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爺會好好疼你!(開船的節奏)  
   
四年後——爺會好好疼你!(開船的節奏)

繼而,喉頭被一雙貝齒厮磨起來,力道很重,一點也不溫柔,然而,越是如此,就越是讓他……亢奮不已!!

身上的女人,顯然就是在……玩火!!!

他的手,禁錮著紫杉的手,背在她的身後.

強健的身軀,僵硬得如同一塊化石,"楊杉兒……"

他的聲音,啞得有些低迷.

卻性/感得教人心弦顫動.

但,他懷里的楊杉又哪里聽得入耳,兩只手被他禁錮著,嘴巴卻跟瘋子似得,不停地在他懷里肆虐.

從喉管到脖子,再到丫的肩膀……

反正能下口的地兒,她一個都不肯放過!!

"楊杉!!"

云墨松開她的手,去捧她的臉蛋,手指扣住她的下巴,抵開她凶殘的嘴兒,低頭,眯著魅眸覷著她,"杉兒,別鬧了,你把爺弄疼了……"

他魅惑的嗓音里,能聽出些分的難受,卻聽不出任何的怒意.

甚至于,還帶著幾分致命的寵溺……

"你把爺的下面給弄疼了……"

他的是實話.

雖然這丫頭咬的是他的脖子,可天知道……

起反應的卻是他的地弟!!

"……"

流氓!!

禽獸!!

云墨這直白赤/裸的話再次刺激到了楊紫杉,她徹底把自己變成了個瘋子,嘴兒再配上自己那兩只好不容易獲得自*的手,就開始在云墨身上又咬又撓,一副就恨不得將他抽筋剝皮的架勢.

云墨任她在自己懷里鬧著,那爪子就跟彈棉花似得,撓著他的胸口,又癢又麻……

"杉兒……"

他喊她.

單臂探出來,摟住她的腰身,將她整個人分開抱在自己的腿上坐著,讓她柔軟的嬌身貼在自己健碩的胸膛口上,"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在爺身上點火……在鬧下去,要撐不住了,可是你自個找的……"

忽而被他抱著,楊紫杉渾身不自在,臉頰滾燙,掙紮著要出去.

"你放開我!!"

云墨'啪——’一聲,一巴掌拍在她的翹臀上,"女人要都像你這麼費事兒,男人這輩子得多遭罪!"

"是!!我就是費事兒,所以你別再我身上耗費時間了!云墨,我跟你很認真的,咱倆真的不可能!!再也不可能了!!"

楊紫杉板著一張臉,一本正經的跟他討論著他們那沒有未來的未來.

云墨看著她板起的臉兒,伸手,非常不滿的捏了捏她紛嫩嫩的臉蛋,"楊杉,可能不可能,這事兒,爺了才算!!"

著,他居然還邪惡的用自己的墨再次狠狠地頂了頂楊紫杉.

那東西……憑感覺,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燙了!!

楊紫杉本就穿著連衣裙,這會被他分開雙腿抱坐著,性/感的底/褲直接粘著他的西褲褲兜,那感覺……

簡直要命!!

楊紫杉一張臉燙得都快要燒起來了!

她盡可能的讓自己離云墨的氣息遠點,頭微微往後靠,壓著心里的怒氣,預備同他好好溝通.

雖然這個男人,很多時候,無法溝通!

"云墨,你要怎樣才可以放過我?"

"杉兒……"

面對她太正經而又略顯冰冷的問話,云墨居然置若罔聞般的,俊臉在楊紫杉柔軟的豐/胸里蹭了蹭,"爺想上/你!"

"云墨!!!"

楊紫杉覺得,再多溫柔的人,面對這樣一個無恥的混球也會被他激怒的吧?

她伸手去推身前的男人,"我要回去了!!"

她不想再跟這樣一個地痞流氓糾纏下去!!

她根本斗不過他!就光這張嘴,自己已經輸得一敗塗地了!!

他下流,她不下流!

一個初經人事的她,如何抵抗一個常年流走于花叢中的公子?

她惹不起,至少還躲得起吧?

"我該回去了!"

楊紫杉再次重複了一遍.

卻不想,回答她的,居然是云墨的一個反撲……

他一把就將楊紫杉壓在了地毯上,強健的身形朝她霸道的壓覆了過去,"回去之前,先把爺滿足了……"

楊紫杉臉色一白,直接用腳去踹他,"滾開!!"

腳還落下,就被云墨一把用腿摁住,繼而,強行將她的雙/腿分開來,讓紫杉半分動彈不得.

他盯著紫杉的視線,越漸灼熱……

漆黑的眸仁里,欲/望的因子急速騰升,潮越漸加重.

他的喘息,變得越來越激烈,胸口的起伏,也越漸增強……

紫杉的呼吸也變得越來越不平穩起來,兩人間曖昧的氣氛在飛速的蔓延,空氣發酵,溫度越來越高……

薄薄的細汗,染濕了楊紫杉長長的鬢角.

濕發不規則的黏在她白希的細額之上,給一貫清純的她,增添了數分性/感而嫵媚的味道……

云墨邪魅的鳳眼,越眯越緊……

大手下意識的攀住了紫杉胸前的兩團柔軟,隔著薄薄的裙衫,揉捏,把玩……

臉,埋在她的勃項里,聞著她身上淡淡的幽香,云墨只覺下腹的腫脹越來越厲害……

"杉兒……"

他不停地呢喃著紫杉的名,"給爺吧……"

楊紫杉急得眼眶通,伸手慌亂的去抓他在自己身上肆虐的大手,卻被云墨單手扣住,桎梏在頭頂之上.

而後,他濕熱的吻,就朝紫杉的勃項間落了過去……

舌尖,一點點挑/逗的漫過她白嫩敏感的脖子,卷過紫杉的鎖骨,直往她的胸口處摩挲而去……

紫杉嬌身顫栗,"云……云墨……"

連帶著聲音都跟著抖動起來,"別弄!!別碰我,求你……求求你,好不好?"

她著眼兒,可憐兮兮的瞅著身上的云墨.

"杉兒,你知不知道,就連你的聲音……對爺而,都是一記催/藥……"

云墨重喘了口氣,面對她的央求,他胸口起伏的動作越來越劇烈.

而身下,紫杉的顫栗也越來越明顯.

卻忽而,只覺下身一涼……

裙擺被云墨一只大手粗暴的掀起,很快的,被推至胸部以上,將她所有的私/密處全數露了出來……

"云墨!!!"

楊紫杉嚇壞了.

她尖聲喊他,聲音顫栗,還透著明顯的慍怒,"你別亂來!!不要碰我……"

"乖一點……"

云墨耐著心思哄著她,"爺會好好疼你……"

完,他一低頭,就吻住了楊紫杉的粉胸……

隔著粉色的薄薄的胸/衣,一口一口的舔舐著……

聞著她那熟悉而久違的**,云墨覺得自己真的快要無法把持住了!!

舌尖撩過她的胸/衣,能感覺到她胸/衣下,那一點點粉俏皮的立了起來,而那點粉之處,也恰被云墨弄濕……

那模樣兒,好不誘人!!

云墨幽邃的眼潭,徹底深陷了下去.

大手覆上她另一只雪峰之上,肆意的揉捏,把玩起來,任由著它在自己的手心里,變幻出各種誘/人的姿勢來.

"好美……"

云墨忍不住感歎出聲來.

"別……"

楊紫杉顫栗著,想要推拒他,卻偏偏,身體的反應讓她根本無法違背.

她急哭了.

"云墨,放過我,好不好?求你……"

紫杉軟聲求他.

她知道,自己硬斗的話,只會讓他生怒.

云墨整個人壓覆在紫杉的身上,大手從她的雪峰之上,一路往她纖瘦的腰肢蔓延而去.

"杉兒,滿足爺……"

云墨沙啞的話里,也帶著一種祈求.

他對她,真的已經忍無可忍了!!

這個女人,哪怕就是一個呼吸,都能讓他身體瞬間變硬!!

如今,都已經箭在弦上了,再讓他抽身,今晚他定會留一夜的鼻血不成!!

手,摸到平坦的腹……

下一瞬,修長的手指一挑……

就探進了她的底/褲中去.

"不要!!!"

楊紫杉嚇得尖叫,急喘著氣,淚眼婆娑,下身下意識的想要收緊,"不要!!云墨,別碰我!!別碰我——云墨——"

隨著她的尖聲喊叫,身下的底/褲,卻被云墨毫不猶豫,甚至于還帶著些急不可耐的,將它褪了下來,隨手一甩,就扔在了離他們半米距離的地毯上.

感覺到下身的空空如也,楊紫杉臉色乍青乍白,卻飛快的被血取代,她哭著,屈辱的抽噎起來,"云墨,我會恨你的!我恨你——"

"杉兒……"

云墨沉醉的呢喃著她的名字,修長的手指急不可耐的掠過她粉色的花/穴,急速的摩挲起來.

惹得身下的楊紫杉,不由自主的哼/吟出聲來.

下身的因他的手指而撩撥起來的快/感,讓她愈發覺得羞恥,她想躲來著,卻偏偏身子被他禁錮著,動也動彈不得.

他的手指,如同點著火苗一般,所到之處,無不掀起一層又一層磨人的滾燙,惹得生澀的紫杉,渾身顫栗不止.

手指上上下下,來來回回的輕捏著,望著紫杉那雙越漸迷離的媚眼,云墨只覺喉嚨越漸干啞,眸底的色澤徹底暗了下去.

他幾乎是三下五除二的把自己脫了個精光,毫不避諱的與楊紫杉坦誠相對.

楊紫杉哪里敢瞄他.

然,就只是一眼,卻能清晰的見到他身上那性/感得教人噴血的肌理線條……

這樣極富魅力的身材,根本就是無數女人心目中最渴望的.

可是……

她不渴望!!

她已經沒勇氣再去渴望了!!

"云墨!!我討厭你這麼對我,為什麼你每次都要強迫我?"

她咬著牙,哭得一抽一抽的.

云墨有些心疼,大手捧起她的臉蛋,用指腹輕輕替她擦去眼淚,啞聲道,"杉兒,爺要不強迫你的話,你會自願給爺嗎?"

"……"

這男人的思維為什麼就永遠都跟正常人不一樣呢?!!

"你明明就喜歡爺這麼弄你……"

云墨的聲音越發沙啞.

"我不喜歡!!"

楊紫杉執拗.

云墨笑了,用指腹捏了捏她吹彈可破的臉蛋兒,"不喜歡你叫什麼……"

"云墨,這只是身體的一種反應,你知不知道?"

"那就證明,你的身體喜歡爺!"

"……"

這家伙為什麼永遠都有溝通障礙?

正當紫杉還想什麼的時候,忽而就覺一股強大的灼熱,霸道的抵開了她的雙/腿,朝她的花/穴處探了過去.

"啊——"

她嚇得尖叫!

那東西……

除了他那個四處發的'墨’還有誰呢?

紫杉嚇得直抖,眼眶徹底濕了,"云……云墨……"

她顫聲喊他,卻能感覺到他大得有些誇張的墨正在自己的雙/腿之間,不要臉的厮磨著……

而他那張俊美的面龐上,浮起了一絲難得的潮……

他急喘著氣,腰間厮磨的動作,越來越迅速,"杉兒,爺想進去……"

兩個人的滾燙,相互間,厮磨著……

那種要命的觸感,讓紫杉所有的理智線幾欲崩潰,她水靈的眸仁被迷醉的潮漫染著,卻依舊固執的堅守著自己的陣地,"不……不許……啊……別……別弄我了……云墨,啊……"

云墨沒進去,依舊只是在外面撩撥著她,摩挲著自己的那根滾燙.

即使吃不了,舔一舔,解解饞也是好的!

他眼底的潮越來越深重,而紫杉感覺到自己的身下,被他挑/逗著越來越濕潤……

那水,不知是她的,還是他的!!

她只知道,那份潮濕,讓他們之間,越來越敏感,契合得越來越好……

云墨重重的喘了幾口急氣,就聽得他低吼道,"媽/的!楊杉兒,你要把爺弄泄了……"

話音才一落,就聽得他亢奮的哼了一聲,那種欲仙欲死的啞迷聲讓紫杉登時羞了臉.

忽而只覺雙腿間一熱……

一股濕熱的急流往她敏感的花.穴地帶狂湧而來……

噴射在她還在痙/攣的xue口處……

乳白色的,交織著透明的愛/液,教紫杉渾身顫抖如篩子.

她忍不住亢/奮的哼吟出聲來,媚眼眯起來,泛著旖旎和羞澀的潮,嘴里忍不住嘟喃了一句,"好粘……"

這感覺,絕對不舒服!!

云墨趴在她身上,急喘著氣,臉頰上的殷倒讓人覺得還有些分可愛的味道.

楊紫杉著一張臉,根本不敢去看他.

只推了推他的身子,"去拿紙巾給我……"

她的聲音,因為羞澀,很低很低.

云墨的手指居然還壞意的往她的浸濕地帶摸了摸……

"楊杉……"

他瞅住她.

紫杉扭捏了一下身體,嬌嗔的去推嚷他,"你走開!!我不舒服……"

云墨自然不依,趴在她身上一動不動,問她道,"你不會以為爺有早/泄的毛病吧?"

楊紫杉臉兒刷得通.

便宜是讓他占了,這下要再不損他一回,還真有些不過去.

"我都沒碰你,你就那個了,難道這不是有毛病嗎?"

她故作一臉無害的問著他.

云墨低低的笑了,"就知道你丫不會放過這次損爺的機會!"

他話的聲音,沙啞了些分,"爺四年沒這麼亢/奮過了,平日里頂多讓它自己精滿自溢,突然這麼敏感的逗它,它能不射出來嗎?!"

這家伙是在同她解釋嗎?

可是,她根本不太在乎這個誒!!

"我要紙巾……"

云墨翻身而起,去拿茶幾上的抽紙.

楊紫杉連忙坐起身來,將身上的裙衫整理好,卻又不敢把裙擺放太下,唯恐會因為他的精/液而弄髒了自己的裙子.

云墨拿紙巾過來.

"躺下去,爺幫你擦."

云墨著,抽了幾張紙巾出來.

楊紫杉臉蛋通,去搶他手里的紙盒,"我自己來!"

"杉兒,別挑戰爺的耐性!"

云墨眯著眼,危險的覷著她.

要知道,紙盒在他手里,他不給的話,自己就只能呆呆的坐在這等著它干透了.

楊紫杉的臉蛋兒一一白,貝齒緊咬著下唇,瞪他,"你非要這麼無恥?"

"杉兒,你再刺激爺,信不信爺把這盒紙從窗戶口扔出來……"

他著,還當真就要往外丟.

"夠了!!!"

楊紫杉氣結,著臉怒罵,"你簡直就是個混蛋!!"

云墨卻笑歪了嘴,鳳眼兒邪魅的眯起來,"乖……"

大手拿著紙巾就往她的私/密處探了過去,輕輕的將那黏黏的白色液體卷起來,擦乾淨.

"杉兒,爺待你如此不薄,你怎的就不能乖點從了爺呢?"

楊杉只能如待宰的羔羊一般,雙/腿分開,半躺下來,雙臂撐在地毯上,任由著他把自己身上擦得干乾淨淨.

潔白的貝齒羞澀的緊咬下唇,潮的眼底水波流轉.

【不收費】:很多表示不喜歡云杉這對的親們,鏡子在這里提醒下,這對侶鏡子已經決定就在正文里寫完了,意思就是不開番外了,因為文寫到這里,感線沒法再斷了,斷了來文章不完整,另外對喜歡這對侶的親們也不太負責,另外開番外的話會導致劇重複,訂閱重複的現象,所以希望親們理解,不喜歡的可以選擇不定哈!不過鏡子會努力把這個故事同樣寫到精彩的,至少我自己很喜歡他們,在鏡子心目中他們一樣都是重點,都是鮮活的人,謝謝大家!希望喜歡云杉的親們多多鼓勵下鏡子,頂著壓力寫著不容易哇,嘿嘿!

上篇:四年後——她在他身上點火【8000+】     下篇:四年後——擦槍走火,動口又動手!【噴血熱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