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22)——你真的結婚了?【救治陽陽】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22)——你真的結婚了?【救治陽陽】

"你找我?"

低迷的嗓音,沒有半分溫度的響起.

他的氣質依舊優雅,尊貴,卻較于從前,少了那份親切,多出來的是冷漠,是冰寒.

向南微怔了半秒.

望著眼前高大的魅影,薄薄的霧氣,瞬間模糊了整個眼球.

"我要個理由."

向南的唇瓣,一翕一合,破碎的從唇間溢出來.

眼淚,潸然而下.

垂落在側身的兩只手因疼而篡緊,"景孟弦,給我個理由!!我要理由……"

向南的緒徹底失控,歇斯底里的模樣,讓人心口發疼.

景孟弦卻依舊只是淡漠的注視著她,末了,點了只煙,兀自抽了幾口,白色的煙霧將他清冷的俊顏籠罩,給他迷人的五官蒙上了一層諱莫,"我結婚了,理由有很多,你要聽哪個?"

向南對于他的解釋,在腦海里演繹過千百種,例如,他是為了孩子,例如,他是為了父親,再例如,他是迫于無奈……

可從來沒想過,他居然會用這種態度,對她出這樣一句話來!!

向南一怔,胸口頓覺有些呼吸困難……

泛的眼眶中閃過一抹明顯的受傷,喉嚨啞得幾乎快要發不出聲來.

很久……

她搖頭.

算了,其實走到這一步,真的,什麼理由都不重要了!!

"謝謝你救了我們的兒子."

向南強忍著眼眶里肆意的眼淚,不讓它們流出來.

完,繞過他預備離開,卻到底還是定住了腳步,沒有回頭,忍不住問了他一句……

"你,真的……結婚了嗎?"

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向南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聲音抖得像風中的落葉……

連心也搖搖欲墜的,仿佛隨時會從心房里脫落出來.

"嗯."

沉悶的回答,沒有半分的掩飾,亦沒有任何的猶豫,回答得那麼肯定!!

"嘭——"的一聲,仿佛有個炸彈,在向南的腦子里轟然炸開,讓她有那麼一瞬間的,思緒空白.

纖瘦的身子,搖晃了一下,好在她扶住了身邊的桌子.

她唇瓣掀了掀,還想驕傲的祝他新婚快樂的,卻發現話到唇邊,卻什麼都不出來.

只有不爭氣的眼淚,悄無聲息的往外湧……

向南連忙伸手,倉皇的將眼淚拭干,這才邁步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出去.

只是,一出辦公室,呼吸到那新鮮的空氣,向南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緒,失聲痛哭起來.

腦海里,全然都是他剛剛那張冷峻的魅容……

心,像被錐子戳著一般,一下又一下,每一次都鑽入她心底最深處,刺骨的疼,噬血的痛!!

向南出了辦公室,仿佛是將整間辦公室的空氣都抽走了一般,讓景孟弦一時間壓抑得有些呼吸困難.

劍眉深斂,漆黑的眼潭閃過幾許渾濁,他捏著煙頭的手指發緊,又抽了幾口手里的煙後,這才將煙頭狠狠地摁滅在了煙灰缸里.

戴亦楓皺眉,"為什麼要這麼對她?"

景孟弦淡漠的抬了抬眼皮,神色已然恢複了起初的清冷,但他到底什麼都沒多,"陽陽就交給你了,謝謝."

完,轉身便出了戴亦楓的辦公室去.

當景孟弦的身影出現在腦外科辦公室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沸騰了.

"老二!!"

云墨一馬當先的奔過去,抱住景孟弦,"我以為你再也不會回來了!!"

"景老師……"

楊紫杉一見景孟弦回來,一下子喜極而泣,"你終于回來了,嗚嗚嗚……我以為你不要我了!你不知道,領導都已經把我轉到蔡醫生門下去了."

"轉我門下不好啊?瞧你,至于哭鼻子嗎?"蔡凜也圍了上來,一拳頭砸在景孟弦的肩膀上,"老二,能回來就好!你不知道,你這幾天沒在,傷了多少女護士們的心."

"可不是,你不在的這段日子,向南姐每天往這跑……"

楊紫杉完這句話,試探性的看一眼景孟弦,見他臉色不太好,又連忙噤了聲.

云墨也見老二神色不對,忙摟過自己女人的肩膀,賠笑道,"老二,別在意,丫頭口無遮攔."

景孟弦挑眉,笑了笑,"你們倆關系什麼時候好成這樣了?"

他仿佛對楊紫杉剛剛的那句話,充耳不聞一般.

云墨搔頭,"行了,你就別取笑咱們了!快,你到底什麼時候歸隊啊?"

"就是就是!"

大家都一臉期盼的看著他.

景孟弦掃了眾人一眼,而後,搖了搖頭,"我不會回來了."

"什麼?"

"老二,你認真的?"云墨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嗯!"

景孟弦的手,兜在口袋里,食指有意無意的撫過里面金屬材質的打火機,看向眾人,"今天我是來向大家道別的,以後……有緣再見!"

他完,也不等所有人回答,轉身,出了辦公室去.

"老二!!"

有人在後面喊他.

很大聲,卻聽入他的耳底,只覺有些飄渺……

"景醫生!!"

"景醫生……"

"景醫生…………"

景孟弦不知道,這個稱呼,往後是不是還有機會同他掛鉤,或許,這一輩子,他與這三個字,從此就絕緣了!!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辦公室里所有的人都黯然神傷,楊紫杉更是歪在云墨懷里,忍不住抽泣了起來.

他們知道,這一走,或許……他們真的要再見面,就難了!!

都,下次見,下次見,可是……下一次到底是何時?會不會下一次再見,就是,再也不見?!

云墨想到這些,倏爾就了眼去.

他居然不爭氣的,淌下了男兒淚!

老二,我們腦外科永遠都等你回來!!

即使你走了,但景醫生永遠都在!!

——————————————最新章節見《添香》——————————————

無疑,陽陽的移植手術,對于向南而簡直就是一場人生的最大,最可怕的戰役.

手術定在一周之後進行,而這一個星期陽陽必須開始吃排毒餐,所有的實物都必須經過高溫消毒之後方才能入腹.

向南每天就領著陽陽到不同的科室會診,直到確認陽陽除了血液之外,並無其他病症之後,方才能給他安排手術.

每天排隊掛號,排隊會診,讓向南忙得不可開交,可她喜歡這種抽不開身的感覺.

這樣多好,忙起來她就可以忘記所有的傷和痛,也能忘記那個男人!

即使,很多時候,她一抬頭就能見到那張熟悉的身影……

他總會陪著他們候在某個不起眼的角落里,不停地抽煙,一支接著一支,卻也從不走近他們.

而向南也權當看不見了,只是,要做到真的視而不見,見而不覺,多難……

陽陽終于被送入了無菌移植艙里去.

所有的家人一律不許進去陪同,就連平日要吃得飯菜都必須交由護士,護士消毒之後放才能送入移植艙里去.

向南特別希望自己能進去陪著兒子打贏這場戰役,但她知道,這一關,只能他一個人走!

陽陽在移植艙里呆了三天,三天後,移植手術才算正式進行.

在移植骨髓之前,陽陽必須要經過一場超大劑量的化療.

一聽'化療’二字,向南整個人差點崩塌.

她知道這是陽陽戰勝惡魔的必經之路,可是,即使如此,她還是心疼得要命,但她又不能什麼,只能一個人偷偷躲在角落里哭.

是,她心疼她的寶貝,她沒辦法再看著他一次又一次的面對這樣的痛苦,他真的還那麼……

她永遠都忘不掉寶寶在經過化療之後,那種殘忍的折磨,她真的甯願把這些所有的痛苦全部傾注在她的身上,她只求,她的寶貝能健康平安.

"別哭了."

腳步聲在她的身後響起,最終,落在她的身邊.

景孟弦伸出手,遞了張紙巾給她,"這是每一個移植的病患都必須經曆的治療過程."

向南抬頭看他一眼.

他還是他,那麼冷魅迷人,卻在他深沉的雙目間,見不到了從前的景孟弦.

他褪了從前的那份溫柔……

他變了!!

向南伸手接過,忍住淚水,抽噎了一聲,"謝謝."

"應該的."

他非常禮貌.

但,越是如此,就越發讓向南,心痛不已.

"謝謝你們願意救我兒子."

景孟弦漆黑的眼潭有微微的閃爍.

半響,他啞聲糾正她的話,"我們的兒子."

一句話,卻讓向南頓時了眼眶.

她忽而像是想起了什麼,起了身來,有些驚慌的看著景孟弦,手指下意識的揪住他的臂彎,"孟弦,你們……你們會不會跟我搶孩子?"

向南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她渾身抖得厲害,眼底全都是恐慌的淚水,"不會的,對不對?我求你,求求你們,不要把陽陽從我身邊帶走!你幫我勸勸你媽,讓她別帶走我的孩子……嗚嗚嗚……"

如果,他們把陽陽都從她的身邊掠奪了的話,那麼,她這一輩子真的就可謂生無所戀了.

她想,她一定會活不下去的!沒了陽陽,活著一定不會比死了還好過的!

"不會!!"

景孟弦答得斬釘截鐵,他的手覆上向南那還隱隱顫抖著的手,仿佛是要給她幾分安心,"我向你保證,我們不會跟你搶陽陽!!我不會,我媽,也不會!!以後,我們誰也不會再介入你的生活,相信我!!"

向南聽完他如此肯定的話,本該高興的不是嗎?

可是……

那句'我們誰也不會再介入你的生活’,就像一把尖刀,一劃,就將她的心髒拉開了個血口……

疼得她,瑟縮了一下,最後,只能呆呆的點頭,任由眼淚肆意.

十天……

整整十天的化療,幾乎要了陽陽的命.

家伙每天都在不停地嘔吐,吐了又吃,吃了又吐,那感覺仿佛是要把他的五髒六腑都吐盡了一般.

向南在一旁看得直抹眼淚.

她始終不明白,老天爺怎麼舍得如此來折磨一個這麼可愛的不點……

她在心里一次次的告訴自己,沒關系,走了這一遭之後就好了,永遠都好了.

雖然,她心里比誰都清楚,對于骨髓移植而,這不過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

化療結束後,醫生們將曲語悉分離後的干細胞輸入至陽陽體內,而後便是靜待他們'生根發芽’.

移植手術的整個過程仿佛在這里已經徹底結束了,但都誰知道之後,往後的這十幾天其實才是最關鍵的.

陽陽依舊還住在無菌移植艙里,醫生時刻都在觀察著陽陽的血象況,但值得慶幸的是,家伙沒有產生任何的排異現象,新的干細胞也慢慢在他的身體里生根發芽,開始制造出新的血液,血象逐漸上升,日趨穩定,直到一個月之後,陽陽順利出倉.

這一個月里,向南幾乎把所有能拜的神明全都拜過了一遍.

她跪在家里供的神佛前,雙手合十,眼淚肆意,不停地給佛像跪拜.

其實她向來沒有宗教信仰的,但是陽陽的病好轉過去,她願意相信一切美好的事物……

有信仰,有期待,有希望……

世界仿佛一下子就變得清明了!!

向南提著午餐去醫院,一路上心特別好,見著每一位醫生護士,向南都會熱的同他們一一打招呼.

向南推開陽陽的病房門時,愣住.

就見景孟弦坐在病床上,陪著陽陽在同他講白雪公主的故事.

她眼眶一濕,差點溢出淚水來……

她記得,他不是只長征軍的故事嗎?什麼時候也開始樂意講這些幼稚的故事了?

向南不忍心去打擾他們父子的相處,因為她比誰都清楚,這樣的時光于他們而也是一種奢侈.

她悄悄的退離出去,坐在門口的休息椅上靜靜的等著,也安靜的聽著.

"最後白雪公主和王子從此以後就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景孟弦做故事最後的總結.

陽陽一顆腦袋貪戀的歪在他的懷里,明亮的大眼一眨一眨的,"爸爸,以後我們一家人也會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吧?"

他奶聲奶語的問著景孟弦.

景孟弦撫了撫家伙光溜溜的腦袋,"你和媽媽都會過上幸福的生活……"

"那爸爸呢?"

家伙抬起頭看向景孟弦,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卻有些可憐,"爸爸你不跟我們一起幸福了嗎?"

景孟弦替陽陽壓好被子,似乎想了很久,才搖了搖頭,"不知道."

幸福……

如此這兩個字,離他太遙遠.

他根本,連想都不敢想!

"爸爸是不是要離開我和向南?"

向來敏感的家伙,仿佛也感覺到了些許的苗頭.

外頭,向南的眼眶已經不由濕了一圈,但她強忍著,不讓自己哭出來.

"不會."

景孟弦這句話回答得非常肯定,"不管你和媽媽走到哪里,爸爸都會一直看著你們,爸爸再也不會讓你們受到一丁點的傷害!!"

這就是他,僅剩的人生里,最後的目標!!

"爸爸,謝謝你!!"

家伙埋在他的懷里,真心的道謝,"媽媽,我的命是曲阿姨救的,所以她讓我跟你一聲,讓你替我同曲阿姨也聲謝謝."

"好."

景孟弦的喉嚨有些干啞.

向南擔心手里的飯菜會冷掉,最後到底還是推門進去了.

"向南……"

陽陽一見向南,就開心極了.

向南看一眼景孟弦,揚唇笑了笑,又看向陽陽,"來,寶貝,該吃飯了."

"我來喂吧."

景孟弦順手要接過向南手里的飯盒.

"好……"

向南怔愣了一下,將手里的飯遞給了景孟弦.

景孟弦像個熟練的父親一般,開始一口一口,非常細心的給陽陽喂飯.

病房里,一家三口的景象,像極了一家人,但他們……卻不是家人!

這個男人,已然有了他自己的家室.

向南看著他認真的模樣,心頭微苦.

倒了杯熱水,放在陽陽的床頭,看了他一眼,才道,"本來我想當面跟曲姐聲謝謝的,但我覺得……可能我不太適合與她見面,所以……麻煩你代我跟她道聲謝,謝謝她願意幫陽陽一把,當然,也謝謝你!我知道,不是你,她也不一定會出手救陽陽的,你們倆都是我們母子倆最大的恩人……謝謝你們!"

"父親救兒子,天經地義!"

景孟弦的聲音淡淡的,"我不太喜歡你'謝謝’這個詞語,以後不要再跟我了."

向南聽聞這話,笑了笑,也不再多什麼了.

………………………………

向南想,他許是為了兒子,才與曲語悉完婚的吧!

可是,他為何偏要對她如此冷淡呢?是因為有了家室,所以不能再對她像從前那般了吧?

其實,她可以理解的.

可是,理解歸理解,痛卻還是痛了……

原諒她,不是聖人,做不到那種若無其事與云淡風輕.

景孟弦,在這個雨雪交加的季節里……

尹向南,在想你!!

【鏡子的新浪微博開通了,名字:鄰鏡,有博的可以關注下哈!】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21)——他結婚了!     下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23)——舍不得孩子他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