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一家三口相聚首  
   
四年後——一家三口相聚首

"陽陽,真是你?"景孟弦顯然還有些不敢置信,聲音啞沉了些分.

要知道,這可是他兒子主動第一次給自己打電/話.

平日里其實他們根本沒通過電/話,都是他飛去法國看他,他們,但僅限于,暗地里的.

"老爸,快來機場接我!"

稚氣的聲音透過電/話傳了過來,仿佛還帶著些明顯的雀躍.

雖然這麼多年不見,卻丁點陌生和疏離的感覺都沒有!

這大概就是血濃于水的緣故吧!!

"什麼?"景孟弦幾乎已為是自己聽錯了,"哪個機場,你在哪?"

"我在中國S市的流云機場."

景孟弦在電/話里急喘了口氣,順手拿過衣架上的西裝外套披上,便疾步往外走,"你跟誰一起?"

"一個人."家伙如實回答.

景孟弦胸口的起伏頓時變得劇烈了起來,"你給我乖乖的站在原地,哪兒都不許去,等我!!"

"是!!"

家伙應合的在電/話那端立正站好.

景孟弦電/話也沒掛,一出辦公室的門,就沖李然宇道,"安排車,快點!!去機場!!"

"是!!"

見老總風風火火的模樣,李然宇哪里還敢怠慢,連忙追上景孟弦的腳步,快速的撥通了電/話出去安排出車.

景孟弦進了電梯,依舊沒有掛斷手里的電/話.【有的電梯是有信號,有的是無信號的哇】

"你跟誰一起過來的?你媽知不知道?"

景孟弦起初的激動早已散去,取而代之的則是隱隱的慍怒和擔憂.

此刻的他,就是一位嚴肅的父親.

"我跟我後爸的兩名手下一起過來的,我沒讓通知我老媽,所以她還不知道."

"荒唐!!"

景孟弦一雙好看的劍眉擰成一團,"還有,誰是你後爸了?"

"我唐老爸啊!"家伙還一副認真的口吻同他解釋著.

景孟弦峻美的嘴角扯出一絲涼涼的弧度,一張俊臉沉了下來,"唐老鴨?兒子,你動畫片看多了!"

"……"

老爸,你的笑話好冷!

"路易斯的兩名手下呢?現在沒跟你一起?"

"對!我想他們倆現在應該在發了瘋的找我,一下飛機,我就鬧失蹤了!"

"……"

景孟弦覺得有些頭疼,揉了揉眉心骨,耐著心思問他,"你為什麼要這樣?"

"難道你想讓我被我老媽拎走?"陽陽爬上洗手間的台面上,坐好,挑高著濃眉問他.

"我無所謂啊!"

景孟弦也在這邊挑高了眉.

兩個男人,兩張臉如在同一個畫面里,他們一定會發現,兩個人其實就是同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因為他們實在是太像了!!

而且,陽陽是長得越來越像他帥氣的老爸了!

"好啊,那我讓我後爸來接我了,拜拜……"

家伙著就要掛電/話.

"行了!!"

景孟弦急忙喊住了他,俊臉微露急色,卻飛快的在李然宇面前調整了神,扯了扯脖子上的領帶,正色道,"在我沒來之前,你不許跟任何一個人走!!就算是你老媽也不行!還有,別再讓我從你嘴巴里聽到'後爸’這倆字,你爸我還沒死呢!!"

"那你可得快點!現在估計這外頭已經人仰馬翻的,都在忙著找你寶貝兒子我呢!"

聽著他樣兒那得意的口吻,景孟弦心里琢磨著,這壞蛋的性格到底跟誰比較像.

"那你現在在哪里?""我在洗手間!"東西晃蕩著兩條長腿兒,完了又補充一句,"我在VIP區的女洗手間."

"……"

所以,他的寶貝兒子現在是在耍流氓嗎?

"做得好!就乖乖在那給我呆著!"

"……"【鏡子感歎: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可想而知,兩大老爺們敢進女洗手間嗎?!

——————————————最新章節見《添香》————————————

景孟弦站在女洗手間的門外,見著自己兒子一邊忙著飛吻兒一邊往外走著的花花公子的模樣兒,眉心骨只覺一陣突突的跳.

好樣兒!!

幾年不見,鬼不僅長高了不少,就連那張招搖的臉蛋兒也變得更加招搖了.

魅得喲!!

旁邊已經圍滿了賞花賞月賞向陽的花癡女孩兒們.

就見他有模有樣兒的拖著個卡通黑色行李箱從里頭走了出來,箱子上還當真印著一只……唐老鴨?!

一件英倫氣派的格子襯衫,下面搭著一條松松垮垮的軍綠色帆布長褲,腳上,踏著一雙高筒軍靴,這潮流風范兒可別提多高端大氣上檔次兒了!

再看那張稚氣又帥得堪稱一塌糊塗的臉蛋兒……

嘖嘖!這鬼的運氣也未免太好了吧?敢是把他爸媽所有的優點都給吸收了,全把好東西都堆在了他那張臉兒上!

瞅瞅!漂亮的濃眉,魅如生花的鳳眼兒,翹挺的鼻梁,細細的鼻頭,外加一雙微微上揚唇……

這要還長大些,可真真兒是個妖孽了!要不管好了,將來不定得禍害多少女人!!

李然宇望著眼前這美男子,推了推眼鏡架,驚歎道,"這得什麼樣的爸媽,才能生出這麼個妖孽出來啊?"

"景向陽!!"

景孟弦喊了一聲還沉迷在美色中的兒子,走過去,二話沒,攔腰拎起他就像拎雞崽似得,邁開步子就往外走,"差不多得了!"

家伙也沒怒,亦沒掙紮,任由著他把自己當配飾般的別在腰間,他伸出手,一把將老爸精壯的腰身抱了個滿懷,稚氣的嘴角邊掛著一抹興奮的笑,"老爸!"

身後傳來女孩兒們花癡的聲音,"天啊!大的的都這麼帥!!"

"這到底是哪個女人這麼好命啊?這得拯救了整個宇宙才有福氣擁有這麼帥的老公和兒子吧?太好命了!!"

*****************

一路上,家伙一張嘴就嘰嘰喳喳的沒停過.

景孟弦一向是好靜的人,但這一次他史無前例的沒表現出任何的煩心和不耐煩,嘴角甚至于還一直保持著一個好心的弧度,看來今兒他景大總裁是個大晴天,手底下的人兒可以放心大膽的犯錯誤了!

景孟弦領著向陽進了SSE.

所有的員工,皆用怔鄂的神望著眼前這手牽著手兒,一大一,卻有著90/相似度的兩張酷臉.

"Hi,你們好!我是他兒子,尹向陽!我媽叫尹向南!"

向陽逢人就主動介紹著自己,也不顧人家是不是對他的身世感興趣,更加顧不上他老爹那張黑如鍋底的臉,"他是我老爸!我媽是尹向南,我叫向陽!"

"他是我老爸!"

"我是他兒子!!"

"我媽叫尹向南!!"

景孟弦只覺眉心骨突跳得厲害,連李然宇都暗地里在心里佩服.

景總這兒子可真厲害!

從進公司門開始,了不下幾百幾千句話,但每句話都離不開這三句話.

這敢兒是來替他老媽霸占一席之地的呀!!

手段兒,真高!!

李然宇在心里替向陽點千萬個贊!!

這消息當真是飛快兒的傳遍了整個SSE,不出一刻鍾的時間,三十八樓設計部便已經無人不知,此消息一出,整個設計部頓時就像炸開了鍋兒,羨慕嫉妒恨的潮水又高漲了好長一尺.

八震驚之余,火速撥了通電/話給向南.

"向南姐,我的天,現在整個SSE都炸開了鍋兒!!"八在電/話里震驚的喊著.

向南見八一驚一乍的,倒有些奇了怪了,"出什麼事兒了?讓你這樣大驚怪的."

"大事!!現在人人都在八你跟咱們景總的那點風流韻史."

"到底什麼況呀?"向南一聽倒也急了.

"你倆是不是還有個妖孽級別的兒子呀?"

"那個妖孽我現在擱法國藏起來了,禍害不了咱們祖國的花朵兒們!不過,你們怎麼知道的呀?"向南倒也沒瞞八.

八囧.

這妞怎麼當人家媽/的,敢兒子找爹都找上,門兒來了,當媽的還蒙在鼓里呢!

"我見著你兒子了!長得可水靈了!"

"照片?"

"真人!"

"呵,蠟像吧?"

向南打死不信能見著真人.

"不像蠟像,會話,逢人就自己是景總的兒子!"

"景孟弦又多了個私生子?!!!"

從向南腦子里孵出來的第一次念頭竟然就是這個.

這到不是不可能!那厮那麼多的女人,隨便一個不心就能多出個兒子來!

"可人家他老媽叫尹向南!而且是,逢人就的那種!"

"真的假的?"

向南'蹭’的一下就從椅子上起了身來.

臉色瞬間變幻莫測.

"不可能的,我兒子現在在法國呀!"

"真的假不了!他他叫尹向陽!長得跟景總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行了,那我不跟你廢話了,先掛電/話了,急著呢!"

向南火速掛了八的電/話,又趕忙撥了通電/話到向陽的手機上.

此刻的向陽,晃著兩條腿兒,像個大人般端坐在老爸的大沙發里,雙手抱胸,仰著顆腦袋,看著對面高得有些過分的老爹,"老爸,看在你親自接我的份上,我賣個道消息給你."景孟弦挑挑眉,一臉的無謂,"我對你那點道消息,一點興趣都沒有!"

"真的?"

家伙也學著他挑眉,哼唧道,"那你可別後悔!"

景孟弦不以為然,雙手抄在口袋里,站在他面前,居高臨下的俯瞰著他,"打個電/話給你媽,免得她擔心你!"

話音才一落,向陽脖子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我愛你,愛著你,就像老鼠愛大米,不管有多少風雨,我都會依然陪著你……"

"……"

景孟弦嘴角抽了抽,指著向陽胸口的手機,怒道,"第一,以後不許把手機掛脖子上,對胸口輻射大;第二,把鈴聲給我換了,立刻,馬上!"

"這是向南對我示愛的鈴聲,不能換!"

家伙堅持.

"……"

景孟弦揉了揉太陽穴.

《老鼠愛大米》?果然跟那什麼《愛買賣》同一路線的!這女人,真是夠了!!

家伙一接起電/話,就沖電/話里的向南告狀,"向南,老爸嫌棄我的鈴聲,讓我把它給換掉!"

"尹向陽,你先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在國內?你跟誰一起過來的?你姥姥呢?"

電/話里,向南的聲音尖得極為刺耳,透過手機傳了過來,幾乎是要把向陽的耳膜都給震傷.

不等向陽答話,景孟弦兀自從他的手里將電/話拿了過來,"孩子還,你對他溫柔點,你嚇到他了."

呸!!

向南在心里唾罵,"他才嚇到了我!你把電/話給他,我要找他問個明白!"

向南不耐煩了,在電/話里語氣特別不好.

"你先來SSE."

景孟弦冷涼的語氣,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好!"向南在電/話里咬牙,"讓他給我等著,把屁股長結實點!!"

景孟弦滿頭黑線.

電/話掛了.

家伙巴巴的仰著腦袋看著自己的老爸,"她什麼?"

"她讓你把屁股長結實點!"

"……"

向南如火箭般的一路沖刺到了SSE.

不想,才要進門去,居然就被保安科的人員給攔了下來.

她本來就窩著一肚子的火,這會再這麼一折騰,她整個人就像吞了火藥般的,渾身毛發都乍立了起來,直接給景孟弦撥了通電/話過去,那頭才一接通,她就沖他一聲大吼,"景孟弦,你們公司現在還刷臉卡了是吧?長我這模樣的,還不讓進了?"

面對向南的火氣,景孟弦倒是悠然自得,泰然自若得很,立在落地窗前,望著一樓那渺到幾乎看不見的身影兒,掀了掀薄唇,"長得太丑的,我們公司一向不讓進,以免影響公司公眾形象."

靠!!

向南在電/話那頭吸氣又呼氣,她覺得自己再跟他多折騰幾回,一定得短命好些年.

掐指一算,劃不來!

她強逼著自己壓下火氣來,"行!"她涼涼的扯了扯嘴角,"那你把我兒子扔出來!"

景孟弦偏頭看向沙發上,正瞪著大眼兒好奇的瞅著自己的兒子,微微一笑,"兒子,你媽讓我把你從這三十八樓扔下去!你覺得如何?"

擦!!

向南頓時就覺心里有千萬子草泥馬在奔騰.

她的'扔’字,並非字面上的意思,她就是單純的把詞語稍微加重了語氣,聊表她心里對那個壞蛋的生氣而已!何況,她又沒有讓人家把她寶貝兒子從三十八樓扔下去,她的是一樓,一樓行不行!!

沙發上家伙一雙大眼瞪得如銅鈴一般大,半響都沒回應,只咽了一口口水後,又咽了口口水.

向南在電/話里急了眼,"景孟弦,你少在我兒子面前誹謗他媽高大的形象,我兒子不會相信的!!"

都當爸的最喜歡挑撥孩子與老媽之間的關系,呵呵呵!!向南冷笑,今兒可真算是見識到了!!

個混蛋!!卑鄙!!!

"把手機給保安吧!"

景孟弦不再逗向南.

"干嘛?"向南沒好氣的問他.

"不想進來了?真打算讓兒子從三十八樓跳下去是吧?"

"……"

靠!

向南氣得牙癢癢,這厮就不能發發善心,讓兒子從三十八樓,穩穩妥妥的乘坐電梯下來?不是扔就是跳的?丫到底是不是親爹了?!敢陽陽白長著一張跟他相似兒的臉了,是吧?

向南憤憤的將手機遞給攔著她的保安,也不知道電/話里景孟弦到底跟他了些什麼,反正很快就放行讓她進去了.

一路上,向南無視所有同事瞅著自己的八卦眼神,直奔三十八樓而去.

連門也沒敲,直接推了總裁辦公室的門就風風火火的走了進去.

門一開,辦公室一大一的兩張相似的俊臉,在同一時間,以同一個姿勢,同一個表偏了頭過來看她.

那一刻,向南當真還有些恍惚了.

這倆家伙,實在太像了!!

一見兒子那張稚氣的臉蛋兒,向南窩著火兒的心,就像那漏氣的皮球,一點一點的癟了下來.

到最後連一點點火星兒都被兒子那張可愛的臉蛋兒給萌化了.

她看亦不看兒子對面的景孟弦一眼,完全把他當做透明人,徑自朝陽陽走了過去,在他跟前蹲了下來,"寶貝,你跟誰一起過來的?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會嚇死你媽的!你姥姥都快被你嚇到進醫院了!你怎麼一下子就這麼不乖了呢?"

責備的話語里,卻滿滿都是疼愛和擔憂.

"向南,對不起,我只是急著來親眼見證你跟我後爸的幸福而已!"

家伙認真的道歉,一雙無辜的眼兒一眨一眨的,好不惹人憐.

然而,一句話,卻像那扔進平靜湖面的石子一般,登時在景孟弦的心頭里激起數層漣漪.

冷眸銳利的掃向向南,沉聲道,"什麼幸福?"

上篇:四年後——嫁給我吧!【陽陽華麗登場】     下篇:四年後——那天晚上,不該發生的都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