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再相見,已物是人非【相遇啦!】  
   
四年後——再相見,已物是人非【相遇啦!】

路易斯無辜的抓下腦袋上的衣服,一看,更囧了.

色蕾絲胸/罩一件,目測34C.

他挑眉失笑,"寶貝,你回國以後,開放了許多."

向南這才注意到自己剛剛扔出去的居然是自己的胸/罩,她幾個疾步沖到路易斯面前,著臉從他手里將胸/罩奪了過來,"色/狼!!"

路易斯抱胸,笑看著向南狼狽的又將胸/衣藏進了行李箱里去.

向南折回身來,倚在豎起的行李箱上,仰高頭傲嬌的瞪著他,臉頰上還撲撲的一片,甚是可人,"干嘛?"

路易斯朝她走了過去,"待會我約了朋友來談合作項目."

"就在這里嗎?"

"嗯.在會客廳里."

路易斯點頭.

"OK!我會盡量不去打擾你的!"向南拍了拍臀部下方的行李箱.

"可能時間會有點長……"

"兩個時?"

路易斯搖頭.

"三個時?"

路易斯又搖頭.

向南斂了斂秀眉,"總不至于要談四個時吧?那豈不得談到明天去?"

"不確定."

路易斯這才出了聲,替她理了理額前的發絲,"所以,你今晚早點睡,要是無聊了,就給陽陽打越洋電/話吧!"

"他下午得上課."向南撇撇嘴,時差的問題有點頭疼.

"好吧!那我答應你盡快談完,不讓你一個人呆在房間里太無聊."

"你工作要緊,就別管我了!我可以自己找事消遣,要實在無聊了,我去海邊走走."

路易斯伸手圈住她的細腰,低頭在向南的額間落下一抹輕吻,"好,到時候讓艾莉絲陪你去."

艾莉絲是他們隨行過來的女傭.

這時,向南的臥室門再次被敲響,"先生,您的客人已經到了."

外頭話的正是艾莉絲.

"好的,你和Jessica先款待一下,我馬上出來."

"是!"

艾莉絲的腳步漸漸走遠.

"趕緊去吧!別讓人久等了."

向南催促他.

"不打算跟我一起出去會會客?"

"你先去,我先把行李整理好了再過去,給你沖壺你最愛的普洱."

"好,那我等你."

路易斯攏了攏向南耳邊的發絲,這才出了她的臥室去.

向南整理好了行李,走出臥室,就見與她們隨行而來的四名貼身女傭,正站在吧台前亢奮的交頭接耳著.

"聊什麼呢?"

向南一臉稀奇的走了過去,正式加入她們的八卦行列.

"姐,你剛剛沒出來看呢!太可惜了!"女傭阿哩紗直替她惋惜.

"什麼呀?"向南迷糊的眨眼,"看什麼?國寶啊?"

她漂亮的眼眸在整個廳里四下打量了一圈,也沒發現什麼特別出奇的東西.

"不是啦!是剛剛來的那位客人,天!!超帥的!!絕對是我見過的亞洲人長得最好看的!"阿哩紗誇張的贊歎著.

"嗯嗯嗯!絕對是!!"

連艾莉絲都點頭附和.

向南隨手捏了吧台上的桂花糕啃了一口,嗤笑她們,"你們才見過幾個亞洲男人啊!不作數!"

"是真的很帥!!"

阿哩紗一副唯恐向南不相信的模樣,繼續同她描述,"他很高,腿特長,走進來的時候,天啊!簡直就像嵌著鑽石一樣,閃閃發光的,那氣場……"

"哈哈哈哈……"

向南毫無形象的捧腹大笑,"眼睛是不是都快要被他閃瞎了?"

"不跟你了,沒趣!!"

阿哩紗嘟起嘴不理向南了.

向南還在笑,把手里啃了一半的桂花糕擱進碟子里,"行了,就沖你們跟我急的這股勁兒,我就得進去證實證實,看他是不是真像你們的那樣,渾身嵌著鑽石!!"

向南著,走到廳里,坐在茶具前就開始認真的給他們泡茶.

一壺茶泡好,向南端著托盤就敲響了會客室的門.

身後,阿哩紗等人都一臉期待的看著她.

估摸著想看她那震驚的眼神吧!

嘿!她什麼亞洲帥哥沒見過啊?想當年,她還跟一黃皮膚黑眼睛的亞洲帥哥戀愛了好些年了!

想到那張熟悉而又略漸模糊的俊顏,向南心底的某一處地方,卻還是不爭氣的隱隱凜痛了一下.

門,被里面的人拉開來.

是一名戴眼鏡的陌生男子開的門.

"你好."

向南笑著,以女主人的身份,主動同他打招呼.

"你好."

男人不是別人,正是李然宇,景孟弦的專屬秘書.

向南模糊間見到了一抹頎長的黑色身影,背窗而立.

許是聽到了她的聲音,男人轉身,目光直射門口的向南.

那一刻……

仿佛全世界都已然凝固.

周圍靜得出奇,四目相對間,只有心髒跳動的聲音,入耳格外清晰.

'咚咚咚’,一聲一聲的,強而有力地撞擊著向南的胸口,那力度仿佛隨時要從她的心房里蹦出來.

呼吸一窒……

她重喘了口氣,整個人變得有些恍惚.

托著托盤的手,不聽使喚的顫動著,要不是李然宇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托盤里的那壺茶估計也已經陣亡.

落地窗前,站著的男人,不是別人……

而是那個,四年未見的男人,景孟弦!!

他單手抄在西服口袋中,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形成一道暗然的光影.

目光輕輕淺淺的落在向南身上,不動聲色的注視著她.

神寡淡,漆黑的深眸如若寒潭,不顯半分漣漪.

削薄輕抿的唇瓣如刀刃,棱角分明的輪廓陰掩在薄光里,像一尊精工細琢的神祗雕像.

孑然獨立的氣質,如若暗夜里危險的雄獅,尊貴,冷傲,陰騭,盛氣逼人,單單只是站在那里,散發出來的傲然與強勢卻足以壓得人透不過氣來.

"姐?姐,姐……"

李然宇試探性的喚著向南.

直到第三聲時,向南才猛然抽回了思緒.

心,驀地一疼.

目光依舊落在對面憑窗而立的景孟弦身上.

而他,若有所思般的睨著她,波光里沒有半分再見她時的驚喜,甚至連半許訝然都沒有.

仿佛,她的離開,她的出現,分毫都驚動不了他任何的緒.

向南揚唇笑笑,卻不知那抹笑容在旁人看起來有多勉強,"唐不在嗎?"

她這話在問誰呢?

目光直落景孟弦的身上,是在問他吧?

可是,他會回答嗎?

"在內間里接電/話."

削薄的唇瓣淡漠的輕啟,不帶分毫感的回答她的問題.

"謝謝."

向南鎮定的道謝.

卻再聽他的聲音時,心抖得有些厲害.

向南知道,再這麼下去,她的緒,遲早要崩潰決堤.

論鎮定,她根本扛不住對面的男人!

論冷,她更加不會是他的對手!!

可是,他故作不認識自己,那她呢?她是否要過去同他敘舊,把酒歡?又或是一臉平靜的問他,四年來過得可好?

無論哪一點,她自認,自己統統都做不到!!

向南疾步往內間走去,那倉惶無助的模樣,仿佛是急著尋求一道避難的港灣一般.

這麼多年來,她也確實習慣了依賴路易斯.

當色身影從他眼前飄過的時候,景孟弦那雙諱莫如深的黑眸深沉了些分.

恰好這時,里間的門被拉開,路易斯從里面走了出來,與向南撞了個正著.

"寶貝,怎麼了?"

一眼便察覺出了向南的慌亂,路易斯低眉,捧高向南的臉蛋,好看的劍眉心疼的揪了起來,"怎麼又掉眼淚了?"

"沒……"向南搖頭,焦急的伸手去抹自己眼簾邊的淚水,卻發現該死的越抹越多,她顯得更加慌了亂了,有些氣急敗壞,"我沒哭,我沒掉眼淚!!我不想哭的,我真的沒哭……"

她真的不想哭的,可是,那不爭氣的眼淚就像決了堤的洪水一般,一顆一顆不停地往外冒,任她怎麼壓都壓不住.

"好好好,沒哭,沒哭……"

路易斯就著她的緒安撫著她,大手輕拍她的後背,像哄孩子一般,極富耐心.

果然,向南抽噎了幾下,很快就止住了眼淚.

"對不起,我是不是打擾你們商討正事了?我這就出去."

向南轉身要走之際,卻被路易斯扶住了細腰.

她被路易斯摟著轉過了身來,面向景孟弦.

向南有些倉惶,就聽得路易斯低聲笑著同對面的景孟弦道歉,"景總,抱歉,我的公主平日有些緒化,今兒可能又見到了什麼讓她觸景傷了,讓你見笑了,我先送她出去."

"請自便."

景孟弦冷漠的掀了掀唇角.

視線從向南掛著淚痕的臉上一掠而過,依舊平靜得宛若從未與她相識過.

最終,他折身,又漠然的面向了窗外,峻峭的側顏,深刻如若刀削.

向南被路易斯摟著出了會客廳.

"親愛的,要不要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闔上,門,路易斯憂心的問向南.

"沒有."

向南搖頭,"真的什麼事也沒發生."

末了她推了推他,"你趕緊進去吧!工作要緊,別把工作伙伴給怠慢了."

"嗯.阿哩紗,陪陪姐,她緒不太穩定,有什麼事及時進來找我."

路易斯不放心的囑咐阿哩紗.

"是!"

"好啦,趕緊去吧,我又不是孩子了."

向南催促他,路易斯這才又轉而進了會客廳里去.

"抱歉,景總,讓你久等了."

一進門,路易斯主動同景孟弦道歉.

景孟弦從落地窗邊走回沙發前,搖了搖頭,嘴角一抹清淡的笑,"沒關系."

末了,他又似不經意的問了一句,"剛剛那位姐,是路易斯先生的……愛人?"

"對."

提到向南,路易斯眼底的笑意分明更濃,也分毫不掩飾自己對她的心意,"我的最愛!"

景孟弦如刀片般清冷的薄唇掀動了一下,"她很可愛."

"謝謝景總的贊賞,我想她聽到你這麼贊美她,會很開心的!來,品一品她泡的茶,手藝很不錯."

會客廳外的大廳里——

向南蜷著嬌身陷在軟綿綿的沙發里,整個人還有些虛,連帶著思緒也都亂七八糟的.

她怎麼都沒料到,路易斯飛到中國來要見的重要商業伙伴竟然會是他……

怎麼會是他呢?他不是醫生嗎?他什麼時候棄醫從商了?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成為一名優秀的醫生,救治病患不從來都是他的夢想嗎?他怎麼會突然就……

向南稀里糊塗的腦子都快被一個又一個的問號結成了蜘蛛網.

一想到剛剛他那冷漠如冰霜的眼神,向南的心髒如同針刺一般,隱隱的,有些疼.

又想到自己剛剛那不爭氣的眼淚,此刻她連掐死自己的沖動都有了!

尹向南,你就不能給自己稍微爭氣一點點?!

"姐,姐……"

阿哩紗湊近向南,在她耳邊喊了幾聲.

"嗯?"

向南回神過來,木訥的轉頭,望著阿哩紗.

"你從里面出來之後就魂不守舍的,怎麼了?見過那位先生沒?是不是特別帥?"

"哦."

向南木訥的點了點頭,想到景孟弦那張標准的撲克臉,不爽的嗤道,"帥是帥,就是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了他幾百萬似的,逢人就繃著個臉."

什麼意思?故意甩臉給她看的嗎?!

向南郁悶得直撓頭.

"對!確實夠冷的!可不像我們路易斯先生,逢人就笑,簡直就是我們法國最優雅的紳士!"

"花癡."

向南嗤笑她,末了,又點了點頭,認可道,"不過你得也是事實."

"那姐,你覺得他們倆,哪個更帥啊?"阿哩紗一臉八卦的湊近向南,問她.

這個問題,還當真讓向南愣了數秒,而後,戳了戳阿哩紗的腦門,"不告訴你!"

她起身,就往自己臥室走去,"我給我兒子打越洋電/話去."

向南癱睡在床上,撥通了遠在巴黎的兒子的電/話.

"親愛的."

膩膩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去,"你在干什麼呢?有沒有想我呀?"

"……"

手機那頭,七歲的尹向陽滿頭黑線.

'話正常點.’

"有沒有想你老媽我!"向南的聲音一下子粗獷了許多.

'想.’

那頭,向陽吝嗇的蹦出一個字來.

"沒誠意!!"向南嚴重不滿.

'我想你.’

向陽像哄孩子一般的,老實巴交的又補了一句.

"這還差不多."

向南微微彎了嘴角.

忽而又像是想到了什麼,笑著的雙眸耷拉了下來,"我剛剛見到你爸了."

'嗯?’電/話那頭,向陽似乎沒聽太清楚.

"我,我剛剛見著你爸了!你親爸!!"

'哦’

向南應了一句,隔半響,又問道,'那你們聊了什麼嗎?’

"什麼也沒有!"

這才是向南最郁悶的.

她有些挫敗的抓了抓自己亂糟糟的頭發,"他好像不認識我似地,你過分不過分!"

'那你也不要認識他.’

兒子果然貼老媽的心.

"我還真就這麼做的."

'好樣!’兒子毫不吝嗇的給她點個贊.

末了,還不忘提醒她,'不管怎樣,我老爸都已經結婚了,你就別去瞎摻合了!還是乖乖的從了我後爸吧!’

"……"

"誒!兒子,你你話怎麼就這麼難聽呢?"

什麼摻合,什麼後爸,這都哪跟哪啊?

這家伙該不會繼承了他老爸的毒舌血統吧?

"我可警告你啊,你別學你老爸那張毒嘴啊?不然非得幫你把嘴巴縫起來不可!"

'我上課了,拜拜!Love/you!’

向陽完,傳了個飛吻過去,還不等這頭的向南多做反映,電/話就已經被他給切斷了.

"嘿!反了!越大越不得了了!!"

居然敢掛他媽/的電/話!!回去看不八光他的褲子,揍他屁屁!!

向南碎碎的抱怨了幾句,大的煩心,的還堵她心窩,這真夠燥人的!

把手/機往旁邊一甩,一掀被子,睡了.

大抵真是太累的緣故,即使心里頭再多的煩悶,在這一刻,卻也阻擋不了向南的困意,不一會兒,她便沉沉的睡了過去.

結果,她不停地做夢,翻來覆去的就做著同一個夢.

她夢到自己站在樓頂,一邊哭著問景孟弦還愛不愛自己,一邊嚷嚷著要跳樓,結果就見他著眼圈,向她伸出了手來,就在向南快要夠到他的手時,卻突然不知曲語悉從哪里鑽了出來,一把將他推開,而後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指著她的鼻子,唾罵她,"賤三!!拆散別人的家庭,你不要臉!!"然後,一伸手就把她從頂樓給推了下去.

【對于路易斯的出現,鏡子本身很喜歡,向南苦逼了這麼多年,有一抹溫暖出現並不是壞事,總之好戲還在後頭,弦子為何如此冷漠對待向南呢?中間必然有故事的哈!不管大家對這段故事感覺如何,總之鏡子自己很喜歡,寫得很哈皮,群麼麼!~~】

上篇:四年後——他的出現,溫暖了我半個失溫的世界【重薦】     下篇:四年後——再見他,心髒還在亂七八糟的跳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