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再見他,心髒還在亂七八糟的跳動  
   
四年後——再見他,心髒還在亂七八糟的跳動

"啊——"

向南一聲尖叫,陡然從夢中驚醒了過來.

才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已滿臉是淚,連背脊都一片寒涼,伸手一摸,冷汗涔涔.

這時,向南的臥室門被人推了開來,就見路易斯一臉憂色,疾步走了進來,"親愛的,怎麼了?是不是又做噩夢了?"

路易斯捧高向南的臉蛋,心疼的替她擦拭著眼邊的淚水.

臥室門,是開著的.

外面,站著景孟弦,還有幾個隨他一起過來的下屬.

向南怔忡的望著那張近在眼前的峻峭面孔,想到剛剛那個夢,心一顫,慌忙別開了眼去.

"我沒事……"

她抓下路易斯的手.

能感覺到有一束銳利的鋒芒,從門口射了進來.

"你先去送客人吧,我只是做了個噩夢而已,沒事的."

她蒼白的笑著,搖搖頭,安撫擔憂的路易斯.

"嗯,你再休息一會,我很快回來."

"好."

路易斯離開,順手將臥室門闔上.

景孟弦的身影消失在向南眼前時,她感覺到自己的心,明顯空了……

…………………………

路易斯送景孟弦出酒店.

"路易斯先生結婚了嗎?"

景孟弦似隨口問了路易斯一句.

"還沒."

路易斯的眼底,笑意甚濃.

景孟弦也難得的微微彎了嘴角,兩人並肩走進電梯,下屬們緊隨而進,電梯門闔上之際,景孟弦又道,"如果路易斯先生把婚禮提上了日程,可記得通知一聲."

"一定."

電梯門'叮——’一聲打開來,所有的下屬給兩位尊貴的總裁讓出一條道,恭敬地微低頭,讓他們先行.

"就送到這里吧."

景孟弦單手抄在西褲口袋中,停下了腳步,示意路易斯到此為止,後清淺的笑了笑,"她好像哭得有些厲害."

她,當然指的是,尹向南.

路易斯一怔,而後笑了,湛藍的幽眸里愛意難掩,"真是讓景總見笑了,平日里她就是這麼可愛,非常真性."

景孟弦峻峭的面容微微沉了幾分,嘴角卻依舊揚著一抹淡然而疏離的笑,他伸出右手與路易斯握手,"路易斯總裁,很高興認識你,我們改日再約見."

"Nicetomeetu,too!"

道別完畢,景孟弦旋身,在下屬們的簇擁下,邁著修長的雙腿,從容的步出了酒店.

路易斯優雅的轉身,進了電梯.

邁進向南臥室的時候,她正坐在粉色的大床上發呆,阿哩紗和艾莉絲都緊張的圍在一邊,不停地安撫著她.

"你們先下去吧."

路易斯擺擺手,示意她們出去.

阿哩紗和艾莉絲識趣退了出去,一時間,房間里只剩下向南和路易斯.

他走近向南的床邊,在她的身旁坐了下來,溫實的大手輕撫過她的後背,"又夢到陽陽的爸爸了?"

向南愣了一下,點頭,輕應了一聲.

路易斯只是挑了挑英眉,"那我這次要怎麼做,才能讓你開心起來呢?"

她每次從夢里哭醒來,無外乎都是夢到了心里那個深刻的影子.

向南搖頭,問他,"客人都走了嗎?"

"嗯."

"剛剛那位……"向南似乎有話想問,卻欲又止.

咬了咬下唇,搖搖頭,掀開被子,就光著雙腳下了床去,"現在幾點了?我怎麼突然就餓了呢?"

"十二點了."

路易斯扶住她的細腰,一同出了臥室,"親愛的,有件事我忘了告訴你."

"什麼?"

向南問了一句,步入了廚房,開始蹲在冰箱前一通亂找.

"讓阿哩紗給你做飯吧."

"不用,我喝杯酸奶就夠."

向南用吸管'蹭’的一下,紮破酸奶杯的紙蓋,用力吸了一口後,方才好奇的抬起頭來,眨眨眼問對面的路易斯,"你忘記跟我什麼了?"

"剛剛那位……"

"嗯?"向南心口微微緊了緊.

"應該就是你往後半年的頂頭上司."

"啥?"

向南一口酸奶就差點噴了出來.

路易斯挑挑英眉,抿唇微笑,"寶貝,你別太激動,牛奶都從嘴里溢出來了."

他著,扯了一張紙巾過來,替向南把唇邊的牛奶擦乾淨.

"你剛剛他往後就是我的頂頭上司,什麼意思?"

這都哪跟哪呀?

"他就是你那個國家A/級項目的總負責人!"

"……"

"當然,我也是剛剛聽他起才知道."

路易斯攤攤手.

向南猛吸嘴里的吸管,貝齒不停地翻卷著咬著管頭,雙目下垂,沉默著一不發,仿佛在消化著路易斯給她帶來的這個比較震驚她的消息.

很久……

她抬起頭來,目光沉沉的盯著路易斯,面上沒有太多的緒,"所以,傳人多到從故宮前門排到後門都排不完的已婚男人,就是他?"

路易斯勾唇一笑,"誇張了,頂多到故宮中殿."

這算半個冷笑話吧?可是為什麼向南卻一點都笑不出來呢?

"唐,我有些倦了,先回房了,你也收拾一下,早點休息吧!"向南隨手將那杯被她一口氣吸完的酸奶,扔進了垃圾桶里.

緒一下子更低了.

"南南."

向南的手腕,被路易斯輕輕握住.

長臂一帶,便輕而易舉的將向南拉到了離自己半寸不到的距離.

他炙熱的藍眸落定在向南的臉蛋上,手隨意的勾了勾向南額前的秀發,"才不過回來一天,你的緒變化就已經很明顯了,實話,這麼下去,我真的不放心把你放在這,半年時長!"

向南笑笑,仰頭看他那雙溫柔的魅眼,"你真把我當孩子呀?"

"你在我心里,就是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

路易斯柔的話一完,向南整顆心就仿佛被什麼重物砸中了一般,胸口猛然收緊了些分.

這句話……

多熟悉!!

曾幾何時,那個男人,也如此這般溫柔的跟她過同樣的話!

向南心口發澀,"唐……"

"嗯?"

路易斯的性/感的尾音不自覺拉長了些分.

"我……"

向南張了張唇,想什麼,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你."

路易斯鼓勵她.

即使知道,可能她的話,自己不太喜歡聽.

向南輕喘了口氣,舔了舔干澀的唇瓣,仰起頭看他,"你知道,這麼多年來,你在我心里的位置……真的,不比任何親人低,雖然你同我們一點血緣關系都沒有,可是,你在我,陽陽,還有我媽的心里,都是最最重要的人!我……不舍得傷害你,更不舍得欺瞞你.但是……你對我這麼好,而我對自己一點信心都沒有!我……"

"親愛的."

路易斯喊住她,掐斷她的話,嘴角依舊是那抹溫沉而寵溺的笑,"告訴我,你想跟我什麼?"

向南咬唇,汪汪的水眸糾結的看著他.

"不知道怎麼開口,那就聽我,好嗎?"

他對她,總是這麼溫柔,有耐心.

"好."

向南乖乖點頭.

"我們倆認識多少年了?算一算,四年了.你不止十次的告訴過我,在法國的四年如果不是我在你身邊陪著你,或許你的心里就永遠都不會有陽光了,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路易斯的生命里沒有你給予的這四年陽光,或許他也活得不如現在這般舒坦.人給人的感,都是相互的,我愛你,不只是因為愛!你承接著我對你的溫柔,你愧疚,可是,哪怕有一天我有了新的愛人,我也還會在你的身邊,因為,我對你除卻愛,還有親!最寶貴的親,不管怎樣,我們永遠都會是一家人,你懂嗎?"

向南的眼淚順著路易斯的話,流淌而下,"真的嗎?我們真的會是一家人嗎?"

她問完就哭得更凶了,秀眉跟鼻子都要皺到一塊了,"怎麼辦?我怕,我怕哪天我們就莫名其妙的分開了……可是,我更怕我會誤你一生."

"你希望我找個女朋友?"

路易斯沉聲問她,聲線發緊.

"不,不是."向南急忙搖頭,"你知道,我不希望你稀里糊塗的找個女孩子就當女朋友,我希望你順其自然,當那個人出現的時候,你就順手擒住,而不是……"

"可我,現在正在想盡一切辦法的,把她擒住.但……好像我的功力還不夠."

他依舊是笑著,只是嘴角邊隱隱有了些苦澀.

向南心一痛,垂下了淚眸,"對不起."

除了道歉,她不知道還能什麼好.

什麼,都不合適,什麼可能都會傷到他.

這個用心愛著自己的男人,她該如何把這份愛回饋給他?其實她真的也愛他,也愛到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可是,那種愛,到底不是心動的愛啊……

"寶貝,我們今天不要再探討這個深奧的話題了,好不好?就像你的,我們該順其自然,OK?"

"OK."

向南點了點頭.

"好了,乖乖去睡吧."

路易斯拍了拍向南的後腦勺,哄她.

"不,我還有話沒完."向南不走.

"嗯,那你."

路易斯耐心的等她.

"剛剛那個男人……"

向南到這里微微頓了頓,抬起眼簾看一眼對面的路易斯,就見他也正眯著眼,若有所思的睨著自己,向南干澀的抿了抿唇瓣,"剛剛那位景先生,他就是陽陽的爸爸……"

話音落下,果不其然的,換來一室的沉寂.

向南清楚的見到路易斯那雙俊美的英眉微微收攏,她的心也跟著收緊了些分,卻又見他飛快的松開了雙眉,往上一揚,嘴角微彎,"眼光不錯."

向南松了口氣,也微微彎了嘴角,只是,唇邊的笑容有些苦澀.

"他結婚了."

向南總結.

"嗯."路易斯認同的點點頭,眸光略顯複雜的看向向南,"還想回到他身邊嗎?"

"就在剛剛,我見到他的時候,心還在亂七八糟的跳……"向南吸了口氣,鼻頭微酸,"可是,他已經結婚了!而且,人還很多.我現在心里亂糟糟的一團,理智告訴我,我該離他遠點的……"

向南像是自自語般的碎碎念著,"我想我真的該好好睡一覺,認真的想一想,後天該用什麼樣的面貌去面對他……"

向南當真有些慌了.

"好!那就乖乖去睡覺吧,做噩夢就叫我,我就在你隔壁."

"嗯……"

向南拖著纖瘦的嬌身回了自己的臥室去.

廳里,留下滿室的孤寂,以及孤身一人的路易斯.

他走至吧台前,給自己斟了一杯赤霞珠,酒的味道,入口有些酸,酸里還浸著些澀……

——————————————最新章節見《添香》——————————————

錦山別墅區——

傭人陳媽恭敬的接過景孟弦褪下的西服外套.

"先生,剛剛樂巢俱樂部的老板送了位姑娘過來,是您欽點要的,現在已經沐浴完,候在偏房里了."

"嗯."

景孟弦冷沉的應了一聲,邁開長腿,陰騭的步上了二樓.

對于陳媽剛剛提到的姑娘,他沒表示半分態度.

寬敞的浴室間——

冰涼的清水沿著他健碩的肌理線漫下來,水珠染在他麥粒色的肌膚之上,男性荷爾蒙的味道在浴室里發酵.

他仰頭,閉眼,任由著冷水沖刷著他峻峭的面龐.

冷魅的輪廓線在水簾的描摹下,愈發深冷,性感.

忽而,睜開雙眸.

是一雙如獵豹般諱莫深沉的黑眸,眸子里折射出的鋒芒,幽冷,孤寂.

腥的血絲漫過那抹漆黑,一抹色的麗影,飛速的從他腦海中閃過,他眉峰一蹙,下腹處的某一塊地方,瞬間精神抖擻,仰高了龍頭.

媽/的!

"啪——"的一聲,他把出水龍頭拍上,粗喘了一聲氣,扯過浴巾往腰上一圍,大步邁出了浴室,往偏廳走去.

偏廳的沙發里,坐著個女人.

女人什麼也沒穿,同他一樣,只是裹著半條浴巾.

見他陰騭的走了過來,女人忙從沙發上起了身來,低頭,恭敬地喊了一聲,"景先生."

景孟弦陰冷的凝著她,"抬起頭來!"

語調霸道,不容置喙,且冷若寒潭,教人不寒而栗.

女人顫了一下,怯然的抬起了頭來.

潔白的貝齒緊咬著下唇,一臉無辜.

景孟弦幽冷的目光凝在她潤澤的櫻唇之上……

輕而不薄的雙唇,微微上揚的唇角,以及那喜愛緊咬下唇的貝齒……

他陰騭的幽眸,有一秒的恍然.

這個女人,在他眼里哪兒都不出眾,唯獨這張嘴……

與他記憶里的那張嘴,太相似.

他的視線,深沉的落上她的雙唇,手抵住她的下巴,"別咬著,我不喜歡."

聲線,是從未有過的溫柔.

那柔軟的語調,足以將所有女人融化掉.

他手心里的那張臉,不對,那雙唇,仿佛就是他的摯愛……

那一刻,連這個女人都有種錯覺,他被自己深深的迷住了!如不是,冷酷如閻的景孟弦怎會如此溫柔的待她呢?

他的手指,極致的涼……

觸上她的唇,幾乎是要將她冷凍.

但,指腹一寸一寸,細致的描摹著她的櫻唇,就像在撫摸著什麼珍奇異寶一般,每一個碰觸間,他那雙深沉的眼眸亦會風起云湧,洶湧澎湃!

"寶貝,歡迎你回來!"

他的聲音,迷啞得讓人心疼.

"景先生?"

女人疑惑的喚了他一句.

景孟弦重喘了口氣,捏緊她的下巴,墨染的眼底恢複了一貫的陰騭,森冷,"用你的嘴,伺候我!!"

命令,霸道得不容置喙.

"是……"

接收到命令,女人在他尊貴的身軀前跪了下來,替他拿下腰間的浴巾,當那座強悍的高山驚現眼前的時候,女人還是驚愕得倒吸了口氣,再然而,將嘴張大最大……緊緊地含住了他的昂揚,肆意吞沒……

用她那濕熱的雙唇描摹,套/弄.

景孟弦的雙手扣住她的頭,指間嵌入她柔軟的發絲里,他閉眼,腦子里全都是那張含淚的臉,那道豔的嬌影,不停地在他的眼前晃動……

她一襲性/感的吊帶裙,裙擺很短,不及膝蓋,白希的雙腿慌亂的在他面前走動著……

晃著他陰沉的雙眼,然每一步,都仿佛都走在了他的心尖上!!

驚,喜,夾雜著,酸,痛……

跪在自己身前的女人,不斷的與她那張嬌顏重疊,仿佛間,她正用著她那雙誘/人的唇,賣力的伺候著他,將他的昂揚一次又一次的吞沒進她的檀口間……

血液瘋狂的往腦子里回灌,一睜眼,就見一張陌生的女人臉正湊在自己的胯下賣力取悅著他,突然,惡心感騰升而起,他厭惡的推開了身下的女人,渾身戾氣更甚,"滾!!"

冰冷的字眼,從刀削的薄唇間蹦出來,滲骨的寒.

【好了,大家要開始糾結我們景醫生是不是還是乾淨的,YESyes!!人家還是乾淨的哇!放百萬個心,不需要為他的節操操心,另外,素的!丫找的女人都是跟咱們向南親有那麼丁點兒相似的!好吧,過多的不透露了,好戲還在後頭的!!】

【鏡子的新浪微博開通了,名字:鄰鏡,有博的可以關注下哈!】

上篇:四年後——再相見,已物是人非【相遇啦!】     下篇:四年後——我想要他,還想要他媽尹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