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樓道里突來的曖昧,氣息交織  
   
四年後——樓道里突來的曖昧,氣息交織

"你不會是想你自己睡辦公室,然後讓我一個人摸黑從三十二樓爬樓梯下一樓吧?"

就是借她十個膽兒,她也真真兒不敢啊!!

"尹向南,平日里虧心事沒少做吧?"

他問她,語氣平淡,沒有波瀾,卻還是在向南的心池里激起了層層浪花.

她怔怔的望著黑暗里,他的方向處.

他的身影,隱匿在暗光中,只是一道模模糊糊的輪廓,卻依舊頎長,挺拔.

是啊!這才最最正常的景孟弦啊!

那個逮著機會就亡命兒損她的毒舌景醫生!

那一刻,向南有一種錯覺,仿佛他們又回到了從前,回到了那家醫院,而他,依舊是那個身穿白大褂,器宇軒昂的景醫生.

"走了,下去了."

正當向南還在發怔之際,他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沒得向南反應過來,那道漆黑的身影已兀自朝樓道間走了過去.

"你等等我!"

向南急忙跟上他的腳步.

黑暗中,她不敢離他太遠,也不敢走他太近,只是亦步亦趨的跟著他的步伐,不快不慢,恰到好處.

下樓的時候,景孟弦依舊走在前面.

他似乎對這片黑暗適應得特別快.

單手習慣性的抄在西褲口袋中,從容的邁著步子往樓下走.

再反觀他身後的尹向南……

夜視非常差的她,只能兩只手一同扶著樓梯扶手,每踏出一步的時候,腳尖還得心翼翼的往前探一步,直到確定了下一個台階的時候,她方才敢走下一步路.

眼見著前方那抹黑影離自己越來越遠,向南有些急了,腳下的步子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起來.

"景總……"

向南喊他,唯恐他走太快就把自己給落下了.

"景總!!"

見他沒反應,向南又喊了一聲.

"嗯."

景孟弦沉吟的應了一句,腳下的步子依舊沒停.

但即使如此,向南緊張的心還是安定了不少.

"景總,我看你們公司也不如外界傳聞的那麼強大嘛!這都什麼年代了,還停電."

向南故意找他的茬,希望他能跟自己多扯幾句,那樣她也不至于這麼害怕了.

"那看來尹總監的能力也不如你們公司宣傳得那麼神乎其神,都多大的人了,還怕黑!"

"怕黑什麼時候跟能力又扯上關系了?"向南抗議.

"停電什麼時候又與公司的強大度扯上關系了?"某男反問.

"……"

向南啞口.

氣!這都要跟她計較!

她撇撇嘴,不爽的腹誹他.

卻發現,前方的那抹黑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停了下來,微微側著身,淡淡然的看著她.

黑暗中,他那雙深沉的黑眸,尤其清亮.

向南看得有片刻的失神,以至于步子往前一踏,卻忽而踩了個空,整個人就狼狽的往前栽了去.

"啊——"

向南嚇得花容失色,眼見著自己就要從台階上滾下去了,倏爾只覺腰肢一緊,一只鐵鉗般的猿臂適時的將她牢牢圈住,整個人毫無預兆的跌進了一堵結實的胸膛里去.

兩個人的呼吸,貼得極近.

甚至于能清晰的感受到對方呼出的熱氣,一淺一深,一輕一重的拂在自己的鼻息間,與自己的氣息交織纏綿著……

銀玉的月光,透過樓道的玻璃窗傾泄而進,薄薄的灑在相擁的兩人身上,如同給他們裹上了一層浪漫的及地白紗,如夢似幻中,竟似那剛邁入婚禮殿堂的,一雙虔誠的新人.

半寸不到的距離間,景孟弦能清楚的看見向南那雙輕輕扇動的羽睫,如同兩把纖柔的蒲扇,每一動,就能讓他的喘息聲,更重幾分.

他低頭,削薄的唇瓣,鬼使神差的朝向南輕扇的羽睫,一點一點欺壓而去……

感覺到他越發及近的熱氣,向南緊張得一顆心仿佛快要從心口里蹦出來一般.

手握著他的臂彎,不自覺的篡緊……

羽睫顫抖得有些厲害,眼簾垂下,再不敢去看他,本就不平穩的呼吸,這一刻變得越發急喘起來.

時間'滴滴答答’間緩緩流逝……

喘息間,讓向南緊張而又期待的吻,卻遲遲沒有落下來.

終于,她忍不住拾起眼簾看黑暗里的他.

而他那雙深沉如古井般的黑眸,也正直直的鎖定她.

"松手!"

兩個字,薄的從唇間吐出來,沒有半分溫度可.

向南心頭一沉,低頭去看,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他已松開了那只圈著自己的手臂,而她的手,扣著他的臂彎,很緊很緊.

向南忙局促的收回了手來,"抱歉."

她低聲道歉,心想可能是自己太用力,弄疼了他.

景孟弦卻什麼話都沒多,轉身,下樓.

向南倚靠在牆壁上,微微喘著氣,調整著心頭不平穩的緒,卻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心里的那份失落……

怎麼掩都掩不掉!

她居然,還在期待著什麼!

直到向南調整好心境的時候,才發現他的身影早已走遠,然而她卻已騰不開心思再去害怕了.

走到下一個樓道口的時候,就見景孟弦正倚在牆壁上,有一口沒一口的抽著煙.

零星的光點在他指間閃爍著,印著那張冷魅而深沉的面孔,模糊卻依舊峻朗.

才一察覺到向南的靠近,他便隨手將還剩半截的煙頭摁滅在了垃圾桶里,起身,邁開步子往前走.

向南怔忡的望著他頎長的背影,心頭不覺湧上一層暖流.

"景醫生!"

那一刻,向南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被門夾了腦袋,還是被驢給踢了腦仁兒,總之,她還真就這麼叫出了口來.

當這個稱呼從向南的唇間蹦出來的時候,走在前方的男人,腳步明顯一頓,身形僵硬,維持了好幾秒鍾,半響後才掄腿繼續走.

"景醫生!!"

向南在黑暗中一步並兩步的,急忙追上他的步子.

有個問題一直縈繞在她的心里頭好久了,她想趁這個獨處的機會弄清楚.

"景醫……"

"尹向南,注意你的稱呼!!"

向南喊他的話還來不及完,就被身前的景孟弦厲聲打斷.

他折了身過來,黑暗里,那雙如鷹隼般的冷眸直直掃向她,鋒芒銳利,森冷,似要將她刺穿,凍結.

向南駭了一秒.

幾秒後,回神過來.

黑暗中,水眸毫不畏懼的直迎他犀利的眸子,"景醫生!!"

景孟弦眉峰隱隱動了一下,似在壓抑著心里的慍怒,他咬牙警告她道,"尹向南,不要挑戰我的耐性!!你在我這的耐心額度,一向不高!!"

他的警告,無疑有些傷人,然而,對于他的話,向南卻仿佛充耳不聞.

"你為什麼要放棄你的醫生夢想?"

這個問題真的盤踞在向南心里好久好久了!

景孟弦怒極反笑,冷幽幽的睥睨著向南,"尹總監,你這愛管閑事的毛病,能去醫院治治嗎?"

"能!那景醫生幫治嗎?!"向南挑釁的揚眉.

景孟弦冷笑,"真是病得不輕!!"

完,一把厭惡的拂開她,邁步下樓.

向南鍥而不舍的追上,"景總,我無意跟你吵架,只是……我希望你並不是為了我和陽陽而被迫放棄自己夢想的!那樣我們母子倆真的會愧疚一輩子!"

"哦,是嗎?"景孟弦腳下的步子分毫沒有停下來,陰惻惻的偏頭掃了向南一眼,冷笑道,"那你就去跟上帝懺悔一輩子吧!"

這話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他真的是為了自己和向陽而才放棄了他的醫生夢?

向南有片刻的失怔,卻聽得景孟弦冷沉的聲線再次響起,"尹總監,別再往自己那張臉上貼金了!"他到這里,頓了頓,側身仰頭看高他幾層階梯的向南,冷聲警告道,"還有,別人丈夫的閑事,你再管,就真該去跟上帝懺悔一輩子了!!"

話音落下,向南登時啞口.

'別人的丈夫’,這個標簽就如同一記悶捶一般,重重的砸在了她的胸口上,瞬間讓她清醒了不少.

該死!!

向南懊惱的錘了錘自己的腦袋!

正如景孟弦的那般,自己這討厭的毛病又犯了!!

她就是喜歡不顧場合,不明況的多管他的閑事!這都多少年了,還這樣!看來自己真該去治治了!

兩個人一路摸著黑下到三十二樓來就再也沒有多一句話了.

"在這里等著!"

到了門口時,景孟弦忽然蹦出了一句話來.

向南不明所以,才想問他,就見他已然轉身,徑自往地下停車場去了.

"嘩——"

一道刺目的車燈從相反的方向朝向南射了過來,提示性的閃爍了幾下,"嘎——"的一聲,一輛熟悉的黑色賓利就在向南跟前停了下來.

車窗滑下,路易斯那張同時擁有著東西方特質的溫潤俊顏露了出來.

他沖向南露齒一笑,而後推開車門,就下了車來.

"你怎麼來了?不是今晚有重要約會,要回很晚的嗎?"向南驚喜于他的出現.

路易斯紳士的替向南拉開車門,而後又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表,"已經不早了!打你電/話關機,回酒店一趟,見你不在,就猜到你大概在加班了."

"手機沒電了!"

向南坐進了車中去,路易斯習慣性的彎身替她系安全帶,卻忽而一束強勁的車燈朝他們直迎了過來.

向南蹙眉,下意識的伸手擋光.

路易斯也回了頭去看.

對面,銀色的保時捷上,正坐著,景孟弦!

車,在他們正對面戛然停下!

清冷的視線,如同一雙利刃,直射他們.

而那張冷峻的面龐,卻始終毫無異色,不顯半分緒.

三個人,就這麼冷冷的對峙了近半分鍾的時間.

而後,銀色保時捷如旋風一般,疾馳離開,飛速的消失在了暗夜里,幾十秒過後,連後視鏡里那最後一道光點也消失不見.

向南的心頭,不覺有些落空.

路易斯只需一眼就識破了向南的心思,他依舊優雅的替她系著安全帶,"是不是我不該來?"

"你的什麼話呢!"

向南推他,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不過真的,這麼晚了,你確實不該來,我可以自己打車回去的."

路易斯見她終于展露了笑容,嘴角也漫開了淺淺的一抹笑意,他繞過車身,坐上了車來,左手扶住方向盤,側身看向向南,一臉認真道,"親愛的,我給你在這邊買台車吧?"

向南瞪他,"干嘛?你真想養我?"

路易斯失笑,"求之不得!"

"不要!"向南一口否決.

"不要什麼?"路易斯挑眉.

"不要你的車,不要你養我!!哼,我看你吧,一定是想吊起我的虛榮心!對不起,我不接受!!"

路易斯微笑,"要你虛榮心強點,就再好不過了."

這話……很熟悉!!

尤記得曾經某一刻,某個男人也這麼貼在自己耳際邊呢喃過……

向南的心神有片刻的恍惚,回神過來,忙擺手道,"你可千萬別給我買車,主要不是費錢,我是擔心我車技太差!你也看到了,這里的路況可不跟在法國一個況.親愛的,你可千萬別坑我!到時候我要出車禍了,你鐵定得去教堂跟上帝懺悔一輩子不可!"

"哈哈哈哈……"

路易斯朗聲大笑,一邊倒車,一邊道,"那看來接送你上下班這活兒我還得繼續做下去了,不過我看景總臉色不太好,你確定沒關系嗎?要人家在工作上給你鞋穿怎麼辦?"

"噗……"

向南也笑了,"你不會以為人家吃醋了吧?"

"不是嗎?"路易斯挑眉.

"不可能!"向南想也不想的否定掉,腦子里蹦過那句他警告自己的話,人家可都已經是別人的丈夫了,還會為她吃醋?

想多了!

"不過……"向南正了正身子,縮了縮腦袋道,"這鞋可能我還真有得穿了,剛剛我好像一不心真把他給開罪了."

路易斯彎眉笑起來,"放心,不會的.這麼大個總裁,有可能為了丁點私事就給員工鞋穿?"

"這倒是!"

向南點頭,認可.

以她對景孟弦的了解來,他是不可能這麼氣的.

但是……現在的景孟弦,她真的還了解嗎?

"對了,親愛的,有件事得同你提一下."

路易斯啟動車身.

黑色賓利飛快的隱沒進了暗夜里……

"嗯?"向南狐疑的眨眨眼.

"明天晚上,景總的母親在我們入住的酒店設生日宴,我作為日後的合作伙伴,肯定是要出席的,至于你,論理而,景總現在是你的上司,你要不參加好像有些不太過去,但是,礙于你和她母親之間的那些事兒,我覺得就算你不出席也不為過,至于禮物,我會幫你送到的."

向南咬了咬唇,良久都沒發表自己的看法.

"怎麼了?"

路易斯透過後視鏡看她.

"我們設計部所有的員工都會到."

向南.

末了,又補充道,"但我確實不太想去.至于禮物……"

向南抿唇,半響才道,"就別送了."

"嗯?"

路易斯偏頭不解的看著她.

"別送了."向南又搖頭,這次的語氣非常肯定,"你不知道他/媽是什麼樣的人,不定見了我的禮物後,一整場生日宴就因為那份禮物給糟了,沒必要!再了,他們家根本不稀罕我的禮物!"

路易斯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見她堅持也不再多什麼,溫潤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後腦勺,"好,你不送就不送,留著那些錢,往後給我買生日禮物."

"好!"

向南笑彎了眼.

"那明天晚上你要無聊了,就看會電視,實在悶得慌就讓阿哩紗陪你出去走走,我會盡早從宴會里抽開身的."

"是!"

向南像乖寶寶一般,點頭應答.

路易斯看著這般乖巧的她,眼底的笑意更濃了些.

——————————————最新章節見《添香》——————————————

格萊弗酒店——

海岸邊,衣香鬢影,觥籌交錯.

一場宏大的海天盛宴就在海邊舉行……

集整個S市的高官,富商于此,更有無數名媛和嫩模竄梭于其中,有的是來誠心恭祝生快的,而有的,自然是來尋找商機或者是飯票的.

總之,能進到這超五星豪華臨海酒店的,不是名門貴族,就是娛樂圈里或大或的公眾人群.

向南窩在總統套房的廳里煲著韓劇粥,看著時下最流行的《繼承者們》,越看越覺有些無聊,最後干脆關了電視,從沙發里爬起身來,圾著拖鞋就往臥室里走去.

這才夜里八點的樣子,她睡不著,又覺悶得慌,干脆去海邊走走吧!

當然,這時候的向南根本還不知道溫純煙的那場生日盛宴就在海邊舉行.

她在衣櫥里隨手挑揀了一條裸色的吊帶長裙,配上同色系的水晶涼鞋,沒有化妝,但習慣性的給自己描上了一層淺的唇彩.

散一散卷曲的金色長發,隨手抓了抓,又拂了幾下,直到造型滿意了,適才出了更衣室.

"阿哩紗,我去海邊走走."

向南同阿哩紗招呼一聲.

【接下來海邊總該發生點什麼事兒了!都這麼多年過去了,咱們的向南也總該在曲妹紙面前長回志氣了,是不是?哈,好戲就在後頭啦!!eon!!】

【鏡子開群了,群號在留區,煩請VIP親們先在留區留申請再加群,申請加群後大家可自行入群來!】

上篇:四年後——你該不會想讓我跟你睡一張床吧?     下篇:四年後——景大總裁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