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3)——雪地里的擁抱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3)——雪地里的擁抱

"謝謝你."

他禮貌且略帶生疏的同向南道謝.

腰間一輕,向南心里微微落空.

這感覺,有些奇怪.

她笑了笑,"舉手之勞而已."

景孟弦勾了勾嘴角,"我以為你會生氣我的自作主張."

向南一甩長發,"你也知道你是自作主張啊?我還沒同意,你就把我往火坑里推."

景孟弦嘴角的笑容更開了,"最近過得好嗎?"

向南笑笑,"還不錯吧!"

景孟弦挑挑眉,自嘲道,"看來放你走是明智的選擇."

向南面露尷尬之色,"我不是那意思."

"行了,不管什麼意思,你過得不錯就好!走吧,我送你回家."

景孟弦碰了碰向南的肩膀.

向南跟上他的腳步.

"你呢?最近好嗎?"向南還是忍不住問他.

"你覺得呢?"

景孟弦不答,卻反問.

雙手兜在西服口袋里,兀自往前走.

"應該還不錯吧!呃……剛剛跟你相親的那女孩,看上去挺面善的."

向南一大步又一步跟在後面,蹦蹦跳跳著,狀似不經意般的著.

景孟弦挑了挑眉,漆黑的深潭掠過一抹黯澤,轉過身,抱胸覷著向南,"你也覺得她不錯嗎?"

向南沒料到他會突然轉身停住,一顆腦袋直接撞在景孟弦的胸膛上,有點疼.

她忙退開兩步,眨眼看著他.

'也’?

"你也覺得她不錯?"

向南摸了摸被撞的額頭,問他.

景孟弦挑挑眉,"嗯,還行!"

他轉身,繼續往前走.

向南蹙了蹙眉,跟上他的步子,嘀咕道,"你都覺得還不錯了,那干嘛讓我假扮你的女朋友啊?"

"先給她打個預防針,看看她的反應."

景孟弦得極為認真,以至于向南也相信了,她眨眨眼,錯愕的望著他,"什麼預防針啊?"

"你忘了我還有個兒子嗎?"

他偏頭問向南,一本正經道,"你覺得女孩子相親的時候,不會介意這個嗎?"

"……"

這一問,向南當真還有些啞口無了.

這話,怎麼聽來都覺得他在怨責兒子托了他的後退呢?

"照你這話來,我豈不是一輩子嫁不出去?"

向南有些怨念,嘟嘴瞪了他一眼.

"你最近有去相親嗎?"

景孟弦順著杆子往下問.

"沒有."向南如實交代,"我哪有那心!"

著又瞥了一眼景孟弦,這才道,"婚姻大事我想等陽陽的病好轉以後再."

提起陽陽,兩個人都沉默了少許時間.

前些日子,景孟弦帶了陽陽去檢查,醫生陽陽的生命已經只剩下最後半年時間,即使是現在趕忙懷孕也已經來不及了,更何況現在向南還杵在流產休養期,根本沒辦法行/房.

景孟弦偏頭,深深的盯了向南一眼,卻到底什麼都沒,"走吧."

"嗯."

景孟弦開車送向南回家,只是一路上雪下得實在有點大,到最後眼見著車快開到了,卻被雪堆攔住了去路.

"走不了了."景孟弦斂眉,查看一眼正前方,又看向向南,"前方電線杆被雪給壓斷,攔了路."

"是嗎?"

向南也探著腦袋去看,"這雪實在下得太大了點,待會你回去,開車一定心點."

聽得向南的叮囑,景孟弦眼潭熱了幾許.

"我就在這下吧."

向南著就推開車門,走了下去.

踩進厚厚的大雪里,向南冷得哆嗦了一下.

這天還真有夠冷的!

她抬眼看了看天,雪花還在瑟瑟的飄著,完全沒有要停的意思,她有些急了,敲了敲車窗,正想同景孟弦交代兩句,然而駕駛座上哪里還有他的影子.

"干嘛?"

景孟弦站在對面問向南.

熄火,關了車燈,關上車門,而後,連車都鎖上了.

"你干嘛?"

向南看著他,"你不會想走路送我回去吧?"

景孟弦皺了皺眉,"這大晚上的,下這麼大雪,我送你回去,很奇怪嗎?"

他著就將手機上的手電筒打開,踩著深雪,去牽對面的向南,"這電線杆都被壓斷了,路燈也沒開,估計你們家這會已經停電了."

他將向南的手,納入手心里.

向南五指微微一顫,連心弦也跟著抖了一下.

心髒猛然漏跳了一拍,緋染上臉頰,讓她有些不自在,卻更是依賴于這份溫暖.

"你把車停在這,待會雪下大了,可就真有可能走不了了."

向南指了指他的車,又看了看這大雪紛飛的天氣,蹙眉有些擔憂.

"走吧!還怕我今晚回不去不成."

景孟弦拉著向南的手就往前走.

雪積得實在有些深,向南才走兩步,腳下的鞋子就已經全濕了,連褲筒都濕了半截.

當然,景孟弦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皮鞋上沾著厚厚的雪,西服褲筒上也沾著雪花,卻偏偏,這樣的他,也分毫不顯狼狽,那份紳士的氣質,被他展現得恰到好處,"你跟著我後面走,踩著我的腳印."

這樣就不至于把鞋子弄濕了.

"哦,好……"

向南被他牽著,亦步亦趨的隨著他的腳步往前走.

兩個人的手心里,已經都是汗水,濕黏黏,有些滑,卻誰也沒有要松開的意思.

"啊——"

忽而,向南一聲尖叫,腳下一滑,身子失了重心,眼見著就要往地上跌去.

"心!"

景孟弦急忙伸手抱住了她.

然而,地上結冰嚴重,即使抱住了向南,但她雙腿依舊打滑得厲害,還不待他反應過來,"砰——"的一聲,兩個人就那麼狼狽的跌入了深雪中去.

好在,景孟弦在下.

向南摔在他的身上,一張臉磕在他的結實胸膛上,也疼得夠嗆,但好過磕在地上啊.

向南連忙掙紮著要爬起來,"景孟弦,你沒事吧?!"

景孟弦的手一把扣住向南的腰肢,阻止著她要離開的動作,"別動."

向南心下一緊,聽得他這麼一,完全就不敢動了,一雙水眸緊張的盯著他看,"你沒事吧?是不是傷著哪里了?不能起來了?要不要我打電/話叫120?"

"……"

太誇張了吧?

他不過只是想……多抱抱她一會而已,真的就這麼簡單!

"你先別動."

景孟弦的聲音有些沉啞,"可能傷到了大腿,你一動,就疼得厲害,先讓我緩緩."

"好,那我不動."

向南顯然當真了,身子趴在他的健軀之上,完全一動不敢動.

頭被他的大手壓著,貼在他結實的胸膛口上,能清楚的聽到他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一聲一聲'咚咚咚’的敲擊著她的耳膜,也仿佛正在擂鼓著她的心髒一般,讓她莫名心跳加速,臉蛋泛……

向南不著痕跡的喘了口氣,心的問他,"我這樣壓著你,會不會弄疼你的腿."

"不會,你不動就好."

景孟弦臉不心不跳的著.

手摁住她的腦袋,讓她更緊密的貼在自己的身上,貪婪的享受著懷里這份久違的柔.

她的身軀依舊那麼嬌軟,還透著一股熟悉的檸檬沐浴乳的香味,淡淡的,卻格外清新,融入他的鼻息里,竟讓他的下方,不自覺的就撐起了一座帳篷.

向南被他這麼親密的抱著,只覺有一股熱量從肌膚里漫出來,讓她渾身開始發燙,連帶著臉頰都燒得厲害,她喘了一口氣,試探性的問他,"還沒好嗎?要實在不行,就去醫院吧,我送你去."

"嗯哼……"

景孟弦閉著眼,哼唧的回答了她一句,答案模棱兩可的,也不知到底是好了還是沒好,反正抱著向南的手是分毫也沒松.

見他不動,向南自然不敢隨便動彈.

"你這麼睡雪地里,衣服都要濕了."

向南跟他話.

"濕了就濕了吧."

能抱著她,別是要濕衣服了,哪怕讓他脫衣服他也樂此不疲啊!

正在這時,忽而一束手電筒的光朝他們照了過來,正好打在景孟弦的臉上,因為太刺眼的緣故,他下意識的用手擋了一下.

"干什麼呢?這大雪天里的,要談戀愛,也得回家再吧?這路都被雪堵死了,再抱著睡下去,也不怕把人堆掉啊?"

話的是一位年紀四十有多的交警叔叔.

這會因為大雪,正查路呢!

向南臉上一,"警察叔叔,能不能幫我一起扶他起來啊,他摔了一跤,可能把腿給摔了."

她完,又看一眼身下臉色有些囧異的景孟弦,天真的問他,"我能起來了嗎?"

"能!"

景孟弦非常肯定的點頭.

警察才想要去攙扶景孟弦的,卻不料,他一把抱著向南就從地上站起了身來.

"呵,這不利索著嗎?姑娘你看你,被人占了便宜還在充當好人吧."

警察叔叔揶揄道.

向南瞅一眼景孟弦,見他確實利索得很,卻沒多什麼,沖多管閑事的警察叔叔笑道,"叔叔,謝謝您了,咱們先走了."

景孟弦自然而然的挽過向南就往前走.

向南掙開他,控訴道,"你騙我?"

"騙你什麼?"景孟弦眨眨眼,一臉無辜,"不相信我的腿受了傷啊?"

向南一臉審視的盯著他看.

"想讓我擼褲腿給你看看?"

景孟弦還真作勢就要把褲腿擼起來.

"唉,別了別了!"向南忙阻止他,"干什麼呢!而已,還真當真了!"

就算騙她的又怎麼樣了?她會生氣?當然不會!

被他那麼抱著,真的,其實……她真的……很喜歡!哪還有氣能生啊?

景孟弦勾著嘴角笑了笑.

"沒受傷是好事."

向南又道,"這都零下幾度了,你怎麼還只穿一條褲子呀?不穿秋褲,你不冷啊?"

一不留神,就把那套好管閑事的嘮叨功夫又展露了出來.

"我現在單身,穿什麼秋褲啊!"

"單身就可以不穿秋褲?"

向南狐疑的瞪他.

這什麼邏輯思維?誰告訴他的?

景孟弦搭上向南的肩膀往前走,一邊認真的同她講解道,"單身男人要穿秋褲,還能追到女人嗎?你想想,兩個人到濃時,把褲子一脫,結果里面還一條非常不性/感的秋褲……"他著皺了皺眉,"多煞風景,是不是?影響性/欲!"

靠!!

向南冷冷的別了他一眼,"你現在走花心大蘿蔔的路線?"

"算不上,但我得時刻為這種事准備好,對不對?沒聽張老教授嗎?門檻都快要踏破了!就像今晚這飯局似地,如果我和人家孫女看對眼了呢?不定下一秒我就帶她回家了!我這叫未雨綢繆.喂,你走那麼快干什麼?心摔倒啊!"

向南腳下的步子,走得飛快,簡直就像踏了兩個風火輪在腳下一般.

這才跟這個男人分開多久,居然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著跟女人上/床的那檔子事兒了.

男人果然都如此,來得快,去得也快!

景孟弦疾步追上向南的步子,"喂!干什麼呢,臉都拉下來了!"

"啊?我有嗎?"

向南牽強的擠出一抹笑來,"我只是太冷了,想趕著回家而已!對了,景醫生,你不是你覺得人家張菁菁挺好的嗎?干嘛又突然扯出我去冒充你的女友呢?其實你喜歡就大膽追嘛,什麼試探不試探的,你直接告訴她你有個兒子,看她能不能接受豈不是更實誠?你現在把我一扯,問題更嚴重了,對不對?"

這家伙,唬誰呢!話顛三倒四的!

"對了,你往後跟她約會,又覺人家看對眼了,再叫我去給你澄清咱倆的關系,那你就別想了!我是不可能再做這個好人的."

向南又忙不迭的補充了一句.

她了一堆話,景孟弦到最後卻是一句話也沒多講,只是抱胸看著她,一直看著,嘴角還噙著一抹若有似無的笑.

"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

向南沒來由有些氣憤.

"你別送我了,再送你的車真的就走不了了!我自己回家就可以了,沒多遠."

向南完,轉身就走.

景孟弦追著她的步子,往前走著.

大手一伸,就拉住了向南的手.

向南一愣,想要掙開他的手,卻聽得他道,"安分點,再摔倒我可真不管了!"

向南撇撇嘴,"不管就不管!"

嘴上雖是如此著的,但到底還是沒有掙開他的手去.

兩個人,就這麼肩並肩的往前走.

很久,誰都沒有開口話,到底還是向南打破了沉靜.

她抿了抿唇,似乎在醞釀著緒,隔半響,才道,"景孟弦,其實我是真希望你能幸福……"

"哦."

景孟弦隨口應了一句,"然後呢?"

"然後……"

向南咬咬唇,"然後就是希望你別跟別人玩感游戲!這不像你……"

"嗯……"

景孟弦淡幽幽的應了一句.

末了,才道,"尹向南,你你這女人,好管閑事的功力可還真一點不減當年."

確實!

向南尷尬的笑笑,"不好意思,好像總習慣了."

這之後,景孟弦真的就不話了.

向南也不知該什麼好.

到了她家樓下時,兩個人身上幾乎已經全濕透了,連頭發都被大雪落白了.

景孟弦拍了拍向南的長發,替她抖去頭上的雪片,"上去吧,趕緊洗個澡,要感冒了."

向南望著他呼出的白霧都有些發冷.

他的頭上更不比她好,同樣一片斑白,更因為他是短碎發的緣故,那雪融化之後便直接透過他根根精神的發絲,融進了他的頭皮里去.

向南于心不忍,走上前去,踮起腳尖,替他拍去他頭上的雪,"要不你先到我家里把頭發吹干吧,看著你這樣怪冷的,再走下去,我估計你頭發要結冰了."

景孟弦摸了一把自己的頭發,還真是,全濕了,甚至于誇張得已經開始凝冰了.

"方便嗎?"

他問向南.

"走吧,趕緊的,快凍死了."

向南著,已經率先跑著進了樓道去.

外頭冷得已經叫她受不住了.

景孟弦哈了口氣,也連忙奔進了樓道里.

果然,正如他預料的那般,整區都停電了.

"天啊!停電了,也不知道我媽和陽陽睡了沒."

向南蹬著腳步,摸著黑往樓上走.

景孟弦其實想提醒向南來著,都停電了,他怎麼吹頭發啊?但他到底沒.

樓道里黑壓壓的一片,就只聽得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腳步聲.

"喂!尹向南!"

倏爾,景孟弦一伸手就扯住了前面的向南.

"干嘛?"

向南被他用力一扯,身子就往牆上靠了去.

黑暗里,她瞪著他那雙閃閃發亮的眸子,見景孟弦一直不話,她皺了皺眉,又問了一句,"干嘛呀?"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2)——這是我女朋友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4)——浴室里的曖昧,替她暖個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