抖得厲害,"尹若水,你蛇蠍心腸!!你這麼做,你對得起你姐嗎?"

"她對得我嗎?"尹若水朝秦蘭大吼.

"她怎麼對不起你了?!!她背叛過你嗎?那個男人也是她先認識的!!你憑什麼怨她搶了你的男人啊!!你為了救他們,把自己的雙腿弄沒了,是不是你就覺得自己高尚了?是不是你就覺得他們虧欠了你一輩子啊?還是你覺得如果他們一早告訴你他們之間的關系,你就不會淪落到現在這個境地啊?尹若水,出車禍那個等著被你救命的人不是別人,是你姐!!就算要毀掉兩條腿,你去救她也該義無反顧!!你現在憑什麼在這里指責她,怨恨她,報複她!!你這個瘋子!!尹若水,這麼些日子,我當媽當得最不稱職的,就是由著你胡來!!我不該那樣的,不該的,不然也就不會造成現在這種悲劇下場……"

秦蘭追悔莫及.

尹若水清冷無波的眼底,似有暗淡的幽光閃爍著.

向南望著自己的妹妹,她不明白,曾幾何時,她們那麼友好,為何到了如今,卻淪落到了這般地步.

"你們一家人要吵等出了醫院再吵行嗎?這里是醫院,請你們保持安靜!"

醫生終于有些看不下去了,這才出聲阻止.

向南一夜沒睡……

天蒙蒙亮的時候,病床上已然沒了她的身影.

秦蘭急壞了,出去找她也沒見著,打電/話又一直關機.

但讓秦蘭有一點放心的是,向南絕對不會做出什麼傻事來的.

一直以來,她都表現得比常人要堅強,即使會流眼淚,但是她也懂得抹干眼淚,繼續堅強.

而且,她還有陽陽支撐著,她不可能會去做傻事的.

………………………………

深冬里,剛流過產,大出血過後的向南,竟然就這麼呆呆的在冷得刺骨的海邊,躺了一整天……

直到深夜里,她還依舊一動不動的躺著,整天下來,什麼也沒吃,水早就將她的身體打了個透濕.

可是,她卻一點也感覺不到餓,也感覺不到冷.

她只是覺得,累……

好累!!

她不明白,為什麼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可以活得這麼辛苦!

仿佛是,不管發生什麼,所有的人都覺得她就是那個理應承受一切痛苦的人,大家都想當然的覺得她就是個超人,她什麼都不怕,什麼都能挺過去!!

可是……

這次她真的累了.

向南活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般疲倦過.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一閉上眼,就再也醒不來了……

可是,她閉上眼,卻依舊能清楚的聽到海風呼嘯而過的聲音,依舊能聽到海水肆虐著樵石發出來如地獄般的鬼哭狼嚎聲.

向南艱難的撐開眸子,想要看一眼這漆黑的夜景,卻不想……一睜開眼,竟然就見到了他.

景孟弦!!

他一席黑色的長風衣裹著他挺拔的身影,雙手依舊習慣性的兜在風衣口袋里,頭低著,短硬的發絲垂在額前,陰掩出一圈淺淺暗影.

凌厲的五官,背著光影,越顯深刻而冷峻.

那雙諱莫如深的黑眸,牢牢鎖住她.

有那麼一秒,向南幾乎以為自己是在夢里.

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雙眼,卻發現,他還在,而且,還是那麼深沉而又心疼的凝望著自己.

他到底什麼都沒,走至向南腰間,一屈身就將冰冷的她從海灘上抱了起來.

邁步,往前走.

每走一步,海灘上都會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繼而飛快的被席卷而來的海水吞沒掉.

向南才一落進他的懷里,感覺到從他身上傳來的溫度,她這才打了個冷噤,仿佛這會才意識到剛剛海灘邊的那份涼意一般.

腰肢被他的大手緊圈著,有力而結實,莫名就教人一陣心安.

向南強忍了這麼久的眼淚,卻在這一刻,徹底崩塌.

雙手揪住他的襯衫領口,臉埋進他溫實的胸膛里,聞著他身上那淡淡的青草香味,向南把自己哭成了淚人兒.

景孟弦抱著向南,將她安放在副駕駛座上.

他要起身來,向南卻怎麼都不肯撒手,到最後他沒了辦法,只好抱著向南一起坐進了車里.

向南的手緊緊地揪住他的襯衫領口,哽咽的同他絮絮叨叨著,"孩子……我們的孩子,沒了.嗚嗚嗚……"

一聽到孩子,向南又想到了陽陽,想到了若水,一時間窩在他的懷里,哭得更凶了.

景孟弦扯紙巾的手,微僵了幾秒.

他伸手替她擦拭眼淚,"我知道了,我聽秦姨了."

他的聲音,嘶啞得厲害,喉嚨有種被劃破的感覺.

向南消失以後,秦蘭就給景孟弦打了電/話,把昨兒晚上發生的一切全都告訴了他,當時他聽到有了孩子,卻又沒了時,他是什麼反應?他似乎在電/話里足足愣了三分鍾之久,聽得秦蘭一直在電/話那頭喊他,他卻什麼話都沒,徑自將電/話切斷了.

再後來,他開始滿城的找他孩子的媽媽,卻到最後,竟在海水里找到了她.

他簡直不敢想象,他再晚來一步會如何,會不會從此以後就再也見不到她了?

景孟弦光是想想,心底都沒來由有些慌,圈著她腰肢的手臂更緊了些分.

他伸手,急忙將車里的暖氣開到最大,而後開始替她解身上的外套,而後是浸濕的毛衣,里襯……

面對他的'不老實’,向南完全就像個乖寶寶一般,任由著他給自己一件一件的脫著身上的衣衫.

她卻是一點都不反抗,纖瘦的身子冷得直哆嗦.

"昨兒晚上,我……我還動了若水……"

向南歪在他的懷里,繼續哽咽的喃喃著,"我好氣,我真的好生氣!!我甯願把我的雙腿鋸下來還給她,只求她不要傷害我的孩子,求她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向南的緒又變得激動起來.

"南南……"

景孟弦哄著她,大手輕拍她的後背,"先什麼都不要想,好好休息一下,好不好?"

他轉身,拿了毛毯過來,將脫光的向南緊緊地裹起來,那身濕衣服,順手就丟到了車後座去.

要憤怒和生氣,景孟弦一點也不比向南弱.

但現在他要也跟著她一起生氣的話,那不過只會讓她更難過而已!

他的手,捏緊她的脈搏,仔細的替向南探脈,而後又探了探她的額頭,高燒得有些厲害.

景孟弦將向南安頓在副駕駛座,上她躺下來,"向南,閉上眼,好好睡一覺."

"嗯……"

向南多希望,一閉上眼,就什麼都過了.

可是……

她才一閉上眼,卻倏爾又睜開了眼來.

淚眸一眨不眨的望著景孟弦那張擔心自己的面孔,眼淚卻又再一次的越積越多.

卻忽而,生氣的別開了眼去,咬住自己的下唇,哭得更厲害了.

景孟弦愣了愣神.

下一瞬,低頭湊近她,神色里染著些許的慌張,手指輕輕扣住她的下巴,讓她面對著自己,"告訴我,為什麼生我的氣?因為我那天的那句話?"

一提起那句話,向南的眼淚一下子落得更急了.

她咬著自己唇瓣的力道也更緊了緊.

那句,'我們分手吧!’簡直就像一把尖刀,狠狠地就戳進了她的心髒里去,到現在,那里還泛著深深的痛意.

"告訴我!"

景孟弦又湊近了她幾分.

溫熱的氣息,撲灑在向南的鼻息間,讓傷心的她卻依舊忍不住怦然心動.

貝齒被景孟弦霸道的撬開,"告訴你多少遍了,不許咬自己的唇瓣!非得把嘴唇咬破了你才樂意……"

"不要你管!!"

向南賭氣的去揮他的手,"我們不是分手了嗎?我不要你管!"

她喊了一句,就再次執拗的別開了臉去.

景孟弦知道,向南這次真的生氣了.

眼潭緊縮了幾圈,色澤也微微暗沉了下去,他不罷休的湊近向南的臉蛋,薄唇幾乎都要貼上她的唇去,"你明知道那天我那些話,是怕為難了你!我知道你不想再像四年前那樣傷我一回,我也知道你答應過我,要好好為我們努力一把,所以……那種況下,我只能那麼做,才讓你不那麼為難,可是,我並沒有要放棄你的意思!其實那天……"

景孟弦著,摸了摸向南的臉蛋,嘴角一絲淒苦的笑,"其實那天,我特別害怕你會把那句話出來!因為我知道,那話如果從你嘴里出來的話,可能……我跟你這輩子真的就再沒機會了!想讓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可能又得等四年,再四年……我不想等了!所以,只好搶在你前頭把你的話堵了!"

眼淚,再次爬滿向南越漸潤的臉頰.

聽完這段話,她心里極受感動,但還是矯的偏開了臉去,不與他答話.

景孟弦愣愣的看著向南.

"景孟弦,你根本就是根花心大蘿蔔!"

向南似乎真是憋不住氣了,又喃喃的罵了一句.

眼眶一下子又濕了,她光溜溜的雙腿煩躁的在空中踢了一下,"你回去的時候,順路就把我隨便扔在路邊的哪家酒店就行了!"

她不想回去,也不想跟他走.

"不行!不能隨便,找家便宜的就行,最便宜的."

向南又忙補充.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7)——她真的懷孕了!(15000+)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0)——強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