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向南的嗔怒:你就專會欺負人!  
   
四年後——向南的嗔怒:你就專會欺負人!

景孟弦定住腳步,單手習慣性的抄在褲口袋中,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向南那張不太服氣的臉蛋,陰冷的扯了扯嘴角,"我就想讓你改,這個理由,夠嗎?"

"你……"

向南氣結,怎麼都沒料到他居然會給自己這麼一個答案.

還想追上去找他理論的,卻被同事八給攔了下來.

"總監,你別沖動!你這麼去找景總理論,只會讓他更加不痛快而已!到時候遭殃的還是我們大家!"

"對對,總監,你可千萬別沖動啊!"同事柯也忙勸向南.

向南壓著口氣,上下喘動著,明顯不服.

"他讓咱們改,咱們就改吧!誰讓他是總裁呢!唉,這方案明明所有的高層人員都認可了,也不知道他……"八郁悶的抓了抓頭.

"總監,你是不是把人家景總給得罪了,才惹得人家來死坑咱們團隊的啊?"上次被向南添過堵的女同事歐陽琴直接落井下石.

向南掃她一眼.

雖然她的話有些難聽,然向南卻完全沒立場否認.

連她自己都忍不住懷疑是這男人對她公報私仇!不爽她了,才給了她鞋穿.

可這鞋如果單單只是給她穿穿也就罷了,可這關乎到她的整個團隊的勞動成果!

她不會就這麼坐視不管的!!

"你們放心,我向你們保證,今天這個方案如果不是我們的設計出了問題,那麼我絕對不會讓大家受這個累的,三天三夜熬出來的成果,不是讓他們這些不知痛癢的人來踐踏的!!"

向南傲氣的落音,抱著手里那一遝厚厚的資料,就出了會議室,直往總裁辦公室而去.

才走至外廳就撞見了景孟弦的貼身秘書李然宇.

"李秘書,景總在吧?"

向南問他,疾步往里走.

"在的."李然宇點點頭,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架,追上向南疾步而去的腳步,"尹總監,聽我,待會好好跟景總談談,別太沖動,好好的話,一定還有回旋的余地的."

李然宇好心的勸著向南.

向南腳下的步子驀地一頓,壓下心里那團被景孟弦一直點著的火苗,"李秘書."

她喊了李然宇一聲,側頭問他,"以你的角度來看,今天我們團隊出的這份設計方案如何?"

李然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架,如實道,"實話,我很喜歡,包括其他的高層也能看得出來甚是喜歡!但是,景總不喜歡的話,我們別無他法."

"是吧?"

向南扯了扯嘴角,有些諷刺.

譏諷的當然是總裁辦公室里那個高傲自負的男人!!

"向南,待會你進去同景總談的時候,盡量放柔姿態,他其實不是私事公辦的人!"李然宇好心勸她.

向南涼涼的掀了掀嘴角,"你也覺得他在公事私辦是吧?"

"……"

李然宇默.

這話他可沒過!現在連工資都被扣了個精光的他,哪里還敢多一句嘴.

也沒等他答話,向南已經兀自推開了總裁辦公室的門,壓著三分火氣走了進去,甚至于,連門都沒敲.

向南走進去的時候,景孟弦正埋頭翻閱著手邊的文件,向南二話沒,直接將手里抱著的設計資料,一把壓覆于他的文件之上,"景總,我想我們有必要好好談談!!"

景孟弦好看的眉峰微微蹙了蹙,半響,才抬起眼簾,睇向向南,眸色森冷,薄唇緊抿成一條直線,完全沒有要開口的意思.

向南有些被他這冷然的氣場給嚇到.

丫簡直就像從北極飄來的人兒一般!冷,要命的冷!!

但向南到底沒被他的氣場給凍住,又飛快的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像只戰斗中的公雞一般,梗了梗脖子,一臉正色道,"如果你對我有什麼不滿的,你直接沖我來!!但這個案子……"

向南如女王般點了點他眼下的資料,雙臂撐在桌沿邊上,毫不畏懼的與他對峙,厲色道,"這是我們整個團隊辛辛苦苦為你賣命了三天三夜的成果,我決不會容你因為一己之私而肆意踐踏的!!"

"呵……"

回應向南驕傲和自信的,居然只是一聲,涼涼的,充滿著諷刺意味的笑聲??

向南完全有一種拳頭打在軟棉花里的感覺,特別不爽!!

而這笑,顯然就是對她的一種極致的侮辱,"你什麼意思?"

景孟弦的轉椅往後退了幾步,他幽然起身,邁開長腿徑自往辦公室的休息間里走去,邊走,邊扯了扯襯衫領口下方的藍色領帶,那狂野的動作別提有多性/感撩人,但出來的話,卻討厭得讓向南牙根兒咬的咯嘣響.

"二十個人,努力了三天三夜,結果就是這樣一本垃圾!!"

他分毫不留面的損著他們,嘴角掛著肆意的譏諷,伸手直接扯下脖子上的領帶,隨手扔在了沙發上,轉身,居高臨下的看向緊咬壓根的向南,湊近她,指著她的鼻子,一臉肅然道,"尹向南,如果這就是你們團隊的真實水平,那麼很不幸,從現在開始,你們統統都被開除了!滾!!"

向南氣得……

雙手垂在身體兩側,不斷的篡緊又篡緊.

她呼氣,吸氣,再呼氣,吸氣……

一次又一次的在心里告誡自己,別沖動,別沖動……

上下兩排牙齒已經被她咬得咯嘣響,然她還在努力的讓自己壓下心里頭的火氣.

結果……

向南一步並作兩步的沖上前來,踮起腳尖,伸出手如痞子似的,揪住景孟弦的襯衫領口,一張因盛怒而憋的臉蛋湊近景孟弦,連帶著那緊握的拳頭都抵到了他性/感的下巴處,咬牙切齒的道,"你信不信我揍你?!"

"……"

景孟弦那張一貫冰冷的面容上,難得的居然有了些許色彩,眉峰似抽了兩抽.

對于向南突來的'恐嚇’,他漆黑的眼潭里印著明顯的怔愣,幾秒後方才恢複自然.

他就那麼任由著向南揪著他的襯衫,深沉的黑眸不動聲色的盯著她,盯得向南有些毛骨悚然了,他這才涼幽幽的道,"法國四年,什麼都沒學會,就光學會了野蠻?"

話語里,透著明顯的訓斥.

甚至于有一種……長輩教訓晚輩的感覺!

卻分毫沒有因她的放肆而動怒.

向南的手,還真下意識的松了松,卻倏爾又再次揪緊,"景孟弦,如果你真的公報私仇的話,我鄙視你!!打心眼里的!!"

景孟弦沒理會她,眼簾垂下,落在向南揪著自己襯衫衣領的手上,微微皺眉,"松手!"

"你必須得給我個法!!"

向南固執己見.

"松手!!"

景孟弦的語氣更冷了些分.

向南渾身打了個寒噤,整個人就如同打了霜的茄子般,蔫蔫的松開了手來,卻連帶著眼眶都不自覺了一圈.

她含淚,抑制不住的沖景孟弦嗔怒的吼了一句,"你就專會欺負人!!"

粉拳更是如密雨一般砸在了景孟弦結實的胸膛上,"要真的有你的那麼糟糕,你可以告訴我們理由!!什麼叫'你想讓我改,我就得改’?!!這是什麼破理由!!景孟弦,你就專會欺負我!!你就以欺負我為樂,是不是?如果一早知道你是我的上司,就算老板革了我的職我也絕不會回來的——"

當然,向南後面這句話,絕對絕對的只是一句氣話而已!

而景孟弦那雙漆黑的深潭里,在見到她委屈的淚花的時候,明顯的由冰寒轉為心疼,卻因她最後一句話,再次如同籠上了冰霜.

伸手,一把扼住向南的兩只手腕,居高臨下的冷凝著她,冰涼的話語從起伏的胸腔里一字一句的蹦出來,"尹向南,如果真那麼討厭我的話,你現在就可以辭職滾蛋!!我給你這個機會!!"

景孟弦冷絕的話一出來,向南抑制不住的抽噎了一聲,眼淚差點就從眼眶中滾落了出來,但她到底還是忍住了.

兩個人就這麼冷冷的對峙著……

一個,眼潭冰寒,深不見底.

一個,眼泛淚光,眸色洶湧.

卻,誰也沒有推開誰……

喘息聲,在安靜的辦公室里,尤顯急促,深重!!

到底景孟弦出聲打破了這份僵局.

"尹向南,我並非公事私辦的人!你們的方案,于我看來,不合格!"

他的態度,極為認真.

黑眸凝望著向南的水眸,平靜,深沉,少了起初的那份戾氣和陰冷.

大手,放開了她的兩只手.

手腕上,透著兩道被勒過的印子.

他深眸略微沉了沉,許是自己剛剛太激動,而力道過重的緣故.

"景總,其實我也並非自負的人,如果真的是我們的案子有問題,我們一定改進……"

向南的態度也柔緩了下來,垂眸,揉了揉自己微微犯疼的手腕,低聲道,"能不能請景總稍微提點一下?具體哪里不行,我們也好對症下藥,是不是?"

景孟弦隨手解了兩顆領口處的襯衫紐扣,露出一片麥粒色的胸肌,男性的荷爾蒙味道頓時充斥于向南的周遭,讓她一顆心竟不自覺有些加快,就聽得他沉聲道,"你們整個大堂的設計理念非常完美,但你們整個方案都只在考慮'設計’問題,卻忘了最重要的'人體工程學’,酒店除了美觀,最主要的是……以人為本!!"

景孟弦著,將桌上的圖紙從自己的文件上拿開來,丟至向南跟前,淡淡道,"出去吧."

向南怔怔的望著他……

詫異和崇敬不掩分毫的從眼底流瀉而出.

她抱過跟前的資料,看著景孟弦,半響,卻還是忍不住問出了聲來,"景總,你當年真的只修了醫學嗎?"

"嗯?"

景孟弦抬眼看她.

"你好像對我們設計這一塊特別懂?"

向南有些覺得不可思議.

不得不承認,他的話,直接點到了整個案子的要點之上,連向南都自愧不如.

如不是對他們的專業特別了解的話,是決計不出這樣一番話來的.

景孟弦沒有抬頭看向南,兀自用色的筆在手中的文件上圈出一個記號,淡漠道,"能夠站在這個高點上,你覺得光靠我那點醫術能達到?"

向南愣了半秒.

不知為什麼,總覺得從他的這些話里,卻聽到了一種道不明的孤漠感.

向南不知這四年來他是怎麼過來的,但有一點她知道,能站在這個至高頂上,絕不單單只是優于凡人,而是定比常人努力數倍方才能通過如此短的時間,獲得如此成功!

可是,他到底是怎樣的動力才足以讓他舍棄他的夢想,踏入這個全新的領域來的?

向南又把自己饒進了死胡同里.

"尹總監,如果沒有其他什麼事了,出去吧."

景孟弦淡淡的下逐客令.

向南這才回神過來,點點頭,半響,抿了抿唇,還是道了一聲謝謝,方才出了景孟弦的辦公室去.

結果,嗚呼哀哉!

全設計部的人接到向南修改的通知後,皆長歎短歎,怨天怨地怨總裁!

"尹總監,看來咱們這總裁還當真如傳中的那般,刻薄!!!"

八忍不住湊了腦袋過來同向南吐槽.

向南笑了笑,沒有否認她的話,更沒有應合她的話,拍了拍手道,"行了,今晚大家回去好好休息,既然已經知道害點再哪了,修改起來也不難,咱們明天打起精神再戰也不遲!"

"是——"

眾人應和.

向南正預備回辦公室的時候,忽而就見李然宇推開設計部的門走了進來.

"李秘書?"

向南詫異于他的出現.

"尹總監,是這樣子的."李然宇推了推眼鏡架,笑道,"由于你們來公司比較急,都沒來得及給大家設一場迎新宴,剛剛總裁已經命我給大家在碧濤閣定下了一桌酒宴,飯後還有一場KTV的活動,大家可以盡歡,今晚一切開支都由我們總裁埋單."

"哇——"

設計部里所有的人,除卻向南,全都開心的驚叫出聲來.

"總裁可真體恤咱們這些下屬啊?"剛還腹誹景孟弦苛刻的同事們頓時換了張嘴臉.

"可不是嘛!!哇塞,李秘書,你確定今晚咱們所有的開支都由總裁買單嗎?"八還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那是自然."李然宇推了推眼鏡架,依舊是那抹不深不淺的微笑.

"那總裁會不會出席啊?"

"對啊對啊,會不會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李然宇,就連向南都忍不住將視線落向于他.

李然宇沖向南微微一笑,搖了搖頭,"總裁今晚有個重要商會,吃飯是出席不了了,至于KTV的話,到時候我再幫大家問問他吧."

"好啊好啊!李秘書,你告訴總裁,咱們等他!"

"好呢!那我先出去了,你們忙."

"拜拜……"

李然宇在大家熱相送之下,出了設計部去.

他前腳才走,所有的同事們就開始議論開了.

"哇,景總這是走的哪一招啊?剛剛才把咱們打入地獄,現在又把咱們拉回天堂?難不成是為了安撫咱們受傷的心?"

"安撫咱們的心?雖然咱們設計部對于他們這個項目而是很重要,可我感覺以景總那種性子的人,不像是會做這種事的人!總監,你景總這是想干嘛啊?"

八實在不解的湊過來問向南.

向南搖搖頭,失笑,"這我哪能知道啊?"

安撫大家的心?決計不可能的!正如她們的那般,這種事,不會是景孟弦會做的!

而向南卻不知,其實,他不過只是為了安撫其中一人之心罷了!

視線不經意的往窗外掃過去,卻一眼就見到了他們嘴里正在談論著的那個深不可測的男人.

景孟弦被一群高層簇擁著,從里面走了出來,恰好路經他們設計部,往電梯間走去.

向南有注意到,他已經換了一條新的領帶,深灰色的格子紋,簡簡單單的一個點綴卻將他的氣質襯得越發成熟,穩重.

一舉手一投足間,都散發著一種深沉男人的魅力!

確實,他較于四年前,真的……越發奪人眼球了!現在的他,就像一個耀眼的發光體,走到哪里,永遠都能吸引到無數眼球.

仿佛是感覺到了這邊投射過去的目光一般,忽而,景孟弦偏了頭過來.

向南一愣,撞見他視線的下一秒,匆忙別開了眼去,登時,臉頰燥熱難耐.

"哇,景總好帥啊!!"

八又開始趴在桌上犯花癡了.

"天!!他是不是在看我啊?那眼神,好柔啊……"

"哇……含脈脈的,景總到底在看誰啊?好迷人啊!!要瘋了!!"

又有女同事開始跟著附和.

柔?含脈脈??

這樣溫柔的詞彙,如今還能跟那個清冷如寒潭般的男人掛上勾嗎?

向南心一悸.

出于好奇也好,出于心動也罷,向南拾起眼來再去看他,也想要一睹她們嘴里的那份溫柔和深,然而,待她再看時,那個男人卻早已抽離了視線,被眾人簇擁著,進了電梯中去.

留下一份悵然若失,擱在了向南的心里頭,久久緩不回神來.

【鏡子開群了,群號在留區,煩請VIP親們先在留區留申請再加群,申請加群後大家可自行入群來!】

上篇:四年後——景大總裁吃醋了!     下篇:四年後——KTV里景總打她的屁股【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