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24)——我告你強/奸  
   
我們只是想愛一場(24)——我告你強/奸

"唔唔——"

楊紫杉起初還在掙紮,雙手下意識的抵住他的胸口,然而一摸到他胸口那結實的肌肉,伴著那滾燙的觸感,便讓紫杉如同觸到了烙鐵一般,連忙縮回了手去.

感覺她的羞澀,云墨卻更是變本加厲的一攬她的細腰,將她更加親密的摟進自己懷里,不留分毫細縫.

不知真的是因為他的吻技太高,還是她太初經人事,紫杉覺得自己快要被融化在這纏綿的深吻里,到最後連抗拒的力氣居然也使不上來,只能任由著他的唇齒在自己的唇瓣之上,流連噬吮……

一吻結束,幾乎是半個時之後了.

紫杉艱難的喘了幾口氣,臉頰緋似誘/人的水蜜桃,仿佛一咬變成含出一口蜜汁來.

云墨捏著她的下顎,忍不住在她粉的頰腮上含了一口.

"真甜……"

楊紫杉被他一調/戲,臉頰登時熱到發燙,忙伸手去推開他,"你快放開我!"

云墨抓住她的手,讓她停留在自己的胸口上,凝著她害羞的模樣,心大好,嘴角浮起一彎迷人的笑,"怎麼來這麼早啊?想我?"

"自戀狂!"

楊紫杉眼眸躲閃著,根本不敢與他直視.

她就不明白,這麼讓人害羞的話,他怎麼就能問得這麼直接呢?

看著她這副害羞的模樣,云墨'嗤’的一聲笑出聲來,"行了,不逗你玩了,你乖乖去那邊等我一會,我沖個澡出來陪你,很快."

他忍不住伸手輕輕捏了捏她如蜜桃般的臉蛋,"阿嵐!"

"少爺."

"帶楊姐去庭院的溫泉池邊坐坐,我馬上就來."

"是!少爺."

叫阿嵐的女傭沖楊紫杉笑笑,"楊姐,請跟我來."

"啊,等等……"

楊紫杉只覺有些尷尬,"等一下,我還想跟你們家少爺兩句話."

"好的."

阿嵐識趣的退了出去.

云墨挑眉,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怎麼了?"

"你們家……"

楊紫杉有些郁悶了,撓了撓頭,"你們家原來這麼土豪啊?我以為你跟咱們一樣呢,到頭來,原來你跟景老師才是一路人."

云墨抱胸看著她,"土豪不好嗎?"

"你看向南姐過得好嗎?"

提到向南,楊紫杉的眼神不由黯淡了下來.

"我們家跟老二家里不一樣!他們家死觀念了,我老爸老媽可就不一樣了,在他們倆老眼里,只要我帶回來的別是個男人,他們怎樣都樂意!"

楊紫杉一下子就被他逗笑了,"你得也未免太誇張了些."

"好了,跟阿嵐去吧!我馬上過來找你."

"好……"

楊紫杉乖乖跟著阿嵐出了健身廳,繞過廊道,往庭院里邊走去.

她才在溫泉池邊坐了下來,阿嵐就端了兩杯新鮮果汁過來,"姐,請用."

"阿嵐,你直接叫我紫杉吧,謝謝."

楊紫杉接過她手里的果汁.

"好的,紫杉姐."

"……"楊紫杉囧.

"這是專程為紫杉姐准備的泳裝,如果您無聊,可以在溫泉池里泡一泡,您放心,這里的溫泉池都是自然形成的,而池里也加入了醫師們專門調配的藥草,有益于身體健康的."

阿嵐將一套泳裝和一條白色的長浴巾擱在楊紫杉的跟前.

"謝謝."

紫杉道謝,只覺頭皮有些發麻.

敢云墨約自己來是來泡溫泉的?還泳裝?這家伙到底抱著什麼心態?

紫杉把泳裝拿出來看了一眼,還好,她長松了口氣,泳裝也沒她設想的那麼露骨.

粉色的上衣,是一件短短露肚臍的背心裝,肩膀兩側還帶著兩圈白色的蕾絲邊,而裙子也是同樣配套的粉色蕾絲短裙,裙子里邊有個防狼四角短褲,這倒讓楊紫杉心里松懈了幾分.

還好這男人沒給她准備個什麼三點式比基尼,看來也沒自己想象當中的那麼惡劣!

"紫杉姐,趕緊去換裝吧."

阿嵐催促楊紫杉.

"可是……"楊紫杉為難的看著阿嵐,"可是,我不是來泡溫泉的."

"紫杉姐,我們少爺您平日里工作比較忙碌,讓您在這就當度假一般,這溫泉池中的藥草也是少爺特意找醫師給您調配的,是有駐顏和緩解疲勞的功效,您這要是不喜歡的話……"阿嵐的臉上有些許的難為之色,"我們做下人的可能就不太好交差了,您看這……能不能請紫杉姐稍微幫個忙呢?"

"好吧."

紫杉也不想難為了她們,只好拿過泳裝起了身來,"更衣室在哪邊呢?"

"就在對面,左邊是女更衣室.紫杉姐,這邊走."

"好的,謝謝!"

紫杉拿過泳裝和浴巾就往更衣室里去了.

Yes!!

阿嵐忙掏出手機,飛快的撥了一通遠洋電/話出去,"夫人,紫杉姐這邊已經搞定!好的,好的.少爺那邊鐵定沒問題!"

阿嵐才一掛上電,話,就見他們家的少爺,裹著一席白色長浴袍從廊道里風姿卓越的走了出來,顯然是剛沖完浴,連頭發都還濕漉漉的沒有弄干,發絲慵懶的耷著,少了平日里的那份精神,卻妖魅得讓阿嵐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少爺!"

"楊姐呢?"

云墨四處觀望了一眼,沒見她的身影.

"紫杉姐想泡泡溫泉,所以我給她准備了一套泳裝,這會已經進更衣室去了."

"泡溫泉?"

云墨挑挑眉,眼眸掃向阿嵐,轉而在躺椅上悠閑的躺了下來,"誰的注意?"

他一眼就看出了貓膩來.

阿嵐干干一笑,"老夫人."

云墨嘴角抽了兩抽,"敢他們倆出國是去旅游的?閑得荒!既然這麼清閑,怎的不一飛機就直接飛回來呢!"

"少爺,夫人是想飛回來的,可是……她這不是怕把她未來兒媳婦給嚇到嘛,這不,不敢回,只敢偷偷給咱們打電/話,夫人也是疼您……"

云墨嘴角抽得更厲害了,他擺擺手,"行了,你們告訴我媽,她不是什麼未來兒媳婦,她兒子我這十年都不可能會結婚的!"

阿嵐咂舌,"這話要告訴夫人還不直接被少爺你氣死!"

"好了好了,你們都下去吧!有事我會叫你們的."云墨不耐煩的擺擺手.

"是,少爺."

阿嵐退出了庭院.

而這會,楊紫杉也正好換了泳裝,披著浴巾從更衣室里走了出來.

云墨望著款款朝自己走近的楊紫杉,視線一直落在她修長白希的雙腿之上,眸光瞬間炙熱了些分.

楊紫杉能感覺到他的視線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右腳有些羞澀的在自己左腳上蹭了蹭,"云墨,你好奇怪,你約人家來你家里泡溫泉?"

云墨走近她,如實道,"這可真不是我的主意."

末了,他又將她細致的打量了一番,點點頭,"你穿這套泳裝還不錯,雖然不是特別性/感,不過跟你可愛的氣質還挺搭的."

見他還一副評頭論足的模樣,楊紫杉就更加害羞了,忙拿浴巾把自己周身都裹緊,"不是你的主意?阿嵐你還讓……"

"是我媽!我媽特意打來遠洋電/話,要讓她的未來兒媳婦放松放松,泡泡溫泉有益于身體健康!"

云墨勾著嘴角壞笑.

"啊?"楊紫杉囧,"那……那我還是去把衣服換回來吧!"

他媽……好奇怪哦!

"不用了!"

云墨一把扯住了她,"換都換了,就干脆泡泡唄!"

他著,一邊去松浴袍的腰帶,直到露出那精壯結實的胸膛.

楊紫杉瞠目結舌的看著他,而後不等她反應過來,整個人便已經被云墨打橫抱起,往溫泉池中走了去.

紫杉的手,下意識的勾住他的脖子,許是因為溫泉池里霧氣太重的緣故,以至于讓她的視線看起來都有些飄渺,而他那張迷人的俊顏在朦朧的霧氣中越顯邪魅.

"我們這樣,會不會太奇怪了?"

她著臉,忍不住低聲問云墨.

"有嗎?"

云墨邪惡的勾了勾嘴角,"赤/身裸/體的,還真像那麼回事……"

"你別亂講話!"

楊紫杉臉頰通,掙紮著就要從他的懷里出來,云墨倒也沒使力,就將她送入了水中去.

一感覺到那溫柔的泉水拂在自己肌膚之上,楊紫杉心里所有的防備也仿佛在這一瞬間消失殆盡.

"好舒服啊……"

她整個人變得輕松起來.

輕飄飄的浮在水里,一種不出的釋然,讓她渾身的肌膚都得到了放松.

"云墨,你每天都會泡溫泉嗎?"

楊紫杉問身邊閉著眼,仰躺在水中享受著的云墨.

"當然不會,適當而已."

楊紫杉感歎,"你們有錢人過得日子可真奢侈啊!難怪大家都想跟土豪交朋友!"

她著,在溫泉池中游了一個圈,爽朗的笑了笑,"云墨,你我們就算三個月過去,咱們也還算朋友,還是同事吧?往後要咱還想泡溫泉了,能不能來你這蹭蹭啊?"

"這麼喜歡啊?"云墨好笑的睨著她.

"還不錯啊!"楊紫杉肯定的點點頭,"你看,免費的對不對?關鍵是比那些溫泉酒店的乾淨啊!這多舒服……"

云墨一個蝶泳就朝楊紫杉直逼而去,在水里一把抱住了她的嬌身,俊臉貼近她微微泛的臉蛋,居高臨下的問她道,"那你就沒想過干脆做這里的女主人?"

"啊?"楊紫杉被他這麼一問,嚇了一跳,手慌忙去推開他,"你什麼呢!"

"喂!你想啊,你要來這泡溫泉,如果被我現任女朋友看到了,我怎麼解釋?告訴她你是我朋友?同事?還是什麼?"云墨抓住她的手,一本正經的同她探討著這個問題.

"那你有女朋友我自然就不來了."楊紫杉低頭回答他的話.

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他往後可能會有新女朋友的時候,心里就莫名的有些難受.

這感覺,會不會太奇怪了?

云墨仿佛是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緒,蔥白的手指一挑,勾起她的下巴,犀利的眼神攫住她的眸子,"黯然傷神的樣子是因為舍不得我?還是舍不得我有新女朋友?"

"都不是."

楊紫杉一口否決,"我也沒黯然傷神,你想多啦!"

"嘴硬."

云墨嗤她.

下一瞬,一低頭,就含住了她撅起的唇,摟著她,順著水,就往溫泉池邊游了過去.

云墨一邊吻著她,一邊將她桎梏于池中石椅上,讓她坐在上面,享受著他的深吻.

隨著親吻越來越深,云墨的喘息也越來越粗重……

而他摟在紫杉腰間的手更是開始經不住誘/惑便往她粉色的泳裝里探了過去,起初楊紫杉被他吻得意亂迷的,還沒發現什麼,忽而感覺到胸口一燙時,她才猛然回神過來.

重喘了幾口氣,眼底一層迷離的薄霧,可憐兮兮的瞅著云墨,手下意識的去抓他的大手,"別……別這樣……"

云墨不依他,另一只手抓過她阻撓的手,而那只肆掠的大手根本沒有要收回來的意思.

他眼潭灼熱的凝住楊紫杉,唇瓣落在她的唇之上,繼而是她敏感的耳垂,"我想要……"

沙啞的聲音,拂在紫杉的耳際間,讓她渾身忍不住顫抖起來.

"給我!"

云墨的聲音,越漸低沉.

滿滿都是/欲的味道,仿佛壓都壓不住.

他的下身,緊緊地抵住紫杉嬌嫩的雙腿,不留分毫細縫,"它真的快不行了……"

他真的好久都沒碰過女人了!

而此時此刻的她,無疑是讓他所有的忍耐,崩潰絕提.

"不……不行……"

紫杉掙紮,抗議,"我媽媽……唔唔唔——"

話還未來的及完,卻已然被他的吻全部吞沒.

而下一瞬,只聽得"嘶——"的一聲,下裙居然就在水里被云墨粗暴的撕成兩開.

底/褲飛快的被他褪去,紫杉嫩白的雙腿被他輕而易舉的分開.

"別這樣,云墨!!不要——"

楊紫杉抗議,一張臉蛋一陣白一陣,最後,終于忍不住晶瑩的眼淚'啪嗒啪嗒’就從眼眶中湧了出來.

"不要!!別讓我恨——啊——————"

最後一個'你’字,還來不及完,卻倏爾只覺身下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痛楚……

一股巨大的灼熱粗暴的擠進了她的身體中去,疼得她渾身痙/攣,豆大的眼淚一滴一滴從眼眶中劃落而出.

"混蛋……混蛋!!!"

楊紫杉不停地捶打著云墨的肩膀,咬著唇,痛哭出聲,"疼,疼……嗚嗚嗚……"

云墨抱著她,傾入她身體的巨大亦不敢亂動,只是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額上一顆顆的汗水滾落而出,讓他渾身燥熱難耐.

"別哭……"

他心的替她一一吻去她臉上的淚水,"我答應你,會很心.不過,第一次……都會有點疼."

"嗚嗚嗚——"

顯然,'第一次’三個字,又一次觸到了楊紫杉的傷心之處.

云墨無奈,笑哄著她,"別哭了,對不起!你打我好了."

他一邊道歉,而腰間的動作,卻也在一邊進行著.

雖然很輕,然因為是初經人事的紫杉,卻感覺他像一把鋸子一把割著她,疼得她渾身直顫.

"疼,疼!!"

她抗議,雙拳不停地捶打在他的胸口,"云墨,我要告你!!你……你這根本就是……強/殲!"

"好,你告我.只要你舍得讓我坐牢,我一定伏法."

"……"

見過臉皮有比這家伙還厚的人嗎?

楊紫杉氣急,錘了他好久,到最後,一發狠心,張口,狠狠地在他的肩頭上咬了一口.

結果,換來的卻是云墨越漸凶猛的進攻.

"啊……"

"唔唔……別這樣……"

"云墨,云墨,我求你了……嗚嗚嗚……"

楊紫杉躲在他懷里,哭成了淚人兒.

云墨連著要了她近半個時,卻依舊沒完事,看著她哭花的臉蛋,他心里有些受傷,"讓你跟我做/愛,真的有這麼痛苦嗎?"

"痛死了!!"

楊紫杉還在掉眼淚.

怎麼沒人告訴過她,原來做這種事居然可以痛成這樣.

"只痛,不苦."

云墨總結.

他似乎對這個答案非常滿意,忍不住熱的在她可愛的唇之上吻了又吻,含了又含,"待會就不疼了……"

"我媽女孩子的第一次要留給自己的丈夫……"

楊紫杉還在不停地抹眼淚.

云墨肆意的笑起來,"如果將來我真成了你的老公呢?"

楊紫杉紛嫩的臉頰上染上了兩團霞.

腦袋羞澀埋進他的懷里,任由著他繼續在自己身上馳騁……

而那抹痛意,仿佛也在逐漸消失,漸漸的,繼而被一種道不明的塊感所取代.

那種感覺……

楊紫杉不知道該要用什麼樣的詞語來形容,也仿佛找不出適當的詞語,她只知道,好害羞,好心動……

那一刻,她仿佛才更加確定,自己是……他云墨的女人了!!

云墨在水里,換了三個姿勢,持續了整整一個時,才在她的身體里釋放……

其實,她的身體好緊好嫩,他好多次就忍不住想要發泄出來卻又舍不得,不得不承認,他喜歡她身體的味道,甚至誇張到才剛結束便已經按捺不住的想要第二次,第三次……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23)——舍不得孩子他爸     下篇:四年後——他的出現,溫暖了我半個失溫的世界【重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