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0)——強吻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0)——強吻

"不行!不能隨便,找家便宜的就行,最便宜的."

向南又忙補充.

景孟弦頭撐在方向盤上,雙目牢牢地鎖住她,完全沒有要開車的意思.

向南見他不開車,也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只一味的盯著自己看,看得她心里都經不住有些發毛了.

眨巴著雙眸覷著他,"你看什麼?"

景孟弦挑挑眉,一本正經道,"尹向南,你你不是良心被狗給啃了,就是智商被狗吞了!"

向南啞口.

斂眉,不快的瞪他一眼,"你什麼意思呢!"

景孟弦不悅的捏了捏她的下巴,"花心大蘿蔔?一輩子都跟我掛不上勾的代號,居然還是你封給我的!你還真夠沒良心的!"

向南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是我沒良心嗎?還是景醫生自己沒處理好跟前女友的關系?哦,不對,不是前女友,是前未婚妻.這麼一,其實我也沒資格這種話……來去,倒還覺得自己像個三."

向南有些憋屈,心里不出的煩悶.

景孟弦深眸一閃,"那天你見到我了?你到過我家?"

"是!"

向南如實回答,皮笑肉不笑道,"而且真是剛巧不巧就讓我撞見你們倆在深吻別了!景醫生,你可真專啊!"

向南的語氣有些尖酸,見他完全沒有要開車的意思,有些煩了,"我自己去坐公交車吧!"

她還真著就彎身撈過車後座的濕衣服要換上.

景孟弦忙從她的手里把衣服奪了過去,又甩回了後座上去.

"你干什麼!"

向南有些惱怒.

惱的當然是他同曲語悉接吻的事兒.

吼完這句話,眼眶一下子就了.

卻倏爾,只覺眼前一黑,還來不及待她反應過來,她冰涼的唇瓣,便已經被景孟弦緊緊壓覆住.

"唔唔——"

向南抗議.

雙手費力的去推身上的男人,她緊咬著牙根,含糊的發出類似'走開’的聲音.

但她到底是女孩子,而且此刻還病得有些厲害,又怎能跟身上男人的力道相比拼呢?

景孟弦單手捉住她的雙手,桎梏于頭頂,讓她分毫也動彈不得,另一只手則霸道的去抵開她的緊咬的貝齒,急切的想要攻城略地.

"滾開!!"

向南去踢他,但依舊無濟于事,甚至于兩條腿也直接被他用腿直直壓住.

Sh/it!

向南在心里大罵.

就在她開罵的時候,唇齒被撬開,而後景孟弦的靈舌便輕巧的鑽入了她的檀口間去,攻城略地.

向南被他這粗暴的吻攪得有些喘息不過來.

一想到他在前幾天就這麼對曲語悉的,心里的惱怒更甚,干脆一狠心,就直接用牙齒狠狠地咬住了景孟弦的舌頭.

"哼."

聽得景孟弦吃疼的輕哼了一聲,卻不料,他不僅完全沒有要放開向南的意思,甚至于,更是變本加厲的捧住她的臉頰,將這個充滿著血腥味的吻,加深加重.

"唔唔唔……"

向南覺得自己真的快要被他吻到窒息了.

見他不僅沒有退縮,甚至于吻得更猖狂了,向南哪里還敢繼續咬他,連忙就松了齒去,到最後也只能任由著他癡迷的深吻著自己.

不知吻了到底有多久,景孟弦這才意猶未盡的從向南的唇瓣上挪開來,炙熱的眼眸死死地凝住她,重喘了口氣,捏了捏她的下巴,"怎麼不咬了?"

"你活該!"

向南喘著粗氣,望著他嘴角那抹血絲,有些心疼,嘴上卻一點也不饒他.

"你那天到了我家樓下,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

景孟弦的手,玩弄著向南長長的發絲.

向南根本不願過多的提起那天的事兒,哼了聲氣,"那種況,你覺得我會給你打電/話?"

"是,我承認,那天我跟曲語悉……不對,那天是我被她強吻了!我有當機立斷的推開她,而且,有跟她得很明確,這輩子我都不可能愛上她!另外,回家以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漱口,這一點你可以問問我們的兒子!"

對于他的解釋,向南只是瞠目看著他.

腦子里正在不停地回想著那天的一幕幕.

確實,那天他們那一吻只持續了短短的幾秒鍾,所以她才會誤解為是告別吻,但是,曲語悉甚至都沒有被他邀請上樓去.

可是……

"你們倆為什麼會在一起?那天你們在約會?"

如果真是,這厮速度也太快了點吧?

"這問題我還想知道呢!那天晚上云墨和紫杉拉著我去酒吧解悶,我大概喝了點酒就醉過去了,一醒來就坐在了曲語悉的車上!隔天我去問云墨才知道,當時他跟紫杉鬧別扭,紫杉跑了,他扶著我又追不上她,而這會恰巧就遇見了曲語悉,他只好先把我交給曲語悉,然後自己追紫杉去了!男人嘛,見色忘友的事見多了!勉強還得通!我這解釋,你滿意嗎?"

"那紫杉和云墨現在在一起了嗎?"向南居然無厘頭的問了一句.

景孟弦頭上三根黑線,"尹向南,你的思維能不能不要跳躍得這麼快?能先把咱們之間的事解決完了,再去八卦別人的感嗎?"

景醫生非常不滿意她吊兒郎當的態度.

向南眨眨眼,"勉強滿意吧!"

景孟弦笑了笑,又懲罰似得捏了捏她的下巴,"難怪那天我打電/話給你,就聽你聲音一直悶悶的,你這女人,有什麼不開心的就不能直接跟我嗎?非得把所有的東西憋在心里!就你這性格,真不知道要把自己磨成什麼樣兒去."

景孟弦著,又湊上去在向南的鼻尖上啄了一個吻,大手拉住她的手,心疼的捏了捏,"向南,我總以為我們經曆了這麼多事,你有困難有苦處都會第一時間告訴我,可是……孩子沒了,這麼讓人難過得事,你到最後卻還是選擇一個人默默地承擔,甯願把自己一個人躲在這冰天海水里都不願意打個電/話告訴我一聲,害我像只無頭蒼蠅一般,繞著整個城市尋了一整天……如果我找不到你,怎麼辦?是不是就打算一直把自己睡在這水里,直到凍死,餓死?"

聽著他對自己的控訴,向南眼眶微濕,"我……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跟你!我心里有一千個一萬個對不起,因為我沒照看好我們的孩子,我讓它就這麼從我身體里流走了,我特別害怕告訴你,我知道你不會指責我,不會怪我,但我怕你難過,怕你會自責!所以我才一直沒肯告訴你,甯願把自己藏起來……"

景孟弦心疼的吻了吻她微涼的手背,"就因為知道你是這種性格,所以我才總要替你擔心,因為你總喜歡把所有的事都攬下來!"

景孟弦一本正經的看著她,手掌一下又一下輕輕撫過她的長發,"很多時候不是別人把你當超人,而是你自己!所以,這樣的你,每次都教我又愛又恨,又心疼得打緊.改變不了你,所以往後只能靠自己再用心一點發現你心里藏匿的那點心思."

"對不起……"

向南哽咽著同他道歉.

"我們之間不要再對不起了,每次聽到這三個字,心里特別不好受!我們從來都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對方的事,至于孩子……"

景孟弦撫了撫向南平坦的腹,那一刻,能清楚的感覺到向南腹微微顫動了一下.

而他,心弦也跟著一陣緊縮.

那里,還有點疼!

"就算要對不起,真的,也輪不上你!!沒有照顧好孩子,或許我們都有過,但是,最大的過失一定是我這個做爸爸的,連最基本的安全都無法保證給它……"

景孟弦漆黑的眼底蒙上一層薄薄的霧氣.

向南還是忍不住濕了眼眶,她哽咽的道,"其實我們誰都沒想過事到最後竟然會變成這樣,我更沒想過有一天若水會成為殺死我孩子的儈子手……我真的好氣她,可是我能怎麼辦?我不能恨她,她是我妹妹,我唯一的妹妹,我不能在失去一份親的時候,又再失去另外一份親!所以我也只能一個偷偷躲起來難過……"

向南到底沒能控制住緒,埋在景孟弦胸膛里,低聲嗚咽起來.

景孟弦將她緊緊摟入懷里,大掌撈住她的後腦勺,讓她緊貼自己的心髒位置,試圖讓她安心些分.

"向南,今晚我沒辦法帶你去酒店,改天吧!現在我們必須先回家."

待向南緒稍微轉好了些,景孟弦這才啟動車身.

向南眨眨眼,"回家?回哪個家?"

"你家."

向南眼潭閃爍了一下,搖搖頭,"我不想回去!"

她的眼眶還有些浸濕,"我不回去,我現在不想見到她……"

"南南,聽我,逃避永遠都不是辦法,只會讓事變得越來越糟糕!或許我們可以開誠布公的同秦姨和若水好好談談!另外,秦姨一直很擔心你,今天給我打了無數個電/話,而且一直在電/話里叮囑我,讓我找到你第一時間帶你回去,她還想跟我們好好談談."

景孟弦歪頭看著向南,"難得秦姨松了口,不定這次討論過後會有結果?"

見向南還在猶豫,景孟弦也不急,"當然,如果你真的不想回去的話,我就帶你回我自己家了!酒店那地方你是別想了,你現在病得這麼厲害,必須得馬上幫你退燒才行."

"嗯."

向南輕輕應了一聲,雙眸眨了眨似有些倦意,"我暫時不想回去,你領我回家吧!有點累了,要真談什麼,也不急在今天這一晚上了."

"好."

景孟弦點頭,"那我先給秦姨報個平安."

"嗯."

景孟弦飛快的秦蘭打了電/話,他用的是車載電/話,為了方便向南同母親通話.

電/話里向南覺得母親對景孟弦的態度似乎較于從前好了許多,不知道是她的錯覺還是怎麼樣,總之也沒催著讓她回家.

掛了電/話,向南倒著實松了口氣.

卻忽而,景孟弦的手機又一次響了起來.

起初以為是秦蘭可能還有沒完的話就再撥了過來,可一看來電顯示時,向南微微愣了半秒.

來電的不是別人,而是他的母親,溫純煙.

對于這號人物,向南從來都是避而遠之的.

她似慌了慌,便急忙別開了眼去看窗外.

景孟弦精確的捕捉到了向南眼底的那份慌亂和懼意,他笑了笑,有些無奈,而後關了車載電/話,帶上藍牙耳機後,方才接起了母親的來電.

"媽."

"怎麼了?"

過了一會,那頭似了些什麼,景孟弦好看的劍眉微微籠起來,"媽,你先別急,爸到底怎麼了?你慢點."

向南一聽他的話,就忍不住微微偏頭看了一眼景孟弦,就見他聽著電/話里的話,神色越來越沉重.

"好,我知道了,我會盡快趕回來的!"

景孟弦掛了電/話.

"怎麼了?"

向南見他臉色不太好,忍不住關心他,問了一句.

"家里出了些事."

景孟弦的神依舊有些凝重,卻只輕描淡寫的提了一句.

向南心想,他家里的事,他大概不太願意吧,也就沒再深入的問下去.

哪知景孟弦又道,"是我爸,被人栽贓,舉報貪贓枉法,入了獄."

"啊?"

向南一愣,沒料到事竟然這般嚴重.

她忙坐起了身來,"不會吧?那……現在怎麼辦?"

景孟弦搖搖頭,劍眉就一直沒舒展開過,"這時候頂頭剛換幫子,而且又重打貪贓枉法的,就算再多的資金,怕是也沒辦法輕易出來,畢竟這種時候,誰也不敢為了這點錢把自己的官途搭進去!"

向南啞口,不知自己該些什麼來安撫他.

"行了,我爸的事你就別操心了!先睡一覺吧,到了我叫你醒來."

他拍了拍向南的腦袋,安撫她趕緊休息.

向南睡了,閉上眼卻怎麼都睡不著.

滿腦子都是自己和他的事,全都是些不順的煩心事攪著向南,到最後到底還是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再醒來,向南是被後背上一陣陣沁涼的感覺驚醒的.

棉球一點點順著她的後背劃過,而後是她的手心,酒精的味道滲在空氣里,還有些嗆鼻.

向南這才意識到,自己是luo著睡的,而身後那個正在給自己擦酒精降溫的人,除了景醫生,又還能有誰呢?

向南羞澀的將被子捏緊一點,埋在自己的胸口前,盡可能的不讓自己曝光得太多.

"醒了?"

景孟弦沉著的聲音從向南的身後暖暖的響起.

"嗯."

向南應了一句,沒有回頭去看他,只問道,"我高燒很厲害嗎?"

"嗯,遲遲退不下."

向南看一眼床頭上的時間,時鍾都已經指向凌晨兩點了.

"你還不睡?"

向南回轉身看他.

就見他穿著一套淺色的V領睡袍,胸前露出健碩的肌理線,極為性/感.

似乎剛洗過頭發的緣故,發絲清清爽爽的,很乾淨的洗發水味道.

向南看著這樣的他,稍稍有半分的癡迷.

景孟弦掀開被子躺了下來,伸手,將赤luo的她攬入懷里來,卻沒對她有半分的不規矩,"好好睡一覺,明天上午送你回家."

"你不回S市嗎?"

向南錯愕的看著他.

"回."

景孟弦順了順她的發絲,"明天回不去,下午有一台很重要的手術.最遲也要等後天吧!"

"好."

向南將頭歪進了他的懷里.

"我回去之後,記得好好照顧自己,每天多給我打幾個電/話,隨時向我彙報一下你的狀況!實話,我就這麼走了,對你不是特別放心,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陪我一起過去,但你要工作,還得照顧家人,我就不勉強你了."

向南微微一笑,"我是大人了,會好好照顧好自己的."

"希望如此.我會盡快趕回來的,另外,我們之間的事,我想找機會給我媽提提."

提起溫純煙,向南心一凜.

她還是有些害怕,"再過一段時間吧,等所有的事都平順了再提也不遲."

向南將頭埋進他的懷里更深一些.

她真的有些累了,不想再去經曆另一番狂風暴雨了……

向南想,他們之間,真的什麼時候才是個盡頭呢?

——————————————最新章節見《添香》———————————————

上午,景孟弦載著向南回家.

秦蘭留了景孟弦在家里吃飯.

家里最高興的人,莫過于陽陽了,第一次見爸爸出現在自己家里,特別興奮,一整個上午就粘著景孟弦讓他抱抱.

尹若水一整個上午的時間都把自己關在了房間里,直到吃飯的時候,秦蘭去叫她,她才慢吞吞的從房間里推著輪椅出來.

出來見著了向南和景孟弦也不同他們打招呼,眸光閃了閃便飛快的挪開了去.

向南一見若水就想到了自己孩子流產的事兒,心里稍有不舒服,但她只能讓自己盡快釋然.

餐桌上,秦蘭一直不停地給景孟弦夾菜.

"阿姨,別夾了,我夠了,您自己吃吧!"

見秦蘭熱得完全沒有要停的架勢,景孟弦這才禮貌的出口制止她.

聽聞景孟弦這麼一,秦蘭這才停了手,她歎了口氣,看著景孟弦有些歉意,"孟弦,以前是秦姨做得不夠好,你也別介意……"

尹若水一聽這話,似乎就不高興了.

她抬起眸子,掃了一眼秦蘭,隔半響才又垂了頭去繼續吃飯.

向南有些意外的看著母親.

"你們倆是不是打算結婚了?"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9)——隨便找家酒店把我扔了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1)——去領結婚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