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你該不會想讓我跟你睡一張床吧?  
   
四年後——你該不會想讓我跟你睡一張床吧?

薄汗漸漸的從向南的手心里滲出來,她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盡可能的穩了穩自己的心緒,抬起頭來,微微一笑,"景總,幸會."

她主動向他探出手來.

景孟弦聞,黑眸中掠起半許薄光,視線從她的臉頰上轉移至她伸出的右手上.

握住她的手,"幸會."

沒有音律的嗓音,依舊好聽得讓人心動.

淡淡的薄唇,微微掀動了兩下,卻性/感得教人挪不開眼去.

向南望著眼前四年不見他,明顯有片刻的失神.

手,被他握住.

力道不重,指間,卻是徹骨的寒涼.

同四年前,手心溫熱的他,判若鴻溝.

還在向南失神之際,忽而,手心一空,他松開了她來.

回神,他已信步繞過她,與他未來的下屬打招呼去了.

他不過只是出于客氣的與大家一一握了握手,那張冷峻的面頰沒有多余的表,末了,視線停駐在向南的臉上.

"尹總監."

他喊她.

"在."

向南應了一聲,心一下子吊了起來.

相對于她的緊張,景孟弦便顯得從容太多,他抬起手腕淡淡的看了看時間,"我還有一個時結束會議,給你一個時的時間整理資料,一個時後來我辦公室一趟,我想聽聽你們團隊的設計理念!"

"好."

向南應允.

景孟弦邁步走出大廳.

"哇!景總可真是帥斃了!!"八雙手合在鄂下,做花癡狀.

李然宇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框,笑道,"可別癡我們總裁,愛上這樣的男人,可不太好過."

向南將目光從景孟弦消失的背影上抽了回來,拍拍手,招呼道,"好了,大家趕緊整理整理,准備投入工作了!"

"唉!帥歸帥,可是也未免太苛刻了吧!咱們才剛來就不給喘息的機會,往後的日子豈不更慘?"

八叫苦連天.

李然宇依舊只是溫和的笑著,"尹總監."

他喊了向南一聲,鼓勵她,"好好干,別太有壓力."

"謝謝."

"有什麼問題,隨時找我."

李然宇完,也轉身出去了.

所有的同事,各歸各位,向南也抱著資料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總的來,'SSE’給他們的待遇還算不錯的,他們設計部算是臨時抽調過來的,工薪待遇是平時的兩倍,再看看這間單人辦公室……

寬敞得令人咋舌!

初步估算一下,少也有六十平方.

整牆的書櫃,從地上延伸至天花頂,周邊一架移動的樓梯,方便取書籍時使用.

書架里整齊的擺放著各色書籍,天文地理,應有盡有.

書架前兩米,擺放著一套真皮棕色沙發,沙發前的木茶幾上擺放著一套高級茶具,而對面的牆壁上,懸掛著投影布,平時辦公用的.

左手邊一張弧形的辦公桌,桌上整齊的擺放著各種文件夾,正中間一台專用電腦,電腦前擺放著兩盆新鮮的綠色植物,大概是紫羅蘭吧!花苞已隱隱探出了頭,不久的將來想必會盛綻放.

向南在辦公桌前坐了下來,開始整理起手中的資料.

看著眼前一張張複雜的平面圖,向南的思緒卻莫名其妙的飄離了出去……

想到來'SSE’時,游經的那條向南路,向南不由心頭發緊.

不敢過多的去揣測他命此名的意義,但……這名字至少與自己有關吧?!

"唉……"

向南煩躁的抓了抓後腦勺,揉了揉太陽穴,不想了,不想了!

想太多,偏頭痛又要犯了,腦仁疼.

一個時,在牆上石英鍾的'滴滴答答’聲中,飛快的逝過.

向南抱著資料,站在總裁辦公室門外的時候,還是緊張的不由深吸了口氣,而後才敲響了辦公室的門.

"咚咚咚——"

禮貌的三聲過後,回應她的是簡扼的兩個字,"進來!"

向南推門而入.

"景總."

她禮貌的喊了一聲.

景孟弦沒有抬頭,視線依舊投注在自己手里的文件上,只淡淡的交代了一句,"順手把門帶上."

向南連忙轉身將門闔上,這才款步朝景孟弦走了過去.

她盡可能的讓自己以最平常的心境面對他.

"坐."

景孟弦指了指他對面的椅子,示意向南坐下.

公式化的語,以及態度,充滿了疏離感.

向南咬了咬下唇,在他面前坐了下來.

雙目直迎他深邃的冷眸,心里激靈了一下,下意識的想要躲開,但她還是強逼著自己鎮定了下來.

景孟弦只是不動聲色的看著她,卻已然將她眼底的緒變化盡收.

"尹總監,談談你們團隊的理念."

景孟弦將身子微微往後靠,慵懶的倚在椅背上,伸手抽了支煙出來,預備點燃,卻忽而頓住了手里的動作,末了,將煙和打火機往桌上一甩,有些煩躁的抬眼掃向向南,"吧."

他的煩躁,來得有些莫名.

向南看不太懂.

卻不知,他的煩躁,來自于她!

明明煙癮犯了,想抽支煙,卻又礙于她在,不想被她抽了二手煙去,可扔了手里的煙才發現自己竟然還是這般在乎她,心里更是煩不勝煩.

"對于桑格羅夫莊園酒店的初步設計理念,我們的想法是走法國酒莊格調,讓人們走進莊園的時候,就像踏入了葡萄酒的發源之地,讓大家切身感受一下酒釀造的芬芳……"

"你很喜歡法國?"

向南介紹的話語,還未來得及完,就被景孟弦打斷.

她從資料上抬起頭來,看向對面神色自若的男人,點頭,"對."

而後,淡淡一笑,"如果不喜歡,也不會定居在那了."

這話的時候,她不經意的掃了對面男人一眼,然而,讓她失望的是,某景依舊面無異色,那雙諱莫如深的眸子里更是掀不起半分漣漪.

但他還是伸手叼過了桌上那支煙,"啪——"的一聲,火機蓋打開,冷峻的面龐湊近火苗,煙頭瞬間亮起一絲星光,薄薄的煙霧嫋嫋上升,漸漸朦朧了他深刻的輪廓線條.

"繼續吧."

他夾著細煙的手指,指了指向南手里的資料,緒似有些許的煩躁.

向南只好繼續同他彙報設計團隊的理念.

刻鍾後——

"初步的設定,大概就這樣了."

向南闔上資料,做最後的陳詞總結.

景孟弦靠在椅背上,沒出聲,只是直直的看著對面的向南.

起初那支煙早已抽完,這已經是第三根了.

他的煙抽得有點凶.

"多久能出效果圖?"

他問向南,伸手,將煙頭摁滅在煙灰缸里.

"這得看景總的意思,順利半個月,不順利半年."

"半年?"景孟弦冷涼的掀了掀嘴角,"兩個月達不到我的要求,帶上你的人,卷鋪蓋走人!"

他的態度,一點也不含糊.

下馬威?向南挑眉,清淺一笑,起了身來,拿過桌上的資料,抱在懷里,"外界傳景總對工作苛刻得簡直令人發指,那麼,接下來的兩個月里就讓我們看看到底是景總太苛刻,還是他們的工作質量不行吧!讓我的團隊卷鋪蓋走人……"

向南自信的挑挑眉峰,吐出一個單音字,"難!"

末了,含笑,沖景孟弦微微頷首點頭,而後,轉身,邁著自信的步子,昂首出了辦公室去.

景孟弦望著她那抹離開的背影,一貫緊繃的嘴角,竟不自覺的微微上揚.

那笑,讓剛推門進來的李然宇都有片刻的怔忡.

實話,同這位冷總裁共事四年,第一次見他如此會心微笑,這感覺簡直比瞅見女鬼還讓他覺得刺激,震驚!

"景總……"

李然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架,不怕死的道,"您笑了."

景孟弦收起微揚的唇角,冷不丁的掃了他一眼,"多話!"

"其實我還想更多的話……"

李然宇也不等景孟弦表態,就兀自開了,"實話,當年您送她出國的時候,是不是從來沒料想過她會在法國直接定居下來?而且身邊還突然多出了位良人……"

"你想什麼?"

景孟弦皺眉,冷騭的盯著李然宇.

這種目光要換做別人,早就駭到不敢噤聲了,但他可是李然宇,景大總裁的貼身秘書,自然抗壓能力非同一般了.

他干脆就在景孟弦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景總,你要還喜歡她,就把她搶回來唄!你……"

"李然宇!!"

景孟弦咬牙切齒的叫住他,整個人一時間就像炸了毛的獅子.

李然宇一見這副架勢就知道自己把這頭獅子真給惹急了,"OK,我不了,當我多嘴!但是……"

有些話還真是不吐不快啊!!

李然宇撓了撓頭,干脆豁了出去,"景總,您當年煞費苦心的把他們母子倆轉移到法國去,還不就是為了讓你母親和曲語悉的人動不到他們嗎?如今眼見著一切都要太平了,你接他們回來無可厚非吧?結果呢?你又當起了聖父!你以為我不清楚你心里的想法嗎?你又煞費苦心的把尹總監和路易斯從法國弄過來,還不是想看看尹總監這四年來是不是所托非人,可是現在你都看到了,路易斯的為人就跟傳中一樣,對尹總監更是好得沒話,兩人也完全一副熱戀的姿態,很好!結果您很滿意,可是,您真的開心嗎?"

難得的,這番話出來,景孟弦竟然沒有在中途打斷李然宇.

他只是,冷幽幽的,靜待他完.

"完了?"

他涼涼的一挑眉峰.

"完了."李然宇背脊發涼.

"這個月的工薪扣完,原因:頂撞上司,且在工作時間談論個人私事!!出去!!"

靠!!

李然宇在心里咆哮.

所托非人啊!!

李然宇走了,辦公室里徒留下他來.

一瞬間,氣壓仿佛低至了極點.

景孟弦又從煙盒里取了支煙來,點燃,低頭深吸了一口,寥寥的煙圈從唇間漫出來,他起身,信步走至落地窗邊.

低頭,俯瞰眼前鱗次櫛比的大廈,心底確實道不盡的空洞,悲涼.

心房里,仿佛早已被掏空,掏盡了一般!

當年他承諾過向南,絕不讓自己和他走上父親和秦姨的那條老路,可結果呢?

他同曲語悉結婚,將向南和陽陽安置在法國,當時的他,偏執的以為只要挫了溫氏的銳氣,便能將他們母子倆接回來,于是,他毫不猶豫的舍棄了自己多年的夢想,投身進了這暗如戰場的商場中來.

他的夢想,從醫生轉變為護他們母子周全!

他一次又一次被母親和曲語悉暗算,卻不想,最後到底還是輸了.

自己與她尹向南的後路到底還是徹徹底底的斷了!!

想到這里,他暗沉的眸光愈發陰騭了些分.

後來,得知她身邊有了愛的人之後,他就開始發了瘋的不停地找女人,找那些與她有些微相似的女人,想以此來慰藉他心里的那份空虛,卻發現他的心,只會越來越空……

而對于她的那份深沉的思念,會在每一個夜深人靜的暗夜里,瘋狂滋長,不停地吞噬著他的骨血,噬骨的疼.

尹向南,喜歡你的人很多,從不缺我一個,可我喜歡的人,那麼少……

除了你,就再也沒有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南雖與景孟弦同在一家公司上班,就連辦公室都打對面,但兩個人幾乎鮮少見面,哪怕是見面了也絕不多一語,通常況就像現在這樣……

十一點時分,向南加班從辦公室里走出來,不料就見景孟弦也恰好推開辦公室的門從里面走了出來.

兩個人,同時一怔.

"景總."

向南率先同他打招呼,禮貌的喊了他一聲.

"嗯."

他不過公式化的應了一句.

手臂上還搭著一件紳士馬甲背心,沒再多看一眼向南,信步就往電梯間走去.

向南也只好硬著頭皮往電梯間走.

兩個人同時等著電梯上至三十二樓.

他等的是總裁專用電梯.

她等的是員工專用電梯.

兩個人,誰也沒再開口話.

他平視前方,旁若無人般的安靜等待著.

而向南終究不如他平靜,還是忍不住偷偷側目看他.

那冷峻的側顏,隱在薄弱的燈光里,像一尊工匠們精工細琢過的神祗雕像,完美到無可挑剔.

"看什麼?"

忽而,身邊的男人冷不丁的出了聲.

頭,偏過來,目光直射向南,眉峰微挑.

"啊?"

向南一窘,視線更是來不及抽離,臉蛋瞬間漲,卻不料,忽而眼前一黑.

頓時,全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中.

"怎麼回事?"

向南嚇得一聲低呼,臉色由轉白,眸子胡亂的在黑暗里搜尋著,"景總?"

"停電."

平緩的聲線,依舊毫無音律的從黑暗處,離她一米遠的距離傳了過來.

明明沒有任何溫度可,卻偏偏讓向南受驚的心髒瞬間回暖不少,失神的面色也恢複自然.

她長舒了口氣,慶幸,還好他在自己身邊.

不然要真的一個人時,突然停電,她非得嚇破膽不可!

想想,三十二層的高樓,一個人,又是凌晨的點兒……

向南又有些毛骨悚然了.

"景總……"

她驚顫的又喊了一聲,伸手試探性的在空中胡亂的摸了摸.

唯恐他會兀自扔下她,一個人走了似的.

"電梯停了,我們得自己走下去!"他在暗里道.

"啊?"

不會吧?!!

向南要哭了,"這可是三十二樓啊!!不至于這麼坑爹吧?"

"把手機拿出來,照亮."

景孟弦警告她.

向南真的欲哭無淚了,"手機沒電了!"

如今的破手機,一個比一個耗電快,還不敵當年的板磚NOKIA呢!

"用你的吧!趕緊的."

向南催他.

原諒她,她還真挺怕黑的.

她的話一出口,黑暗中明顯靜了好幾秒,而後,就聽得景孟弦悶悶的聲音響了起來,"沒電!"

"……"

靠!!

他們倆要不要這麼猿糞啊?

"那怎麼辦?"

向南還真急了.

"要不摸黑往樓下走,要不睡辦公室!"

"你怎麼想?"向南征求他的意見.

"辦公室里只有一張床."景孟弦淡幽幽的蹦出一句話.

眸光下意識的在黑暗里尋找那張受驚的臉蛋.

向南心一悸,半響,梗了梗脖子,展開大膽的設想,"你該不會想讓我……跟你睡一張床吧?"

"……"

結果,回應她的是,一道毫不給面的譏笑聲.

顯然,她想多了!

向南臉頰染上一層尷尬的緋,幸好被這暗夜掩蓋,才不至于讓她的心思全部暴露在這個男人眼底.

"你不會是想你自己睡辦公室,然後讓我一個人摸黑從三十二樓爬樓梯下一樓吧?"

【鏡子開群啦,群號在留區哈!有興趣的VIP親們可入.暫時只收添香的VIP用/戶哇!】

上篇:四年後——我想要他,還想要他媽尹向南!     下篇:四年後——樓道里突來的曖昧,氣息交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