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他的出現,溫暖了我半個失溫的世界【重薦】  
   
四年後——他的出現,溫暖了我半個失溫的世界【重薦】

云墨在水里,換了三個姿勢,持續了整整一個時,才在她的身體里釋放……

其實,她的身體好緊好嫩,他好多次就忍不住想要發泄出來卻又舍不得,不得不承認,他喜歡她身體的味道,甚至誇張到才剛結束便已經按捺不住的想要第二次,第三次……

對于他們關系忽而發展成這樣,楊紫杉其實是有些始料未及的.

但除卻害怕,她似乎也沒有特別排斥,至少……還不算太討厭吧?

虛軟無力的她,被云墨抱著躺會了躺椅上,yi絲不gua的她,只用浴巾擋著.

楊紫杉羞得有些無地自容,"我們剛剛那樣,會不會被阿嵐她們看到啊?"

"她們不敢看!"云墨非常篤定.

"……"

楊紫杉囧.

她們真的是不敢看,還是羞于看啊?她干脆找個洞把自己埋起來算了!!

晚上,吃過飯,云墨才送楊紫杉回家.

他依著楊紫杉的意思,只送到了區門口不遠的街道路口處.

"就沒見過你這麼怕爸媽的孩子!"

云墨一邊著,一邊給紫杉解安全帶.

"我爸媽要知道我早戀,非揍我不可……"

其實,她是想,如果爸媽知道她這麼早就和男人那啥了,鐵定會拿雞毛撣子揍她的.

云墨寵溺的替她順了順發絲,低著聲線,曖昧的問她道,"那兒呢?還疼嗎?"

楊紫杉臉頰緋,咬著唇不答話,推開車門就要下車去.

"喂……"

云墨仿佛還有些不舍得.

一伸手,拉住了她的臂彎,"要真疼的話就自己敷點藥."

"知道啦!!"

楊紫杉故意裝作有些不耐煩了,拂開他的手,"你趕緊走吧."

云墨沒急著走,"知道今兒是什麼日子嗎?"

"不知道."楊紫杉搖頭,仿佛對于今天到底什麼日子她一點興趣都沒有,她現在唯一的思緒還在父母親知道那事兒之後會如何看待她.

一想到這些,她就覺頭皮發麻,郁結的沖云墨擺擺手,"我進去了,明天見."

"好,明天見!"

………………

翌日——

楊紫杉拎著精心准備的雙人份早餐往神外科大樓走去.

"哇!紫杉,這麼早來上班呢!"

"是啊!睡不著,所以就早些來了."

一路上遇到護士,同她熱的打招呼.

昨日她還當真是整夜未眠.

原諒她不過只是個初經人事的女孩,一個吻便足以讓她失眠整夜了,更何況還是那種事,而且又在那樣勁爆的況下發生,總之,昨夜她是翻來覆去的在床上滾了一整晚,想了一整晚,又數了一整夜的羊,到最後凌晨五點了,她還是沒有任何要入眠的痕跡,于是干脆爬起來給云墨准備早餐了.

雖是一整夜沒睡,不過她的精神頭還是格外好的,而且,心也不錯.

她哼著曲兒,往大樓里走去.

途徑一樓花園的時候,在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時,鄂住.

腳下的步子,也隨之頓了下來.

花園的長椅上,就見一男一女,正背對著她坐在那里.

即使看不見男人那張臉,但單憑背影,紫杉也能一眼就認出他來.

除了云墨,又還會是誰呢?

而他的身邊,還親昵的依著個漂亮的女孩,女孩殷勤的給他喂了一口餃子,而云墨也沒拒絕,一口就吞了下去.

楊紫杉站在背後,默默地看著,可愛的秀眉忍不住微微攏了攏.

見女孩又笑著給他喂了口早餐,紫杉忍不住低頭看了看自己手里精心為那個男人准備的早點,一下子蹙起的秀眉斂得更厲害了.

"好吃嗎?"

那女孩甜甜的笑著,問云墨.

不得不,笑容真的很美,連女人看著都覺得美膩了!

"你專程為我做的?"云墨雙臂癱在椅背上,貼近身邊的女孩,兩個人的距離順便變得有些曖昧.

"嗯."

那女孩嬌羞的點點頭,一臉羞澀的問他,"你喜歡嗎?"

"我都吃完了,你覺得我喜歡不喜歡?"

云墨笑得邪魅,痞痞的模樣,像個十足的花花大少.

盯著她的眼眸也灼熱得仿佛能灼出個洞來.

那話,其實明人一聽就知道,他喜歡的不單單只是她的早餐,而是,她的人!

楊紫杉看一眼自己手里的早餐,頓時心髒仿佛被酸水浸泡過一般,酸酸漲漲的,特別不是滋味.

昨兒他們倆不是才……

她咬了咬下唇,難道,昨天溫泉池里的一切不過只是一唱的夢境?

她到底還是拎著早餐朝他們走了過去.

"早."

她站在云墨面前,巧笑嫣然的同他打招呼.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抹笑容背後,是一份怎樣的酸楚.

云墨見到楊紫杉似乎愣了半秒,而後挑眉笑了笑,"今天怎麼到的這麼早?"

"不介紹一下?"

楊紫杉指了指他身邊的佳人.

"正要給你們介紹呢!"

云墨著,一伸手就攬過身邊女孩的肩膀.

楊紫杉看著,微微皺了皺眉.

"這個,秦雨,我女朋友."

他得理所當然,且,毫不隱瞞.

"這個,我同事,楊紫杉."

他也同樣,介紹得,坦坦然.

同事,兩個字敲在楊紫杉的心口上,讓她有片刻的恍然.

她瞠目,一直瞪著對面的云墨.

那眼神仿佛是要將他活生生的瞪出一個洞來.

"紫杉,你好."

那女孩仿佛一聽云墨這樣介紹,更加嬌羞了,一張臉燒得通,她忙主動的起身同紫杉打招呼,"以後還請多關照."

楊紫杉木訥的偏頭,看著女孩嘴角那抹美豔的笑,有那麼一刻的,神呆滯,好久都沒抽回思緒來.

忽而,她一愣,驀地想起三個月前,兩個人的賭約.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

似乎,真的,到今天……已經,結束了!!

難怪昨兒他送自己回來的時候,問她還記不記得昨天是什麼日子!原來如此!!

'如果我愛上了你楊紫杉,就算你贏了!那麼從此以後我決不亂玩男女關系.’

'如果我們都相互愛上了對方,那麼,我們就在一起了!’

而如今……

答案已經很明確了!

是她,楊紫杉輸了.

她爽快一笑,握住對面女孩的手,不卑不亢,"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也讓她,再一次的認識到了花花公子云墨.

她轉而又看向對面的云墨,嘴角一抹若有似無的笑,一甩頭,瀟灑從容的離開.

身影走近廊道里,依舊見她滿面陽光的笑著,同每一位經過她的醫生和護士們熱的打著招呼.

云墨望著她離開的背影,忍不住微微蹙緊了眉頭.

他以為見到自己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時候,她至少還會有那麼一丁點的表示不開心吧?可沒想到這女人居然笑得比他還燦爛,敢自己找新女朋友對她一點傷害都沒有!比他云墨還瀟灑倜儻呢!好樣兒的!也省了他心里那抹愧疚和不安了!

好在他一早料定這女人不會當回事兒,所以他這才急不可耐的泡了個新妞!本還猶豫來著,現在一看那女人的反應就直接能做出決定了!自己要再猶豫,這場賭約就輸了!!

俗不知,楊紫杉拎著自己的早餐進了食堂,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角落里的餐桌上,一邊啃著自己精心准備的二人份早餐,一邊在心里把云墨罵了個狗血淋頭,末了,一抹臉蛋,才發現居然不爭氣的濕了一片.

但她的眼淚,矜貴得很,過了也就沒了.

而她的感,也跟她的眼淚一般,矜貴得不容任何人踐踏!!即使她再難過,再在乎,她也會裝得若無其事.

楊紫杉,你有什麼好受傷的呢?一開始不就清楚這不過只是一場游戲而已嗎?現在游戲結束了,該回歸正途了!

也清清楚楚的讓她,徹底對那個男人,斷了一切的念想!

——————————————最新章節見《添香》——————————————

飛機,沖入云霄,載著離別人的傷痛,往遙遠的國度而去.

向南怔怔的看著窗外一片無際的白云,她盡可能的想要透過云層去看一眼底下她那熟悉的城市,那承載著她半生回憶的土地,然不管她如何的努力,印入眼底的只是一片越來越虛無飄渺的灰色……

直到最後,徹底消失不見.

她閉上眼,才發現,心已濕了一整片……

一首《風繼續吹》從多媒體音響中飄渺傷然的傳出來.

'我勸你早點歸去

你你不想歸去

只叫我抱著你

悠悠海風輕輕吹,冷卻了野火堆

我看見傷心的你

你我怎舍得去

哭態也絕美,如何止哭

只得輕吻你發邊

讓風繼續吹,不忍遠離

心里極渴望,希望留下伴著你

過去多少快樂記憶

何妨與你一起去追

要將憂郁苦痛洗去

柔蜜意我願記取

要強忍離淚

未許它向下垂

愁如鎖眉頭聚

別離淚始終要下垂

我已令你快樂,你也令我癡癡醉

你已在我心,不必再問記著誰

留住眼里每滴淚,為何仍斷續流默默垂

………………"

歌曲被哥哥張國榮用那深淒然的調哼唱出來,融進了向南的心頭,曲終,淚落……

即使閉上眼,卻依舊阻止不了那顆顆淚水的滾落.

孟弦,風一吹,就讓我們的這段記憶,隨風而逝吧!!

"姐,需要紙巾嗎?"

一道醇厚動聽的問話聲,噙著多的語調,在向南的耳畔間響起.

她拾起淚眼,錯愕的偏頭看向身邊的男人.

這才注意到,坐在自己身側的是一位擁有著異域風的混血男人.

他有著一雙湛藍如深海般的眸仁,鼻梁高蜓如人工雕刻,唇瓣不薄不厚,性/感得恰到好處,嘴角稍稍上揚,噙著一抹紳士而熱的微笑.

而他的穿著打扮,單單只是一眼,便能感覺到他身上那份獨有的尊貴氣質.

他絕不是那種出差會坐乘經濟艙的男人,出現在頭等艙仿佛才符合他的氣質一般,向南猜許是他太趕,而恰好頭等艙位置已滿,所以只能讓他屈就在這了.

"紙巾,需要嗎?"

見向南只是盯著他打量卻不語,他又主動的問了一句.

嘴角依舊是那抹熱迷人的笑.

"謝謝."

向南道謝,笑著接過.

擦去眼角那些余淚,視線再次落回到窗外的云海里,沒了多余的語,亦沒再去多看身邊的男人一眼.

母親陪著陽陽坐在後面一排的座椅上,陽陽很乖,第一次乘飛機也沒吵沒鬧,乖乖的窩在姥姥的懷里,一同睡了.

向南不知是因為自己身體欠佳的緣故,還是因為很久沒再坐過飛機的原因,她居然不爭氣的暈機了.

起初只是耳鳴得有些厲害,到最後連五髒六腑都開始難受的搗騰起來.

她忙起身,痛苦的捂著嘴,預備去洗手間的,卻不想,才一站起來,飛機猛地一個顛簸,她整個人就往身邊的混血男子撲了過去,緊接著……

"嘔———"

"嘔——嘔————"

向南居然……

一下子沒能忍住,直接吐在了身邊男人的身上.

天!!

向南愧疚得都快哭了,一張臉憋得通.

她想道歉的,但她實在騰不出嘴來,趁著胃里稍微消停了一會,她沖男子愧疚的擺擺手,直沖洗手間而去.

"嘔——嘔————"

她趴在洗漱台上,不停地嘔吐著,幾乎是要把胃里所有能吐的都吐清一般.

到最後,吐得她連眼淚都不爭氣的漫了出來.

忽而,就感覺到後背被一只溫暖的大手輕順了幾下,一道略顯低沉的聲音從頭頂上方傳了過來,"姐,你沒事吧?"

男人用一口流利的中文,關切的詢問著她,向南不去看就知道,是剛剛那位被自己吐得滿身是汙垢的紳士.

准確的,應該是一名中法混血的紳士!

向南洗漱完畢,抬起頭來,望著滿身汙垢的他,滿臉歉意,沖他連連鞠躬道歉,"先生,很抱歉,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您的衣服,我很願意為您清洗!"

男人聽著向南的道歉,依舊只是笑著,優雅的遞了張紙巾給向南,"擦一擦."

他點了點自己右邊的唇角,示意向南,"水漬."

向南忙尷尬的將沾滿水漬的嘴角擦乾淨,"謝謝."

男人適時褪下了那件沾滿汙垢的西服,只穿一件單薄的淺色襯衫,他優雅的將外套至于台面上,轉而走向對面不遠處的空姐,低頭與她耳語了幾句之後,又折了身回來.

"要不我幫你把衣服在這里洗洗吧!"

向南很是尷尬.

男人笑笑,搖搖頭,優雅的理了理襯衫的口,這才笑道,"這件衣服好像不能沾水."

"啊……"

向南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瞧我!"

她居然把這種細節給忘了!

像這樣精致的男人,一件衣服估計貴得乍舌,又怎能隨意下水清洗呢?

很快,空姐過來,拿了一個空紙袋,以及一杯熱水,還有一顆藥丸.

"先生,您的東西."

男人從空姐手里接過紙袋,熱水和藥丸沒拿,只是看向身邊面色不太好的向南,"給這位姐吧,她暈機得有些厲害,待會你們每隔半個時送一杯熱水給她."

"好的."空姐點頭回答,將熱水杯和藥丸遞給向南.

向南受寵若驚的接過,有些詫異于身邊男人的細心和大度.

他不僅不責怪她,反而還待她如此細心.

不管他是出于紳士風度,還是擔心自己又再吐會弄髒到他,都足以讓她為之感動.

塌國度的路途中,至少,心里是暖暖的.

"謝謝."

她向空姐禮貌的道謝,末了,還不忘同身邊男子道謝,"謝謝你,還有……對不起."

男人從容的將自己弄髒的外套用紙巾擦拭乾淨,方後才疊進紙袋里,洗淨手之後,這才向向南紳士的探出了右手,"你好,我叫DonLuisAlfonso.中文叫我'唐’就好."

"唐先生,您好!尹向南,很高興認識您!"

向南伸出右手,禮貌的與他回握手.

"唐,我的名."

他似不經意般的糾正向南.

向南只是笑笑.

不管名也好,亦或者是姓也罷,'唐先生’不過只是自己對他的尊稱而已.

向南卻從未想到,就這樣一個一點也不唯美,甚至于是有些失敗的邂逅,卻讓兩位身處異國的男女衍生出了一段別樣的誼……

不似親,甚是親!

不是愛,卻遠遠凌駕于愛之上……

向南到底還是替路易斯唐把那件被她弄髒的西裝外套送到了專業護理店中進行了清洗,方後才順著他留下來的名片,一路用極不流暢的法語找到了名片上的地址,也就是他的公司所在之地.

穿過鱗次櫛比的高樓建築,向南停在了一座極具法國風的哥特式大廈前.

抬頭,看一眼聳入云端的高樓,有些恍然.

名片上清楚的印著'SNE’執行總裁,唐.路易斯.阿方索.

向南深吸了口氣,提著那件護理乾淨的外套,從容的走進了大廈中去.

前台是兩位美麗的金發姐,向南操著一口極為撇腳的法語同她們交涉.

她將名片遞給前台姐,"您好,我是唐先生的一位中國朋友,我是來給他送衣服的.因為之前沒有提前預約過,所以如果不方便見他的話,麻煩您幫我轉交一下也行."

"您是尹姐?"

"是."

向南詫異,前台姐居然知道她.

金發女孩笑笑,"尹姐請跟我來,路易斯總裁有提前向我們交代過,如果您來找他,不需要預約."

向南受寵若驚,連忙跟著金發女孩往電梯間走去.

女孩替她按了最高樓層,四十二樓,"您上去以後,總裁的秘書會接待您的."

"好的,非常感謝."

向南忙禮貌的道謝.

果然,才一出電梯,一位三十來歲左右的金發女人朝她優雅的走了過來.

女人很干練,長發隨意的盤在腦後,穿著筆挺的白襯衫黑短裙的工作制服,腳踏一雙黑色高跟鞋,鼻梁上還架著一款精致的金絲邊眼鏡,如此裝扮卻一點也不老練,反而將職場上的那份利落和干練展現得淋漓盡致.

"尹姐,您好!我是路易斯的專屬秘書,Jessica!"

秘書禮貌的與向南握手.

她操著一口流利的中文同向南打招呼,程序式的做著自我介紹.

向南詫異,忙回握她的手,笑著稱贊道,"你的中文得很標准."

"謝謝."

她微微一笑,"來,這邊請."

她完,率先右轉,踏著高跟鞋,挺直後背,領著向南往執行總裁的辦公室走去,"路易斯現在正在辦公室里與幾位高層開一堂型會議,大概還有一個時便能結束,尹姐您如果不敢時間的話,可以先在這里稍微等一等."

Jessica領著向南進了總裁辦公室外的待客廳里.

廳里的擺設低調奢華,最典型的辦公布局,然廳里的每一份裝點都不失精致,哪怕就是角落里的一盆鮮花,都被裁剪得極為美觀,而她身前的茶具更是由昂貴的木制成.

她身前的茶幾上還擺放著一套專業的茶具,Jessica正埋頭專注的給向南泡茶.

向南詫異,"Jessica也會茶道?"

"一點皮毛而已."

Jessica笑笑,解釋道,"總裁喜歡,我們做下屬的豈能不學,路易斯的母親是中國地道的書香門第出身的姐,對于茶道頗有一番研究,所以路易斯也從他母親那學得了精髓,泡得一手地道的好茶."

她著,遞了一杯茶,擱在了向南面前,而後又端了數杯放在托盤里,"尹姐稍等,我先給路易斯續杯茶."

"好,你自管去忙吧!"

向南心想,她品完這杯茶就該走了.

這是她來法國第一次喝上一口真正意義上的茶,當濃濃的茶香深入鼻息,茶水侵入到檀口間的時候,向南一瞬間仿佛又回到了她的祖國,她的家鄉,那個她熟悉的城市……

心口的酸楚有些發脹,向南發現,對于某人的思念,其實不需要一些特別的事物,就連一杯簡單的茶,都能讓自覺想起他來.

忽而,辦公室的門推了開來,Jessica端著托盤從里面走了出來.

"怎麼樣,茶的味道還算正宗嗎?"

她問向南.

向南沖她比了個大拇指,"好極了."

"好到能讓你又濕了眼眶?"

倏爾,一道低沉的男低音,饒富磁性的在辦公室的門口響了起來.

向南錯愕.

就見男人穿著一席精致的白色襯衫,優雅從容的從里面走了出來.

他的身材堪稱西方最完美的比例,筆直而修長的雙腿慵懶的立在那里,如同西方最美的雕塑.

性感的嘴角,依舊是那抹淡而清淺的笑.

他邁開長腿,走近向南.

尊貴的氣質,優雅的風度,教向南都忍不住微微側目而視.

Jessica不知什麼時候已退出了廳中去,一時間,室內只剩下他們倆.

路易斯又遞了張紙巾給向南,湛藍的眼眸半眯起來,"每次見到尹姐,眼角都沾著淚."

"抱歉."

向南接過紙巾,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紳士的微笑,"這是我的榮幸."

"唐先生,這是你的衣服."

向南將他的外套從紙袋里取出來,平整的放在一邊的沙發上,"上次的事不好意思,謝謝你的理解."

"事一樁,卻還麻煩尹姐親自送過來了."

"這是我應該的."

衣服送到,向南才想走的,卻聽得路易斯問她,"里面有一位是法國典石總部的執行理事,需不需要進來打個招呼?"

向南錯愕.

他們公司總部的頂頭上司?

"恰好,這期新研發的樓盤跟你們總部合作,要不要進來旁聽?全當學習了."

"可以嗎?"

向南有些雀躍,又有些不好意思,"唐先生,這應當是你們公司的密談會議吧?我作為一名外來人員,好像……"

"嗯?"路易斯微微側目,睨著向南,雙手抄進西服褲中,問她,"你會把我們的會議記錄泄漏出去?"

"當然不會."

向南忙擺手.

路易斯清淺一笑,"那不就行了?進來吧."

他完,兀自轉身往辦公室的型會議廳里走去.

到了門口,頓住,回頭看還一臉驚愕的向南,"來."

向南回神過來,也來不及讓她去做過多的思考,連忙跟上了路易斯的腳步,進了會議廳里去.

向南疑惑,像路易斯這樣,成熟穩健的男人,居然就因她一句話便能輕而易舉的相信她,倒著實讓她有些詫異.

而她卻不知,這些緣不過只是因為,愛來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三年後——

法國巴黎的春天,浪漫而多的季節.

向南如莘莘學子一般,踏上了求學之路.

每日她都會抱著書本奔波于最高建築學府,一到下課散學的時候,一輛熟悉的白色世爵C8總能第一時間吸引所有學生們的注意.

"嗨,向南,你男朋友到了!"

"知道了!!"

向南隨意應了一句,飛快的揀好書本,整理好課桌,一甩肩上的書包就飛奔的往外沖.

同學們嘴里的男朋友,自然是,唐.

其實他們並非男女朋友的關系,向南已經同她們解釋過很多遍了,但好像沒有人要聽進去,如此這般,她也就懶得再過多的解釋了.

唐.路易斯.阿方索,就像一縷溫泉,在這個異國他鄉里,用他無私的關切和笑容,暖了她半個失溫的世界.

向南隨手將書包扔在了後座上,副駕駛座的車門已經有一名完美的紳士替她拉開.

向南坐進去之後,路易斯傾身替她系好安全帶,卻沒急著離開,單臂撐在向南的椅背上,挑眉看著她,"今天要不要給我個確定的答案?"

"媽媽今晚給我們做了好吃的燒肉,快開車."

向南催他,試圖轉移話題,眼神有著明顯的躲閃.

路易斯刮了刮她的鼻尖,寵溺道,"你就盡管折磨我吧!"

"我不是."

向南討好的挽過他的手臂,"我是真的拿不定主意,我想留在這里,可是我又好想回國去,你我怎麼辦?你一問我這話題我就更糾結了!"

路易斯繞過車身,坐進了車里去,"聽總部給你下達文件,想讓你留在法國繼續工作?"

"這你都知道啦?"向南心虛的覷著他.

路易斯聳聳肩,"無意間聽你們理事提起."

末了,側身,一本正經的看著向南,不滿意的蹙緊了眉頭,"看來這件事你沒打算同我商量?"

"有!其實我也是今天才接到的文件."

向南抓著安全帶不停地磨著,又轉而沒主意的看著身邊的路易斯,"唐,你我該怎麼做才好?"

"我由你."

"那你幫我分析分析."

向南急了.

"你覺得總部給你的工作機會如何?"

路易斯開始認真的同她分析.

"好,很好!!實話,我也想抓住這次機會."

"那你巴黎住得還算開心嗎?"

"開心!偶爾會想家鄉,但出來三年差不多也已經習慣了."

"心里一直惦記著的那個人,舍得就這麼分開兩地嗎?"

這個問題,問出來,向南著實認真的想了很久.

最後,她的答案是點頭.

"我希望這輩子都不要再見到他了."

"為什麼?"

他挑眉.

"見到他,我怕自己會失去理智.他已經結婚了,如果我失去了理智,那我就會被道德譴責!我不想成為第三者!"向南回答得很認真.

"那就留下來."

這是路易斯第一次出挽留她.

他真摯的凝著向南,湛藍的眼眸如浩瀚的大海,他的手指挑過向南額間的碎發,"那就留下來吧!讓浪漫的巴黎陪你忘記從前的那些痛苦."

向南抓過路易斯的手,動容的看著他,"可是我在這里,會不會一直難為你?"

"難為?"

路易斯蹙眉,"親愛的,這個詞語,我不太喜歡."

"對不起."

向南道歉.

"我過,你的一切都讓你自己由心出發,我喜歡你,那是我自己的事,而你要不要接受我,那也同樣是你的事,我無權左右.我能理解你內心的掙紮,你放不下心里的那個人,所以你不敢貿然接受我,你覺得對我而是不公平,而我更加不會強求你來接受我.我還是那句話,哪怕有一天你回到了那個人的身邊,我也會以最好的朋友和親人祝福你,我只要你開心就好!如果你回去也不過只是黯然傷神的話,那就留在我身邊吧!至少你不開心的時候,還有我在."

向南感動得眼眶浸濕,"唐,謝謝你,真的,這麼些年來,感謝有你!!"

"記得第一次遇見你,你偏著頭看著窗外卻滿臉是淚,第二次見到你,你品了一口茶,就濕了眼眶,那時候我總在想,這個女孩心里到底藏著怎樣的苦楚,才能讓她那麼容易濕了衣襟.就從那開始,我對這個女孩產生了強烈的好奇!而愛每每都是從好奇開始的,可當我意識到你心里的那份苦楚太深刻的時候,你的淚眼印在我的心里,也逐漸深刻,直到如今,拔也拔不出來……"

向南聽完這段話後,感動的眼淚越流越多,她不停地給自己抹眼淚,"你這算表白嗎?"

"是!為了把你留下來的一段告白,夠不夠真摯?"

路易斯那雙迷人的藍眸始終停駐在向南的臉上.

向南笑起來,嗔道,"夠啦!"

"留下了?"

"嗯!"

向南重重的點頭.

其實,母親秦蘭也希望她能留下來,當然,無疑是為了她女兒的幸福著想.

這麼好一金龜婿,她擔心向南一走,就那麼給飛了,多可惜了不是!再陽陽現在也已經正式入學了,該穩定的都穩定了下來,所以秦蘭便也沒什麼過多的顧慮了.

"走!回家吃媽做的燒肉!"

路易斯一踏腳下的油門,世爵C8飛馳而出,油走在巴黎浪漫的街道中.

雨瀝瀝而下,卻感覺不出一絲壓沉的心境……

向南將手探出車外,輕撫那溫柔的細雨.

終于……

她要在這異國他鄉里,定下腳跟了!

即使離他那麼遙遠,然而,在這綿綿的雨季里,她依舊還在想念著他……

孟弦,從此以後……

再也不見了吧!!

……………………

時間,慢慢而逝……

翻過一頁,又是一年新的篇章.

向南在典石總部所謂混得風生水起,在巴黎的四年,她為公司斬獲三項國際設計大獎,四項個人榮譽風尚獎,四年時間,她從一名普通的職員,一步一步,勁升為總部設計總監,一路走來,多少辛苦和努力仿佛在這一刻都有了最好的見證.

然而,四年後,向南卻終究還是在路易斯的陪同下,踏上了回國之路.

向南回來,是意外,也是出于工作.

當然,在國內她只做短暫的停留,案子一結,她又得飛回法國.

而七歲大的陽陽已經在法國就學,所以沒辦法隨著她飛來國內,而母親自然也得留下來照顧陽陽了.

向南多有不舍,但沒辦法,這是工作,必須得服從.

被總部調回來,是為了協助完成一個國際五星級莊園酒店的設計案,這是政aa府重點A/級工程,所以不僅總部很重視,就連政aa府上頭的領導們都尤其重視,而她就自然不敢輕視了.

對這個方案的委派人員,總部研究了一個星期之久,最後才榮選向南作為整件案子的總負責人來支援中國S市的分部.

而路易斯也正巧來中國談一個合作的大項目.

私人專屬飛機上——

向南盤著腿兒坐在椅子上,手里還在翻閱著待會一下飛機就要用到的設計資料.

"親愛的,你好像很緊張?"

路易斯交疊著修長的雙腿,閑適的坐在她的對面,纖長的手指捏著高腳杯的杯身,晃了晃酒杯,鮮的葡萄酒順著杯座環繞了一圈後,他方才優雅的品了一口杯中的酒.

向南端起身前的酒杯,顧不得醒酒,含了一口後,這才道,"我能不緊張嗎?這案子一旦跟政aa府掛鉤,總歸就不省事,我估摸著沒得半年還拿不下來!"

到這,她怨念的撅起嘴巴,"你這半年我要見不到我兒子和我媽,我豈不得瘋掉?"

"等陽陽一放假,我就派人把他們接過來."路易斯回她.

他哪舍得讓她相思成瘋呢?!

"就知道你最好了."向南終于開心了起來.

但很快,又挫敗的垂了腦袋去,"聽與我接洽的房產商是位新起之秀,手段鐵血,為人腹黑,而且對工作極其嚴謹,嚴謹到令人發指的地步,我琢磨著吧,這幾個月里我鐵定沒好果子吃了,估計加班都能把自己加頹了!"

"嗯,他不光只是對工作嚴謹,對下屬苛刻,而且……對美女好像也特別關照!"

路易斯笑著接下她的話.

"啊?他不是有妻子了嗎?"

"嗯."

路易斯擱下手中的酒杯,用紙巾優雅的拭了拭唇,"妻子雖有,但人不斷,而且是多到不勝枚舉."

向南鄙夷的冷哼,"渣男."

"他雖然對女人是渣了點,不過在商業上,他可謂'奇跡’二字,邁入商場短短四年時間,能把政aa府A/級工程一舉拿下的,可真沒幾個人能做到!就算是我,也只能自愧不如."

"連你都贊他,那看來他真的很厲害哦!"

向南認真的想了想,倒也對,數十億的大案子,哪項不是被享譽國際的大企業拿下?而他作為一位新起之秀,居然能承接下來,論謀略和膽識,著實讓人佩服.

………………

機場內——

"尹總監馬上就要到了."

典石分部的下屬張圍看了看手腕上的時間,"最後一刻鍾!"

"來了,來了!!"

一刻鍾後,司機一眼就認出了照片里的女人來.

向南一席碎花的吊帶波西米亞長裙及身,腳踩平跟水晶涼鞋,長卷的發絲染成性/感的金色,隨意的散在白希的肩頭,風豔麗,卻絕對不風騷,甚至于還透著一股異域風的高貴.

清秀的鼻梁上架著一副時尚金絲邊黑超,唇輕抿著,淡淡的唇彩在陽光照射下,熠熠生輝.

她被一名帥氣非凡的混血男人輕擁著從機場走了出來,身後還跟著十名隨行人員.

微風拂動了她的發絲,在她白希的肩頭跳躍著,嫵媚誘/人的姿態,惹得周邊所有的男人為之駐足.

"親愛的,你在國內受歡的迎程度好像一點不比法國弱啊?"

路易斯微微俯身,貼在向南的耳際邊盛贊她.

向南才想回贊幾句的,卻聽得有人在出口恭敬地喊她,"尹總監."

"嗯?"

向南錯愕的偏頭去看.

半響,了然.

"總監,我們是公司委派來的接機人員,您好,我叫張圍,歡迎您回國歸來."

"您好!尹向南."

向南禮貌的取下黑超,與下屬握手.

當那姣好的面容露出眾人視野的時候,連張圍都忍不住被這份美貌驚呆的數秒.

明明是臨近三十的人了,卻偏生還擁有著年輕女孩的肌膚,白如凝脂,不染纖塵,淡淡的施些胭脂,便足以驚豔眾人.

"張圍?"

向南見他有些看呆,忍不住輕喚了他一聲.

張圍登時回神過來,臉上染上兩層暈,"對不起,對不起!!"

他忙尷尬的解釋,"尹總監您別誤會,我……我沒有輕浮您的意思."

他只是真的許久沒見過擁有如此風的女人了!

"我知道,你不用刻意解釋."

向南大方的笑笑,轉而看向身邊的男人,"唐,抱歉,我想我必須得先去公司一趟,觀望一下況,就不跟你一起走了."

路易斯寵溺的替她理了理額前的發絲,"現在自信的你跟我初見你時,相差甚遠!可奇怪的是哪一個你,我都喜歡,就連你現在這'拼命十三娘’的形象,我都喜歡得不得了!"

"喂……"

向南的臉一,不好意思的拉了拉他的口,壓低聲音道,"你這些話,好歹也顧及一下場面,我同事還在呢!"

他好意思,她還不好意思聽呢!

"哈哈哈……"

路易斯爽朗的笑了,摸了摸她的後腦勺,"去吧!我先回酒店,忙完了電聯,我去接你."

"你接我?你確定你找得到路嗎?"

向南不相信他.

"別看我!Callme!"

"好."

向南沖他擺擺手,"那我先走了,拜拜……"

"回頭見."

道別完畢,向南尾隨著同事往停車場走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偉岸的男人,漠然的從廳里走了出來.

兩年後再次踏進這個房子,只為了取兩年前遺留下的重要文件.

從進屋直到走出來,他花了簡短的十分鍾不到的時間.

"孟弦!!孟弦————"

直到出了庭院,曲語悉才追上景孟弦的腳步,"孟弦!!"

她激動的扣住景孟弦的臂彎,喜極而泣,"孟弦,你終于回來了……"

景孟弦冷惻惻的盯著她扣住自己的那只手,"拿開."

淡漠的語氣,掀不起一絲漣漪.

陰冷得,教人由心底發怵.

"孟弦——"

曲語悉委屈的眼淚湧了出來,"孟弦,你別這樣……"

她哭著投入景孟弦冰冷的懷中,雙手摟緊他精壯的腰肢,控訴道,"你不能這麼對我!我是你明媒正娶的老婆,你怎麼能狠心把我一擱置,就是四年呢!!"

景孟弦扯了扯嘴角,涼薄一笑,"曲姐是在控訴這四年空窗的寂寞?"

曲語悉從他的懷里退出來,含淚沖他委屈的喊道,"為什麼?為什麼你甯願在外面玩姐,你都不願碰我?孟弦,我不好嗎?"

她抓著景孟弦的手,就往自己柔軟的胸口探了過去.

景孟弦也沒收手,任由著她抓著自己的手,隔著薄薄的裙衫,揉捏著她的雪峰.

"在我心里,你連姐——都不如!!"

他一字一句的吐出來,決絕的話語,不留分毫面.

譏誚一笑,舉步往車前走去.

曲語悉面色煞白,歇斯底里的沖他的背影大吼,"景孟弦,我好歹也算你兒子的救命恩人,你就這麼對待我的嗎?啊?"

景孟弦腳下的步子頓了下來,他沒有回頭,漆黑的眸仁里閃過一抹駭人的陰騭.

"曲姐,如不是看在當年你曾經救過我兒子一命,你派人去法國傷害我家人的那些伎倆,足以讓你死一萬遍!!別再挑戰我的耐性,逼急了,我讓你尸骨無存,連帶著你的家人,一起!!"

曲語悉渾身一顫,全身的血液頓時凝固,臉色慘白得再也找不出一絲血色來.

他……他居然知道了自己派人去法國弄死尹向南的事?難怪那些被她派去的人都無故不見了蹤影.

曲語悉光是想想,都一陣後怕,背脊冰涼得讓她渾身發怵.

因為,她知道,如今的景孟弦,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只會手持手術刀的景醫生了!!

現在的他,就是個惡魔,噬血的魔鬼!!

專揪人的脊梁骨,一招,致命!!分毫也不留面,甚至,連眼都不眨一下!!

正如他剛剛所的那樣,逼急了,他能讓她尸骨無存,且連帶著她的家人一起!!

家人?

呵呵……

他剛剛誰是他的家人來著?尹向南?還是獨指他的兒子?

"景孟弦,我才是你的家人!!我曲語悉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真正的家人!!"

曲語悉歇斯底里的沖車上的景孟弦大喊著.

景孟弦漆黑的深眸越發陰翳幾分,"阿朗,開車!"

"景總."

副駕駛座上的專屬秘書李然宇回頭沖景孟弦彙報況,"'SNE’的執行總裁剛剛已經落地了,與他約了今晚在格萊弗酒店會談,晚上八點."

景孟弦聞,若有所思的斂了斂眉峰,峻峭的輪廓愈發深沉些分,半響,才聽得他應了一句,"嗯."

——————————————最新章節見《添香》————————————

格萊弗酒店,臨海的總統套房內——

向南正蹲在地上收拾行李,房門被敲響,向南一回頭,就見路易斯正倚在門框上瞪著她,臉頰上似還有兩團淺色的暈.

"看什麼呢?"

向南問完這句話,頓時明白了過來,隨手就抓了行李箱里一件衣服甩在了他那張壞笑的俊臉上,"流氓!眼睛往哪瞧呢!!"

好吧,穿著一條鵝黃吊帶短裙的她,蹲在地上收拾行李時,一不注意,粉色的翹臀就露出了一半……

路易斯無辜的抓下腦袋上的衣服,"寶貝,待會我約了朋友來談合作項目."

"就在這嗎?"

"嗯,會客廳里."

馬上見面啦!!會是什麼況呢?容鏡子自己補腦下,哇咔咔!!另外,路易斯華麗登場,希望大家擁有一顆包容的心來疼愛我們戲份落後的斯斯!群麼麼!

【鏡子的新浪微博開通了,名字:鄰鏡,有博的可以關注下哈!】

推薦美文《《強取豪奪·陸少,別太猛》文/流云諾

上篇:我們只是想愛一場(24)——我告你強/奸     下篇:四年後——再相見,已物是人非【相遇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