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永遠都不要懷疑你在我心里的重要性!  
   
四年後——永遠都不要懷疑你在我心里的重要性!

向南也學著他,全當聽不到,顧左右而他,舉起酒杯朝景孟弦的酒杯碰了碰,"先干一杯,慶祝咱倆熬了這麼多年,如今還能坐在同一桌上把酒歡,不容易,堪稱奇跡!"

向南抿了口杯中的酒,被白酒辣得嘖嘖了兩聲,嘴巴抿了抿,一雙好看的秀眉擰做一團,"辣得真夠味兒!"

景孟弦看著她誇張的表,不語.

半響,才慢悠悠的端起跟前的酒杯,淺淺的抿了一口.

即使在這樣平民的環境中,他的動作卻依舊那樣優雅從容.

端著酒杯的手指,乾淨蔥白,不染纖塵.

這個男人,果然太好看.

好看到每一寸地方幾乎都找不出任何一分的瑕疵來!

向南有些恍惚,夾了塊豬手送入嘴里,嚼了嚼,味道不錯,嚼勁也很足.

"景醫生,記不記得咱們第一次交換電/話號碼的事兒?"

向南邊嚼邊含糊的問他.

景孟弦淡淡的掀了掀眼皮,"沒這回事."

"……"

向南將嘴里最後一根骨頭吐出來,"矯!是我第一次找你要電/話號碼的事兒,可以了吧?"

景孟弦凝著她,沒話,拿起筷子夾了個抄手送入嘴里.

入口即化,味道一如既往的美好.

仿佛還帶著些青春的懵懂之味.

向南手臂撐在桌上,手掌托腮,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又轉而提起酒杯抿了一口口白酒,皺了皺眉後,方才回憶道,"那時候的你,就跟你現在一個德行!冷,疏遠,矯,愛裝bi……"

"重點!!"

景孟弦皺眉,沉著臉打斷她的話.

"我現在的每一句話都是重點!"

向南撅嘴抗議.

"那時候的你脾氣也臭!不過可憐我青春懵懂,天真善良,才被你這副看似美好的皮囊給騙了……"

向南有感而發.

還記得當年,她為了追求那個酷酷的景學長,簡直是動用了全校所有的同學關系,才得以與眼前這位景學長以及他的全宿舍進行了次聯誼活動.

兩個宿舍,八個人,四男四女,就約在了這家抄手店見面.

地方是她定的,沒別的,就便宜!

當時寢室成員提議要去KFC的,想來那地兒氛圍好,適合戀愛,可那三個沒心沒肺的丫頭因為替她設計了這場聯誼,所以早就敲了她竹竿,這頓飯必須得她請.

當時向南隨便一算,不得了!KFC貴得不像話!她那空癟癟的錢包哪里扛得住,最後一揮手,就定在了這家人員冗雜的抄手店!

氣氛,果然不一樣!

大熱天的,連個空調都沒有,人又多,八個人坐著,簡直就像蒸桑拿似地.

當然,蒸桑拿其實也就算了,關鍵是當天向南是抱著一顆泡男人的心思去的,當時的她,可是經過全宿舍的美女們精心裝扮,濃妝豔抹後方才來赴宴的,且當時她們這幾個窮bi的大學生,全用的清一色的廉價化妝品,一過水就掉的那種.

于是,那天向南坐在那里,隨著'蒸拿房’的溫度增加,向南逐漸變得……面無全非起來.

那一刻,她明顯的見到對面的景學長……

由起初的面無表,到漸漸的,眉心顫抖,再然後……嘴角抽搐.

"尹學妹,要不,你……你先去洗個面再來?"

這麼好心提議的,自然不可能是對面那個嘴角抽搐到幾乎沒辦法掩飾了的撲克臉.

而是他身邊的舍友阿金學長提出來的.

向南癡癡的望著眼前帥氣非凡的撲克臉,那時天真純白的她,覺得這家伙就是裝bi也裝得特有范兒,反正就是,帥帥帥!!

甚至于讓她挪開一眼,她都不太樂意.

她范發癡的眼神兒,太明顯了!!

見向南不動,阿金又好心的催促了一聲,"快去吧!咱們先去對面的街上逛逛,你洗完了臉再來找我們."

完,一伙人居然就起了身來,要往外走,這群人里絕對還包括她那三個沒心沒肺的舍友.

當然,論起身最快的,絕對是她對面的景學長,仿佛是急不可耐的尋思著要怎麼避開她這張鬼臉似地.

眼見著學長就要離自己而去,向南當時就跟撞了邪似得,居然一伸手,就拉住了景大學長的胳膊,"景學長!!"

向南親眼見著景大學長的嘴角,從起初的抽搐,到漸漸的,僵化.

"放手."

冷硬的蹦出兩個字眼,盯著向南的手,像盯著全世界最髒的髒東西似得.

向南被他這目光看得有些受傷了.

下意識的松開了他的手,卻不出一秒的時間,又趕忙握了回去,一副唯恐他會跑掉的模樣,厚著臉皮道,"學長,咱倆先交換一下電/話號碼吧!"

景孟弦眉峰抽了兩抽.

或許,他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厚臉皮的女人吧!

但向南的厚臉皮絕對的刷新了他的認知度!

向南見他沒反應,居然就大著膽兒,伸手就往他褲兜里一掏,果然,一下命中,就將他的NOKIA,時下最流行款的板磚手機拿了出來,三下五除二的就用他的手機撥通了自己的電/話號碼.

起初,景大學長還有些怒了.

後來,他平息了怒焰.

冷冷的,涼涼的,盯著眼前這個正專注于拿他的手機撥打自己電/話的女人,扯了扯嘴角,諷聲問道,"你喜歡我?"

"是!"

向南想也沒想就回答.

"啊?"

猛地,她又反應過來,忙搖頭,著臉,窘迫的解釋道,"不,我不是那意思,我只是覺得你還……"

這時,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電/話通了.

手里的手機被一只冰涼的大手奪了過去,"你覺得我怎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覺得你不怎麼樣!!"

景孟弦完,決絕的摁掉電/話,且毫不避諱的,就在向南的臉皮底下,將她甚至還來不及保存的電/話號碼,直接清除,一干二淨,不留分毫痕跡.

漠然轉身,離開.

留下向南站在原地,流著兩道黑漆漆的大汗,像個丑陋的女鬼,悲戚的望著自己向往的那道身影越漸遠去……

………………

過往的回憶,讓向南心頭艱澀,卻又覺有些逗趣.

現在想來,當年自己的那個妝還真怪滲人的,尤其汗水流下來的時候,把她兩根黑眼線暈得滿眼都是,找景孟弦要電/話號碼的時候,自己就是個超級大熊貓,慫斃了!!

向南抿了口杯中的白酒,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笑著笑著,就莫名的濕了眼眶.

真想回去從前……

回去找找那個年輕氣盛,且不怕摔不怕疼的尹向南,問問當年的自己,是怎樣有勇氣一路把這個男人追下去的.

景孟弦凝著她含淚的笑,心口宛若被什麼重重的敲了一下,有些憋,有些難受.

峻臉別向一邊,含了口白酒,漆黑的瞳仁加深了色澤.

"尹向南,別再提過去的那些事兒了,起來大家都不開心."

景孟弦沉聲道.

向南楞了一下,舔了舔唇,"景總也會不開心?"

景孟弦抬眼看她,"我從沒否認過我過去對你的愛."

向南只覺心頭一痛,"那現在呢?"

這個問題,她幾乎是下意識般的脫口而出.

景孟弦眉頭緊斂,卻是想也沒想給了她答案,"不愛了."

三個頭,如當頭棒喝.

其實,向南早就猜到答案了,但還是聽他如此不在乎的從他的嘴里出來,那種感覺,真的……倍兒難受.

她又抿了口跟前的白酒,這一口喝得有些大,酒水燒著她的喉管,有些疼,嗆得她猛咳嗽.

這一刻,向南就知道了……

知道自己這輩子當真忘不掉這個男人了!

忽而,她想到剛剛吃飯時在洗手間里發生的那一切,心里更覺悲涼了些.

如今他們之間的關系到底是什麼?

她會跪在洗手間里伺候這個男人?以什麼身份?!前女友?孩子的媽?

何況,他還是個有婦之夫!!

現在想來,真夠下/賤的!!

越是這樣,向南心里就更加煩不勝煩.

"景孟弦,你我這麼些年的青春,怎的就全栽你手上了?"

向南胸口燒得有些疼,她抽了口氣,看著他那張絕的峻臉,喃喃道,"如果當年我遇不上你,我會不會過得開心一些?"

向南真的不知道,如果再讓她選一遍,她還會不會選擇遇上這個男人……

因為,遇上他,愛上他,離開他,這一切,都太痛了!!

過了四年,又四年,愛了十年又多的時間,到最後換來的卻是沒有結局的結局,她已經當真筋疲力竭了……

"我想結婚了!"

她突然.

景孟弦抬起了頭來,看她.

眸色渾濁.

向南歎了口氣,秀眉蹙了蹙,又松開,頭低下來,眼簾垂下,低聲喃喃道,"我有點累了……"

不管是追逐著他的腳步太累,還是因為太思念他而累,還是因為分別太累……

總之,她累了……

總之,都是為了他.

景孟弦胸口強烈的起伏著,呼出幾口濁氣來,"想好了?"

"想好了!"

向南定定的點頭.

眸色泛,眼底有水霧再打轉.

"我會努力讓自己和我未來的丈夫幸福的……"

她輕輕的,在自己無名指上的那枚婚戒上,心翼翼的,虔誠的,啄了一記吻.

路易斯……

她會加油的!!

會加油讓他幸福!

會加油,愛上他!!

會努力的,把曾經所有灌輸給跟前這個男人的愛,全數給他!

不定做得到,但至少,她會努力,很努力!!

眼前的這一吻,就如同一把刀,生生的剜在了景孟弦的心尖上.

雖然他一早就料定結局會如此,但忽而從她嘴里如此確定的出來,他的心,澀得有些明顯.

"尹向南……"

他的聲音……

嘶啞得有些厲害.

端起酒杯,主動地在向南的杯口上輕輕的碰了碰,"如果有下輩子……別再遇見我了!美好的青春,耗在我這種人身上,不值得!"

他漆黑的眼潭,深陷了下去.

眸底,染著明顯的猩,"再來一次話,早點遇上那個對的人."

"還有……"

"幸福點,把那些不該記得的人和事,都忘了吧!"

他起了身來……

高大的身軀,如紳士般朝向南俯了下來,手捧上她的臉頰,托起她的下巴,而後……

輕輕的,虔誠的,就像剛剛她吻手中的戒指般,吻住了她的額頭.

柔軟的薄唇,貼上向南的肌膚,冰涼里透著滾燙.

燒得向南,心口刺痛.

一滴熱淚從眼眶中滑落而出,就聽得景孟弦的聲音從她的頭頂響了起來,"孩子他媽,永遠都不要懷疑你在我心里的重要性!不要再問我還愛不愛你,有些人就是注定這輩子都要用來裝在心里的,但這種愛誰也不知道是不是與愛有關,但至少……孩子的爸爸比誰都希望你能幸福……所以,務必讓自己過得好一點,我祝福你!"

向南的眼淚,如雨般揮落而下,到最後她甚至誇張的哭得一抽一抽的.

景孟弦這番感人的字句,包含了他們十年來的風風雨雨,十年的誼,除卻愛,還有太多太多……

景孟弦沒有替向南抹淚.

只是俯著身,直直的看著她.

向南狼狽的給自己擦眼淚,"謝謝……謝謝……"

她真誠的道謝.

向南知道,這番話,他是發自內心的的.

摒棄掉他們之間所有的隔閡,摒棄掉他身上那些偽裝的疏離,他敞開著心扉叮囑她,祝福她……

就像她踏上地毯時,身邊挽著的父親,拼了命的告訴她,這輩子要抓緊機會幸福,也用最不舍的語調,放她幸福.

她沒有父親,她有的最重要的男人,就只有他.

而向南卻不知道,在他的生命里,最存在了非凡意義的女人,從來只有她!!

這輩子,她的幸福,就是他的最終歸宿!!

但景孟弦卻不知曉,她這輩子最幸福的歸宿,獨獨只有他能給!

哪怕是一同經曆風雨,于她而,都是最奢侈的幸福……

"干杯……"

"干杯!!"

兩個人,舉杯豪飲.

將杯中的白酒,暢快的一飲而盡.

或許,這一刻,誰都清楚,過了今晚,此後的他們,再也毫無瓜葛.

"景孟弦,謝謝你當年為了救陽陽娶了曲語悉,其實我和陽陽心里都特別感謝你,有時候想來心里也特別內疚,惶恐,我們都怕你過得不幸福……"

向南到這里,抬起頭來,噙淚的水眸看定他,"這些年,你過得好嗎?"

她只是想要一個答案……

一個讓她心里能安下來的答案!

"我的生活,你見到了,很好!"

"那就好……"

向南點點頭,又點頭.

所以……

就這樣吧!

大家都還好好的,還有什麼比這重要的呢?

"我飽了,該回去了……"

向南起了身來,要走,頭有些暈.

景孟弦跟著起身,擱了兩張一百的放桌上,"阿簾,買單."

招呼了一聲,從容的邁著步子,追上向南,"我送你."

"不用了."

兩個人站在排檔門口,徐徐的夜風吹拂而來,帶來陣陣熱夏的香氣.

"你也喝了酒,我自己打車回去吧!你也別開車了,把車停在停車場里,一起坐車回去吧."

"好."

景孟弦聽從她的話.

向南走前去攔車,卻被景孟弦拉住,"等等."

完,他轉身就進了排檔口旁邊的一條黑暗的巷子中去.

向南愣了一下……

心頭一動,也跟著他,進了巷口中去.

巷口的燈光,綽綽的閃著,景孟弦高大的身影匿在微弱的光線里,竟顯得有些孤清,冷寂.

向南忙追上他的步子.

兩個人在一個自動販賣機前停了下來.

向南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整個人如同在夢中.

"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它居然還在."

向南感慨.

十多年前就在的東西,如今,卻依舊還停駐在原地.

景孟弦用腳尖輕輕的踹了踹右下角的暗門,"咚——"的一聲,就見一瓶雪碧從上面應聲滾落了出來.

向南驚喜的瞪大眼,"這麼多年了,它還沒修理好?"

從前他倆沒事兒的時候,就愛在這自動販賣機前揣兩腳,結果哪只有一天她腳兒一瞪,一瓶飲料就滾落了出來,再後來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但向南沒料到,都這麼多年了,這個BUG居然還沒修好,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景孟弦沒話,將手里的飲料遞給她,便倚在一旁的牆壁上抽煙去了.

其實,當年的那個自動販賣機早就被扔了,如今這個是他景孟弦擱著的,經他動過手腳的,當然方便采購.

"吹吹風再走吧!"

他提議.

倚在巷口的牆壁上,點了一支煙.

煙頭閃爍著星光,嫋嫋的青煙騰升而起,朦朧了他本就隱晦不明的峻顏.

向南走近他.

在他跟前站定,仰起頭來,眯著迷離的醉眼看著眼前格外迷人的男人.

"抽煙,什麼味兒?"

景孟弦站直身子,又啪了口手里的煙,"你問這做什麼?"

"借我抽一口."

"胡來!"

景孟弦不悅的瞪她.

"就一口."

向南執拗的要求著.

"不行."

景孟弦辭拒絕,"你要抽煙做什麼?"

"心不好的時候,是不是可以用抽煙來舒解一下心?景孟弦,借我抽一口吧……"

景孟弦皺緊了眉頭,"別鬧了."

他著,也不管手里的煙是不是抽完了,扔腳邊,踩滅,拾起來,丟垃圾桶里.

"不抽了,走吧."

"景醫生,戒煙吧……"

向南跟在他的身後,提醒他.

雖然抽煙是通過呼吸道的,但是香煙里有尼古丁的成分,會迷走神經系統,破壞正常的胃腸活動等等……

他的胃,一向不好.

從前每次看他抽煙,其實都想提醒的,四年前他抽煙其實不算凶的,可如今向南發現他抽煙越來越厲害了,之前每次去辦公室找他的時候,都會發現他的煙灰缸里幾乎占滿了煙頭.

從前不是覺得,量少到還能接受.

如今來,是覺得無法接受,且……再不,往後就真的再沒機會了.

向南心尖兒有些澀澀的疼.

卻聽得他道,"好."

答得非常隨意,宛若只是隨口一應,但向南知道,他會到做到.

嘴角漾開一抹淺淺的笑意,追上他的步子,順著他腳步的節奏,往前走.

他腳下的步子越邁越……

卻忽而,一伸手,不自禁的一把將她扯入了懷里來.

"尹向南……"

"尹向南…………"

他抱著她,不停地呢喃著向南的名字,仿佛是醉了一般.

喑啞的聲音破碎在風里,有些疼……

"向南……"

"在……"

向南埋在他的懷里,輕輕的應著他,心翼翼的應著,生怕一應,夢就醒了.

嬌身癱軟在他溫暖的懷里,貪念著他身上這道熟悉而令她癡醉的青草香味……

【鏡子開群了,群號在留區,煩請VIP親們先在留區留申請再加群,申請加群後大家可自行入群來!】

上篇:四年後——洗手間里的邪惡:把它吸出來!     下篇:四年後——她在他身上點火【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