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6)——避/孕套的其他功能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6)——避/孕套的其他功能

晚飯後,云墨領著楊紫杉往電影院里去了.

他們看的是最新港片《掃毒》.【鏡子熱誠推薦,挺好看的!】

中途,楊紫杉沒少掉眼淚,以至于云墨沒少奚落她,"女人的眼淚就是不值錢!"

他著,一把掰過她的腦袋,就霸道的往自己肩上一擱,卻聽得楊紫杉用極細的聲音,貼在他的耳邊,扭捏道,"云墨,我……好像來那個了……"

"哪個啊?"

云墨稀里糊塗的眨眨眼,問她.

暗光里就見楊紫杉著一張臉,一臉羞窘的覷著她.

云墨一拍額頭,恍然大悟.

原來是來月/事了!

"干嘛?知道本少爺今晚打算吞了你,所以故意給我這麼一個下馬威是吧?其實沒關系,用後面也一樣!"

云墨貼近她的耳畔間,笑得浮/蕩.

"去死!!"

楊紫杉握拳想揍他.

云墨嘴角一勾,笑得更猖獗了,"行了,那我去了!"

他著起身就走.

楊紫杉連忙拉住他,"你去哪呀?真去死啊?"

"你想得倒挺美!!"

云墨伸手,惡意的將她腦袋上的發絲揉得稀巴亂,然後又一點點給她理好,"乖乖去洗手間等著我."

呃……

這會楊紫杉懂了.

他是要去給自己買衛生棉.

"謝謝."

"男朋友給女朋友買這些,不過舉手之勞而已!"

云墨瀟灑的擺擺手,就出了電影放映室.

楊紫杉便乖乖的去了洗手間門口等他.

云墨站在超市里,對著滿貨架的衛生棉,一時間竟有些手足無措.

實在的,他雖然女朋友交得多,但還真沒給她們買過這種東西,因為一般來月事的時候,他們是不會出來約會的.

"先生,要買衛生棉嗎?"

導購員姐似乎看出了云墨的難處,連忙走上前來好心的問他.

"啊,對!"

云墨點頭,神有些別扭,"能不能介紹一下,哪種比較適合年輕的女孩."

"女孩多大?"導購員姐認真的詢問著.

"十八,剛滿十八不久."

嘖嘖……

真夠嫩的!

云墨在心里唾棄了一下.

自己不一直都喜歡風萬種的嗎?像十八歲花季的女孩兒,完全不懂風花雪月,更加不解風的,他怎的突然一下就來了玩心呢?莫非自己吃膩了,想換種口味?

"就這款吧!少女系列的,全棉的,挺好用."

"哦,好!謝謝."

云墨收回了思緒來,接過導購員姐手里的衛生棉,又多拿了幾包,這才去收銀台付款.

云墨手里拿著衛生棉倒一點不別扭,邊走還邊認真的檢查著外包裝上的保質期,又專注的把明和功能全部閱讀了一遍,這才放心了下來.

"哇塞,這男人長得可真帥!!"

周邊傳來年輕的導購員姐們的議論聲.

"可不是!一看就是個新好男人.這麼細心的跟女朋友買衛生棉的,真還第一次見到,哪個不是隨手拿兩包匆匆了事的!你看他,連明都讀得好認真!!"

"就是就是!真教人羨慕啊……"

"長得又帥,身材又那麼好,連穿衣服都這麼有品味!天,他女朋友一定是拯救了全宇宙才有這麼好的運氣吧?"

對于周邊的議論聲,云墨全當沒聽到,將衛生棉往收銀台上一擱,"就這些吧!啊,對了,有沒有暖寶寶之類的東西,熱水袋也行."

"不好意思,先生,那些熱賣品都已經售完了,明天才有."

瞧瞧,瞧瞧,多貼心的男朋友啊!!

收銀台姐一邊刷條碼,一邊在心里感歎著.

云墨微微蹙了蹙眉,倒也沒做多想,又順手在收銀台邊的貨架上拿了一盒避/孕套遞給收銀台姐,"一起."

"啊,哦,好……"

收銀台姐囧.

男人啊,果然,不管什麼時候,不管來買什麼東西,都不會忘記順手選一盒避/孕套!

云墨提著衛生棉以及避/孕套回了電影院.

楊紫杉已經在那乖乖等著了,她一貫潤的臉蛋此刻微微有些泛白,秀眉擰做一團,身體似乎極為不適.

云墨忙掏了衛生棉給她,"肚子疼?"

"一點點."

楊紫杉點頭,羞澀的接過他手里的衛生棉,著臉道謝,而後飛快的閃身進了洗手間去.

云墨環顧一眼四周,也沒找到個有熱水的地方,隨手拉過一位工作人員就問,"請問這邊哪里有熱水?"

"里邊,左拐,有個飲水機."

"好的,謝謝."

云墨折身去了飲水機邊.

等楊紫杉出來的時候,忽而手里多了個透明狀的熱水袋.

袋子的形狀有些怪異,圓圓滾滾的,還被一個白色透明的塑料袋給裹著.

楊紫杉眨眨眼,瞅一眼自己手里新奇的熱水袋,又狐疑的看一眼云墨,心下一片動容,"這是什麼呀?"

"自制熱水袋!"

云墨以一副非常自豪的口吻回答著她的.

"自制熱水袋?"

楊紫杉詫異.

她將手里的'熱水袋’舉起來,仔細的觀察了幾眼,"你這拿什麼東西做的啊?不會破嗎?萬一破了怎麼辦?不會弄得我一身水吧?"

咳咳咳!!

這話,問得還挺……yin穢的!

"放心,破不了!"

這可是歐洲進口避/孕套制成的,要能破,這世上豈不得多出無數個沒爹的孩子!

"行了,別打量了,能用就行!擱腹部上,肚子就沒那麼疼了."

被她認真的打量著他的自制熱水袋,云墨還難免有些心虛.

楊紫杉聽著他的話,將'熱水袋’擱在腹部處,瞅一眼身邊的云墨,真心道,"雖然這熱水袋看上去奇奇怪怪的,不過……還是很謝謝你啦!"

云墨劍眉一飛,摟過她纖細的肩膀,得意道,"怎麼樣,知道做本少爺的女朋友有多幸福了吧?"

嘖嘖,給他點顏色就開始開染坊了.

"走了,回家."

云墨拉著她就要出電影院.

"不要!我還想看,沒看完呢!"

楊紫杉不樂意了,電影才看了一半呢!這會讓她不看了,豈不是如鯁在喉?那今晚她定要難受死.

"你不是肚子疼嗎?"云墨擔憂的覷了她一眼.

"忍忍就行啦."

楊紫杉不依.

"那不行."云墨眉頭蹙起,"別拿自己身體開玩笑."

他難得的一本正經.

末了,將自己的長風衣脫了下來,裹在楊紫杉的身上,"你真要看,我下次再陪你來就是了,今兒不許了,回家早點睡,明天還得上班呢!"

楊紫杉撇撇嘴,有些不快,"大男子主義!你管得也太多了."

云墨好笑了,捏了捏她的鼻頭道,"你別生在福中不知福,我可不是什麼女人都管這麼多!"

"你只管你女朋友,對吧?可我們倆……不是只做做戲而已嗎?"

"我只管跟我打賭的女朋友!"

云墨這得可是大實話.

平日里他還真沒什麼空閑管別人,哪怕是在任的女朋友他也放任著懶得去管.

可這丫頭就不一樣了!

看著她擰著眉頭一副痛苦的樣子,他就特別不爽,忍不住的就要去多管這份閑事,大概真的是因為她的年紀太的緣故.

"總之我不管,我要把電影看完,不然我今晚真的會睡不著!"

誰要這部電影那麼好看呢!

云墨環胸覷著她,看著她嘴兒撅起的模樣,眯了眯眼.

平日里他最討厭女孩子在他面前耍性子了,可是……天殺的,他居然覺得眼前這妞兒連耍性子都這麼可愛!

那撅起的櫻桃嘴兒,真的讓他有一種沖動……

那就是,吻上去!!

"咳咳咳——"

他干咳了幾聲,迫使著自己抽離視線去.

想到他們之間的約定,他還是把自己心里那份沖動給強壓了下來.

"真這麼想看,就去我家里看吧!我家里有個型影院,所有的電影都是同電影院同步的!你在這呆著又冷,肚子還疼.走,去我家!我給你沖杯熱牛奶,讓你躺著看!"

云墨著,就拉著楊紫杉往外走.

楊紫杉眨眨眼,實在的,被他這麼一,她還真的有些動心了,可是……

她連忙抓住他的手,身子往後欠了欠,防備的覷著他,"云墨,我不去,我不去!我媽了,大晚上的不能隨便去別的男人家."

她還當真有些急了.

云墨回頭,擰著眉,有些懊惱的沖她低吼道,"我是別的男人嗎?去我家能算隨便?"

楊紫杉一向就是乖乖孩子,她見云墨發火了,就心翼翼的嘀咕一聲,"如果是別人我還真不怕,是你……"

云墨被這話氣得吹胡子瞪眼了,"就沒見過你這麼不識好歹的女人!!"

他用指腹直戳楊紫杉的腦門,戳得她一顆腦袋不停地往後仰,往後仰……

"今兒你不去也得去!我必須得在你面前證明本少爺的清白!!像你這種毛都沒長齊的屁孩,本少爺根本還瞧不上!!再了,下面還淌著血呢,誰有性趣對你做那種事?啊?"

楊紫杉一張臉漲得通,她氣急敗壞的錘他,"你聲點,生怕別人不知道啊,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果然,周遭無數雙好奇的眼睛正往他們這頭瞅了過來.

楊紫杉恨不能找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一顆腦袋急忙縮進云墨的風衣里頭去,嘴里默默地念著咒語,"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云墨被她這副可愛的白癡模樣直接給逗笑了.

楊紫杉發現,一路從電影院出來,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她那個自制的熱水袋上,每一個人看著她手里的熱水袋都是表各異,但絕大多數都是用一種好笑的目光看著他們.

楊紫杉實在不解了.

她仰頭狐疑的眨眨眼,一臉單純的問云墨,"為什麼大家都盯著我手里的熱水袋瞧?"

這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云墨勾起嘴角,邪肆一笑.

他發現,有時候跟什麼都不懂的女生話,還是挺好玩的.

他攬了攬她的肩膀,臉不心不跳的回她道,"人家都沒見過這麼高級的熱水袋,看看也正常,新奇唄!"

"是這樣嗎?"

楊紫杉懷疑的覷著他,又轉而細致的打量了一下自己手里的熱水袋.

材質是透明的,偏黃的色澤,頂上還有一個微微突出來的水槽,尾部是用橡皮箍纏好的.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做的啊?氣球嗎?"

她實在搞不懂了,這東西她真的沒見過,"為什麼要用塑料袋裝著啊?"

她像好奇寶寶一般,把'熱水袋’擱眼前瞧了又瞧,周邊有人實在忍不住都笑出聲來了.

云墨干咳一聲,面露尷尬之色,忙將那自制暖水袋從她眼前壓下來,"行了,別瞧了!擱衣服里去."

生怕別人瞧不出這什麼東西做的呀!

"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得用塑料袋裝著呢!"楊紫杉堅持.

"里面黏呼呼的,不用塑料袋裝著,豈不得弄你手上!"他急忙同她解釋,把熱水袋藏進她的衣服里.

"這樣啊."楊紫杉蹙緊了眉頭.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她還當真沒見過呢!

她才又想發問,一抬頭就見到了云墨那張略顯尷尬的面龐,難得的,他的臉頰上竟染上了一層薄薄的緋色,這讓楊紫杉覺得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對手里的東西更加好奇起來.

"云墨,你臉都了!為什麼呀?我手里這玩意到底是什麼呀?!"

楊紫杉蹙緊了眉頭.

聲音太大,惹得周邊所有的人再次朝他們這邊看了過來.

云墨連他們之間的約定也顧不上了,拉著她的手就疾步往停車場走去,"這玩意兒是避/孕套,你再大聲點,臉都要被你丟光了!"

"什麼?"

楊紫杉聞色變,手里的'熱水袋’仿佛成了個炸彈一般,她嚇得往云墨懷里一扔,一張稚氣的臉蛋羞得通,"云墨,你這個死BT!!"

天啊!!!

她剛剛居然抱著一個灌滿著水的避/孕套在街上大剌剌的走著?還惹得行人不停地圍觀?而她居然還像個白癡一般的,不停地研究來研究去!!

媽呀!!讓她死了算了!

根本就是丟死人了!!

單純的楊紫杉一想到剛剛自己手里抱著的是避/孕套,她就覺自己的節操掉了一地,而顯然,這已經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范圍,她怒瞪著對面的云墨,眼眶發,"你這人怎麼這麼無恥啊!!"

是的!不經人事的女孩,面對這種太過色/的事,總容易覺得委屈,一委屈了就總容易酸了鼻頭,了眼眶.

而云墨也顯然被楊紫杉這反應給嚇懵了.

他猜到她會反應過激,可真沒想到她居然會哭鼻子,這種反應絕對的超乎他一個二十五歲男人的想象力!

在他看來,這不過只是一件太過尋常的事兒了,成年人都無所謂的事,可是……

天知道,站在他對面的妞兒還只是個孩子!剛成年不久的,連手都沒認真跟男人拉過,更別親嘴,或者那什麼什麼了,平日里頂多見過避/孕套的外包裝,見著時還臉頰通的要別開眼去,避/孕套的真身到底什麼樣,她還真沒瞧過,她能不激動嗎?

云墨看著楊紫杉這副模樣,一時間竟有些手足無措.

他不是沒把女孩子弄哭過,可是,因為這種事哭鼻子的,他當真還是第一次.

但好在楊紫杉不是那種特別矯柔弱的女孩,她掉了兩滴眼淚之後就沒哭了,只撅著嘴,怨念的瞪一眼云墨,打開車門一屁股就坐上了他的車里去.

云墨懸著心,這才稍稍放松了些.

他忙坐進了駕駛座里去,就聽得楊紫杉罵道,"你們男人都是流氓!!"

云墨委屈了,沒急著開車,微微偏了偏身子,手擱在方向盤上,一副准備同楊紫杉講道理的架勢,"喂!丫頭,話得憑良心啊?我怎麼流氓你了?"

"你……你把避/孕套給人家拿手上,你你是不是BT!!這還不叫耍流氓啊?"

楊紫杉一雙漂亮的櫻唇撅得更高了.

云墨單單只是看著,一顆心居然就跟著'砰砰砰’的跳個不停,他還真恨不得一俯身就把她的嘴巴給咬住.

云墨扶額,揉了揉眉心骨,"你別把嘴巴翹這麼高,難看!"

"……"

楊紫杉一雙眼眶得更厲害了,"你別轉移話題!"

"我不轉移話題."

云墨強迫著自己把視線從她的嘴上挪開來,對上她那雙水汪汪的眼睛.

要命!

他不是一向討厭能哭的女孩子嗎?這會怎的看著她一副淚眼汪汪的模樣,竟然還會覺得特別美,特別惹人憐惜呢?

云墨喘了口氣,微微調整了一下這中了邪的心態,這才認真的同她道,"我要不看你肚子疼,我能給你想個這麼BT的法子?"

"看吧!你自己都承認BT了!"楊紫杉攤攤手.

"我這是順著你的話來!"云墨瞪了她一眼,"我覺得我這想法特別有建設意義!我去超市給你買暖水袋,誰知道運氣這麼背,暖水袋斷貨了,這不恰好看見旁邊擺著避/孕套,不就順手給你拿了一盒."

他著,懊惱的把兜里的那盒剩下的避/孕套掏出來,煩躁的扔車里,"早知道你這麼不識好歹,就該讓你疼死!免了我費這麼多心!"【爭取晚上凌晨再更一章】

【鏡子的新浪微博開通了,名字:鄰鏡,有博的可以關注下哈!】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5)——愛的滋味,很幸福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7)——你是我心目中獨一無二的景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