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我答應嫁給你了!  
   
四年後——我答應嫁給你了!

向南也被景孟弦的事兒折磨得不能安睡.

當然,最折磨她的,就是結婚的事兒.

她到底要不要答應路易斯的求婚呢?

盯著手上的戒指發呆,以至于楊紫杉同她了什麼話,她也沒聽太清楚.

紫杉見她一直盯著戒指瞧,心下也明白了向南的心思,"向南姐,這婚,你是真打算結,還是只為了氣氣景老師的啊?"向南回神過來,看一眼紫杉,調整了一下靠在床頭的坐姿,拉了拉被子,問她,"你覺得呢?"

"該不該結婚?"

紫杉也是個明白人.

"嗯."

楊紫杉想了好一會兒,"實話,景老師已經結婚了,而且,他似乎真的沒有離婚的想法,如果是這樣子的話,向南姐你還一直惦記著他的話,其實我當真覺得沒必要."

楊紫杉將頭微微往後仰,抬頭,看著天花板,"我覺得女人就該會替自己打算,我總會想,如果我也像你這麼執著的話,當年會被云墨傷成什麼樣?所以,向南姐,該放手的時候,恰當的放手,可能自己都會好過一些,這世上哪有放不開的愛?"

這世上哪有放不開的愛?!確實如此!時間總會教你放下一切的!

向南笑了,"丫頭當真長大了不少."

"是吧?"

楊紫杉俏皮的眨眨眼,嘴角漫起些分的苦澀,"這也是在痛苦中成長了!"

向南歎了口氣,"可我好像有些學不乖,只要他稍微一個眼神,一個擁抱,我就逃不開去了……"

她著,將身子縮進了被子里,閉上眼兒,像個無助的孩子尋求著安心的環境一般.

她彷徨了!

尹向南,結婚吧!!

既然已經決定了,既然已經沒可能了,又還在這里糾結什麼呢?

正如紫杉的,女人就該為自己打算些!這一輩子又有多少個十年來揮霍呢?

"杉,晚安."

她閉上了眼,睡了.

"晚安."

紫杉道了聲晚安,也跟著睡下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清晨七點.

路易斯才一從臥室里出來,就意外的見到了一道熟悉的嬌影正忙碌的穿梭于廚房里.

那一刹那,他有些恍惚.

仿佛那個正在為他下廚的女人,就是他的妻子一般!

他邁步走過去,靠近她,柔聲問道,"怎麼突然自己下廚了?阿哩紗她們呢?還沒起床嗎?"

向南見到他有幾分詫異,忙停下手里的活兒,"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

"我一向起得早."

路易斯覷著向南那張還有些惺忪的臉蛋兒,伸手,替她理了理額前的碎發,好看的濃眉微微斂了起來,"昨晚沒睡好,還起早床做飯?"

"我沒事,反正現在閑人一個,待會等你吃完飯,我再睡個回籠覺就好."

路易斯如深海般湛藍的眼眸眯起來,緊迫的覷著她,聲音啞了些分,"親愛的,能告訴我為什麼突然要親自給我做飯嗎?"

他凝著向南的視線,有些灼熱.

向南心一顫……

仰頭,迎上他的滾燙的目光,呼吸頓了一秒.

緊張的喘了口輕氣,微微一笑,"戒指,我收了……"

她得極為含蓄.

但路易斯聽懂了!

藍眸里泛出振奮的精光來,"真的?"

他喜形于色,見向南肯定點了頭,他喜悅的一把將向南抱了起來,開心的轉了好幾個圈,"太好了!!親愛的,這是我路易斯三十年來聽到的最動聽的話……"

他的緒有些激動,連嗓音都透著微顫.

幾個圈把向南轉得有些暈,仿佛是被他的喜悅感染了一般,她也跟著他'咯咯’的笑了起來.

心頭,卻莫名的,竟有些不出的沉重……

仿佛有什麼東西,壓在那里,讓她提不起神氣來.

"親愛的,謝謝你!!"

路易斯動聽的聲音,猶在耳畔間響起,熱氣拂灑在她的額頭上,極其溫柔,"謝謝你願意把終生托付給我,我路易斯發誓,定會給你最最最美的幸福……"

他完,低頭,就在向南的額間烙下了一記滾燙的吻.

向南的心頭,有些回暖.

這樣的話,從這樣一個溫柔的男人嘴里出來,是沒有哪一個女人不為之心動的.

她也一樣……

路易斯的吻,一路沿著向南的細額往下游離,路過她輕顫的雙眸,掃過她越漸緋的頰腮,繼而是清秀的鼻頭……

最後,在紛嫩的唇前,頓住.

那一刻,向南清晰的聽到了自己心頭顫動的聲音,也感覺到了他呼吸的熱氣,變得越發滾燙,濁重.

向南的心,也隨之而篡緊.

最終……

他的唇,狂熱的落了下來.

精准,溫柔的,烙在了她柔軟的雙唇之上……

向南心頭一驚……

手握住他結實的雙臂,不自覺的收緊.

這是路易斯這麼多年,第一次,親吻她的唇瓣……

從前,他表示愛意的時候,頂多會不停地在她的額頭上和發心里烙吻,而這次……

濕熱的唇舌,如紳士般,溫柔的挑開向南的唇瓣,帶著濃濃的愛意,侵蝕著她香甜的檀口……

他的吻,不同于景孟弦那種充滿侵略的感覺,反之是極致溫柔的,是那種幾乎快要把她溺了的法式柔……

向南分明覺得自己要醉在他柔的深吻當中去了,卻偏偏……滿腦子里想的竟然都是景孟弦那張冷峻的面孔……

向南覺得自己有些太過三心二意,以至于,根本沒辦法靜下心來迎合他的吻,反而,不經意的別開了他的吻去.

四唇分開……

路易斯眼底的灼熱漸濃,聲喉有些沙啞,"是不是嚇到你了?"

"不,不是……"

向南趕忙搖頭,"不是你的問題."

"不習慣?"

他用指腹輕輕撫了撫向南的唇瓣.

特別柔軟,讓他惷心微動.

"對,有點不習慣……"

向南尷尬的笑起來,"不過我會想辦法讓自己趕緊適應的."

她伸手撩開他不安分的手指,"癢啦!趕緊出去,我做飯了!粥都要熬糊了."

路易斯放開了她,頎長的身影倚在旁邊的櫥台前,不肯走了,瞅著向南的身影,微微笑著.

她走到哪里,目光就跟隨到哪里,仿佛一秒一刻都舍不得離開一般.

這模樣瞧得向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忍不住嬌嗔道,"你別再這麼看著我了,還有客人呢!被人家看到多不好意思."

她轟他,"去去去,幫我招待一下紫杉,讓阿哩紗叫她起床吃早餐,她該去上班了,不然准得遲到.啊,對了,親愛的,待會你能順便幫我送她去上班吧?現在高峰期,我擔心她打不到車."

"當然沒問題!"

路易斯笑了,"我是一名紳士,這是我該做的."

"那就好!"

向南勾起了笑容.

早餐時間……

三人圍坐一桌,紫杉和路易斯對向南親手做的早餐贊不絕口.

"紫杉,有個好消息要跟你分享一下."

向南含著勺子,轉著眼珠兒看著對面的紫杉.

紫杉瞄她一眼,又看了看對面含笑不語的路易斯,她也跟著笑了起來,"向南姐,你答應唐先生的求婚啦?"

向南笑了,不置可否.

路易斯嘴角的笑意漾到最開,"楊姐,別見外,叫我路易斯就好."

"路易斯哥,向南姐,祝福你們!!真的……一定得幸福!!"

突然,不知為什麼,她心頭有些發燙,那種燙漸漸的蔓延至了眼眶里.

一路看著向南和景老師走過來,卻最終各自建立家庭,這種感覺,有些晦澀.

但她卻真心的希望,他們都能找到各自最終的幸福!!

即使不是對方,但,只要是幸福,就好!

"怎麼了?怎麼突然掉起眼淚來了?"

紫杉這麼激動,隱約的牽扯到了向南心里某根敏感的細弦.

她忙扯了紙巾遞給紫杉,紫杉接過,笑道,"我這是太激動了!向南姐,你當新娘子,我一定得做伴娘才行!"

"那是自然!不過你呢,最好也趕緊把自己嫁出去!"

"我還年輕著呢!先找到男朋友再."

紫杉收了眼淚,開心的笑了起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其實,向南已經可以回法國去了.

被SSE踢出來,現在又定下了心思要與路易斯結婚了,她確實沒有再在國內待下去的必要了,卻偏偏八打來電/話告訴她,她的初步方案得到了景總的認可.

這事兒于她而本是好事的,可現在看來,並非如此了.

她走不了了,因為這事兒把八也一同拉了進來,她要突然走了,案子做到一半斷了,受牽連的就是八了,所以她也只得硬著頭皮待下去了.

何況,她對這個案子,是有感的!

于私心,她想繼續將案子做完.

正當向南糾結著該如何混進工地去勘察一下實地時,忽而,桌上的手機鬧了起來.

來電顯示:寶貝陽.

她將電/話接了起來,還來不及話,那頭就響起了兒子稚嫩的童音,"向南,救命……"

向南一驚,坐直了身子,"寶貝,你怎麼了?"

"你寶貝我快餓昏了!"

家伙在電/話里頭抱怨.

向南皺起了眉頭,看一眼手腕的表,五點半了,是到了該做飯的時間了.

可是,餓昏了?應該還不至于吧?

"陳媽已經在做飯了吧?中午沒吃飽?"

向南有些心疼自己的兒子.

可能是初回國,在國外呆著習慣了那邊的飲食,回來就不太習慣了.

"陳媽不在呢,這會是我老爸在下廚,向南,我爸的廚藝過關嗎?看他那慢悠悠的樣子,感覺七點可能還吃不上飯,你要不要來救救我?我怕到時候吃完會鬧肚子."

"哪有你那麼誇張."

"我沒有誇張,昨兒晚上老爸炒了個菜,可把我咸死了,我又不好意思難吃,就只好硬著頭皮往肚子里吞,結果,喝了一晚上的水,最後還尿床了……"

向南好笑,"七歲了,你還尿床,還好意思四處,羞人!"

"向南!!"

家伙打住她嘲笑自己的話,"你到底來不來救你兒子?"

"救!"向南點頭,"你告訴你老爸,讓他做一個人的就好,我帶你出去吃."

"出去?"

家伙顯得有些不樂意了,興致也一下子低了下來,連稚氣的聲音里都帶著幾分可憐,"向南,咱們就不能像一家人一樣,在家里好好吃頓飯嗎?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我想……我們三,在一起吃飯……"

向南心頭微澀.

兒子的想法,她不是不理解,可是……

"寶貝,我忘了告訴你,媽媽答應了唐的求婚."

所以,該避嫌的,她就該避著點.

對面,電/話里,向陽似乎頓了幾秒.

"向南,我們一起在家里吃個飯吧……"

家伙執拗的繼續要求,"就一次也好!以後……就是你和我後爸陪我吃飯了!我想……現在陪他一起吃頓飯,可以嗎?"

家伙的話,讓向南眼眶一……

"好……"

她哽咽的應了下來,"等我,馬上過來."

"謝謝向南,我愛你!還有,祝你和唐爸爸幸福,不管你做什麼決定,兒子第一個支持你!"

向南的眼淚終究沒能忍住溢了出來.

她覺得他的兒子當真長大了,"寶貝,媽媽也愛你……"

掛了電/話,向陽有些失落.

看著廚房里一直在為自己忙碌的高大身影,他忽而就覺得那道背影有些孤寂,有些落寞.

以後……他的生活里又只剩下陳媽了,他會孤單嗎?他會想自己和媽咪嗎?

其實,陳媽在家的,他騙了向南.

是爸爸主動要親自下廚替他做一頓愛心餐,而他覺得這樣的愛心餐應該第一時間與媽咪分享才是,所以他為了騙她來,才撒了謊.

"老爸!!"

陽陽站在廳里的沙發前,大聲喊景孟弦.

"我媽要過來吃飯,讓我幫她報餐,你記得多煮些飯."

景孟弦正忙著翻閱手機菜譜的手指,一頓,下一秒,繼續低頭翻菜譜,沒回應向陽的話.

面上,也沒有任何多余的表.

很快,門鈴響了.

開門的人是陳媽.

"陳媽?"

向南站在門口,一見陳媽倒有些錯愕.

陳媽笑笑,"姐,快進來吧,先生正在給您和少爺下廚呢!"

"向南……"

陳媽的身後探出了個腦袋來,是陽陽.

向南故作生氣的瞪他一眼,彎身去捏了捏他的鼻頭,"你糊弄我!"

陽陽把向南的手從自己高高的鼻梁上拿下來,扯了扯她的衣擺,低聲道,"快去幫幫我老爸吧,我見他翻菜譜都翻了快半時了."

"誇張了吧?"

她可記得從前他是會做飯的呀!

陳媽笑起來,認同陽陽的話,"照顧先生這四年里我從沒見他下過廚,這會突然要親自下廚,我還挺意外的呢!我想幫幫他,他還不讓呢,姐你趕緊去看看吧,你幫他,他定會樂意的."

陳媽顯然也有意要撮合他們倆.

"那我去看看吧!"

向南換鞋進門,就往廚房里走去.

廚房里,景孟弦終于已經沒在翻菜譜了.

優雅如他,即使在廚房里,卻依舊氣質斐然,高貴似尊王.

一件白色經典款式的襯衫,外搭卡其色的紳士背心馬甲,襯衫的口隨意的往上卷起幾層,明明只是一個不經意的裝點,卻給他平添了好些慵懶的魅力.

下身一條考究的深色長褲,包裹著他修長的雙腿,將他體格的線條襯托得愈發完美,頎長.

他站在廚房里,優雅歐式,如王子的裝扮的他,顯然是那麼的格格不入.

卻,不得不承認,這樣一位尊貴的男人,獨獨只是站在那里,卻已是一抹教人挪不開眼去的,風景.

向南走進廚房來,"我來吧."

她也沒打招呼,徑自走到櫥台前,就准備幫他折菜.

景孟弦抬頭看向南,目光沉斂,溫淡,面上也沒什麼多余的緒,淡淡的出聲拒絕,"不用了,我可以."

向南見他堅持,也就做了步的退讓,"你准備食材,我來炒吧!"

其實,她主要還是為了自己兒子的胃著想.

景孟弦看定她,深眸里多了些諱莫如深.

"老爸,我想吃蛋糕!"

忽而,兒子稚氣的聲音,闖進了他們倆的僵局中來.

兩個人同時將目光看向兒子.

陽陽背手站在廚房門口,看著自己的爸爸媽媽,"我想吃你們倆一起做的蛋糕,可以嗎?"

家伙眨著一雙期待的眼睛,看著他們.

【文文這個月月末,或者是下個月月初正文完結哇!番外的話,親們可以討論下寫啥,定下的有一個,就是向南和景醫生的大學初戀時光,至于云杉的大家就不用討論了,直接寫正文了,番外就不寫了哈!】

上篇:四年後——擦槍走火,動口又動手!【噴血熱薦】     下篇:四年後——倆人間那不自禁的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