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景總耐著心思哄她  
   
四年後——景總耐著心思哄她

【鏡子開群了,群號在留區,煩請VIP親們先在留區留申請再加群,申請加群後大家可自行入群來!】

向南癱在沙發里,像是死過了一回一般,臉色乍青乍白的,大口大口喘著粗氣,惹得挺拔的豐/胸也跟著她的喘息上下起伏著,這股風/騷的俏麗模樣,別提多誘/人.

景孟弦眯緊了眼.

"看什麼看?"

向南火氣還沒壓下去,今兒的她不過只是喝了些酒,但整個人儼然是吞了幾百斤的炸藥一般.

向南一聲沒好氣的低吼,換來的是身邊景大總裁那一記警告意味甚濃的眼神兒.

向南一接收到,想著自己那無辜的屁股到現在還疼著,登時火氣壓了一半,腦袋也如打霜的茄子耷拉了起來.

她別扭的調整了一下姿態,哼了聲氣,只覺口干舌燥,沒做多想,端起身前的酒杯就想著一飲而盡,全當潤潤喉了.

然而,唇瓣才一貼上杯口,連嘴都沒來得及打濕呢,就被一只鐵鉗般的大手把酒杯給奪了去.

除了身邊的景孟弦又還有誰?

向南沒好氣的瞪著他,一直瞪著,那眼神仿佛是要活生生的將他吞進腹中一般.

相對于向南惡劣的態度,景大總裁就顯得從容多了.

隨手就將杯子甩在了桌上,酒杯里的酒水濺了出來,弄得滿桌都是,但他眼皮都沒抬一下,沖旁邊正默默看好戲的八吩咐道,"把這里所有的酒收起來,讓服務員拿出去!"

語氣淡淡的,聽不出任何的緒來.

向南的秀眉有些扭曲,"八,把酒留下來!我要喝!!"

向南著,起了身,伸著手又去拿酒,這次直接連瓶子一起.

景孟弦眯著眼覷著今兒有些無理取鬧的女人.

"向南姐,別喝了……"

八勸她,卻不敢去奪她手里的酒瓶.

知道丫今兒心不好,又加上剛剛被景大總裁揍了屁屁,此刻心里估計正窩著一團大火呢!她哪里還敢去造次啊!

"景總,這……"

八有些為難,不知這酒她該收不該收了.

"你去跟大家玩吧,她,教給我."

景孟弦擺了擺手,示意八玩去.

外之意,就是讓她閃遠點.

八自然明白,連忙遁入了眾人當中去.

登時沙發上還當真就只剩下向南和景孟弦了.

向南抱著酒瓶還在不停地給自己灌酒,景孟弦手臂撐在靠背上,托著冷峻的面龐,眯著眼,冷涼的凝著她.

"跟我鬧脾氣?"

他的聲音,寒徹入骨.

其實,他大可以不管她的,不是嗎?可是,看著她亡命兒的喝酒,他居然就是狠不下心來任由著她胡鬧.

或許他也喝高了點吧!

"哪敢!"

敢跟他鬧脾氣?屁股一頓暴揍!誰敢?

BT!!

向南腹誹了一陣,又繼續.

她覺得自己真的喝高了,看著眼前的景孟弦都已經變成了兩個大腦袋了.

"別跟我鬧了."

景孟弦湊近她,伸手去拿開她嘴邊的酒瓶,這次的動作很溫柔,連帶著聲音都莫名的溫柔了幾許?

不不不!向南搖頭,她知道,一定是她醉得不輕了!

開什麼玩笑?那個冷得像快冰的混蛋男人,會突然對自己這麼溫柔?

尹向南,你又做夢了吧?!

向南忍不住在心里嗤笑自己.

"喝,繼續喝……"

向南的酒瓶被拿走了,只好又就近端起了個酒杯.

醉了就什麼事都沒了!

然,酒杯才一到手,又被景孟弦給攔截.

向南終于有些怒了,偏頭,嘟著嘴,慍怒的瞪著眼前兩個大腦袋的他,"你到底要……干什麼?!!"

她有些口齒不清了,眼眶的,許是被這酒熏的.

"聽話,不喝了!"

注意,景大總裁的語氣是,不容反駁,毫不帶商量口吻的……祈使句!

向南嘴巴撅得更高,眼眶通,賭氣道,"我不要你管!你去管你那群紮堆的/婦吧!"

景孟弦漆黑的深眸微微沉了幾許.

就在向南以為他會沖自己發火的時候,卻聽得他問她,"要怎樣你才肯不鬧了?"

也是,這麼多同事看著呢,他景大總裁確實不太好發火.

"我要聽你唱歌!"

向南立馬順杆往上爬.

又來了!!

景孟弦峻峭的面龐頓時拉了下來,"免談!"

向南咬著唇看著他,執拗的與他僵持著.

兩個人,誰也沒開口話.

直到向南的貝齒快要咬破了她的下唇時,就聽得景孟弦吃癟的出了聲,"好."

一個字,得極為不願.

一張臉,更是沉得像暴風雨來臨的前奏,臉色黑得堪比鍋底了.

但再反觀向南……

她頓時就興奮了,神采飛揚的,起身就要往點歌台踉蹌而去,"我幫你選歌!!"

"不用!!我自己來——"

景孟弦扯過向南,桎梏于自己的懷里,當即拒絕了她的'好意’.

就她那點審美水平,他擔待不起!!

向南突然被他撈進懷里,後背抵著他結實的胸膛,隔著薄薄的布衫甚至于能清楚的感覺到他胸口那分明的肌理線條,心口登時就亂了節奏,本就醉的臉頰瞬間像染上了一層殷虹的顏料,得發燙.

轉而就聽得景孟弦迷啞的聲音在她的耳畔間響起,"你跟我一起唱!"

那灼熱的氣息拂在向南的肌膚之上,竟讓她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好……"

其實,此刻的向南,腦子里早已是一片空白,整個人就像撞了邪似地,他什麼就是什麼了.

景孟弦放開了她來.

"你想聽什麼歌?"

聲線較于剛剛似乎平穩了些.

他偏頭,看雙頰緋的向南.

向南水眸懵然的眨了眨,嘴里冒出個讓景孟弦抓狂的歌名來,"錯錯錯!"

果然,不能問她意見!!

景孟弦揉了揉眉心骨,耐著心思哄她道,"換一首."

"不要……"

向南搖頭,腦子里瞬間開始補腦越南組合HTK的神曲《錯錯錯》,嘴角的笑意漾得更開.

看著向南臉上那抹綻開的笑,景孟弦有片刻的失神.

仿佛他剛剛聞到的那獨屬于她的清香氣息,依舊還彌漫在鼻息間,心跳,有些不太正常,而後,就見他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

他居然,選擇了,配合她的惡趣味!!

連向南都驚了半秒.

那一刻,向南認定,喝醉的人絕對不止自己,一定還包括身邊的他.

"快去點歌."

正在向南發怔之際,忽而後腦勺被景孟弦那只大手拍了拍,催促她.

"哦,好!"

向南渾渾噩噩,腳踩浮云般就飄到了點歌台前,選擇了那首神曲之作——錯錯錯!!

飛快的,熟悉而又略帶雷人的旋律響了起來,向南遞了個話筒給景孟弦.

景大總裁眉峰微微抽了一下,卻還是百般不願的接過了她遞過來的麥克風.

人依舊端坐在沙發里,那斐然的尊貴氣場,當真與這首歌相當不符.

周遭響起雷鳴般的掌聲,當然,無外乎是那群起哄的同事們了.

向南能明顯的感覺到景大總裁的臉色特別難看,一雙目光如凶狠的利刃般直射向她,越是如此,向南心里就更開心了.

她就喜歡看景大總裁扭曲的樣子!

向南是站著的,正對著景孟弦而立,嘴角噙著一彎得意的笑,開始隨著節奏撒歡的唱了起來,"你總是我的錯,可你自己總太過自我,爭吵的時候你習慣沉默,這樣怎麼能揭開迷惑."

上篇:四年後——KTV里景總打她的屁股【10000+】     下篇:四年後——她很可愛,一舉一動都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