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9)——你想吻死親夫啊?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9)——你想吻死親夫啊?

"媽,你打我吧,打打我,我心里可能會好受一些……真的對不起,對不起,媽!嗚嗚嗚……"

母女倆哭做一團,秦蘭知道向南心里的愧疚,那就像一根刺一般,紮在她的心口里,想拔掉卻有些難.

秦蘭替向南抹干眼淚,"南南,你別再走媽這條路了,這一輩子要找一個自己深愛的人,真的太難了!若水已經走了,就讓她在天堂里無憂的生活著吧!她到了天堂,自然會理解和明白你們這份愛的."

很多人以為這個世上,被愛才是一種幸福,但其實……他們不知道,愛一個人,才是真正的快樂!

那種甘願為愛付出一切的感覺,錯過了,就永遠不會再有了!

這夜,向南睡得特別不安生.

整晚整晚的在床上輾轉難免.

母親和景伯伯的故事,反反複複的在她的腦海里回蕩著,她仿佛能看見那個學生時代的母親,紮著個簡單的馬尾辮,被她的白馬王子牽在手里,在校園里游蕩……

向南深吸了口氣,有些煩悶.

她不知道孟弦會做什麼選擇,也不願去設想.

做什麼決定,都好……

都好,都會好起來的!

她只能如是安慰著自己.

………………………………最新章節見《添香》………………………………

翌日——

秦蘭坐上了去S市的大巴.

"媽,路上一定得注意安全,唉!真希望你能周末去,那咱還能陪你一起去呢!"

向南實在有些不放心母親一人出行,但她決定了的事,誰也阻止不了,而且,向南能理解她心里的那份迫切和擔憂.

"行了,你就別替我/操心了,我都活了大半輩子了,還照顧不好自己?"秦蘭緊了緊手里的提包.

向南笑笑,沖秦蘭擠擠眼,"媽你故意的吧?怕我去給你和景伯伯做電燈泡,是不是?"

"瞎!!"

秦蘭立馬臉色一變,一臉嚴肅道,"這的什麼話,你景伯伯現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你媽我當真只是去看望一下老朋友而已."

"是是是!"向南也知自己錯了話,連忙點頭,還作勢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讓你嘴笨!"

秦蘭跟著笑了起來,"行了行了,車都要開了,你趕緊下去."

"嗯!媽你到了可得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啊."向南還不放心的叮囑著,末了又道,"酒店我已經幫您定好了,地址和電/話都在您兜里,可別給忘了,到時候讓出租司機送你去!你可別舍不得那點錢啊!"

"好啦!!婆婆媽媽的,比你媽我都啰嗦."秦蘭轟她.

"好了,送親戚朋友的都下車吧!時間到了,要走了."

大巴司機也已經開始在催了.

"行了,下去吧,我到了一定第一時間給你打電/話,真的!"

"好,那我下去了."

向南這才戀戀不舍的下了車去,直到車駛離車站,向南這才舍得往公司里趕.

在捷運站里,她給景孟弦打了個電/話.

這會,景孟弦正好從手術室里出來,中午約了母親一起吃午飯.

"向南."

接起她的電/話,景孟弦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連繃緊的俊顏都下意識的柔緩了些分.

他將高大的身子懶懶的倚在衣櫃的櫃門上,單手脫著身上的無菌服,每一個動作里都是一份閑散的優雅,"怎麼了?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不是上午很忙的嗎?"

他著,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臨近十一點半.

向南笑笑,"忙完了."

她在捷運站的休息椅上坐了下來,頭靠在身後的牆壁上,嘴角咧開一抹笑,"就算再忙,我也會想你呀,想你,自然就要給你打電/話啦!"

她一顆腦袋,貼在牆壁上,不停地來回搖晃厮磨著.

這些話的時候,那語氣,簡直就是理所當然,分毫的羞澀都沒有.

景孟弦聽得她毫不掩飾的著這些動的話語,忍不住笑出聲來.

"今天怎麼啦?突然就這麼不矜持了,沒吃錯藥吧?"

他一邊戲謔的著,一邊把身上的無菌服扔在回收桶里.

"嘿!你這人怎麼話的!我能吃錯什麼藥?春/藥啊?"

向南眼球一瞪,完這句話的時候,一偏頭,結果……就見無數雙眼睛朝她這頭看了過去.

咳咳咳!!

頓時,羞得臉蛋通.

而後,就聽得那頭景孟弦猖狂的笑聲傳了過來.

"你笑什麼笑?"向南沒好氣的吼他.

"咳咳咳——"景孟弦在電/話假裝干咳了幾聲,忍住了笑後才問她,"你在哪里?需要我立馬飛奔過去做你的解藥嗎?"

"呸!"

向南也跟著笑了起來,"景醫生,你知道我剛剛干嘛去了嗎?"

"嗯?干嘛了?"

景孟弦抓過頭上的帽子,順手丟進回收桶里.

向南擺正一下坐姿,頓了頓,張了張嘴,又醞釀了一下緒,想,又還是沒能出口來,又稍微想了想,最後干脆道,"算了,不跟你賣關子了,我剛剛送我媽去S市見你爸去了."

果然,電/話里有好幾秒的安靜.

其實,那一刻,向南以為景孟弦會生氣的,才組織好了語想要替自己和母親解釋的,卻聽得那頭的人很平靜的問道,"秦姨還喜歡我爸嗎?"

"呃……"

向南一愣,隔半響,才點了點頭,"我想,是的."

景孟弦在更衣室里的長椅上坐了下來,認真的問她道,"你不生氣?"

"我為什麼要生氣呢?"向南抓了抓後腦.

"秦姨愛我爸,就等于不愛你父親,你不為你父親抱不平嗎?"

向南握著電/話歎了口氣,"這個世上真的有太多不得已的愛了!不是我們這些旁觀者能參與的!"

她轉而又把昨夜母親和他父親之間的愛故事又再次同他敘了一遍,但向南聰明的把他們分手的那個橋段給省略了.

故事結束,景孟弦在電/話那頭沉默了良久.

半響……

"我不會走上我父親的那條路."景孟弦做陳詞總結.

他到,就做到!!

向南一怔,心里頓時五味雜陳.

"孟弦……"

她喃喃著喊他,鼻頭微酸,"孟弦……"

"嗯,我在."

景孟弦的聲音,有些低沉.

"嗯,我知道你在,我就喊喊你,我想你……"

"你在哪,我過去找你."

聽到她兩個'我想你’之後,再沉靜的心都變得有些迫不及待起來,他穿上白大褂,疾步從手術室里走了出來.

"你來找我干嘛呀?我在捷運站,正准備往公司里去呢!你不上班啦?"

"中午休息了,你在哪個捷運站?到站口來等我,我接你去公司.不過,中午確實不能陪你一起吃午飯,中午我約了我媽,我必須得非常認真的同她談談我們之間的事!所以,今天的午飯,特別重要."

向南笑起來,起身,乖乖的往站口走,"我在黃花崗C出口,2號線的轉站,你快來吧!"

"馬上到!"

景孟弦飛奔進辦公室的更衣室,將手機貼在耳畔間,歪著腦袋,用脖子和手臂夾著,一邊同向南講電/話,一邊脫白大褂,"你別站在風口上等,在電梯下面等我,我到了那自然找得到你."

"好.放心,我才不是傻瓜呢,這麼冷得天,我不會站風口上的!"

"那就好,我現在准備過來了!"

"嗯,等你!"

掛了電/話,向南捧著手機,看著那漸漸暗下的屏幕,心里卻是滿滿的清甜,嘴角的笑容咧得更開.

生活的每一天,因為有他在,所以一天比一天更開心……

半個時不到的時間,景孟弦頎長的身影便出現在了向南眼前.

他穿著一席長長的黑色風衣,脖子上裹著一條厚重的深色圍巾,雙手兜在風衣口袋里,踩著電梯,迫不及待的從上面走了下來.

風,拂過他的俊顏,吹動他短短的發絲,卻也撩撥到了向南的心弦.

最後,他的雙腿停駐在向南對面.

向南的視線,一瞬不瞬的落在他身上,看得有些癡然.

這男人,當真是完美到無懈可擊!向南覺得他是自己見過的最美的美男子!當然,這絕對不排除人眼里出西施的原因.

周邊傳來女生們的熱議聲,"哇,帥哥帥哥!!"

"好酷啊!!身材可真好……"

"長得也更是沒話!天啊!那是她女朋友嗎?哎呀,也不怎麼樣嗎?"

哼!!

向南沒好氣的瞪了她們一眼,不怎樣又怎樣!帥哥就喜歡本姐這樣的!!

景孟弦似乎對于女孩子們的探討早已習以為常,不予理會,也根本不等向南反應過來,他大手一把捏住向南的下巴,抬起來,一俯身,低頭就吻住了向南的唇.

"唔唔……"

向南起初還有些不名所以.

嘖嘖!!這大庭廣眾之下的,居然如此傷風敗俗!

但一想到,剛剛那群女孩兒們還對著她的男人各種YY,她頓時嫉妒心四起,掂起腳,一把抱住景孟弦的後腦勺,將這一記吻,壓得更緊,親得更深入.

舌尖粗魯的在他的檀口里攪了又攪,仿佛是在宣示著自己對他的所有權一般.

景孟弦到底還是忍不住笑場了,他將向南從自己懷里拉出來,把自己的嘴成功的至向南粗魯的攻擊中挽救回來,大手托住她的腦袋,往後拉了拉,挑眉道,"你干嘛呢!想吻死親夫啊?"

"……"

呸!!

向南唾棄他,一把扯過他風衣里的白色襯衫,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重重的在他的領口上印了一個吻.

登時,一抹色的印記就在他襯衫領口上顯現了出來.

還好!剛剛那一吻還不至于把她的唇膏都親沒了!看來這唇膏質量還不錯!

向南滿意的點了點頭,沖旁邊花癡的女孩兒們挑釁的挑挑眉,這才美哉美哉的挽過了景孟弦的手腕.

景孟弦低頭,扯了扯自己襯衫領口,看著那淺色的唇印,他好笑的眯了眼,唾棄她,"幼稚."

向南才不理會他的鄙夷,挽著他的手,囂張的領著她的男神,在眾女們嫉妒的目光中,大搖大擺的離開.

"景醫生,你可得這麼讓我囂張一輩子!!不能長大肚子,不能禿頭,也不能佝背!就讓我一輩子這麼囂張下去……"

向南挽著他的手,大步往前走,邊走邊,末了,又一本正經的仰頭沖他道,"景醫生,我唯一可以在人前囂張的地方,就是找了個你這麼優秀的男人了"

景孟弦彎眉笑起來,一雙迷人的眼底如若綴滿著繁星,燦爛得有些耀眼,他伸手,寵溺的揉了揉向南的頭發,"那我保證,讓你就這麼一輩子囂張下去!"

"好啊!!"

向南開心的把整顆腦袋都埋進了他的懷里.

景醫生,那我們就好,一輩子就這麼走下去吧……

走到人生的盡頭,我們也不要分開,好不好?

——————————————最新章節見《添香》——————————————

西式餐廳內——

景孟弦坐在餐桌前,對面,溫純煙正襟危坐著,臉色極為難看,目光一直凝在兒子襯衫領口的那抹色唇印之上.

"從何體統!!"她怒斥一句.

景孟弦挑眉,無謂的笑笑,"媽,這是我們年輕人的樂趣."

"呵!年輕人的樂趣?欺負你媽我老了是吧?這是什麼樂趣?我看是惡趣味還差不多!!一個正經女孩會留下這麼惡心的東西在男人身上?"溫純煙的眼底全都是鄙夷和輕蔑.

景孟弦聞色變,俊逸的面龐沉下幾分,"媽,向南是個很正經的女孩."

他端起身前的咖啡杯,淡淡的抿了一口,抬眼看向自己的母親,"而且,你兒子還非這個正經女孩不娶!"

"你……"

溫純煙將手里的刀叉憤怒的擱下,"你想氣死你媽,是不是?還是,你真想做這個不孝子,放任著你父親在監獄里呆著,明明有法子救他出來,也不救!!"

景孟弦皺了皺眉,將手里的咖啡杯擱下,看向自己的母親,臉上依舊是淡淡的神,仿佛沒有太多的漣漪,"媽,救我爸的方法只有一個?還是您只告訴了我一個,您只采用了一個?你兒子我雖然不在官場和商場里摸爬打滾,但最起碼的手段我還懂,既然曲氏能救我父親,那我相信,能救他的絕不止曲氏!您又何必拿這個來要挾您兒子呢?"

"你……你少給我自作聰明!!"

溫純煙面色發白,"我不管你怎麼想,總之,你必須娶曲語悉!!也只能娶她!!你想讓尹向南嫁進我們曲家來?少白日做夢!!"

景孟弦抬了抬眼,依舊不疾不徐,"在您眼里,您的兒子不是兒子,而是一件商品,是嗎?他這一輩子幸福不幸福,與都您無關,您在意的無非是你們溫氏能做多大,能做到多強?"

景孟弦冷笑,掀了掀唇,"媽,真不好意思,您在意的恰恰都是我所不關心的,您不在意的,卻是我非常想要擁有的!句難聽的話,我不想讓自己的婚姻生活像你和父親一樣,冷漠的處一輩子!!那樣的人生,對我一點意義都沒有!!"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落在了景孟弦的臉上,登時,餐廳里所有的人都朝他們看了過去.

景孟弦依舊沒有動怒,只拿過一旁的濕巾,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媽,操控了我父親的人生就已經足夠釀成大錯了,如今還想掌控您兒子的人生!何必呢?再這麼下去,您身邊每一個你愛的人,都會因為你這可怕的控制欲,而得不到一丁點,一分毫的幸福!!"

他完,起了身來,"媽,你慢慢吃吧,我……飽了."

景孟弦半鞠躬後就預備離開.

"坐下!!"

溫純煙的臉色已經白得有些駭人,手擱在桌面上篡得很緊很緊,"兒子,你知道,只要你媽我想摧毀的東西,你根本……連保護的能力都沒有!!"

景孟弦心里'咯噔’一下,他皺眉,回頭看向自己一臉絕的母親,捏了捏拳,"媽,你相信我,你敢毀她,包括她的家人,那麼……你往後也就再也沒有我這個兒子!!"

"你要挾我?"

溫純煙一拍桌子,站起了身來,沖他吼道,"我才是你媽!!!"

"她是我孩子的媽!!"

景孟弦的眼底已經布滿血絲,"如果您還有一點憐憫之心,就放過您兒子,讓他自*的喘口氣,行嗎??"

"呵!!行,翅膀硬了,誰也管不住了,是嗎?孩子的媽??如果我的調查沒出錯的話,那孩子的壽命,怕也熬不到明年了吧?"

溫純煙殘忍的話,直戳景孟弦的心髒.

他多想提醒自己的母親,那個可憐的孩子可是她的親孫子!!可是……

她連兒子都不在乎,還在乎什麼孫子呢?

拳頭捏緊,到最後,到底什麼話都沒,轉身,就出了餐廳去,卻聽得溫純煙在他的身後喊,"我告訴你,我絕對不可能讓那種女人踏進我們景家半步!!這個婚,你不結也得結,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你別以為你媽會害你,我這都是為了你好!!"

景孟弦腳下的步子,越走越急……

直到坐進車里,他的喘息還有些重,胸口強烈的起伏著,那里如若堵著塊石頭一般,又悶又疼.

"sh/it——"

最後他煩躁的一拳砸在方向盤上,大喊了一聲,當作發泄,眼底早已布滿腥的血絲.

推薦好友流云諾的《強取豪奪·陸少,別太猛》,:novel./a/733092/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8)——曾經那段刻骨銘心的愛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20)——這是,我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