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她很可愛,一舉一動都可愛!  
   
四年後——她很可愛,一舉一動都可愛!

【鏡子開群了,群號在留區,煩請VIP親們先在留區留申請再加群,申請加群後大家可自行入群來!】

向南是站著的,正對著景孟弦而立,嘴角噙著一彎得意的笑,開始隨著節奏撒歡的唱了起來,"你總是我的錯,可你自己總太過自我,爭吵的時候你習慣沉默,這樣怎麼能揭開迷惑."

音調落下,她手指景孟弦,換他.

不得不承認,這次她的歌聲比剛剛那干嚎美多了.

其實,她認真唱起來,還不錯的,雖不比天籟,但至少還有些分柔的感覺.

景孟弦從沙發上站起了身來,單手依舊習慣性的抄在西褲口袋里,尊貴而優雅的氣場,如同高貴的尊王一般.

魅眼垂下,纖長的手指握著麥克風,舉至離薄唇一寸之遠的距離,毫不猶豫的接下向南的歌聲,"錯錯錯,是我的錯,熱戀的時候怎麼不?我們曾愛過,也哭過,好不容易一起生活,以為我們會度過艱難的時刻;我們曾走過,也停過,彼此都那麼的執著,因為相信我們的愛,從沒有變過."

他的聲音……

動聽得如同天籟.

明明是那種雷人的音調,卻偏偏從他的嘴里唱出了一種高端的感覺.

悲戚的音律,配上歌詞,一聲一聲,拉扯著向南的心弦.

景孟弦不知什麼時候已抬起了眼來,視線落在向南的臉上,專注,孤清,似還帶著些纏綿,交織在一起,與她的視線輕輕碰撞,摩擦,電流在兩人之間無聲的漫過,頃刻間就讓向南了眼眶.

"心里有什麼就坦白的,別用淚水代替訴."

向南接著唱,喉嚨發緊.

"畢竟我們都深愛過,不想再吵個你死我活."

他的歌聲里仿佛還帶著溫度,熨燙著向南的心尖.

她眉眼輕眨,感覺到有淚珠在眼眶中盤旋,向南匆忙別開眼去,不再看他那雙深沉的眼眸,唯恐自己再看下去,便會跌落其中,不可自拔!

"錯錯錯,是我的錯,熱戀的時候怎麼不,生活的無奈我已好困惑,你能不能不要再啰嗦,最好沉默……"

一曲終必.

周遭響起同事們起哄的叫囂聲.

吹的吹口哨,拍的拍手鼓,好不熱鬧.

"景總,你的聲音太好聽了!!再來一曲!!再來一曲……"

"總裁,你真的酷斃了!!酷斃了!!"

女孩兒們花癡的聲音,以及男人傾慕恭維的聲音不絕于耳.

今天的景大總裁徹底讓所有的人大開了眼界.

原來這麼冷酷的一老大居然也會唱KTV,而且,居然還唱的是這麼狗血的神曲,當然最牛/逼的是,人家卻能把這種爛大街的神曲唱出一股子高大上的風味來,著實令人佩服!

"向南姐,這里面屬最牛/逼的人還是你!"

八在向南身旁探出了個腦袋來,沖她欽佩的比了個大拇指.

向南有些恍惚,看著身前眾星拱月的景孟弦,思緒就更覺恍然了起來.

"他怎麼有三個腦袋了……"

剛剛不還才兩個的嗎?

向南暈暈乎乎的撫了撫自己的額頭,身子搖晃了幾下,差點跌倒,幸得被身旁的八給扶住了,"向南姐,你酒精上頭啦!"

她趕忙扶著向南在景孟弦身旁坐了下來.

"景總,向南姐好像真的醉了."

景孟弦偏頭看向臉頰緋的向南.

蹙了蹙眉,手掌在她撲撲的臉蛋上輕輕拍了拍,"喂!尹向南?"

向南顯然不滿意他的動作,秀眉皺起來,去抓他的手,神志不清的喊道,"打完我屁股又打臉!!我是那麼好欺負的嗎?"

"……"

八都不覺替她臉了,心里琢磨著不能再讓她這麼丟人下去了,"景總,要不我先送她回去?"

景孟弦的手,依舊還被向南抓著.

整個人醉意熏熏的就朝景孟弦懷里歪了過去,"你就專會欺負我!!打我屁股……我才要打你屁股呢!!"

向南著,還當真,"啪——"的一聲,伸手繞到景孟弦的身後,就賞了他矜貴的翹臀一巴掌!!

"嘶——"

八倒抽了口冷氣,登時就替向南擦了一把冷汗.

果然……

景大總裁那張峻峭的臉瞬間陰沉到了極點,眉峰抽搐,隱著要人命的盛怒.

他涼薄的唇間扯出一彎冷凝的弧度,冰涼的手指捏住向南的下巴,"尹向南,你要敢裝醉酒的話,你死定了!!"

"景總,您別介意,我……我先送她回去,等她醒了後我讓她來給您道歉."八扶著向南就想逃.

"不用了!"

向南的手臂被景孟弦抓得死死地,"把她交給我吧!"

完,也不等八反應過來,雙臂打橫一抱,就將酒氣熏天的向南,在眾目睽睽之下,抱離了包廂.

包廂里,所有的同事,面面相覷.

"總監就這麼勾搭上了景總?"

"這也未免太容易上鉤了吧?唉,早知道我也沖景總吼一吼嘛!不定也能博個什麼揍屁股的待遇!"

"……"

向南被景孟弦抱著往停車場走去.

迷迷糊糊間,她有清晰的聞到那熟悉的味道,青草的香味,伴隨著淡淡的煙草味,還有獨屬于男人的荷爾蒙味道……

"呵呵,看來我真的醉了……"

向南歪在他的懷里,癡醉的笑著.

景孟弦沒理會她,抱著她在副駕駛座上坐了下來.

他繞過車身,坐上車來,忽而向南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我的手機……"

向南迷迷糊糊的也聽到了,一個勁的在自己身上摸索著,"手機,手機……"

她從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摸到褲口袋間,都沒有,"在哪呢!唔唔——吵死了!!"

景孟弦看著她跟個無頭蒼蠅般的胡亂找著,終于有些看不下去了,翻過她的翹臀,一把從她牛仔褲的臀袋里幫她把手機抽了出來.

有人將手機擱屁股後的嗎?真是朵奇葩!

其實景孟弦不知道,在向南屁股挨揍了之後,她方才將手機塞進了臀袋里了,以防下次被襲擊時,手機能替她擋擋痛.

電/話是路易斯打過來的,向南迷迷糊糊間的接通了.

"親愛的……"

她電/話里,軟綿綿的聲線,特別讓人著迷,而那聲親密的稱呼,也頓時讓景孟弦陰沉了臉.

"寶貝,你喝酒了?"

路易斯一聽她聲音就知不對勁.

"嗯,是啊!喝了好多好多酒……"

向南糯了糯粉色的嘴唇,撒嬌道,"我好像醉了."

"你在哪?我現在立馬去接你."

路易斯跟著緊張了起來.

"我在……"

向南抓了抓自己腦袋上那頭亂糟糟的頭發,"我在哪?"

她想不起來了,怎麼辦?!

歪著顆腦袋,問旁邊的黑面佛,"我在哪呀?"

"你在我家!"

景孟弦咬牙回答.

而後,一轟油門,車便如黑夜精靈般的駛出了停車場去.

"景孟弦,我在他家……"

向南還當真就順著他的話,回答了路易斯.

路易斯心頭一緊,"你跟景總在一起?"

"是啊!"向南懵懵懂懂的點頭,嘴兒一撇,就同他訴苦道,"他欺負我……打我屁……"

'股’字還沒來及完,就被景孟弦老大不快的將電/話奪了過去.

"路易斯總裁."

"景總!"

兩個人的態度,都不算太好.

"她跟我在一起."

景孟弦將目光掃向身旁面色緋,意識不算清醒的向南,劍眉微微斂了斂.

"她喝醉了,我去接她吧,免得給景總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不用了!她不麻煩!在我看來,她很可愛,一舉一動,都可愛!!"

景孟弦望著向南那緋的臉蛋兒,目光下意識的柔了許多.

上篇:四年後——景總耐著心思哄她     下篇:四年後——浴室里的旖旎【不可錯過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