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嫁給我吧!【陽陽華麗登場】  
   
四年後——嫁給我吧!【陽陽華麗登場】

【鏡子的新浪微博開通了,名字:鄰鏡,有博的可以關注下哈!】

向南當著所有設計部同事的面兒,被保安毫不留的扔出了公司去.

背對著SSE大廈的門口,向南站在那里,正對著刺目陽光,不甘心的一次又一次篡緊了拳頭.

鼻頭,酸得有些厲害,但她絕不允許自己在那個男人眼前如此狼狽.

頭一次,自己在工作上受到這樣的冷遇!!

從前的上司,哪一個不是對她大加贊賞?她在法國拿到的那些獎項,不就是對自己能力最好的檢測和認可嗎?可今天,她就這麼平白無故的被景孟弦攆了出來,她心里有太多的不甘心!!

"景孟弦,你混蛋!!讓我就這麼放棄,你休想!!"

向南緊握著拳,執拗的沖著對面刺目的陽光大喊,"我會讓你看看我的實力!!遲早有一天,你會知道你今天做了一個多麼愚蠢的決定!!!"

景孟弦站在落地窗前,望著一樓那渺卻熟悉的身影,漆黑的眸色越發暗淡了些分.

面無表的峻臉上,籠上了一層冰霜,森寒的氣焰,教人不寒而栗.

此刻的李然宇,更是不敢與他走近半分,唯恐自己會被這份冷意牽連到.

他清楚得很,現在他這老大就是那炮口上的火藥彈,只要一點燃,就能將他炸得死無全尸!

他可不敢去挑戰這份危險!!

向南仰高頭,執拗的,一步一步,以最自信的步子踏出SSE.

走第一步,她順手拆掉腦後干練的馬尾,將一頭長卷的金色發絲沐浴在美麗的晨曦里.

走第二步,扯下胸口的工作牌,無拘無束的扔在路中央,頭沒低,眼也沒眨!反正這路還是SSE的!

走第三步,她擰起腳上的高跟鞋,穿著性/感的黑色絲襪,像女王般往路邊走去.

出租車停下來的那一刻,連司機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才踩下了油門.

向南坐進出租車里,撥了通電/話給路易斯.

"親愛的,我被攆出了SSE."

路易斯沒有在電/話里聽出向南有任何失落的緒,仿佛還覺得她帶著幾分斗志昂揚的感覺.

"寶貝,我該安慰你嗎?"

路易斯不知該什麼好,這一刻,他覺得自己就是那個與景孟弦同流合汙的大壞蛋.

"不用!我一點也不難過."

確實,她當真一點也不難過!她不過只是難受了那麼分分秒秒的時間,現在,她沒精力去為了這種破事兒難受了!!

"那要不要同我一起回法國?""不!"向南想都沒想,直接拒絕,"親愛的,我的事還沒完."

"你還打算進SSE?"

"不可能了!"

向南直接否決掉,眼底閃過幾許落寞,"就算他們請我,我也絕不可能再進去!但,我一定要讓他景孟弦尊重我的人格,我的工作!!我會狠狠地用我的能力扇他一巴掌的!!"

向南就是個不肯服輸的人!

"南南,你太好強了."

向南沒有否認,只是笑著認可,"我想我今兒還真跟他杠上了!"

景孟弦,你就等著接招吧!!

"親愛的,我不跟聊了,我有電/話進來了."

向南看一眼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是八.

"好,你先忙,我會盡快回酒店陪你的."

"好,拜拜."

向南掛了路易斯的電/話,接通了八的電/話.

"向南姐,你沒事吧?你跟景總到底怎麼回事呀?"

"八,你這個電/話打得特別是時候,我剛想給你撥過去呢!"向南沒直接忽略掉了八的問題.

"怎麼了,有事呀?"

八不解的眨眨眼.

"我想找你幫個忙."向南是個直率的人,也懶得同八拐彎抹角,她簡單的把今兒與景孟弦發生沖突的事三兩語的了一遍,末了才道,"我不想就這麼輕易的放棄這個案子,但我要回去的話,我估計不太可能了!所以,八,我希望你能幫幫我."

"向南姐,我能怎麼幫你?"

"是這樣子的,我想……往後把我做的設計稿交給你,以你的名義在每一個審稿的會議上發表."

對于向南的提議,八直接啞口.

"這……什麼意思?"八像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白了,對于今天景總攆我走的武斷決定,我有些不服氣!我覺得他這種行為就是對我的一種變相的侮辱,我想用我的實力向他證明,今兒他就是看輕了我!如果他到最後當真采用了我的方案,那就明他其實是認可我的作品的,那麼他今兒攆我走,就是只針對我個人,他就是在公事私辦,他就是沒品德,沒節操!!"

八被向南這幾個'就’字,得是一愣一愣的.

最後,她在電/話里連連點頭,拍著胸脯同向南保證,"向南姐,你好樣兒的!!我挺你!!這個忙,八我幫定了!!"

向南滿是欣慰啊!

"夠義氣!!姐姐我先謝過了!"

"意思.不過,你出方案也得先去咱們施工場地看看況吧?要不我到時候拍照給你?"

"那不行,還得看看實地工程!這好,明兒有空了,我自己跑一趟工地,你到時候借我工作牌一用就行了!"

向南這會有些後悔自己一沖動把工作牌兒給甩了!讓她再回去揀?罷了!看了還遭心,且還浪費打車的錢.

"好呢!"

"那事兒就這麼定了,謝了!"

兩個人又隨便扯了幾句,放才掛了電/話.

向南暫時不回法國了,總部那邊肯定不樂意,沒辦法,看來還得走一趟醫院,做個腦殘或者骨折什麼的假象,請個病假,搪塞一下領導.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南這些日子,日日夜夜的窩在酒店房間里就不出門了.

深夜,路易斯見向南的臥室里還亮著燈,敲了幾聲房門後,見沒動靜,便輕輕的推了門走了進去.

一進去,就見她趴在書桌上睡著了.

白色的台燈下,印著她那張白如凝脂的臉蛋兒,峭立的鼻頭上還架著個黑框大眼鏡,手里依舊還握著鼠標沒肯松手,一頭金色的長發被她隨意的挽在了腦後,幾根零碎的發絲稀稀散散的灑下來,落在她凝白的肌膚之上,給沉睡中的她平添幾分妖嬈的別樣風采.

這樣成熟而充滿著女性魅力的她,越發光彩照人,迫人眼球了!

如此自信而努力的她,只會讓更多的男人為她而趨之若鹜.

也讓他,越發放不開手去!

路易斯輕輕的將眼鏡架從向南的鼻頭上取下來,每一個動作間都是心翼翼.

才想把她手里的鼠標拿出來的,卻忽而,書桌上的人兒嬌身一彈,整個人瞬間就驚醒了過來.

"唐?"

向南困頓的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眼睛,抬頭望著暗光里出現的俊美男子,"你怎麼還沒睡呢?"

"看你房間還亮著燈,就進來看看."

路易斯的聲音,極為的溫柔,他微微俯身下來,湊近向南,伸手,摸了摸她略顯疲倦的臉蛋,"寶貝,你覺不覺得你對工作有點太拼命了?"

他著看了一眼向南電腦上的圖紙,這才道,"你跟SSE不是已經結束合作了嗎?為什麼還在這麼拼命的做著這個案子?"

"親愛的,你可千萬別跟景孟弦打報告,不然我可真得跟你急了."

看著向南一臉正色的模樣,路易斯輕聲笑了,寵溺的揉了揉她的腦袋,"我永遠都是站在你這邊的."

"那就好."

向南滿意的點點頭,轉而又歎了口氣,"我這麼拼命還不是為了要給自己爭口氣!這人啊,腰能彎,腿能跪,就是這尊嚴萬不能被人擱腳下踩著!對了,親愛的,你在這里有沒有什麼醫生或者護士類的朋友啊?"

"還真有一個,怎麼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太好了!"向南頓時就雀躍了,連忙調整了一下坐姿,"是這樣子的,因為我暫時回不了法國,可是總部那邊卻一直催得緊,所以我想做個受傷的假象,向總部請一個月的休養假,等這個案子了結,我立馬飛回去,不做一丁點停留."路易斯怔怔的看著眼前緒很是活躍的向南……

這個丫頭,當真只是為了這個案子才想方設法的不願意隨他一起回法國的嗎?還是……其實是因為潛意識里不舍得某個人,才不肯離開的呢?或許,只是她自己沒有發覺而已吧.

"怎麼了?"

見路易斯沒答話,只是一味的盯著自己看,向南歪歪頭,也學著他的模樣直直的瞅著他,末了,眨眨眼道,"親愛的,如果很為難的話就算了,我可不要你為了我去討好別人."

"不為難."路易斯搖搖頭,目光灼灼的看著向南,嘴角漾開一抹淺淺的,卻略帶苦澀的笑意,"我就是有點……吃醋."

"吃醋?"

向南睜大眼,瞳仁擴大了好幾圈,認真的瞪著眼前的男人,直到從他的臉上找不出半分玩笑的痕跡,向南這才收了表,"真的?為什麼呢?"

路易斯在向南身前蹲了下來,"你為什麼呢?"

向南咬了咬唇,只看著他,就不話了.

路易斯也久久的沒有話,手握住向南的手,將她包裹在自己的手心里,一下又一下,輕輕的,疼惜的,充滿著寵溺的,摩挲著她.

很久……

"親愛的,跟我回法國吧!"

向南愣了一下.

路易斯抬起頭來,"我認真的.回法國,我們結婚,好不好?"

向南心下一動.

望著他那雙噙滿著真愜意的眸子,向南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的心跳有在不由自主的加速……

面對一個完美男人的求婚,要不激動,不緊張,那一定是假的.

向南有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出聲,甚至于她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表回以他,亦不知道該回答他什麼.

"那個……"

向南只覺有些尷尬,她眨眨眼,歪著腦袋,笑道,"你這是在向我求婚嗎?"

"對."

哪料到路易斯還當真點了點頭,如紳士般,微微一笑,"我是認真的在向你求婚."

他著,虔誠的單膝跪地,如同變魔術般的從西服口袋中掏出了一個精致的錦盒出來,雙開,里面是一枚樣式簡單,卻極為精致的鑽石婚戒.

戒指上的鑽石外形居然是一顆……漂亮且極為可愛的,南瓜??

向南好笑.

路易斯也跟著笑了起來,他將婚戒優雅的從錦盒中拿了出來,托起向南的手,還不等她反應過來,便已然將戒指套入進了她的無名指上去.

尺寸,剛剛好,不大不,顯然,為她量造而成.

向南一怔,有些急了,"唐……"

"寶貝,別急著把它拿下來."

路易斯按住了她的手,"我會給你時間好好考慮,你知道,我不會強求你!但,你必須得答應我,好好考慮,用你的真心認認真真的考慮!當然,我也自私的希望你給我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畢竟我比他晚了好些年.南南,答應我,在你給我答案之前,不要急著把這枚戒指取下來,哪怕讓它在你的手上多待一分鍾,對它而,也是一種美好……"

向南聞,鼻頭酸澀得有些厲害.

眼前這個男人,從來都無私的把自己的愛心奉獻給她,奉獻給她的家人,每每都會讓她感動得熱淚直流.

有時候向南會想,嫁他吧!真的沒什麼不好的?不是嗎?

可是……

可是,卻偏偏總是……點不下那個頭!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

這大概就是中邪了吧!

"唐,我答應你,一定會好好用心考慮!"

她定不能辜負了他對自己的這份愛!!

路易斯起了身來,卻沒再征詢向南的意見,直接打橫抱起椅子上的她,就往床邊走去."親愛的,好好睡一覺,至于你受傷證明的事兒,明天我會幫你聯系好醫生的."

路易斯將向南在床上放了下來.

向南撇撇嘴,"可是我的圖還沒煊完."

"放著,明天再繼續,不急在這一時的,好不好?"

她給向南順了順頭發,又伸手替她心的將後腦勺上的橡皮筋取了下來.

"好吧,那我先睡吧!"終于,向南認同的點了點頭.

"乖."

路易斯低頭,在向南的額頭上,疼愛的烙了一記吻.

"晚安,明天見."

"明天見."向南也同他道晚安.

這夜,向南注定無眠.

給陽陽打遠洋電/話的時候,起求婚這件事兒,陽陽竟是無比的興奮.

"老媽,那我以後是不是得改明兒了?"

"改名?"

向南皺眉,"改什麼?"

"唐.向陽?路易斯.向陽?阿方索.向陽?"

"……"

向南好笑又好氣,"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改我的姓了?"

"我是迫不及待的想讓你改姓."

家伙在那頭得一本正經.

那種認真的語氣,像個大人,卻讓向南莫名有些心酸.

"陽陽……"向南喊了一聲,"你希望唐叔叔做你爸爸嗎?"

"這個問題我拒絕回答!"

向南詫異,她以為東西會非常肯定的給她答案的.

"為什麼呀?"向南坐起了身來.

"因為,我都聽你的."

向南一愣,心頭掠過幾層暖意.

登時,明白了兒子心里的意思.

他,其實只要她幸福就好!

"雖然如此,但作為兒子的還是不得不提醒你一下,我後爸,是個好男人,真好男人!!老媽你還是認真考慮一下吧!"

"好."

向南點頭,看了看指間那枚可愛的南瓜鑽戒,忍不住笑起來,"寶貝,媽媽要睡了!媽媽想你,愛你……麼麼!"

"麼麼,I/LOVE/YOU,TOO!還有,我們很快會見面的."

"嗯."

向南對于家伙的話,完全沒擱心上,只以為東西快放假了,便已經接他回中國來玩玩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景孟弦正在辦公室里埋頭翻閱文件.

忽而,李然宇敲門,拿著手機,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

"景總,急電."

李然宇的臉上,是又驚又喜,又還略帶點誠惶誠恐.

景孟弦抬起眼皮,掃了一眼一副沒有出息樣子的他,蹙了蹙眉.

李然宇連忙湊近他耳邊道,"法國來的電/話,少爺的."

景孟弦一聽這話,臉色微變,一貫平靜無溫的眼底,掠起一層驚愕,又飛快的轉換為欣喜,卻還有幾分不置信,覷了李然宇一眼,"真的?"

"假不了!!"

李然宇把手機遞了過去.

景孟弦連忙將手機拿了過去,貼至耳邊,"陽陽?"

"老爸!!"

電/話里,陽陽的聲音很是激動.

這一聲'老爸’差點讓他鼻頭微酸.

他瞥了李然宇一眼,示意他先出去,李然宇自然不會打擾他們父子在電/話里相會,趕忙識趣的退了出去.

"陽陽,真是你?"景孟弦顯然還有些不敢置信,聲音啞沉了些分.

"老爸,快來機場接我!"

"什麼?"

上篇:四年後——這個男人永遠只為她一人屈服     下篇:四年後——一家三口相聚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