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20)——這是,我的男人!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20)——這是,我的男人!

由于上次的避/孕套風波,最後楊紫杉到底沒再隨云墨回他的家里去,以至于那部電影,至今還沒看完.

所以,這日倆人又再次坐進了電影院里.

前半段是楊紫杉已經看過了的,加上今兒又在手術室里站了一整天,這會子看著那些熟悉的畫面就覺有些困了.

迷迷糊糊的撐了好一會兒,到最後到底還是忍不住睡了過去.

云墨才剛想偏過頭問她喝不喝飲料的,卻見她就坐在那里像雞啄米一般,一顆腦袋不停地往前栽,云墨看著這副可愛的畫面,嘴角忍不住漾開一抹淺淺的笑.

"真睡著了?"

他拍了拍她的後腦勺,動作很輕.

腦袋又栽了下去,然而彈起來.

"真睡了?"

云墨撥開她的長發,把頭探了下去,去看她的臉……

忽而,腦袋砸下來,云墨就感覺自己的薄唇一軟.

就那麼巧巧的,她的那張櫻桃口,直直栽在了他的唇瓣上!

那一刻,云墨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加速……

借著電影的光線,他瞪大眼望著眼前放大的面孔,感受著唇瓣上那份柔柔的觸感,然而卻還來不及等他品味到這份滋味的時候,那顆腦袋居然又再次彈了回去,然而,繼續睡.

云墨怔怔然的望著楊紫杉稚嫩的睡顏,頭,停在原處,依舊一動不動.

心,突突突的跳動著,強而有力,仿佛隨時都有可能從心髒里蹦出來.

薄薄的緋,染上云墨的臉頰……

他竟然會覺得,臉?!!

為什麼?

這可當真不是他的初吻,為什麼他會臉?為什麼還會緊張到如此地步?

云墨看著她那張稚氣的臉蛋,長長的羽睫耷拉下來,蒙上一層薄薄的陰影,卷翹的弧度,透著俏皮,尤其可愛!撲撲的臉蛋,白里透,嫩嫩的肌膚如若能掐出水來,惹得云墨恨不能伸手去捏一把,最後,視線落在她晶瑩剔透的潤唇之上……

那水嫩嫩的感覺,他剛剛根本還沒品嘗夠!!

嘴兒微微翹起,仿佛是在等待著被人采掘一般,云墨單單只是看著,就恨不能湊上前去,一親芳澤,把剛剛那點不夠,補回來.

忽而,就見楊紫杉的腦袋又再次朝他點了下來.

其實,他完全可以躲的……

可是,他沒有!

嘴角勾勒起一抹玩味的笑,就那麼定在那里,承接著她落下來的吻.

雙唇相觸,柔軟的觸感從唇間漫開,她清馨的味道殘留在自己的唇瓣上,好香……

腦袋再次抬起來,離開他的唇瓣,而後又再次回落下來,吻上他的唇瓣.

云墨饜足的勾了勾嘴角.

這可是你自己吻的我,可不算我違規.

楊紫杉的腦袋才一抬起,忽而就睜開了眼來,她瞠目,惺忪的看著眼前的云墨,"電影看到哪里了?"

云墨回神過來,抬起頭,拿過手里的飲料,吸了幾口,用此來掩飾自己的心虛,"懶蟲!再睡,電影都要被你睡過去了."

完,又把飲料擱了回去.

楊紫杉也沒注意,拿起手邊的飲料就吸,臉頰上染上了層層緋色,幸好電影院里夠暗,才替她好好的掩飾了過去.

其實,她是被唇上那軟軟的觸感給驚醒過來的,可是,是自己一不心就親了他,這……算不算她違約啊?她不用給他做一個月的早餐吧?

楊紫杉如此一想,就越發心虛起來,更是不敢跟他提剛剛那個吻的事兒,只能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只是,心髒跳動得頻率讓她有種虛脫的感覺……

"咚咚咚——"一下一下,飛速的撞擊著她的胸口,她都懷疑,如不是電影的聲音夠大,可能旁邊的男人就能聽得一清二楚了.

如此一響,她的臉頰得更厲害了.

這可是她的初吻啊!!她怎麼都沒料到,自己的初吻居然就這麼稀里糊塗的給奉獻了出去!

紫杉還在想著這個無厘頭之吻的時候,就覺身邊那束目光正一直盯著自己看,看得她有些毛骨悚然了,她這才拗不過,偏頭,故作鎮定的問他,"干嘛,看我干什麼?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楊紫杉摸了摸自己滾燙的臉頰.

才發現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手里的飲料上.

"干嘛?"

她還是不甚理解.

云墨指了指紫杉手里的飲料,又指了指自己,"我的!"

"……"

楊紫杉看了看自己眼前那已經被她咬得癟癟的吸管,臉頰瞬間滾燙,卻依舊繼續強裝鎮定,將手里的飲料放回去,拿起自己左手邊另外一杯,繼續吸,再吸……

云墨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睇一眼那被楊紫杉咬得已經干干癟癟的吸管,他乍乍舌,忍不住湊近她,戲弄她道,"你知不知道,經過心理學家的認證,愛咬吸管的女人……"

他到這里,故意頓了頓,搖了搖自己手里的飲料,嘴角的笑意更深,"這種女人,一向性/欲很強!!"

"呸!!"

楊紫杉差點就將整杯飲料都砸在了云墨那張色迷迷的臉上,"色/狼!你才性/欲重呢!你全家都性/欲重!"

楊紫杉的話音才一落,周邊所有的人都將目光朝他們轉移過來.

云墨窘,"你這丫頭,話怎麼這麼沒分寸,這麼大聲,生怕別人不知道咱們在做什麼勾當?"

他的聲音壓得極低,嘴角抽搐著.

一張好看的臉,都要被這女人給丟盡了!

"……"

楊紫杉才窘.

"我們沒做什麼勾當,你……真要被你氣死了!"

這家伙,得好像他們剛剛還真就在這做了一場什麼壞事兒一般!

楊紫杉嘴巴一撅,不理他了!

嘴巴這麼壞!!

見她翹著嘴巴的那可愛模樣,云墨的心就覺更好了,拿起手里的飲料,滿足的吸了幾口.

吸管上仿佛還殘留著她的味道,清清甜甜的,讓他居然還有些流連忘返,想到剛剛那兩個蜻蜓點水似得吻,心又更好了些分.

楊紫杉偷偷在暗光里覷了他一眼,見他毫不忌諱的喝著她剛剛喝過的飲料,忽而胸口那顆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髒竟然又開始飛速跳動了起來.

她怕云墨發現自己在觀察他,又連忙別開了眼去.

本就滾燙的臉頰,一下子更了.

她垂下了頭去,猛吸手里的飲料,激動的緒再也沒辦法平靜下來,直到後來,電影的最後到底了些什麼,重新再看過一遍的她還是……一點也沒整明白.

她只知道,今晚,他們倆間接激吻了!!

她還知道,今天……他們真的接吻了!!

電影完畢,楊紫杉是被云墨拉著從里面走出來的,她手里依舊還捧著那杯已經被她喝光光的飲料.

"我想去一趟洗手間!"

楊紫杉完,也不等云墨多做反應就直接遁了.

云墨看著她逃逸般離開的背影,嘴角忍不住揚得更高.

楊紫杉站在鏡前吸氣呼氣,又拿清水在自己面頰上洗了又洗,這才稍微將臉頰上的暈褪去了些分,一切看上去正常之後,她這才折身出了洗手間來.

路過櫃台的時候,她又順手買了一杯不加冰的可樂,就往門口尋去.

遠遠的,就見云墨站在門口,頭,微低著,正在耐心的等著她.

短碎的劉海散下來,陰掩著他的額際,給他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暗影.

他的五官絕對可謂是上上乘的,但他不似中國的正統帥哥的味道,倒還有幾分韓國風,典型的迷人丹鳳眼,眼角微揚,即便只是一個眨眼,就是一記撩人的眉眼飛出,鼻梁高蜓,鼻頭精致得有些清秀,嘴唇薄而性/感,但即便他的五官偏魅,卻整個人的氣質又分毫不覺得妖嬈,邪氣里透著獨屬于男人的剛毅風采.

楊紫杉看得有些出神,才想要走過去的時候,卻忽而見幾個背著書包的女生們扭扭捏捏的朝他走了過去,只是那一張張的臉上明明還寫著害羞和歡喜.

楊紫杉腳下的步子微微頓了頓.

好像有好戲看了!

她玩味的挑挑眉,揶揄的睇著那邊的他們.

"哥哥,能不能……給我們你的手機號碼啊?"

女孩們眨巴著花癡的大眼兒,一臉期待的看著云墨.

云墨抬眸看了她們一眼,又掃向她們身後背著的書包.

中學生?

他挑挑眉,紳士一笑,"高中生?"

"嗯,高三啦!"

女孩們連連點頭.

云墨舔了舔唇,敢現在的高中生都已經主動到這般地步了?

"哥哥,你的手機號碼是多少啊!"

女孩兒們見他不話,又繼續不恥下問.

云墨才要接話,就見到了正朝他們這邊走了過來的楊紫杉.

"拿筆寫給你們吧!"

云墨讓姑娘們把紙和筆拿出來.

楊紫杉站定在他們面前.

看著云墨拿著筆在紙上飛舞著,她深深吸了口手里的可樂,莫名的就覺得心頭有些堵得慌.

她別了一眼身前的花癡妹們,問了一句,"干嘛的呀?"

看看!不帶稱謂,不帶禮貌語的,一聽,火藥味兒十足.

女孩們這才注意到身邊的楊紫杉,"呃……我們就找哥哥要個手機號.哥哥,你寫好了嗎?"

哥哥?這個稱呼……

楊紫杉只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眼眸掃向云墨,就見他笑得花枝招展的,不得了!

"嗯."

云墨笑著把紙遞給女孩.

紙上一串電/話號碼,楊紫杉也沒興趣去看,就聽得女孩兒們不識時務的問云墨,"哥哥,她誰啊?不是你的女朋友嗎?"

楊紫杉又吸了口手里的可樂,直直的瞪著那群討厭的女孩.

是不是女朋友,也輪不上她們來問吧?她還沒問她們是誰呢!見過女孩兒這麼高調找別人男朋友要手機號碼的嗎?

"你干嘛這麼瞪著我們呀?"

女孩兒們被楊紫杉這麼瞪著,似乎還有些生氣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吃醋的緣故,反正就是不爽了,"我們又沒做什麼,只是找哥哥要了個手機號碼而已,至于這樣子嗎?"

楊紫杉被她們這群妞兒一吼,頓時心里就更加不暢快了.

她翻了記白眼,將嘴里被她咬得癟癟的吸管吐出來,一雙大眼瞬間瞪得如銅鈴般大,沖女孩兒們吼道,"別一口一個哥哥的,你們叫得不惡心,我聽得都反胃了!!誰是你們哥哥了?當演韓劇呢!偶吧偶吧?就算是偶吧也輪不上你們來叫!!你們管我男人要手機號碼,我就不開心了!!他是我男人,你們喜歡的這副皮囊,也是我楊紫杉的!!想追他?你們也得先問問本姑娘願不願意讓你們追!!"

楊紫杉一把扯住旁邊還在悶著頭賊笑的壞蛋,沖對面囂張的女孩兒們高調的宣布自己的擁有權.

結果,話一完,女孩兒們笑得更猖獗了,"切!要是哥哥真那麼喜歡你,會把他的手機號碼給我們嗎?你別逗了!"

女孩兒們一句話就把楊紫杉打回了原型.

她剛剛那所有的氣焰一下子就蔫了,此時此刻,真恨不能狠狠地揣云墨一腳,這種漲威風的關鍵時刻,丫居然在拖她後腿!!

女孩們見楊紫杉吃癟,心更好了,也更確信眼前這哥哥很好拿下了,"哥哥,我把電/話給你打過去,你把我的號碼記下來."

楊紫杉又開始猛灌飲料.

拒絕!!拒絕!!

她心里在不停地呐喊著.

云墨笑笑,"你用紙條寫給我吧,我手機沒電,已經關機了."

他作勢還拿出自己的手機來,在大伙兒面前揚了揚,果然關機了.

靠!!

楊紫杉在心里忍不住痛罵了一句,這個沒節操的男人!!果然,只要有女人黏上來,不管是什麼,哪怕只是幾個可憐的高中生,他都不會拒絕!!

惡俗!!垃圾!!

奇葩中的戰斗葩!!

那群女孩們可高興壞了,趕忙寫了一串數字就遞給了云墨,挑釁的瞪了一眼楊紫杉後,這才滿意的離開.

云墨居然還把號碼收進了兜里?!

楊紫杉看著他的動作,扯唇,鄙夷的笑了笑,那笑有些冷.

夠惡心的!!

"走吧!"

云墨心一副大好的樣子,摟著楊紫杉就要出電影院去.

楊紫杉的心顯然早已經被這場風波鬧得差到了極致,她不悅的拍掉腰肢上的大手,突然都覺得身邊的男人有些惡心起來,一想到自己剛剛還被他的嘴唇碰到過就更覺髒兮兮的.

她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唇,用得是很大很大的氣力,轉而才冷漠的看向云墨.

而云墨,也用一種審度的目光,狐疑的看著她.

"我自己打車回去!"

楊紫杉的臉色一直不太好看.

她著,就往前走去,手兒不停地招著想攔輛車下來.

但苦于這是鬧區,加上天氣又比較冷的緣故,出租車早在她前方就被人給攔截了下來.

"鬧脾氣啦?"

云墨還不怕死的探著腦袋問她.

楊紫杉不予理會,皺著眉頭,搖著手只顧攔車.

云墨轉身到她前方站著,"喂!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子特別像吃醋!嘖嘖,嘴巴再撅高一點,都能掛水壺了."

"吃醋?你在搞笑嗎?"

楊紫杉看著云墨那副幸災樂禍的臭模樣,心里就更來氣,冷冷的扯了扯嘴角,"我會為了你這種人吃醋?你別搞笑了好不好?"

"我這種人?"

云墨皺了皺眉,"我是怎樣的人?"

"花花公子!!見到女人就像蝴蝶見了花一樣,迫不及待的就黏了過去!"

云墨一張好看的俊臉上有些分隱忍,他拉過楊紫杉,居高臨下的問她道,"你剛見我黏著誰了?你可別搞錯了,那是她們見了我這朵花主動貼過來的!!"

楊紫杉一聽云墨這話,她心里頓時就更來氣了!!

"是是是!!是我弄錯了,是她們主動貼你的,你只是出于紳士和禮貌,理所當然的把聯系方式告訴她們,給她們向你獻殷勤的機會!!你對,你都對!!你一點錯都沒有!!照你這話來,往後只要是個男的來找我要電/話號碼,我都得給他們,約我吃飯,我都得答應,約我看電影,我自然不能拒絕,約我上/床,我是不是還得把衣服八光,把被子捂暖了,等著他們啊!!!"

"你敢!!"

云墨一張俊臉瞬間陰沉了下來.

楊紫杉生硬的扯了扯嘴角,冷涼一笑,"我是不敢!我自認做不到你這樣放蕩不羈!我也沒你這麼沒節操!我會懂得拒絕,我有我做人處事,交朋友的原則!!如果我真那樣做了,我跟你就是同類人了!那樣,我也會瞧不起我自己的!!"

她完,不再理會云墨,拎著包包就往前走.

云墨一伸手就把她給拉了回來,另一只手將她整個身子圈住,不讓她有分毫的動彈,"還敢沒吃醋,我都聞到醋味了,這麼濃烈,蒙誰呢!"

聽著她這番數落的話,云墨的心就莫名好到一塌糊塗.

見他居然還有臉笑,楊紫杉就差把包砸在他臉上了,"誰要吃醋誰吃去!放開我!!你別拉著我!!"

云墨不僅沒放,還驀地一把撈住楊紫杉那不安分的後腦勺……

繼而,一記狂狷的吻,就朝她的唇瓣,霸道的落了下去.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19)——你想吻死親夫啊?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21)——他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