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擦槍走火,動口又動手!【噴血熱薦】  
   
四年後——擦槍走火,動口又動手!【噴血熱薦】

楊杉只能如待宰的羔羊一般,雙/腿分開,半躺下來,雙臂撐在地毯上,任由著他把自己身上擦得干乾淨淨.

潔白的貝齒羞澀的緊咬下唇,潮的眼底水波流轉.

他問她,而她卻不吭聲.

現在的她,哪里還有心思去回答他這些沒頭沒腦的問題,她滿腦子里想的都是往後怎麼面對這個男人,還有如何逃開他不厭其煩的糾纏.

"杉兒……"

沒應.

走神中……

"楊杉?"

繼續走神……

"楊杉,爺跟你話,你都能走神呢!"

云墨湊過了臉去,霸道的捏起她的下巴,強迫著她將視線看向自己.

兩張臉……

相近不到半寸的距離.

灼熱的呼吸,交織著,立刻讓走神的紫杉回了神過來.

她急喘了口氣,想要避開他的呼吸,臉兒別開,卻又再次被他捉了回來.

"躲什麼?"

他的氣息,灑在她的鼻息間,讓紫杉莫名慌了心神.

她去推他,不敢抬頭看他一眼,"我該回去了……"

云墨不放手,也不回答她的話.

只是低著頭,一直盯著她看.

滾燙的目光落在她潤而誘/人的櫻桃口上,他的喘息,變得越發粗重了些.

被他盯著,紫杉慌得更厲害了.

水眸到底沒能抵住他的誘/惑,不自禁的朝他看了兩眼,卻單單只是這兩眼,便已徹底讓她沉溺進了他為自己築造的旖旎柔的陷阱當中去……

云墨的呼吸……

一點一點朝她挪近……

那細微的動作里,透著些心的試探……

卻最終,一低頭,就迫不及待的啄住了紫杉的櫻桃口.

唇瓣落上來的那一刻,紫杉明顯聽到了他一聲發泄似地重喘.

濕熱的唇舌,強勢的沖破她的貝齒,長驅而入,饑渴,瘋狂的與她生嫩的丁香she致命糾纏……

紫杉是生澀的.

戀愛指數弱得幾乎為零的她,對于接吻這項活兒,她印象里似乎就那麼一兩次,且還是遙遠的四年前了,而對象,自然還是眼前這個混蛋!

她不懂如何進攻,亦不懂如何迎合,只知道任由著他在自己檀口間肆意侵略,讓他的氣息充斥于自己的口腔里,填充得滿滿的……

甚至于,還漸漸的,往心頭里,蔓延而去……

心髒"咚咚咚"的瘋狂的敲擊著心房,那節奏仿佛隨時都有可能至里面蹦出來,讓她愈發慌了手腳,亂了心神.

手兒垂落在兩邊,因緊張而不由自主的篡緊,又松開……

呼吸變得越來越不順暢起來,臉兒漫起紛嫩的酡,終于,她有些扛不住了,伸手去推身前的男人,"我……我呼吸不過來了……"

她含含糊糊的同云墨討饒.

見她臉兒憋得通,云墨這才不舍得從她的唇間抽離開來,魅眼如絲,泛著迷離的醉光,"笨蛋,連接個吻都不會."

楊紫杉一聽這話就有些上火了,臉兒瞬間拉下了幾分,帶著刺兒諷他道,"你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久經沙場."

云墨這才驚覺自己錯了話,"你們女人就喜歡翻舊帳,氣."

"誰翻舊賬了?"

紫杉嘴巴一撇,"你的那些賬跟我有什麼關系,我需要氣嗎?"

她直接撇清關系.

云墨醉眸一眯,罵了一句,"沒良心."

然後,一口又啃上了她的嘴巴,這次只是懲罰似的咬了咬她的上唇.

齒間的力道很輕,像是一種侶間調/的動作,輕輕的,癢癢的,落在她的唇瓣上,撩撥著紫杉的心弦.

"云墨……"

楊紫杉去推他,"你別這樣了,行嗎?我跟你到底什麼關系啊?你對我動手又動口的,到底跟街上那些混混們有什麼區別?"

"混混們對你動手又動口過?"

云墨危險的眯了眼.

楊紫杉無語,"我只是比喻而已."

"比喻也不行!你是爺的女人,誰要敢動,爺先閹了他再."

云墨抱著她的雙肩就往自己懷里攬,"杉兒,爺這麼疼你,你怎的就這麼不知好歹呢?"

他著,捏了捏她的下巴,損了一句,"矯!"

矯你妹!!

楊紫杉在心里腹誹了一句.

遙望著睡在自己腳邊不遠處的底/褲,看一眼云墨,試探性的問了一句,"能先讓我把衣服穿好,咱們再聊天嗎?"

還有……

這厮光著身板在她面前一晃一晃的,他就沒覺得不好意思?

哪知紫杉的話兒才一落,云墨便一把將她打橫抱了起來,擱置在了真皮沙發上,甚至于不等她反應過來,他整個人已經傾身朝她壓了過去……

然後,紫杉就清楚的感覺到了,有一根滾燙的灼熱,正緊密的抵在自己平坦的腹上,太硬,以至于還有些疼.

"你……"

楊紫杉瞠目結舌,"你不是剛剛才……"

云墨魅眼猩,"見鬼的,一見你,它就來勁,怎麼辦?"

他一臉無辜而又委屈的瞅著紫杉,好不可憐.

"切了!!省得它四到處發/."

紫杉咬牙狠心道.

"丫頭片子對自己倒挺狠的!現在還嫩著,不知道以後沒這東西的苦楚!"

"……"

云墨眯了眯眼,嘴角浮起一抹邪惡的笑來,"也對,你根本還沒嘗過高/潮的滋味……第一次就光痛了."

他邪氣的著,那只不安分的手居然又開始往楊紫杉浸濕的私/密處探了過去……

"嘗嘗那滋味後,爺怕到時候你每天都纏著爺要……"

"滾!!"

紫杉用膝蓋去頂他邪惡的大手.

然而,卻被他靈活的閃避開來,雙腿再次被強勢的分開來,架在了他的腰肢上.

"你……你要干什麼?"

紫杉有些急了.

焦灼的想要坐起來,"云墨,你別亂來了!你夠了!!你把你這些招數用來對付你床上的那些女孩子吧!我不需要!!"

她討厭他不停地對自己耍流氓!!

但云墨這厮,一向就是想什麼,做什麼的行動派.

他忽而低下頭來……

俊臉毫不避諱的埋進了紫杉的雙/腿之間去,大手將她的裙衫推高,濕熱的唇舌竟直接……卷起了她的紛嫩……

"啊——"

紫杉驚得大叫.

不知是嚇壞的,還是真的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激感給震到的.

她的眼淚如斷線的珍珠一般,瘋狂的往外湧……

"不要,不要……"

她拼了命的掙紮,臀/部扭捏著,只想要避開他的挑/逗,眼眶通得像只可憐的白兔,"你怎麼能這樣?無恥!!走開,啊……云墨……啊……"

"嗚嗚嗚……"

她嚶嚶泣泣的哭了起來.

天知道,清純無邪的她,第一次知道,男女之間,居然還有這種'下流’的事可以做……

這簡直打破了她所有的認知度!!

而且,居然還是……云墨替她……那什麼!!!

濕熱的舌尖,如狂潮一般,朝她席卷而來,明明是吮含著她的花蕊,卻偏偏像吞噬著她的理智線一般……

讓她,腦子里,越漸空白……

一貫傳統的她,根本沒辦法接受這樣的男女事,她急得坐起身來,只想要去抓開他埋在自己身下的腦袋,"云墨,走開,我不要……我不要你這樣……"

可是,那身下的快/感,卻讓她每一個發音都顫抖得厲害……

"躺下去!!"

云墨命令她,聲音喑啞.

雙臂一把霸道的鉗住她紛嫩的翹/臀,微微一使力往下拖,她整個人就慣性的往後倒了過去,再而後……

雙腿被他分到最開,唇舌再次像火一般,深深的卷住了她的粉……

吸/吮,舔/舐,細細啃咬……

"啊——"

紫杉哭著尖叫.

這感覺,太要命!!

而這畫面,也太讓人羞恥!!

她根本還接受不了!!

她全身因快/感而緊繃著,身體里所有的血液,開始瘋狂倒灌,直沖她的腦門.

她緊咬著下唇,不想讓自己再失控的喊出聲來,卻忽而,只覺自己的洞/穴一緊……

一根手指,居然……

長驅而入,就進入了她緊致的身體中去!!

"啊————"

前前後後的快/感,像凶猛的潮水一般,徹底將紫杉吞沒掉……

她哭得更凶了.

因害怕,因恐慌,更是因為亢/奮,因為緊張,因為那不受控制的迎合……

她覺得自己真的快要死了……

快被這個男人玩死了!!

他怎麼可以對自己如此下流!!

仿佛是感覺到了她的快/感一般,云墨吻住她粉色花蕊的唇舌越漸用力,雙唇一吸,幾乎是要將紫杉整個人的靈魂吸出來一般,惹得她嬌/喘連連,失控的高聲尖叫,"夠了……云墨,嗚嗚嗚……夠了……啊…………"

手指愈發暢快的被他一進一出,凶猛的攻勢著,隨著他抽/插的動作,紫杉緊密的花/穴跟著一收一放……

渾身痙/攣得宛若隨時會隨著他的節奏而窒息.

"啊————"

隨著他亢/奮的攻勢,紫杉尖叫起來.

只覺有一股熱潮正瘋狂的往她的腹處聚集……

而後……

就像噴泉一般,隨著她痙/攣的動作,顫栗的噴射而出……

"啊——啊————"

她痛苦而亢奮的尖叫聲,那聲音,根本無法自控,仿佛是劃破了喉嚨從里面發泄而出的一般.

渾身抖得像篩子,潮幾乎染遍了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膚,連白希的大腿處都泛著誘人的粉……

十指亢/奮的箍緊他的腦袋,用力瘋狂的扯著他的短發,而她卻分毫也不覺得,只放聲大哭大喊著.

這感覺……

就像升天了一般,要人命!!

潮/水如噴泉往外狂湧,毫無預兆的噴在了云墨性/感的薄唇上.

他眼眸一沉,色澤加深,就聽得他喉嚨里發出一道野獸般的嘶吼,下一瞬,他竟像一頭發狂的雄獅一般,狠狠地含住了她的花蕊,盡的吸/吮,將她清甜的愛/液,竟毫無保留的吞入了喉管中去……

楊紫杉徹底嚇懵了.

她整個人差點因這一幕而暈眩過去.

怎……怎麼可以……

他居然……

不僅親她的這個,還……還毫不介意的吞了下去……

他……怎麼做到的?!!

楊紫杉徹底嚇哭了,雙腿像瘋了似得踢踹著身上的男人,"滾開!!滾開……"

"你怎麼能這麼對我!!下流!!"

她無法接受的大罵著,哭得像個可憐的淚人兒.

云墨終于停了逗弄她的動作,起了身來,湊近哭花了她,替她心疼的抹眼淚,"這就被嚇壞了?"

楊紫杉嚇得躲開來,完完全全的已經把他當成了徹底的流氓!!

她急著想要下沙發去穿褲子回家,一邊抹著眼淚兒,好不委屈.

這副模樣,看得云墨都心疼了,"杉兒……"

他一伸手,又將急著下沙發的她給撈了回來,"真給嚇到了?不喜歡嗎?"

"滾開!!我惡心你!!"

紫杉去推他.

云墨不悅的捏了捏她透的臉,"爺這麼賣力的伺候你,就換你一句惡心了?"

難不成爽的是他?

沒良心的,也不瞅瞅,他下面那玩意兒現在可是不得善終了!!

腫得就跟被人揍過似得!!

"我不要你的'伺候’!!我受不起!!嗚嗚嗚……"

"楊杉兒!!"

云墨捧住她哭花的臉蛋,強逼著她迎上自己的視線,他的聲音有些沙啞,"爺第一次伺候女人,能不能給點鼓勵?沒功勞也有苦勞吧?"

"第一次?"

楊紫杉扯了扯嘴角,想去拂開他的手,"四年前騙騙我還成,四年後再來,你當我是白癡嗎?"

何況,丫技術還這麼好!!

"白癡!!你覺得爺會埋到女人胯下去伺候她?"

這話得……

"我不是女人了?!!"

真是有脾氣!!

"你是女人!你是爺想一輩子埋在胯下伺候的女人……"

云墨這才正常了兩句話,又開始展現他的無恥功力了.

楊紫杉有些憋氣兒,卻聽得他這話,更覺臊得慌,心里的悸動,卻不自禁的加濃了些分.

即使他的不是真話,可這話……多少讓聽的女人,有些心動吧!

紫杉掙開他的禁錮,不自在的下沙發去揀自己的底/褲,而後,背在沙發後,躲開云墨的視線,害羞的將褲子穿上.

云墨也不再耍流氓,乖乖的把自己的衣服撿起來,穿好.

一分鍾後,衣冠楚楚的模樣,倒像變了個人似得.

楊紫杉眯著覷著他,心下琢磨,這家伙脫了衣服這麼下流,他老媽又知不知道呢?

"杉兒,別用你的眼神調戲爺,知道爺不經你挑/逗……"

他著,調/戲的刮了刮紫杉的下巴,嘴角笑得邪氣.

"滾開!!"

紫杉張口要去咬他.

"爽過以後就過河拆橋了……"

"云墨!!"

紫杉著臉兒要發飆了!

這厮,居然還提剛剛那糗事兒!

"走吧,下樓喝湯去……"

"我要回家."

"喝完送你."

當天晚上,云墨送了楊紫杉回家,結果她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滿腦子想的都是云墨,整個人就跟撞了邪似得,想盡辦法的驅趕,也驅趕不去.

最後,她只得打電,話給向南求救了.

"向南姐,救命……"

她在電/話里嗚呼哀哉.

"怎麼了?"向南在電/話里焦急的問她.

"我睡不著,你睡了嗎?要沒睡的話,我去找你吧."

"好啊!來吧,今晚就陪我睡好了!"

向南也正被景孟弦的事兒攪得睡不著.

"好,我馬上來!!"

掛了電/話,紫杉打了的,飛奔的就往向南住的酒店而去.

兩個女人,躺在床上就嘮嗑了起來.

楊紫杉郁結的抓了抓腦袋,有種快要再次墜入糖衣陷阱的不良感覺,"向南姐,你我該怎麼辦啊?"

"真不打算愛他了?"

向南試探性的問她.

"不愛了!!"

她哪里還敢!

四年前那次虧,已經夠驚醒她的了.

"我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想著怎麼甩開他,再這麼被他纏著,我這輩子真的都要嫁不出了."

紫杉著歎了口氣.

"想讓他別纏著你,很簡單啊,找個男朋友唄!"

向南隨口一.

"真的?"

楊紫杉眼眸放精光.

"真你個頭!我隨口一,你還當真了!你明明就喜歡他,怎麼找男朋友?杉兒,我看你這輩子是栽這男人魔爪里了!"

對于向南的話,楊紫杉充耳不聞,倒是認真的對她上句話考究了起來,"向南姐,我覺得你這話得很在理,如果我找個男朋友的話,他定不好意思再糾纏我!對,就這麼定了!!"

向南瞪著她,"你可千萬別亂來啊,找男朋友哪能像你這麼胡來的."

"我不真找."

楊紫杉忙解釋,"我讓我同事幫我個忙就行了,正好,云墨老以為我跟他是一對兒."

"你來真的?"

"真的!"

紫杉點頭,仿佛是想得特別清楚了,"我跟他是決計不可能的,還不如早點抽身出來!"

"你要真這麼想就好,可別到時候傷了他,又倒還把自己給傷了……"

【好了,云杉先告一段落,接下來又是弦子和向南的,親們稍安勿躁吧!】

上篇:四年後——爺會好好疼你!(開船的節奏)     下篇:四年後——我答應嫁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