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我想要他,還想要他媽尹向南!  
   
四年後——我想要他,還想要他媽尹向南!

"滾!"

冰冷的字眼,從刀削的薄唇間蹦出來,滲骨的寒.

女人嚇得嬌身一哆嗦,裹著浴巾就倉惶逃出了房間去.

一時間,冰冷的房間里,只剩下景孟弦一人.

他拾起浴巾裹住腰間,身子一沉,陷進了沙發里去.

隨手在桌上揀了只煙,又煩躁的從茶幾上扒拉了只火機出來,"啪—"的一聲,火苗竄起,指間零星的火光閃了閃,煙頭燃了起來,映著黑暗中他那張冷峻的輪廓,孤漠,冷惻.

黑暗,深沉.

如同快要將他吞噬……

幽冷的世界里,獨獨只剩他!!

好些年了,他似乎也習慣了……

煙圈,吞云吐霧般的從削薄的唇間漫出來,陰掩著他那張諱莫如深的冷顏,峻峭的輪廓線,越發森冷.

"咚咚咚——"

房門被人禮貌的敲響.

外頭響起陳媽恭敬地聲音,"先生,老夫人的來電."

景孟弦漆黑的深潭陰騭了些分,涼唇掀了掀,"進來."

"是."

陳媽推門而入,將電/話交給沙發里的景孟弦,方才退出了偏房.

"孟弦."

"嗯."

景孟弦淡漠的應聲,健碩的身軀懶懶的往後靠了靠,神色漠然.

"明天可一定記得回來吃午飯啊."電/話里,溫純煙的態度很是殷勤.

"再看吧……"他散漫的抬了抬眉峰.

"兒子,你心里再怎麼怨你媽,明天好歹也是你媽我的生日,你回……"

"我知道了."

景孟弦直接截斷了母親的話,"明天見."

"明天見……"

三個字,景孟弦清楚的聽到了母親話里的那份落寞.

景孟弦深沉的眼潭掠過一抹黯然,卻飛快的,恢複自然,毫不留的掛了電/話.

——————————————最新章節見《添香》——————————————

溫純煙的生日宴會,定在了三天之後的周末,隆重舉行.

而今日不過只是一餐家庭便飯,如不是這樣的理由,一家人又怎麼會有齊聚一堂的機會呢?

方形餐桌的正席上坐著一家之主的景藍泉,左側溫純煙為伴,右側是兒子景孟弦,而景孟弦的身旁坐著兒媳婦曲語悉.

"李嫂,上菜吧!"

人已到齊,溫純煙張羅了一聲.

李媽領著一群女傭,手舉金色托盤走進了餐廳,開始井然有序的給他們呈上每一道菜.

餐桌上,氛圍有些壓抑.

景藍泉在這個家里向來話是最少的人,而景孟弦顯然也繼承了他老爸的優良傳統,不只片語,曲語悉見丈夫和公公都繃著臉不話,自然也拘謹得不太敢多.

她嫁進這個家里,因為肚子遲遲沒有反應,而導致在婆婆眼中地位越來越低,直到如今她亦不敢在這個家里造次.

溫純煙不停地給景孟弦夾菜,"孟弦啊,多吃點!唉,媽這年紀也越來越大了,到如今啊,什麼也不求,就求你們倆能讓媽抱到孫子就行了!"

她這話的時候,還不忘瞟了一眼景孟弦身邊的曲語悉.

曲語悉低了頭去.

景孟弦卻低低的笑了,那笑,諷刺意味甚濃,"怎麼?媽,你也不怕你孫子出來是個畸形?"

這話一出,溫純煙臉色一變,一青一白間,掠過明顯的愧疚之色,"兒子,那件事媽真的不是故意的……"

"媽!"

景孟弦涼聲打斷她的話,尾音加重了幾許,"難得回家吃一頓飯,有些事我不想再提!"

他的語調,徹骨的寒.

溫純煙的臉色,不太好看,瞄一眼身邊的丈夫,見他始終面無表的吃著飯,完全沒有要插嘴的意思,她的臉色更沉了些分,一扔手里的刀叉,涼聲道,"不生也沒關系,那你把你在外面生的那兒子找回來!"

溫純煙一語瞬間驚起數層浪.

桌上,所有的人,不約而同的偏頭看向她,連帶著景藍泉也凝著她,皺了皺眉.

景孟弦漆黑的深眸里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陰騭,他不動聲色的埋頭繼續吃飯.

"媽……"

曲語悉終于有些急了,"您當初不是好絕對不會讓那個孩子回來的嗎?您怎麼現在又反悔了呢?"

"那還不是因為你肚子不爭氣!!"

溫純煙怒罵了一句,又道,"總之,我不管怎樣,那孩子流著的是我們景家的血,就必須讓他認祖歸宗!!"

終于,景孟弦有了反應.

他冷魅的嘴角勾起一抹無溫的弧度,"要我不肯呢?"

他抬眼,陰沉的望向自己的母親.

"他是你兒子!你就不想把他要回來??!"溫純煙的眉峰有輕微的顫抖.

"想,我不單想要他,我還想要他媽!"

景孟弦邪冷的笑了.

手里的湯勺一松,'哐當’一聲,跌進碗里,他將身形慵懶的往後靠了靠,挑眉看著母親那張乍青乍白的臉,挑釁一笑,"你准嗎?"

"我不准,我是不可能讓那種低賤的女人嫁入我們家來的!!"

"呵!"

景孟弦涼涼哼笑一聲,纖長的手指摸了摸鼻梁骨,雙臂覆上餐桌,湊近自己母親那張幾近扭曲的臉,輕笑道,"媽,我不過只是出于客氣才問問你的意見而已!你以為,你兒子我,現在如果還真想要她的話,你的一句'不准’對我而,還有用嗎?"

溫純煙喘了口氣,"你……"

曲語悉面色蒼白如紙,找不到半分血色,握著刀叉的手,在不自覺中一點點收緊.

卻在聽到景孟弦下面一番話時,她篡緊的手,才一點點松了開來.

"媽,你該慶幸,你兒子我現在不想要她了!"

他完,優雅的站起了身來,用桌上的濕紙巾擦了擦手,涼涼的笑看溫純煙,銳利的鋒芒冷得教人心里發寒,"但你敢碰她以及她兒子,一根寒毛,代價就會是你們整個溫氏!媽,如今的你兒子,到,就能做到!!"

他將紙巾扔在桌上,"我吃完了,你們慢慢吃."

微微一笑,如同最優雅的紳士,仿佛剛剛那些威脅的話語並不是從他唇間里出來的一般.

轉身,信步上了樓去.

剩下兩張煞白的面孔,以及始終面無波瀾的景藍泉.

"老公,你瞧瞧你兒子!!"

溫純煙眼底含淚,挽過自己老公的手臂,控訴他,"你再不管管他,他遲早要變壞的!!你看看他剛剛什麼,他居然拿我們整個溫家要挾我!!我可是他媽,他居然這麼對我,這個不孝子!!"

景藍泉涼涼道,"你當媽/的也沒少威脅你兒子不是?溫純煙,你別忘了,你兒子的身體里,還淌著一半你的血!"

他完,冷冷的起身,步出了餐廳去,沉聲吩咐道,"李嫂,沖杯茶到我書房來."

"媽,孟弦的話你別往心里去了."

一頓飯吃下來,有些晦氣.

男人都走了,一時間餐廳里只剩下兩個女人,曲語悉只好出安撫自己的婆婆.

"沒用的東西,一個男人都搞不定!!"

溫純煙將氣全部撒在了曲語悉身上.

曲語悉擱在身前的雙拳不自覺緊握,眉心隱怒的顫了顫,但她還是聰明的把火氣壓了下來,"媽,這事兒咱們真的不能強求的,您也知道,他身體內的毒素不清的話……"

到最後,曲語悉就默默地噤了聲,故作惶恐的看向對面的婆婆.

"你也在變相的埋怨我?當年要不是為了撮合你們倆,我會給他打針?"

當年溫純煙急著想要孫子,為了撮合兒子和曲語悉,只得動用自己曾經用過的手段,給兒子下催/藥,卻不想,丁點不奏效,最後她氣急,干脆找黑道的人,把自己兒子給綁了起來,強行打了市面上最勁的藥,卻沒想到那居然是一劑罌粟針,罌粟針與海/洛因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純度幾近百分百,當初險些要了他的命,直到現如今他的身體里還殘留著毒素清不開去,至于罌粟癮,所幸的是,她兒子居然沒沾染上.

而那支催/藥劑,到底為何到最後會變成一支罌粟針,顯然有人在其中動了手腳,但這人是誰,卻至今也無人能得知.

"婆婆,這打針是你的主意,你可別往我身上推."

曲語悉倏爾站起了身來,一聲'媽’都變成了'婆婆’,面色極為難看,"我飽了,您自己吃吧."

她完,也不管身後的溫純煙氣得吹胡子瞪眼,就轉身步出了餐廳去.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南領著分部的二十名精英設計骨干前去"SSE"集團報道.

一路上,她只顧埋頭整理設計資料,就聽得同車的女同事們正熱切的議論著"SSE"集團的執行總裁,景孟弦.

"聽人SSE的總裁帥到不行!走哪都是回頭率百分百的那種!天啊,搞得我心花怒放的,好期待啊!!"

"有什麼好怒放的?人家冷酷得像塊冰,你以為他還能瞧得上咱們不成?再了,人家都是已婚了,已婚人士!!"

"已婚又怎麼樣?人家外頭的人不知有多少呢!聽他對人一向特別慷慨,每一個的分手費都好幾十萬呢!嘖嘖……給我,我也願意啊!"

聽得她們的議論,向南斂了斂眉,不自覺的心頭有些煩悶,她揉了揉太陽穴,問司機,"還有多久能到?"

"總監,前邊向南路還堵著呢!車跑不動."司機回頭回向南的話.

"向南路?"

向南愕然,"前面不是芙蓉路嗎?"

什麼時候更名了?還跟她的名字一樣?呵,還真有緣.

"咦?咱們總監不也是這個名字嗎?哈!好巧哦!總監,這可是你的專用道!"兩個女同事終于把話題轉了過來,打趣向南.

"呵!兩年前這條路就更名了!"司機回答著向南的問話,"那年老城區重修,把所有的路擴寬新建了,當時政aa府缺錢,只好找咱們市里這些有錢的老板融資,這不,這條路就是'SSE’集團的老總贈的,所以這路名和路牌也就由他一並更換了,嚕,那邊不就是政aa府立著的感恩牌嗎?上面刻著名字和年份呢!"

向南順著司機手指方向看了過去.

果不其然,路邊立著一塊型不規則的石碑,石碑上刻著寥寥幾個字……

'向南路,于201X年,景孟弦贈’.

風,透過車窗玻璃拂進來,仿佛卷著沙子,吹進了向南眼里……

"總監,總監?你怎麼了?"

女同事八擔憂的喊了向南幾聲,"怎麼了?眼睛的."

"嗯?"

向南回神過來,牽強的掀了掀嘴角,"沒,剛剛起風,沙子入了眼……"

前方的路終于通了不少,車身再次啟動,向南的雙眸再次瞄向那座石碑,那一刻,她仿佛就見到了那個男人,一席黑色風衣站在路牌下,單手抄在風衣口袋里,另一只手叼著一根煙,有一口沒一口的抽著,漆黑純澈的眼眸在煙圈熏染下,越漸渾濁……

向南無力的將身子倚在真皮座椅上,就聽得身邊的女同事又再一次議論開了.

"聽人家景總從前還是名特別出色的醫生呢!但就不知道什麼原因,最後居然棄醫從商了."

"那還能什麼原因,當然是做生意比當醫生賺錢唄!再,當醫生多遭心啊?每天在醫院里走來走去的,多髒是不是?而且,給人看病時,景總成天繃著個臉,哪個病人會喜歡啊?做醫生鐵定不適合他."

向南皺了皺眉,偏頭,看向自己身邊的女同事.

她叫什麼名字,自己暫時還叫不出來,但下意識里就不太喜歡她,"他適不適合當醫生,並不是你一兩句話就能武斷下評語的!還有,醫院是個非常神聖的地方,請不要用'髒’這個字眼來形容它!"

向南的神是從未有過的嚴肅和認真.

突來的態度,讓女孩有些結舌,她掃了一眼同自己八卦的八,默默地就不出聲了.

畢竟,再不爽,她也是自己的頂頭上司啊!

見同事這副模樣,向南知道可能自己的架子擺得太過了些,但她已經沒心再去理會這些了,揉了揉太陽穴,腦仁有些疼,而心里,更是像一團攪亂的麻花,亂七八糟的,煩得很.

她們剛剛議論的話題,無疑也是她最不能理解的.

當年那個一心為醫生夢而追逐的男人,為何到最後卻選擇了放棄他的夢想?

他的夢想,不重要了嗎?

別人向南尚不清楚,但他……向南太清楚不過了!

這個夢想于他而,就像生命鮮活的源泉,就像一注活水灌入了他的世界里!而如今,夢想不在了,那他呢,還好嗎?

到底又是什麼讓他放棄了他堅持了這麼多年的夢想呢?是他母親的逼迫?還是其他什麼?

向南想不明白,越想,只覺得腦袋越疼……

………………………………………………………………

'SSE’集團大廈,三十二樓——

"尹總監,歡迎光臨!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

迎面而來的是李然余.

今日的他,那張略偏書生氣質的俊臉上,多出了一副金色邊眼鏡,倒真顯成熟了不少.

他身後領著一群高層人員朝向南走近,禮貌的同她握手,熱的做自我介紹,"上次見面,沒料想你就是我們設計部的領頭人,早知如此,上次就該好好認識一下了!您好,我叫李然宇,是景總的貼身秘書!"

薄薄的鏡片下,閃著狐狸般的精光,向南自是知道這人的不簡單.

"李秘書客氣了,尹向南!"向南與他握手.

李然宇以及所有高層又紛紛與向南的下屬握手,介紹.

"尹總監,這個案子想必大家也知道有多重要,而我們景總自然也把它著重放在第一位,所以還望大家多多努力,至于你們的辦公室,為了方便與我們總裁直接溝通,就替你們安設在了三十二樓的右廳,而尹總監你的辦公室在左廳,與總裁辦公室打照面,有什麼問題,方便你們就近交涉."

李然宇有條不紊的替他們安排好一切,末了,又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這才道,"總裁現在正在開一堂大型會議,可能一時半刻的抽不開身來,等他出了會議廳,會來與大家照個面的."

完,目光落向向南,再一次同她握手,"尹總監,麻煩您費心了."

"應該的."

向南掀唇一笑,回握他的手.

一切事宜交代完畢,李然宇領著眾人預備離開,才一走至門口,就聽得他恭敬地喊了一聲,"景總!"

而後,就見景孟弦穿著一席歐華正裝,邁著頎長的雙腿,信步朝向南走了過來.

望著那熟悉的人影一點點朝她靠近,向南心口一緊,登時就有種透不過氣的壓抑感.

他的目光,直射向南.

陰沉,森涼,漠然,疏離?!盛氣凌人的感覺,壓迫著她,讓她幾乎是下意識般的,往後半退了一步.

而後,男人高大的身軀,在離她半米遠的距離處,停了下來.

陰影朝她蓋下,如同泰山壓頂.

而他的目光,卻始終落在她略顯慌亂的臉上,眸底中洶湧澎湃,忽冷忽熱……

刀削的薄唇,一直深抿,不一語,也完全沒有要開口話的意思.

【咱們終于建群了哇!群號在留區,暫時只收添香的VIP親,敲門磚就是大家的用/戶名哈!】

上篇:四年後——再見他,心髒還在亂七八糟的跳動     下篇:四年後——你該不會想讓我跟你睡一張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