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7)——你是我心目中獨一無二的景醫生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7)——你是我心目中獨一無二的景醫生

他著,懊惱的把兜里的那盒剩下的避/孕套掏出來,煩躁的扔車里,"早知道你這麼不識好歹,就該讓你疼死!免了我費這麼多心!"

楊紫杉一聽他這話,心里倒有些愧疚起來.

她咬了咬唇,抬起眼簾,微微覷了他一眼,半響,才道,"好啦,算了,我不跟你計較了!"

她著,嘴兒一翹,坐直了身子,"開車吧!"

嘿!她還一副寬宏大量的偉大模樣!

楊紫杉咽了口口水,似在醞釀著某種緒,又轉而偏了頭過來,"行了!我跟你道謝,謝謝你的一番好意,跟你道歉,抱歉我剛剛不明就理的責怪,可是你也要理解我,我……我到底沒見過這種東西,你們男人那思想,我一時半會的沒辦法理解."

見她這麼快就給自己道了歉,云墨一掃剛剛的脾氣,登時就樂了.

他想,覺得楊紫杉有趣其實也是有原因的,至少這妞兒不像其他女人那樣別別扭扭的,有錯就認,是個好孩子!

云墨伸手,惡意的搓了一把她的腦袋,把她柔順的發絲弄得一團糟,"行了,以後不逗你玩兒了,沒想到你這丫頭連這東西都不認識!"

楊紫杉護住自己的腦袋,"你別動不動就揉我頭發,你好煩啊!!"

云墨把車駛出停車場,聽得楊紫杉的抱怨,嘴角卻還一直掛著一抹笑.

"喂!今兒這事,是不是特別受感動?"

楊紫杉眨眨眼,而後認真的點點頭,"嗯,雖然有點BT,不過我覺得你還不錯."

"是吧?"

云墨開心的吹起了口哨,"丫頭,萬一三個月里,你真對本少爺動心了,怎麼辦啊?"

"做夢!!"

楊紫杉抱著胸,想也不想的回擊他.

"我這不是萬一嗎?"云墨又來氣了.

這女人……

怎麼就這麼不解風!!

"沒有萬一!!"楊紫杉嘴撅得更高.

"你……"云墨氣結,"白眼狼!信不信我把你扔高速公路上去!"

楊紫杉一下子就笑了,"動心了就動心了唄,還能怎麼辦?動心了就證明我輸了,輸了我就認屈,再想辦法把心掏回來就行了."

呵!掏回來,得倒挺輕松.

"要我也對你動心了呢?"

云墨又問.

楊紫杉一雙大眼瞪得如銅鈴一般,驚恐的覷著他,"你對我認真啦?"

"做夢!!"

云墨一巴掌拍在她光光的額頭上,"我的是萬一!!少給我做白日夢!還有,你那驚恐的表,算怎麼回事?"

楊紫杉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一本正經道,"萬一……萬一你對我動了心,那就是你輸了呀!你答應我的,不能再玩弄女孩子的感了!"

"我是,萬一我們都對對方動了心,怎麼辦?"

云墨無奈的覷著她.

"這樣啊……"

楊紫杉斂著眉,還當真認真的想了想,半響,得出結論,"那就在一起唄!"

云墨張大嘴看著她.

詫異于她這副理所當然的態度.

"干嘛這樣看著我,我的不對嗎?如果你也喜歡我,我也喜歡你,難道不該是在一起的嗎?不過你也別想太多,我們都了,只是萬一!但我們比誰都清楚,這個萬一是絕對不會成立的!對不對?我不可能愛上你,你也不可能會愛上我!"

這麼一,楊紫杉又弄不明白了.

既然如此,那他們現在這三個月是為了折騰什麼呢?

腦子糊塗了!

云墨扯了扯她垂落在肩頭上的發絲,嗤笑一聲,"行,要真都對對方動心了,那我們就在一起!"

【這場賭局到底誰勝誰負呢?鏡子搬個板凳兒坐等看好戲!劇透下,有的花花公子絕對的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最新章節見《添香》————————————

此刻——

景醫生褪了那白衣大褂,取而代之的則是一件深灰色的圍裙,襯衫口上還套著兩個同色系的罩.

他站在櫥台前,手里拿著一把鋒利的菜刀,正對手里的青菜下手.

動作不算太麻利,但也不顯得特別笨拙.

高大頎長的他,還穿著整潔的白襯衫,一條深色西褲包裹著筆直的雙腿,即使身上裹著圍裙,站在廚房里,卻依舊氣質翩然,優雅貴氣似一方君子.

向南站在廳里,手肘撐在大廳與開放式廚房之間的隔斷台上,癡癡的看著他,心頭忍不住有些蕩漾.

原來,男人下廚也能這麼帥!!

向南覺得,要能跟這樣的男人過一輩子一定能長命百歲的!

想想,每時每刻見到他,都在欣賞一份美景,那心自是豁然開朗,心開朗了,想不長壽怕是也難吧!

難怪常多看帥哥美女有益于身體健康,如此看來,還真有科學道理的!

"再看,哈喇子都該流台面上了!"

景孟弦戲謔的聲音從廚房里傳了出來.

是嗎?向南回神過來,趕緊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還好,沒流口水,不然還真糗大了.

向南瞪他一眼,"自戀狂!!你不在認真切菜嗎?怎的就知道我在看你啊?"

景孟弦笑起來,也不看向南,兀自低著頭在切菜,"因為我知道,有我的地方,你的視線定然沒辦法看其他的東西."

"哇……自大狂!"向南嗤他,"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信了?"

景孟弦把菜刀擱下,邁著步子就朝向南走了過來,站定在她的對面,彎身從隔斷台的下方拿了一包食鹽出來,卻沒動,雙臂撐在台面上,居高臨下的覷著向南,嘴角勾著一抹淡淡的笑,"尹向南,特別喜歡我吧?"

"……"

向南眨眨眼,"你今兒吃錯藥了?"

"你能解風點嗎?"景孟弦不滿的瞪她.

不滿的別了她一眼,轉身,就准備往里面走去,卻忽而聽得向南在身後道,"景醫生,雖然你今兒可能真錯了藥,不過……我確實特別喜歡你……"

話音才一落,就見景孟弦提著食鹽,又折身快步朝她走了回來.

向南臉一.

才想要轉身逃,就被景孟弦隔著隔斷一把將她拉了回來.

"干嘛?"

向南著臉,轉身看他.

"不干嘛."

景孟弦眉眼一飛,大手捧住她的臉頰,"就想親親你."

而後……

向南眼前一黑,紛嫩的櫻唇就被景孟弦一口給含住.

他濕熱的舌尖飛快的竄入向南的檀口中,貪婪的汲取著屬于她的每一分味道……

她的吻,于他仿佛就是一記良藥,不管何時,就總能讓他精神為之一震.

"叮——"

忽而,電梯鈴聲響了一下.

門,豁然被打開,一位穿著貴氣的婦人,擰著粉色的愛馬仕包包,就從電梯里踏了出來.

向南和景孟弦一聞鈴聲響,皆錯愕的偏頭去看.

不看還好,一看……徹底鄂住.

"媽??"

景孟弦詫異的看著門口突然出現的母親溫純煙.

溫純煙也震驚的望著眼前的這一幕.

向南被溫純煙一盯,猛然回神過來,急忙掙開景孟弦的手臂,退開了一步,"伯……伯母……"

那一刻,向南心發顫,連身子居然都不爭氣的抖得厲害.

景孟弦仿佛是感覺到了向南的害怕一般,分毫不畏懼母親的威嚴,連忙一伸手就抓住了向南顫抖中的手.

她的手,涼得有些讓他心疼.

"別叫我伯母!!你還沒那資格!!"

溫純煙一聲厲喝,冰冷的眼神如同一把鋒利的尖刀,似要將向南活活刺穿.

她冷若冰霜的走了進來,扯了扯裹在自己身上的披肩,目光落在兩人緊緊相扣的雙手上,狠狠地盯了向南一眼,宛若警告,"放了我兒子的手!!"

"媽."

景孟弦微微皺眉,更是在母親面前張狂的握緊了向南的手,"我不會放手的!你別為難我!"

"你穿著圍裙?你在做什麼?做飯??"

溫純煙不可思議的瞪著自己兒子,又怒視一眼向南,"你居然讓我兒子給你做飯?你這種下賤的女人,也配??孟弦,趕緊給我把圍裙脫了,堂堂溫家的外孫,去給一個如此卑賤的女人做飯?從何體統!!"

溫純煙的雙眼里冒出來的全是憎恨.

那種恨,幾乎是向南所不能理解的.

"媽,堂堂溫家的貴婦千金,開口就是下賤,卑賤這種詞語,您也不怕辱了您溫家的臉面?"

"你……"

溫純煙氣結,"你還胳膊肘子往外拐?這女人本就下賤!!跟她媽一個德行!!"

向南面色慘白,深吸了口氣,微微捏緊了拳頭.

其實,看在她是景孟弦的母親份上,她真的不願頂撞溫純煙的,可是,她又提到了自己的母親……

四年前,向南總不明白,為什麼溫純煙總喜歡罵她的時候就連帶著她的家人也一同罵上,而現在,她明白了!

她冷冷的勾了勾嘴角,"景夫人,你到底是恨我,還是恨我媽?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眼里清楚的寫著什麼?寫著對我媽的嫉妒!!"

"嫉妒?"溫純煙氣得臉色慘白,哈哈笑起來,"我需要嫉妒她?我嫉妒那女人什麼?我嫉妒她窮,她需要靠賣/身才能救活自己的女兒嗎?我繼續她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被我搶走嗎?哈哈哈!她有一點點是值得我去嫉妒的??"

溫純煙的話,讓向南握緊了拳頭.

尤其到,母親為了她而賣/身的事……

"不可能!!我媽絕不可能做那樣的事!!"

向南連聲音都在顫抖.

"不可能,是嗎?你回去問問你媽,當年她是不是賣/身給我丈夫,才拿了錢把你的命給救回來的!!"

向南臉色慘白如死灰.

當年她們家真的很窮,而父親更是嗜酒如命,根本對她們不予理會,那時候是母親帶著她去S市求醫,而那時候她的病花了好多好多錢,但那錢母親總是找朋友借的,後來卻也沒見她去還過,當然不是她不還,而是她確實無力償還,她們家根本沒有任何一分的閑錢,因為再然後是父親離世,若水出生……

"媽……"

景孟弦緊了緊向南的手,"我不知道你們上一輩子到底有什麼恩怨,但我知道,這輩子我就認定了這個女人,除了她,我誰也不要!!如果您真的在意您兒子的感受,就請您不要再出侮辱我未來的妻子,以及我未來的岳母娘!就當是給您兒子最後一份尊重,行嗎?"

"啪——"

溫純煙一巴掌就毫不猶豫的落在了景孟弦的臉頰上.

俊臉被打得一偏,但景孟弦依舊面無表,只是,那雙漆黑的深潭里更多了些分的執拗與堅持.

向南嚇了一跳,沒料到溫純煙竟然會出自己的兒子,"孟弦!你沒事吧?!"

她忙心疼的替他檢查他的面頰.

"我沒事,能有什麼事,老媽打兒子,下手都不會太重."

景孟弦將向南的手從自己臉上拿下來.

溫純煙眼眶都了一圈,"兒子,你從到大,你要什麼,媽就給你什麼!你你要當醫生,好!媽讓你做醫生!即使整個溫家的產業都無人繼承,媽也不忍心剝奪你的夢想!!你還媽給你的尊重不夠?我告訴你,這個女人,她休想踏進我們家一步!!我是不可能允許的!!還有,你如果不希望你爸冤死在牢獄里,你就必須得同曲語悉完婚!!我沒嚇唬你,能救你爸的人,只有曲語悉的父親曲凜!曲家人了,只要你肯娶曲語悉,他們就願意替我們家出這個面,你要不肯……"溫純煙冷笑,"你就眼睜睜的看著你父親冤死牢獄中吧!!他就當沒生過你這麼個不孝子!!"

向南驚得身子往後欠了欠.

抬頭,看一眼身邊的景孟弦.

那張剛剛還泛著五個手指印的臉頰,此刻慘白得如同一張紙,沒有了半分血色.

手,垂落,十指緊握成拳……

向南有些心疼.

她太能理解這種親和愛里做抉擇的感覺了!

太殘忍!!

胸口就像無數把刀割著一般,疼得連呼吸仿佛都是痛的!

忽而就在這一刻,向南明白了當時他提議要分手時的那種感覺了……

舍不得他為難啊!!

卻也真的,舍不得就這麼放手了……

向南捏緊他的拳頭,好緊好緊,那感覺,仿佛是唯恐下一秒他就會拋棄她了一般.

不知何時,向南突然就了眼眶.

溫純煙看出了他們這對人之間的動搖,深知要給兒子足夠的時間來考慮,她挑眉,冷冷一笑,"今晚我約了語悉一起吃飯,這麼看來,你是不會跟我一起去了!也沒關系,媽給你時間好好想想,你只要想一點就夠了,你爸是含冤入獄,沒有你和語悉的婚禮,你爸就會在牢獄里含冤而死!!而且是……槍斃!!屆時你就會明白,害死你爸的人不是這個道不明的社會,而是他的兒子,你景孟弦!!!"

溫純煙完,惡狠狠的盯了一眼向南,而後踏著七寸高跟鞋,擰著包包離開.

才一進電梯里,她便撥了通電/話出去,"給我查查尹向南!!她家里所有的親人都給我查個仔仔細細,明明白白!!"

呵!!秦蘭,當年你做夢都想著要冠以夫姓為景,現在你女兒也在做著這個白日夢!!

所以,休想!!!

這輩子,不管是你,還是你女兒,都別想著踏入他們景家來!!

她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溫純煙離開.

一時間,大廳里只剩下向南和景孟弦.

整個廳里如同被低氣壓罩著一般,太沉悶,讓人幾乎要透不過氣來.

景孟弦脫了身上的圍裙,沖向南道,"我先透口氣."

母親的話,真的如泰山壓頂般,壓在他的胸口上,讓他連喘口氣都覺得有些難.

高大的身形倚在露天陽台上,他抽出一支煙來,點燃,深吸了一口.

嫋嫋的煙圈從性/感的唇間吐出來,此刻看起來竟顯得有些落魄.

向南根本不敢走前去,她只是站在遠遠的廳里看著他的背影.

她害怕自己走太近,會不顧一切的挽留他!

所以,這個距離就好!不會讓她昏了頭去.

"這個世上,錢真的能讓鬼推磨?"

忽而,景孟弦發出一聲感歎,他又吐了口煙霧,轉而看向向南,"我爸被人冤著入獄,就因為太清廉,斷了人家致富之路,所以想把他往死里整!這世上當官不易,當個清廉的好官更是不容易……"

他將手里的煙頭狠狠地摁滅在煙灰缸里,眼潭晦暗,"曲家那點心思,我明白!無非就是想跟溫氏長期合作,倆家聯姻,往後互惠互利,我跟曲語悉就成了這商業聯姻的犧牲品!"

他折了身過來,面對向南,漆黑的深潭里有些渾濁,他冷然一笑,"這一刻,我還真有些後悔,後悔自己只是一位平凡的醫生!!醫術再精明,卻也沒辦法替含冤入獄的父親申冤!也因為沒錢沒地位,所以才會被自己的母親和曲氏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連選擇自己愛的余地都沒有!"

景孟弦自嘲的笑著,笑得向南心里滿滿都是疼惜.

向南一步朝他走過去,手臂緊緊地圈住了他的腰肢,眼眶通,搖頭道,"不是的!你一點也不平凡,你有精湛的醫術,救活了無數病患!我不許你這麼看低自己!你永遠都是我心目中獨一無二的景醫生!!我就喜歡看你穿著白大褂的模樣!我不許你這麼你自己……"

【鏡子的新浪微博開通了,名字:鄰鏡,有博的可以關注下哈!】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6)——避/孕套的其他功能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8)——曾經那段刻骨銘心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