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一不心燙到了景總的命根子  
   
四年後——一不心燙到了景總的命根子

對于云墨前面那段話,向南選擇了自動無視,倒是咬住了後面一段話問他道,"你的這不解風的女人,誰啊?紫杉?"

云墨煩躁的抓了抓頭發,"除了她,還能有誰啊?"

"喲……"

向南誇張的大笑一聲,一拍自己的腿兒,"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云墨一張俊臉登時拉了下來,"向南姐,你誇張了啊!"

"你,這天下第一的花花公子都開始抱怨行不行了,這不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

紫杉和云墨之間的事兒,四年前向南其實就聽楊紫杉過.

那天夜里,楊紫杉哭著跑來她家找她,同她叨了一夜,又抹了一晚上的眼淚,隔天一醒來,居然就像個沒事人兒一般,又高高興興的上班去了.

這妮子太會藏心思了,她會懂得在云墨面前把所有的心思藏起來,到了晚上又開始自個給自個舔傷口.

當然,這事兒向南是絕對不會告訴云墨的.

像他這樣心高氣傲的男人,要被他知道了,豈不又得拿這事兒取笑楊紫杉了?那她可真成叛徒了.

"紫杉現在在哪?也在這家醫院嗎?"

向南問云墨.

"嗯."

云墨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就是因為她轉來了這家醫院,所以才動用家里關系,想盡一切辦法的跟著轉了過來.

前兩年他還在輔仁呆著的時候,幾乎每個星期都會跑S市南盾醫院一趟.

他的解釋就是,無聊來S市散散心,順便逗弄逗弄她楊紫杉,解解乏.

來了後,才發現她楊紫杉願意對著每個男人笑得花枝招展,卻獨獨見了他就跟撞了鬼似得,恨不能繞著他走.

好在他是她的直接領導,有時候想躲她還躲不著,再加上云墨臉皮也厚習慣了,她躲他找,她跑他追,如此一個貓爪老鼠的游戲,在他倆之間玩得倒不亦樂乎.

"那晚上咱們一起吃飯啊!"

向南主動邀請云墨.

"好啊!叫上老二一起,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

云墨著就掏出手機來.

"你跟他已經聯系上了呀?"

"那可不!來S市第二天就把他從公司里拎了出來!"云墨著,摁數字的手頓了下來,目光掃向向南那張聞名色變的臉,挑眉笑道,"怎麼?還惦記著咱們老二呢?"

他邊問,邊繼續按屏幕上的數字.

"嘁!"向南嗤笑,"我干嘛要惦記他啊?在我眼里,他比你更差勁!有婦之夫了還把婚外玩得那麼高調,比你還沒節操!"

云墨手指一頓,從手機里抬起頭來,"向南姐,你這話我可不同意!你他就他,我可是無辜的啊!我節操可都還緊緊地揣兜里呢!就連個屑沫都沒敢弄丟!"

"喲!真被紫杉給征服了?"

"那是哥讓她征服的!!"

瞅瞅,多傲嬌!

向南嗤笑,落井下石,"那你也得看她是不是樂意征服你了!"

"你……"云墨氣結,嘖嘖的乍舌,"這四年不是跟我哥分得遠遠的嗎?怎的一張嘴就學著他變得越來越厲害了呢?"

"這得看對什麼人."向南還有理了.

"行了,我不跟你貧了,電/話通了,我跟我哥貧去!老二……"

景孟弦正忙著處理文件,接到云墨的電/話,也沒把手里的活兒擱下來,只淡淡的應了一句,"嗯."沒什麼起伏,沒什麼期待.

這要換別人,心里多膈應.

但云墨早習慣了,"晚上一起吃個飯唄!""不行."景孟弦直接了當的拒絕,沒有分毫回轉的余地,"晚上我得陪我兒子一起吃飯."

"陽陽也回國了?"云墨眨眼看著向南.

向南點頭.

"那好,叫上你兒子一起唄!這頓飯可是他媽邀我的,你到底來不來?痛快點!"

"他媽?"景孟弦果然對這個話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對啊!孩子他媽!"云墨點頭,目光瞟向向南,"現在就在我辦公室里坐著呢!"

"她在你那?怎麼回事?"

景孟弦問的自然是向南的身體狀況,劍眉下意識般的斂緊了些分.

"你不用擔心,她身體好得很,就是因為太舒服了,這才讓我給她做個不舒服的假象!"

向南一聽這話,登時就變了臉.

她站起來,沖到云墨面前,急得不停的向他擺手,示意他別多嘴,但云墨又哪是個省油的燈,眼兒往窗外一別,翹起二郎腿,若無其事道,"是要做個什麼傷患證明,搪塞她法國的上司!還能是啥,不想回法國去唄!"

Sh/it!這個大喇叭!

向南不悅的嘟囔了幾句.

景孟弦在電/話那頭蹙緊了眉頭.

"你把電/話給她."

能聽出來,他在電/話那頭有些不悅了.

云墨怔了一下,有些意外,聽到這消息,老二不應當很開心嗎?怎的……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可能犯大錯了,連忙將手機遞給向南,"老二要你聽電/話."

向南也蹙緊了秀眉,想了想,還是接過了云墨的手機.

"為什麼不想回去?"

向南還沒出聲,景孟弦質問的話,就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向南一雙秀眉蹙得更深了,她撇撇嘴,不快道,"景總,難不成我想在國內玩玩,還得經過您的批准?"

"回法國去."

景孟弦出極其強勢,霸道.

"不回!"

他越是強勢,向南就越是不肯低頭.

丫就這麼急著想轟她走?

"景孟弦,你真是夠了!!敢咱全中國都是你的?我不就想在這里呆著喘口氣,怎麼了?礙著你的眼了?還是汙染了咱們偉大祖國的空氣啊?你至于嗎你!"

向南火氣沖沖的喊完,也不等那頭的景孟弦答話,就兀自將電/話給切斷了.

完了,將手機甩給云墨,沒好氣的道,"這頓飯有我沒他,有他沒我,你自己看著辦!"

"對不起,對不起……我親愛的嫂子……"云墨趕忙起身給向南道歉,雙手摟著她的肩膀,舔著臉哄她.

"誰是你嫂子了!"向南郁結的掙開他的肩膀,轉而又氣不過的抱怨道,"誒!云墨,你你們家這老二是不是中了什麼邪啊?我在這呆著到底怎麼礙他眼了?他就那麼迫不及待的想讓我回法國去?他有毛病吧他!!"

"待會我定幫你好好教訓教訓他."云墨連忙附和向南的話.

向南斜睨了他一眼,"行了吧,誰不知道你跟他就是一個鼻孔喘氣的!信你才怪!趕緊的,幫我把證明整好,真急著要用!"

"行,我的姑奶奶!!"

云墨應了一聲後,就給向南開傷患證明去了.

向南再見楊紫杉的時候,最大的感觸,就是這丫頭居然什麼都沒變!

四年的時間,分毫沒在她那張稚嫩的臉蛋上留下任何的痕跡,還像四年前十八歲的模樣,那麼生嫩,可愛.

白希的肌膚,如剛撥開的蛋白一般,吹彈而破,細膩柔滑,手一掐,仿佛還能溢出水來呢!

依舊是那熟悉的馬尾辮,高高的梳起來,露出那張巧玲瓏的臉蛋,清純而又水靈.

這樣的她,無疑是眾多男人想要呵護的對象,也難怪一向流連萬里花叢的云墨也不慎栽在了這丫頭手里.

"向南姐?!!"

楊紫杉幾乎以為是自己看錯了人,一雙大眼瞪得如銅鈴般下,下一瞬,兩步並做一步的沖上前來,一把將向南抱了個滿懷,"向南姐,你回來了!!太好了,太好了……我還以為這輩子都要看不到你了!!"

楊紫杉的聲音里已經明顯帶著哭腔.

"怎麼會呢!"向南欣慰的摟緊她,"這四年,怪想你們的."

"我也一樣,都想死你了!!"

楊紫杉激動得直抹眼淚.

"行了,不哭了,趕緊把眼淚擦擦."向南從兜里掏出一張紙巾,遞給她.

楊紫杉忙收了眼淚,破涕為笑,挽住向南的手臂道,"向南姐,待會下班一起吃飯吧,我有好多話想跟你!"

"好啊!我還約了云墨,不介意吧?"

楊紫杉水靈的臉蛋上掠過一抹不自在,但飛快的散去,搖搖頭道,"不介意."

"還不介意,臉色都變了!你要真介意的話,沒關系的,咱們可以撇開他們這些壞男人,吃我們自己的!我可是永遠都向著你這邊的."

"他們?景老師也會過來嗎?"

楊紫杉的眼底有些光彩.

這會倒換做向南的神有些不自在了,"嗯,應該會一起吧!當然,如果你真介意的話,我們可以單獨吃的."

"不!不介意,我真的一丁點都不介意!"楊紫杉趕忙搖頭,嘿嘿一笑,"再了,很久沒見著景老師了,怪想他的."

向南眯眼瞅著紫杉,"怎麼?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把人家當男神呢!"

"那當然,景老師是我這輩子最向往的男人!!"楊紫杉得意的仰高頭,馬尾辮跟著她的動作在腦後一晃一晃的,那可愛的模樣,直接晃到了站在身後不遠處的云墨眼里.

……………………………………………………………………………………

晚上這頓飯……

吃得真的有些怪異.

四個人,面對面而坐.

仿佛是刻意安排的一般,長桌前,向南和景孟弦坐一方,紫杉和云墨坐他們的對面.

還多出一個與他們完全不搭的人兒來,坐在方桌的另一頭.

每一個仿佛都各懷心事,唯一一個吃得淋漓暢快的恐怕也只有不諳世事的陽陽了.

"哇……向南姐,你手上這個戒指好可愛呀!"

當向南把手探過來拿番茄醬的時候,楊紫杉這才注意到她右手手指上的鑽戒,"是個南瓜!好精致!向南姐,你在哪里找到的這種跟你同款的戒指啊?"

楊紫杉一副愛不釋手的模樣,對向南手指上的鑽戒喜歡得不得了.

向南盈盈一笑,"不是我找到的,這是一個朋友送給我的,挺有心的吧!"

"朋友?"

楊紫杉眨眨眼,就感覺到云墨在桌子底下輕輕踢了她一腳.

她瞬間了然了過來,自知自己錯了話,看一眼對面一直沉著俊臉沒出聲的景孟弦,她也蔫蔫的低了腦袋去.

"干嘛?剛還好好的,怎麼突然一下子就跟泄了氣的皮球似的?"向南明知故問.

楊紫杉咬著銀叉,無辜的搖頭,"沒,沒有……"

"你以為這是婚戒,對吧?"向南擺擺無名指上的南瓜.

一句話,讓桌上除卻毫無存在感的陽陽之外,所有的人都抬起了頭來看她.

甚至于連她身邊一直垂著頭,認真吃飯的景孟弦也不由微微抬起了眼簾,冷眸緊眯了一下,看著她.

"原來不是婚戒呀?嚇我一跳!"

楊紫杉立馬又恢複了活躍度,就連云墨也不由暗自松了口氣.

卻聽得向南道,"它確實不是婚戒,只是個求婚戒指而已!"

"求婚戒指?"

楊紫杉才跌下去的心,一下子又懸了起來,心翼翼的覷了一眼對面的景孟弦,見他便無異色,這才心翼翼的又問了一句,"向南姐,你真要結婚了啊?"

向南笑笑,目光毫不避諱的迎上景孟弦的視線,這次沒有給他否定的答案,"應該吧!"

三個字……頓時讓飯桌上的氣氛,越發冷凝了些分.

景孟弦盯緊著向南那雙笑彎了的水眸,半響,嘴角冷冷的扯出一抹弧度,"恭喜."

兩個沒有分毫溫度的字眼,讓餐桌上的氣壓,愈加低到了極致.

兩個字,卻也讓向南心頭一緊……

心髒如同被一根細弦拉扯著一般,疼得有些厲害.

她牽強的擠出一抹笑容來,"謝了,到時候你們大家別忘了來參加我的婚禮就成,你們放心,我每一個都會通知到的,不會有任何的遺漏."

她還在計較著四年前他結婚的事.

"……"

楊紫杉倒吸了口氣.

這氣氛,太怪異了!!

向南雖然表面上沒什麼異樣,但心里其實難免有些堵得慌,她特別討厭景孟弦這種完全不在乎的模樣,用手邊的濕紙巾擦了擦手,"我去一趟洗手間."

她著,起了身來.

正准備要出去,卻不料,衣衫的口一帶,就將她身邊那杯剛端上來,且還是剛剛燒開的黑椒油……

一不心,就全數倒在了……

她身邊的……

景大總裁,身上!!!

NONONO,不是身上,不是簡單的身上,而是……正正好的,就倒在了他的……

褲襠上!!!!!

"嘶……"

那一刻,向南明顯的聽到了景孟弦吃疼的喘息聲.

"該死!!"

他飛快的起了身來,將那還正在往下滴的油迅速避開.

一張峻臉徹底陰沉了下來.

向南能清晰的見到他的眉峰還在顫抖.

臉色,慘白慘白的……

那杯油,真的很燙,很燙!!!

向南也頓時煞白了臉,楊紫杉也同樣嚇得花容失色,還是云墨理智,'蹭’的一下起了身來,就道,"老二,趕緊的,咱去洗手間幫你檢查檢查!!!"

"你幫我檢查個P!"

景孟弦真是徹底的火了!!

他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褲襠里的弦子正燒得直抖!!

這該死的女人!!!

他二話沒,憤怒的一把揪起向南的衣領,就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尹向南,它要真被你弄出什麼毛病來,你這輩子都別想再嫁人了,就活該伺候它一輩子!!"

景孟弦咬牙恐嚇著她.

"喂喂喂,我又不是故意的!!"

向南被景孟弦連拖帶拽的,就往洗手間里走去.

"我看你不是故意,是有意!"景孟弦牙根咬得緊緊地.

"喂!你溫柔點!!輕點,輕點……別這麼拽著我!!"

向南幾度掙紮都無果,整個人就被景孟弦拎雞仔似得,腳尖著地,毫不優雅的往洗手間里去.

這怪異的模樣,惹得餐廳里所有的客人頻頻圍觀.

"喂喂喂!!!那是男洗手間!!!"

見景孟弦拎著自己就往男洗手間里走,向南急了臉.

才一進去,就見幾個站姿優美的男人,正貼著牆面上的槽,在以極其享受的狀態撒著尿.

"嘩啦嘩啦"的聲音,尤其悅耳.

"啊——"

向南著臉,大叫.

想跑,跑不掉,只得用雙手捂住眼睛,"我不是故意的,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看到!!"

牆邊的男人們也嚇得花容失色,向南甚至都懷疑他們是不是連尿都沒解決完,就匆匆提了褲襠,狼狽的出了洗手間去.

很快,整個洗手間就只剩下向南和景孟弦,門被景孟弦狠狠地摔上,落鎖.

向南一張臉憋得通,怒目圓瞪,"景孟弦,我要出去!"

她前腳才往外一踏,就被景孟弦一把給扯了出來,稍一個用力,就被他緊緊的圈在了臂彎里.

一張峻臉,黑得堪比鍋底.

銳利的視線剜著對面的向南,腥的眼底幾乎是要剜出血來.

就聽得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齒道,"幫我試試,它還能不能用?!"

上篇:四年後——那天晚上,不該發生的都發生了!     下篇:四年後——洗手間里的邪惡:把它吸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