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1)——去領結婚證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1)——去領結婚證

"你們倆是不是打算結婚了?"

秦蘭忽而問道.

"啪——"

一聲悶響,就見尹若水憤怒的將手里的筷子甩在了飯桌上,聲音很大,讓桌上所有的人都齊齊抬眼看她.

秦蘭不悅的瞪了她一眼,"若水,你任性得已經夠了!"

"我不許你們倆結婚!!"

尹若水固執得有些讓人生氣.

"以後想讓我叫他做姐夫?簡直做夢!!"她這話是沖著景孟弦的.

看著他的眸光,噙著深深的痛楚.

"尹若水!!"

秦蘭吼她,"你害得他們還不夠嗎?要他們倆欠了你一雙腿,你呢?你欠了他們什麼,你竟然親手把你姐的孩子給害死了!!你到現在還有什麼資格不讓他們在一起?!!"

向南的臉色有些發白,"媽,我想帶陽陽搬出去過一段日子."

秦蘭眸色微閃,半響,起了身來,什麼也沒,兀自進了房間去,再出來時,手里卻多出了一份戶口本.

"孟弦,你拿著吧."

秦蘭將戶口本交給了景孟弦.

景孟弦一愣,"秦姨,這是?"

"你們上次不打算偷偷注冊結婚的嗎?缺了戶口本怎麼行."

秦蘭沒顧尹若水難看的臉色,歎了口氣,又道,"你找個時間,抽空領著向南回S市把證拿了吧!陽陽也該有個像樣的家了."

聽著母親的話,向南的緒有些激動,她沒想到孩子的一條生命,換來的卻是母親的成全.

景孟弦面色微喜,"媽,謝謝你能成全!正好,我這兩天就要回一趟S市,那我帶向南一起過去."

向南一愣,沒料到事竟然會突然就變得這麼順利起來.

她偏頭,心翼翼的覷一眼一直悶著不吭聲的若水,心里卻總有幾分不適的感覺.

是的!尹若水從始至終就沒再過一句話.

她始終就那麼悶著頭吃飯,夾著什麼菜就吃什麼菜,也不挑食,甚至是之前她不願意吃的菜,她也一一咽進了嘴里.

"媽,在和向南結婚前,我還有一事需要跟您講明一下況,是關于我父親的."

提到他的父親,秦蘭面色微白,眼眸閃爍了一下,扯了扯唇,故作牽強的笑了笑,"有……有什麼問題嗎?"

"是這樣子的.我父親……前兩天出了點事,被人誣告,入了獄.我想既然都要成為一家人了,有些事就不想瞞著您."

"入獄??"

秦蘭一下子臉色更白了,握著竹筷的手還有些顫抖,到最後干脆將筷子擱在了桌上,有些緊張的看向景孟弦,"怎麼會這樣呢?事嚴重嗎?不會他這一輩子就在監?孟弦,你母親……你母親不是特別有權勢的嗎?這點問題也搞不定嗎?"

向南錯愕的看著緒有些激動的母親,對于她的反應,著實嚇了一跳.

景孟弦的父親入獄而已,母親怎麼會表現得如此激動?甚至連他母親的況,她都一副了如指掌的模樣?怎麼回事?

但景孟弦卻仿佛是早已料到一般,對于秦蘭的反應,他分毫都沒表現出半分的訝然,"媽,你先別急,這次回去我就是去落實這件事的,有什麼況,我會第一時間告訴您."

"媽,你干什麼呢!人家他爸入獄,你至于緊張成這樣嗎?你以為是咱爸啊?你不人家財大氣粗的瞧不上咱們嗎?呵!這回入獄了吧!活該!!"

尹若水直接落井下石.

"若水!!你怎麼話的!!"

秦蘭臉色驟然一變,緒越發激動了,"我不准你這麼人爸!"

尹若水涼涼的望著自己的母親,嘴角一掀,諷刺的笑了笑,"媽,這還沒結婚呢,你真就把自己當景家人了?你這麼激動,別人還以為你跟他爸有過一腿呢!!"

尹若水見母親已經站到了姐姐那邊去,這會整個人就跟刺猬似得,逮著誰就紮誰,仿佛是見不得任何人比她好似得.

結果卻不想,她的話才一完,秦蘭竟然就毫不猶豫的賞了她一個耳光.

"啪——"的一聲脆響,所有的人都呆滯了半秒,而桌上的陽陽直接給嚇哭了.

向南趕忙將兒子抱進懷里,去安撫自己的母親,"媽,別這樣,若水只是開玩笑而已,你別太當真."

尹若水著眼死死瞪著對面的母親,秦蘭也濕著眼眶看著自己的女兒,最後終是忍不住哭出聲來,一拂,就出了餐廳,直接進了自己的臥室去,把門狠狠地一把摔上,還聽得她嘴里嘟囔著,"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造孽的女兒!"

尹若水坐在桌上,一滴滴的眼淚不停地往外湧,向南忙扯了紙巾遞給她,卻被尹若水一把煩躁的拂開,"這不是你最樂意見到的場面嗎?你在這里假惺惺什麼!!"

她一把推開向南,而後推著自己的輪椅就進了臥室去.

一時間,餐桌前就只剩下向南和景孟弦,還有完全不明況的陽陽.

向南坐在餐桌前,看著桌上滿滿的菜肴,苦澀一笑,心里五味雜陳.

她不知道為什麼本來一個和和睦睦的家庭,到最後卻因為她的一段愛,而走到了如此地步.

向南忽而覺得自己快要透不過氣來了.

"你下午不是還有台手術嗎?我送你下去吧."

飯是吃不下了,向南也不想景孟弦陪著她一起呆在這壓抑的環境里,而她也急著想要出去透口氣,就只好向景孟弦下逐客令了.

"嗯."

景孟弦點點頭.

"陽陽,跟爸爸再見,然後乖乖回房去睡會午覺,媽媽十分鍾就回來了."

"爸爸再見……"

陽陽在爸爸的臉上輕啄了一口,不舍得同他道別,"你要記得常來看陽陽!"

景孟弦有些心疼兒子這副模樣,目光看向向南,"就像媽的那樣,為了陽陽我們也該有一個像樣的家庭."

向南終于笑了,"咱倆還沒結婚呢!你別張口閉口的就是媽……"

景孟弦揚了揚手里的戶口本,"這回什麼都跑不了了."

"好了,走啦!寶貝,進去睡會."

向南哄了陽陽回房,這才送景孟弦下樓.

站在樓下,向南深呼吸了口氣,堵住的胸口這才覺得舒暢了些.

忽而,像是想起了什麼,同景孟弦道,"你有沒有覺得我媽聽你提到你爸的時候,反應有點奇怪?"

向南嘴邊呼出的霧氣迷蒙了她的雙眸,鼻頭似乎都凍了幾分.

"嗯."景孟弦打開車門,"很早就發現了."

他答得很隨意,擺擺手,示意向南進車里去,"坐車里來,外頭挺冷的,你這燒才剛退呢!"

向南哆嗦了一下,忙坐進了車里去,景孟弦也坐上了駕駛座,將車里的暖氣打高,才問她,"你想什麼?"

向南斂了斂眉,搖頭,"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我媽跟你們一家老早就認識,從她之前不滿你的時候,我就覺得有些奇怪,到今兒她突然這麼激動……"

向南咬了咬唇,神色有些恍惚,末了,偏頭看向景孟弦,心翼翼道,"我媽不會真的跟你爸……"

向南到這里就不了.

景孟弦笑看她,那笑有些深沉,"要不要聽聽我知道的故事?"

"你知道?"向南驚詫,"快給我聽聽."

"我不知道你媽跟我爸是不是真的有故事,但我從有聽聞我爸和我媽的故事!"景孟弦將手臂靠在腦後,想了想這才繼續,"我爸年輕的時候似乎有個特別喜歡的女人,而且我媽是知道的,我年紀的時候總會聽到他們倆為了那個女人吵得很凶!我五歲那年,似乎他們是鬧得最凶的,那年我爸幾乎常年不回家,而我媽也在那年險些自殺身亡,後來聽家里的保姆阿姨們議論才知道,我爸出軌了!實話,一直以來,因為這事兒我挺恨我爸的,我覺得他對一個家庭太缺少責任感,也正因為這樣,我才勵志要做一名好丈夫,好父親!"

也正因為這樣,四年前對突然而來的愛,才有種避之不及的感覺.

向南眨著眼不敢置信的看著景孟弦,問他,"你五歲的時候,我多大?"

"三歲.你干嘛突然問這種無厘頭的問題?"

景孟弦好奇的看著她.

"三歲……"向南喃喃道,"三歲那年,我媽獨自帶著我在你們S市求醫,那年我病得特別厲害,當時我們家還沒有若水,而我爸,我是不是從來沒有告訴過你?我爸是個醉漢,那年冬天夜里就醉死在了雪地里.連我媽帶著我去求醫的時候,他都從來沒管沒問過."

提到過世的父親,向南還是忍不住長歎了口氣.

其實她對父親的印象很淺很淺,她唯一的記憶就是父親喝醉了酒,會不停地追著母親打,打得母親躲在角落里嗷嗷的叫,那時候年紀的她真的恨極了父親,但她真的太太,保護不了母親,只能陪著母親一起哭.

想到過去的種種,再想到如今的這一切,向南有些難過.

她看向身邊的男人,"我真不希望那個影響你們家庭的人是我母親."

景孟弦拉住向南的手,搖搖頭,"不管是不是,那都與我們無關了,那永遠都是上一輩人的故事,我們來不及去參與,也不想去參與."

向南有些感動于他的這番話,"如果真的是我母親呢?你會不會恨她?"

對于向南的問題,景孟弦直接笑出聲來,"這種問題,或許早二十年你問我,我還有答案,可是我都這個年紀了,你再來問我會不會恨,你不覺得你把你未來老公想得太幼稚了些?"

向南聽著他的話,也忍不住笑起來,頭貪婪的歪在他的肩膀上,感歎道,"唉,我發現有你在身邊的感覺,真好……"

"那明天要不要跟我一起回S市去?"

景孟弦一本正經的問她,指了指擱在車窗前的戶口本,凝著向南的視線里充滿著熱切的期待.

向南嬌嗔道,"我還沒來得及請假呢!"

"請婚假,領導都會批."

"那我試試."

向南埋進他懷里,揚唇笑了.

一想到他們明天真的就去拿結婚證了,忽而就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此時,向南的手機忽而響了起來.

掏出來一看,竟是母親撥過來的電/話.

"我媽?"

向南錯愕的看一眼景孟弦,連忙將電/話接了起來,還不等她話,那頭就傳來秦蘭急哭的聲音,"向南,你快回來!!你妹……她出事了!快,嗚嗚嗚……"

向南聞色變.

推開車門就往外跑,"我妹出事了!!"

向南站在門口,還未來的及踏進若水的房間,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朝她撲鼻而來,嗆得她連眼淚都差點滾落出來.

雪白的床單被殷虹的鮮血漫染,尹若水慘白著面色,沒有分毫生氣的躺在血泊里,手腕處,血還在不停地往外湧……

"若水!!若水,你別嚇唬媽……"

秦蘭抱著已然沒了生氣的女兒,哭著喊著.

向南望著眼前刺目的一幕,渾身抖得像篩子,一股冰寒瞬間從頭涼到了腳趾.

那雙看著若水的眼眸,也逐漸渙散,沒有了焦距.

景孟弦也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了一條毛巾,疾步沖進來,握住尹若水的手腕,將她還在滲血的傷口死死綁住.

只是,在扣住她手腕的那一刹那,景孟弦的臉色,驟然一變.

"秦姨,我們不等120了,來不及了,我送若水去醫院!!快!!"

景孟弦著,抱起尹若水就往外奔.

向南猛然回神,急忙追了過去.

正在這時,向南臥室的們忽而被拉開,就見陽陽穿著可愛的睡衣,揉著惺忪的睡眼,不解的看著屋外騷動的一切,"向南,好吵哦……"

向南定住了腳下的步子,急忙回轉身就將陽陽拉入了臥室里去,"寶貝,你睡一覺,乖乖的,別出來,也別去姨的房間,知道嗎?"

向南的手輕撫著陽陽的臉頰,手指間顫抖得有些厲害,她強忍著眼淚,不讓自己哭出來,"快去睡覺,媽咪很快回來."

陽陽還,這種血腥的畫面,她自是不願被他看到.

陽陽似乎很懂得察觀色,也不吵鬧,乖乖的就爬尚了床去,"陽陽在家乖乖等向南和姨回來……"

"好."

"午安."

家伙著,雙手合閉,枕在臉蛋下,就閉上了眼,睡了.

向南顧不上太多了,疾步出了臥室,直追若水而去.

很快,若水被送入了急救室中去.

然而,半個時不到,急救室的門被推開來,兩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一臉肅然的從里面走了出來.

秦蘭和向南立馬撲了上去,"醫生,我女兒(妹妹)現在況怎麼樣?"

醫生眼眸暗了幾許,半響,才如實道,"抱歉,病人由于失血過多,搶救無效,還望家屬們節哀順變."

醫生的話一出來,登時,向南等人全都呆滯了半秒時間.

"胡!!!"

最先出聲的是秦蘭.

她一把激動的揪住醫生的衣領口,失聲力竭的沖醫生大喊著,"你胡!!我女兒剛還好好的,怎麼可能沒就沒了,你把我女兒還給我!還給我!!"

向南聽著母親的哭喊,以及醫生們無力的辯解,整個身子都變得輕飄飄起來.

耳邊,除了'嗡嗡嗡’的耳鳴聲,她再也聽不到其他.

一滴眼淚從眼眶中滾落而出,下一瞬,只覺眼前一黑,整個人就毫無預兆的往前栽去.

"向南——"

……………………

生命逝去是什麼樣的感覺?

明明前一秒她還在你跟前張牙舞爪,還在同你示威,而下一秒,卻忽而……這個世界上再也見不到這個人.

那一刻,才突然意識到,原來,連爭吵都是一種幸福!!

尹若水……

尹若水,你怎麼會這麼笨,笨到如此境地!!

如果這是你給我的懲罰,那我告訴你,你真的贏了!!這個懲罰……足以讓我,對你愧疚一輩子!!

喪禮的第三天——

連天都是灰白的,沒有任何色澤.

這日,沒有下雪,只有星星點點的雨點在滴落著,仿佛連老天都在悼念這個已逝的年輕生命.

腳步聲走近,跪坐在地上的向南,微微掀了掀眼簾,一雙黑色的意大利手工皮鞋印入她的眼底.

幾乎不去看,她便已猜到來人是誰.

心,如被拉扯的細弦一般,凜著痛.

景孟弦一席深黑色的西服裹著他頎長的健軀,胸前別著一朵白菊,他莊嚴的站在尹若水的靈堂前,右手比在身前,恭敬的對她三鞠躬.

禮畢,跪在奠前的向南,三跪回禮.

眼淚卻早已撲簌撲簌的往外流.

"我們談談."

不知什麼時候,景孟弦已經走到了向南跟前來.

他蹲身,湊近她,手指替她撩起散下來的長發,疼心的摸了摸她浸濕的臉頰,啞聲重複道,"跟我談談."

向南不著痕跡的從他的手中將自己的臉頰掙出來.

這一細微的動作,卻不經意間扯痛了景孟弦的心弦.

…………………………………………………………………………………………

推薦好友流云諾的《強取豪奪·陸少,別太猛》,:novel./a/733092/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0)——強吻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2)——這是我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