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她在他身上點火【8000+】  
   
四年後——她在他身上點火【8000+】

向南埋在他的懷里,輕輕的應著他,心翼翼的應著,生怕一應,夢就醒了.

嬌身癱軟在他溫暖的懷里,貪念著他身上這道熟悉而令她癡醉的青草香味……

"我在……"

她將臉埋在他溫熱的胸膛口上,聽著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向南忽而就覺得自己還像在夢里,一切都顯得那麼的不真實.

他身上男性荷爾蒙的味道還是那麼好聞,即使還殘留著淡淡的煙草味,卻依舊讓向南癡迷,沉醉.

仿佛他天生就有一種吸引她的魔力,讓她,對他,永遠無法自拔.

手下意識般的扣緊他的臂彎,那感覺似唯恐他會隨時離她而去一般.

景孟弦冰涼的大手托住向南的後腦勺,將她的腦袋緊緊地桎梏進自己的胸膛里.

他的下巴抵住向南的發心,很久……

"走吧,回法國去."

他怕,她再不走,自己當真就放不開她了!

顯然,打從一開始讓她回來,就錯了!!

他以為自己可以與她保持著適當距離的,可如今看起來,他明顯高估了自己的控制力.

他對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控……

從那天醉酒的那夜,到今天洗手間里的一切,再到剛剛那個吻,以及此時此刻的這一記擁抱……

他對她,根本難自禁.

向南嬌身一僵.

貝齒緊緊地咬住下唇,沒有應他的話.

心,像浸泡著酸水一般,酸酸漲漲的,有些疼.

"跟他回法國去,不要再留在這里了."

景孟弦輕輕的拉開懷里的向南,握住她纖瘦的肩頭,低眉,深深的望定她,"尹向南,一定要讓自己好好的活著,十幾年的美好青春已經荒廢了,別再糟蹋了你後半個美麗的余生……"

向南的眼眶被他的話,灼得通.

銀牙緊咬著下唇,汲水的眸子愣愣的看著他.

看著看著,眼前那張峻峭的面龐,越漸模糊.

直到最後,幾乎看不清楚……

她點頭,聲線哽咽,"你也一定要幸福!!"

向南到底還是哭了,一頭栽進他的懷里,緊緊地抱住他結實的腰肢,"景孟弦,請你一定一定要幸福!!如果真的打算跟曲姐過一輩子的話,就讓自己盡量愛上她吧!"

相愛永遠都比單戀或被愛來得幸福!

景孟弦低聲笑了笑,不著痕跡的將向南從自己懷里推開來,揉了揉她的腦袋,"我的生活,我自己能打理好,你就不用替我/操心了."

完,他邁步就往巷口走去.

酒興,幾乎已經全醒了.

向南怔怔的看著他離開的背影……

微弱的燈光,投射在他孤漠的身影之上,將他的影子拉得細長細長.

忽而……

有一個瘋狂的念頭從向南的腦子里一閃而過.

望著那抹孤清的背影,她居然再次產生了留住他的沖動!

接下來所有的行為,都不再受控于她的大腦.

向南幾步沖上前去,一把從身後抱住了景孟弦精壯的腰肢.

那一刻,她明顯的感覺到,懷里的男人,一僵.

"景醫生……"

向南低低的聲音喊他.

"只要你一句,你不希望我結婚,我可以不嫁的……"

景孟弦寬厚的後背,僵硬得有些厲害.

"只要你一句話!!"

向南的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只要你一句,即使讓我背負著罵名,我也願意呆在你身邊的……"

她到底,還是愛他啊……

原來,即使讓她擔負著第三者的罵名,她也依舊願意留在這個男人身邊!!

這到底是怎樣的愛,才讓她連這樣的底線都流失了呢?

"尹向南,我剛剛跟你的那些話,都白了嗎?"

景孟弦的聲線,冷得有些透心涼,硬得如尖針,一針一針紮在向南的心口上.

她抱著他的手,被他一根,一根,冷硬而又絕的掰開來.

轉身,看著身後哭得有些狼狽的向南.

眸色暗沉了下來,漆黑的眼潭里,諱莫如深,教人如何都琢磨不透.

"搞清楚,我,已婚!而且,沒想過要離婚!當然,我更沒有長期包養同一個/婦的習慣!"

完,景孟弦抄著手,決然卻依舊優雅的步出巷口.

獨獨留下向南一個人站在巷子里,看著他的背影,淚流不止……

她被拒絕了!

即使如此卑微,而她卻依舊……被他狠心的拒絕了!!

他不需要她了……

可為什麼,有些時候,她卻還能明顯的感覺到,他對自己那割舍不去的愛……

他還愛她吧?

卻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推開她?因為婚姻?因為家庭?

如果是,她又哪里還有再繼續堅持的立場?正如他所,他景孟弦真的是有家室的人了!

尹向南,放開他吧,就當放過自己了……

好嗎?

風,吹干了她的眼淚.

向南擰著手提包,踩著水晶高跟鞋,一步一步邁出巷口來……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云墨送楊紫杉回家,結果,車子越開越偏離正道.

等楊紫杉一覺醒來就見車已經駛入到了郊區之地,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唯一的兩道亮光還是他們的車燈,她嚇了一跳,"你帶我去哪?"

楊紫杉防備的瞪著云墨.

"我家."

云墨答得理所當然.

"你家?"

楊紫杉瞪大眼,"云墨,你瘋了?你無緣無故的帶我去你家做什麼?"

"我媽來了,想見見你."

云墨分毫也不隱瞞.

"神經病!"她罵的當然是云墨了.

楊紫杉真正兒來氣了,"要見我?為什麼?你以為我是你什麼人啊?真把我當她老人家的媳婦了?云墨,我告訴你,我不是!!不是!!!"

"現在不是,將來一定是!"

云墨著,握著方向盤一個左甩,楊紫杉沒坐穩,整個人就朝他撲了過去.

軟綿綿的嬌身撲進他的懷里,讓云墨挑高了濃眉,嘴角上揚,"開車呢!別急著投懷送抱,待會有的是機會."

"……"

楊紫杉抓狂.

"云墨,你夠了!讓我下車."

她才懶得跟這種無恥的家伙爭辯.

連忙從他的懷里掙開來,要下車去,但車門已經明顯上了鎖,拉不開來.

云墨根本不理會她.

前方忽而亮起了路燈,楊紫杉有些好奇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沿著路燈往外看,隱晦間似乎是一座獨山,而他們的車,正沿著這座山的山道,往上駛去.

楊紫杉臉色微白,露出慌色來,"你帶我上山?干什麼??"

她下意識的往車門口躲了躲,似乎想要避離云墨遠一些.

腦子里無數次的放映著新聞里的畫面:一女孩兒被一熟識兩年的朋友載著去山上玩,結果,就再也沒能下山來,警察找到女孩兒的時候,是被一個麻袋裝著,拋在了深山林里,全身都是血,且全身上下有將近二十個刀口……

楊紫杉越想越滲得慌,"云……云墨,你別亂來!你要敢亂來的話,我……我報警!!"

云墨見楊紫杉那副害怕的慫模樣,心里氣得慌.

敢自己在這女人心里就這點形象?

"呵!爺就喜歡亂來!瞅瞅,這深山老林里,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爺先玩兒個S/M強/殲,爽了後再把你做成標本,往後每天想操/你的時候,就把你拿出來擱床上玩玩!爽!!"

"你……變/態!!!"

楊紫杉水靈的臉蛋兒乍青乍白的.

這混蛋,是想要把她當充氣娃娃不成?

他簡直就是自己見過的最BT,最無恥的男人,絕對沒有之一了!!

見楊紫杉氣結的模樣,云墨笑得更開心了,伸手,一捏她氣鼓鼓的臉蛋,"別給爺嘟著個嘴兒,放心,爺對殲/尸沒興趣!爺喜歡在床上叫得慌的杉兒."

靠!!!

這家伙,簡直就在挑戰她的羞恥心和忍耐力!!

楊紫杉一把抓過云墨在自己臉上肆虐的手,銀牙一咬,就狠狠地含住了云墨的手.

不過,她就不信咬不過不成!!

"啊——"

云墨疼得大叫,一張俊臉兒因疼而皺成一團,"楊杉,你丫屬狗的呢!!給我放開,放開……sh/it!!!"

楊紫杉松開了他的手.

手背上,一排整整齊齊的牙印兒,一點也不淺,的,尤顯得有些可憐.

她瞟了一眼,眼底掠起一抹抱歉,但,那樣的抱歉獨獨只存在了一秒鍾.

他活該!!

紫杉一張撲撲的臉兒氣得脹鼓鼓的,怒目圓瞪,恐嚇他,"云墨,你要再嘴賤,我可真就不客氣了!"

可楊紫杉怎麼都沒想到,接下來云墨會……

一張口,就含住了她剛剛咬過的地方……

"……"

楊紫杉瞠目結舌的瞪著他.

然後,緋的臉蛋越來越……

直到最後,到宛若能滴出血來了.

"你……你……"

楊紫杉能明顯的聽到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音.

"咚咚咚——"一聲又一聲的,撞擊著她的胸口.

她'你’了好半天,都不知道該什麼好,最後只能緊咬著下唇瓣,懊惱又羞澀的瞪著云墨.

她怎麼都沒料到,這家伙居然會……含她剛含過的地兒.

要知道,那還殘留著她的口水呢!!

"你你你,你什麼你!"云墨沒好氣的別她一眼,"你以為爺愛舔你口水啊?咬這麼重,沒良心!爺自己撫慰一下自己,不行啊?"

楊紫杉聳鼻,哼哼氣,弱聲道,"那你也該先拿紙巾擦一下吧……"

"喂!楊杉兒,現在是爺舔你的口水,不是讓你舔爺的,你至于一副受了奇恥大辱的模樣嗎?嗯?"

云墨挑眉,咬著牙,不爽的問她.

紫杉別臉去看窗外,嘟喃道,"這可是你自己的."

"好樣兒!待會看爺在床上怎麼收拾你!"

云墨完,一腳油門往下一轟,銀色跑車如火箭般朝半山腰上飛馳而去.

………………………………

靈溪山,唯一一棟獨立別墅立于半山腰間.

別墅占地面積少也有五千平米,包括露天庭院,噴泉,泳池……

整套別墅與他A市那套別墅風格如出一轍,上上下下,從里到外,都被各色的鮮花草木簇擁著,一走近,那清新的自然香氣漫在空氣里,撲鼻而來,好不舒服!

這里簡直就是天堂聖地.

但楊紫杉顯然沒有要進去的意思.

她在門口定了很久,不肯進屋.

她覺得這樣子太奇怪了,無緣無故的被他拉來家里,且居然還是……見家長?!

見什麼家長?她為什麼要見他的家長?以什麼身份見他的家長?

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楊紫杉簡直覺得對面這男人有些不太正常.

"云墨,咱們別鬧了,行嗎?"

"來都來了,做不做我家媳婦,進去跟我媽."

云墨扯了扯她的裙子.

楊紫杉漂亮的五官都擰成一團了,順手把自己的裙擺從他的手里扯出來,不悅道,"你自己去跟阿姨!"

"杉兒!!"

還來不及等兩人商議好,忽而,一道熱的喚聲從別墅里迎了出來.

來人除了云墨的母親柳云裳又還有誰呢?

柳云裳裹著一條修身的短款紫色旗袍,肩上披著一條同色系的坎肩,腳踩著一雙優雅的黑色高跟鞋款款而來.

她是典型的貴婦裝扮,卻一點也不庸俗,且還帶著幾許不凡的端莊優雅之氣.

"阿姨."

楊紫杉笑著,連忙禮貌的迎了過去.

對于柳云裳,楊紫杉自然不陌生,來來回回,少也見過十來次了.

不是在醫院,就是在街上來個偶遇什麼的,反正沒少見過,久而久之,也就熟識了.

"我兒子可真是不懂禮貌,都把人家帶回來了,也不請人進來坐坐!來來,杉兒,趕緊進來,外頭多熱."

柳云裳將兒子不由分的訓斥了一頓,趕忙拉著楊紫杉的手就進了別墅去.

一進別墅,柳云裳就同楊紫杉聊開了,聊天聊地,聊八卦.

女人的世界里,男人插不進一句嘴,云墨在一旁看著時間分分秒秒的流逝,眉毛都快要擰成一個'川’字型了.

"媽,時間不早了,你還不趕緊睡去呢!"

云墨終于熬不住了,提醒老媽.

這好好的相處時間,就全被老媽給耗沒了,真夠沒勁兒的.

"是是是,哎呀,這老了,得早點休息,養生,養生!"

被兒子這麼一提醒,柳云裳這才頓悟.

"阿姨,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

楊紫杉連忙打蛇順杆往上爬,應聲而起.

"你們年輕人還早著呢!再玩會,我還讓李嫂煲著湯,這可是阿姨的一片心意,不喝一口可不許走!"

柳云裳忙按住紫杉的手,笑著一本正經的著.

話都已經這份上了,紫杉要再走就顯得不那麼禮貌了.

"好的,謝謝阿姨."

紫杉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了下來.

"去吧!讓我們家墨陪你玩會!我就不打擾你們年輕人了."

云墨收到命令,伸手去牽紫杉,卻被她不經意的避開.

柳云裳一眼就看出了端倪來,輕輕推了推紫杉的肩膀,故意曲解她的意思道,"別不好意思,快去,快去!阿姨我可開明得很."

"……"

紫杉想,她自己不開明啊!!!

礙于柳云裳的面子,紫杉只能被云墨牽著,別扭的跟著他上了樓去.

一逃開柳云裳的視線,紫杉就極力的與云墨保持些距離,"我不會去你房間的."

"呵!"

云墨邪惡的哂笑,"爺還沒帶女人進過私人臥室,少給我矯!想進去,除非是爺的媳婦!"

他完,霸道的拉過她的手,就進了一間側室去.

側室居然是一間……游戲室?!

所以他拉自己來就是為了玩這東西?

云墨雖是奔三的人了,但玩兒起游戲來,還跟個孩子似得.

楊紫杉作為一個女孩子,本身對這種槍擊游戲是沒有一丁點興趣的,可一見游戲里自己能拿著槍指著身邊這流氓,且能打得他頭破血流的,紫杉頓時就對這游戲來了興趣.

而且是,興致極高!!

楊紫杉拿著手里的遙控槍支對著屏幕里的男人一頓掃射,"打死你,打死你!!臭流氓!!"

看著丫吐血倒地的狼狽模樣,別提多爽了!

她像女王似的端著槍兒,走近'尸體’,在他等著複活的時間里,她殘暴的又對著那'尸體’掃射了一圈,"讓你殲/尸,我先鞭了你的尸再!!"

云墨在熒幕前眯起了鳳眼,嘴角兒一勾,"樣兒,敢鞭爺的尸,欠/干!"

靠!!

粗俗的男人!!!

越是這樣,紫杉'鞭尸’的行為變得越發殘暴起來.

然而,三分鍾河東,三分鍾河西.

第二局剛開局時,楊杉童鞋依舊還沉浸在上一局傲人的成就里拔不出來,卻不想,人還未從打掩護的車里鑽出腦袋來,就'砰’的一聲,被人直接爆頭倒地.

"該死!!"

她按捺不住罵了一句.

本以為這樣就可以收場了,卻見云墨學著她的模樣,囂張霸氣的端著一把沖鋒槍,大搖大擺的朝著她的'尸體’走過來,彎身,鑽進車里……

再然後……

居然就是一副少兒不宜的畫面!!!

楊紫杉握著操控槍的手已經在發抖了……

這家伙,居然還當真在……殲/尸?

畫面里,這混蛋正一步一步剝著女人身上的衣服,從里到外,甚至于連內/褲都被脫了下來……

再然後,就見他,抱著她的雙腿兒,一分開,架在了自己的腰身上……

接下來就是"啪啪啪"一系列的活塞運動了!!

那激的運動,簡直讓人血脈噴張,讓楊紫杉幾乎無法入眼!!

!!!!!!!!!!!!!

整個一系列的行為,根本……不可思議到人神共憤!!!【親們千萬不要覺得鏡子在瞎掰啊,哈哈哈哈,本人就見過這種BT游戲,屬于飛車類的,不知道有親玩過沒,按特殊鍵就能那啥的,當年一個很的游戲哦!】

楊紫杉臉頰漲,眉眼兒直跳,再看身邊的男人……

劍眉挑高,性感的嘴兒邪氣的勾起來,"杉兒,被爺玩得爽嗎?叫兩聲給爺聽聽!"

"靠!!!"

楊紫杉氣得將手里的操控槍往地毯上一摔,"云墨,你丫就是個BT!!"

連玩的游戲都如此BT!!!

她著,就張牙舞爪的朝云墨飛撲了過去,"你放開她,放開————"

楊紫杉覺得這混蛋就是赤/裸裸的在羞辱自己!!

而且這破游戲有兩分鍾的複活時間,所以,如果他不放開自己的'尸體’的話,這混蛋就可以在她的眼皮底下,對她的'尸體’強/殲兩分鍾!!!

這種畫面,簡直讓她忍無可忍!!

楊紫杉怒得一把將云墨推到,趴在他身上,伸著手就要去搶他的遙控鍵.

云墨鳳眼兒一眯,才一感覺到她柔軟的身子罩過來,長臂就一探,一把將她纖細的柳腰圈住,而後一個翻身,就將她給壓住了.

手里的遙控鍵被他拋得老遠.

畫面里還放映著游戲人物XXOO的畫面,好不撩人.

"杉兒,不殲她也行,其實我更喜歡殲你!!"

云墨霸道的一把鉗住她掙紮的雙手,至于頭頂,健碩的身子架在她的身段上,嘴角一抹邪氣的笑,眯著鳳眼兒調/戲著她.

楊紫杉怎麼都沒料到自己居然會被這男人反撲,"你放開我!!"

掙紮無果,見自己的力道與他懸殊得有些過大,楊紫杉這才真的有些慌了,"云墨,你別亂來!!你敢亂來的話,我告你強/殲,讓你遺臭萬年!"

"杉兒,你沒聽我媽嗎?她老人家特別叮囑我,讓我們家的'墨’陪你玩會,這可是我媽給他兒子的命令,豈有不遵照的?"

著,云墨這厮還當真……

就拿他那BT的'墨’狠狠地頂了楊紫杉的腹一下.

他漆黑的鳳眸瞬間染上幾許潮,性/感的喉結滾動了一下,看著楊紫杉那張受驚得如白兔般的臉蛋兒,他啞聲一笑,"杉兒,你拿槍鞭撻爺的時候,爺就想操/你了!你那囂張的模樣,忒逍魂……"

楊紫杉聽得心髒一突一突的.

臉蛋兒血血的,滾燙得仿佛隨時會燒起來.

撩人的熱氣,似有意無意的撲灑在紫杉的鼻息間,讓她連呼吸都變得有些不均勻起來.

她急喘了幾口濁氣,強裝鎮定,"云墨,你話能不能正經點?"

平日里,見著他跟同事聊天的時候都挺正常的,從不把這種下流的話掛嘴邊上.

可怎麼一見她,這混蛋就跟變了個人似得,不管她什麼,這厮總能把話頭往下流里.

從前楊紫杉覺得這家伙頂多是身體上下流下流,四年後她才算真正認識了他!

丫就是從里到外都淌著一股子下流的血液……

沒救了!!

"好,正經點……"

云墨那張顛倒眾生的面孔朝楊紫杉湊了過來,邪惡的在她的耳邊吹了口氣,"正經的,楊紫杉,爺想幫你脫衣服,爺想讓你叫破喉嚨,爺還想讓你下不了床……"

"……"

天知道,杉兒這種純女孩,生平就只經曆過一次短暫且苦逼的戀愛經曆的她,哪里經得起云墨這種不要臉的逗法.

她胸口的起伏變得劇烈起來,臉頰上的潤已經逐漸往雙眼里蔓延,那絕對不是要哭的跡象,而是要噴火的苗頭……

她突然罩起了身來,整個人就像頭失控的獅子,一張口,就狠狠地,不待一分疼惜的咬住了云墨的喉管!!

云墨一窒……

眸眼倏爾緊縮,眼底的欲念,迅速聚集.

就感覺到自己的喉頭,被一雙柔軟的唇緊緊裹住……

他不自禁的吞咽了一口,下腹處腫脹得有些生疼起來.

繼而,喉頭被一雙貝齒厮磨起來,力道很重,一點也不溫柔,然而,越是如此,就越是讓他……亢奮不已!!

身上的女人,顯然就是在……玩火!!!

上篇:四年後——永遠都不要懷疑你在我心里的重要性!     下篇:四年後——爺會好好疼你!(開船的節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