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景孟弦,你到底怎麼了?  
   
四年後——景孟弦,你到底怎麼了?

向南的心,不自覺揪緊,站在門外,想了幾秒,卻最終還是推門走了進去.

"景孟弦,你是不是不舒……"

'服’字還卡在了喉嚨里,沒有吐出來,向南就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到了.

景孟弦垂首倚坐在床尾的地毯上,大口大口,粗重的喘著氣,額上有豆大的汗水不停地往外湧……

他的臉色,白得有些駭人.

手擱在半曲的膝蓋上,顫得有些厲害.

"你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

向南急了.

疾步就要朝他迎過來,卻被景孟弦厲聲喝住,"滾出去!!"

向南的腳步一頓.

身形,微僵.

停了幾秒,再次挪動腳步,靠近景孟弦.

"我他/媽讓你滾出去!!聽不懂人話??"

因她的違背,景孟弦徹底怒了.

偏頭,瞪視著向南.

那雙漆黑的眸底,此刻被猩的色澤染得通,甚是駭人.

一貫清冷的深潭里,沒了從前那些沉穩,有的竟是一種向南從未見過的邪性.

迎上他的目光,她嚇得腳步往後退了兩步……

"孟……孟弦,你……"

到底怎麼了?

她回神過來,朝他疾步走近,卻見景孟弦順手拎起前方踏上的玻璃煙灰缸毫不留的就朝向南砸了過去,"別過來——"

他一聲粗暴的狂吼,聲音啞得讓人心疼,眼底的血絲乍現,好不駭人.

煙灰缸"砰——"的一聲,砸在向南的腳邊,碎成了玻璃渣,往四處濺開,嚇得向南捂著耳朵尖叫一聲,"你干什麼呀!!"

"滾!!"

景孟弦就像個狂躁的暴君.

"你到底怎麼了?我看看不行嗎?"

向南急得眼眶通,然面對他的殘暴,又不敢太靠近.

而樓下,陳媽一聽這摔東西的聲音,臉色一變.

"少爺,你先吃著,我上去看看."

她已經猜到樓上發生了什麼事.

陽陽也臉露慌色,要跟著陳媽上樓去,"我爸媽吵架了嗎?"

"沒,應該不是."

陳媽連忙攔住他,"聽話,你在樓下乖乖呆著,吃飯,陳媽先去看看況."

"好吧……"

家伙對于剛剛不合時宜的出現,還心有余悸,也不敢再冒冒失失的沖上去了.

只是,他還是頗有擔憂,只好站在樓梯間下,巴巴的仰著顆腦袋,看著陳媽行色匆匆的上樓.

果然……

一上樓,就見景孟弦正在狂躁的轟人.

向南身邊全是玻璃碎渣子,隨便踩一下,就能紮破腳,陳媽急忙迎了上去,"姐,先出去吧!來,趕緊的……"

"我不出去……"

向南掙開陳媽的手,就往景孟弦那邊疾步而去,"我要知道他到底怎麼了?生病了,是不是?景孟弦,你……"

"尹向南,我讓你滾,你聽到沒有?"

向南的話,還來不及完,忽而,地上的景孟弦起了身來.

他滿身都是淋漓的熱汗,甚至于身上那件白色的襯衫,如今也被他的汗水染透了.

他的雙眸,得有些駭人,而視線卻還渙散得有些厲害.

他三步並作兩步的就朝向南邁了過去,大手扯住她柔弱的手腕,拉著她就往外扔.

向南知道他生病了.

也知道他定是不想讓自己知道他生病的事兒.

可是,越是如此,她就越是焦心……

"景孟弦,你別這樣,有什麼事,你攤開告訴我,你越是隱瞞,只會讓我越擔心你……"

向南想去擰開他的手.

他握著自己的手腕,好疼.

那力道就像一把鐵鉗,幾乎要把她的手腕擰斷一般.

她斂起秀眉,裝可憐,"我疼,你快放開……"

但,景孟弦現在顯然已經忘記如何憐相惜玉了.

他像扔垃圾一般的,將向南從門口甩了出去,"滾!!"

而後,"砰——"的一聲,就將門狠狠地甩上了.

那門一摔,仿佛夾到了向南的心髒一般,她心口一痛,聽得那"砰——"的一聲響,整個人一驚,好幾秒的都沒緩回神來.

待向南醒過來,她開始急了.

門,已經被景孟弦從里面鎖住.

她不停地旋門鎖,但怎麼都打不開.

向南只急得拍門板,"景孟弦,你到底怎麼了?你開門啊!"

"陳媽,陳媽……你開門讓我進去好不好?"

然後,回應向南的是一陣'噼里啪啦’摔東西的聲音.

聽得她心頭,一震又一震的.

整個心弦就被那聲音揪了起來.

"先生,別這樣……別把自己給傷了……"

聽得里面陳媽在不停地安撫著景孟弦的緒.

景孟弦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他的神越來越恍惚,意志力也越來越薄弱……

他真怕自己會扛不住,就想要那白色的粉末,可是,他必須要熬下去.

他不能再被這該死的東西控制自己的思維了!!

門外,傳來向南那焦急的喊聲.

"景孟弦……"

"你開門……"

"讓我進去看看你,行嗎?"

"景孟弦……"

"……"

向南溫柔的聲線,如涓涓流水般的湧進景孟弦的心頭里來.

仿佛給麻癢難耐的他,注入了一道清爽舒適的泉水……

他坐在沙發上,急喘了口氣,沙啞著聲線同陳媽道,"你讓她回去."

他的手,無力的擱在腿上……

手指間,有血,正不停地,一滴一滴往外湧……

鮮的血液,滴落在白色的地毯上,甚是駭人.

"先生,先把傷口包紮一下吧."

陳媽提議.

景孟弦拒絕.

就讓這肮髒的血液流下去吧!

痛些也好,或許他還能清醒一些!

景孟弦閉著眼,意識渙散的將頭倚在沙發靠背上,任由著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往下流……

渙散的思緒里,滿滿都是向南那張清秀的臉蛋.

時而溫柔……

時而焦急……

時而慍怒……

時而執拗……

那所有的緒變化,都獨獨只為他……

心弦,被拉扯得一凜一凜的……

呼吸,時急,時緩.

短短促促,仿佛隨時要窒息了一般!

門,輕輕拉響.

向南急切的迎了過去,"陳媽!!讓我進去看看他……"

她推門,想要進去,卻被陳媽攔了下來,"姐,別這樣,先生現在心不好,他誰也不想見."

"好!不想見,那我不進去!但是,陳媽,你告訴我,他到底怎麼了?"

向南的擔憂寫在眼底.

陳媽眼神閃爍,"其實先生沒什麼事兒."

"沒事?"

向南自然不相信,"沒事的話,他怎麼可能摔東西?我見他臉色煞白,滿頭是汗的.他是不是得了什麼病?陳媽,是他不讓你告訴我的吧?一定是得了什麼病,怕我擔心,不敢告訴我,對不對?"

向南只能靠自己猜的.

"真不是,姐,你別亂猜!先生的身體好得很,來!咱們先下去吃飯吧,先生洗個澡就出來了."

陳媽哄著向南下樓.

向南不依,她總覺得景孟弦是有什麼事在瞞著自己.

一定是生病了!

她急著想進去看看他,卻忽而,臥室門被打開來,景孟弦那抹高大的身影從里面走了出來.

"鬧夠了沒?"

清冷的聲音,如冰窖一般,沒有半分的溫度.

向南抬眼看他,"你沒事吧?"

她上上下下的將他打量了個遍,最後目光落在了景孟弦還在滲血的手指上,她心下一慌,抓起他的手道,"趕緊先上點傷藥吧!"

景孟弦漠然的甩開了她的手,沒理會她的關切,徑自步下樓.

陳媽急忙跟了上去.

向南緩神了半秒,半響,也跟著他下了樓去.

卻見他,端起桌上的菜肴,齊齊扔進了垃圾桶里去,連帶著碟子一起.

毫不留,沒半分溫!

陽陽只呆呆的在一旁看著.

"你干什麼呀?"

向南終于有些忍不住了,沖上來拉住他,眼眶有些泛.

"回去."

景孟弦冰冷的吐出兩個字.

冷涼的視線,如刺一般,射向向南,"以後再也不要過來了!帶他一起走."

他,指的是,陽陽!!

向南深吸了口氣,壓抑住心里頭的慍怒,仰頭,與他冰冷的眸光對峙著,"景孟弦,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滾!!"

景孟弦回應她的,單單只是一個字.

完,轉身,就徑自上了樓去.

向南垂落在雙肩的手,不自覺的篡緊.

抬首,望著他一步一步遠去的背影,向南終究忍不住大喊了一聲,"景孟弦,我要結婚了!!"

果不其然,前方的身影,半僵.

腳步頓住,站在那里,沒動.

向南的眼眶微,"今兒這頓飯是陽陽在電/話里請求我,他讓我陪他爸爸吃一頓溫暖的飯……可能你不在乎孩子的感,可是,陽陽很愛很愛他爸爸,至少這頓飯……他期待了好久……"

可是,卻被他,全數的,扔進了垃圾桶里去!!

景孟弦垂落在雙肩的大手,不自覺的篡緊.

"完了嗎?"

他冰冷冷的聲音,再次穿透空氣而來.

那樣的溫度,讓向南有些窒息.

她沒話.

景孟弦單手抄在西褲口袋里,頭亦沒回的上了樓去.

留下向南和陽陽站在那里,盯著他落寞的背影,發怔……

…………………………………………

從景孟弦的家里出來,向南和陽陽的緒有掩不住有些失落.

最後,倆人干脆就在KFC里解決晚飯問題了.

"向南,對不起,我不該讓你過來的……"

陽陽率先道歉.

向南摸了摸他的腦袋,澀然一笑,"很失望,是不是?"

"也不會."

陽陽搖頭,啃了一口手里的漢堡包,抬起腦袋來,"向南,你我爸,他到底怎麼了?"

向南搖搖頭,沒有頭緒.

她吸了吸身前的冷飲,一聲感慨,"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難道他真的生病了嗎?"

"他是因為生病了,所以不要你和陽陽了嗎?他怕我們擔心?"陽陽到這里,忽而就急了,握住向南的手,"向南,我爸會不會得了什麼絕症?他不想讓我們難過,所以才趕我們走?"

向南聽得兒子這麼一,臉色不自覺白了些分.

"寶貝,你別亂想,你爸是醫生,就算真有病,他會讓自己沒事兒的."

這話,向南自然也只是為了安撫安撫兒子.

她心里比誰都清楚,就算是醫生,那也定不是能夠救治百病的,如果他真的病了……

向南如是一想,也有些慌了.

"我問問你云叔叔."

向南著,就要打電/話給云墨.

可轉念一想,陳媽都不願意她,而云墨又同景孟弦從來都一個鼻孔出氣的,要他叮囑不能的話,自然自己想要從他那套出來,顯然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向南迫不及待的給紫杉撥了通電/話過去.

"紫杉,向南姐問你個事兒,你必須得同姐實話,好嗎?"

向南在電/話里,語氣有些凝重.

紫杉自然不敢怠慢,連連點頭,"向南姐,你盡管問,我要知道,全部如實告訴你."

"謝謝."

向南先道謝,末了,才道,"孟弦的身體,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什麼意思?"

紫杉不能理解,"景醫生生病了?嚴重嗎?"

"原來你也不知道……"

向南喃喃了一句,又道,"紫杉,你能幫我去問問云墨嗎?我覺得云墨一定清楚.我現在特別擔心他身體,總覺得他身體出了什麼事兒."

"好!向南姐,你等著,我先幫你去探探他的口,但是他不,我就不確定了."

紫杉一口就應了下來,掛了電/話,就去幫向南去云墨那探口風去了.

向南在這頭焦急的等著.

很快,電/話又想了,是紫杉撥過來的.

"怎麼樣?"向南很是焦心.

"云墨景醫生身體好得很,根本沒有任何問題!"

不會吧?

向南斂緊了秀眉.

"云墨一個月前他們公司上上下下才組織了全身體檢,景醫生的身體沒有任何異常現象!"

見向南不吭聲,紫杉又道,"向南姐,不會是云墨糊弄我的吧?"

向南笑了笑,"你放心,他能告訴你,就肯定跟你的是實話,他有可能會糊弄我,但他鐵定不會糊弄你!"

向南也就是認准了這個,才讓紫杉去探他口風的.

"好了……"向南長松了口氣,笑了笑,"我也不要什麼結果,只要他身體沒事就好."

那樣,她才能安安心心的步入自己的婚姻……

只是,如果不是生病的話,那麼他到底怎麼了?!

………………………………………………………………………………………………

景孟弦的房間,狼藉一片,凌亂不堪.

陳媽正費心替他收拾著.

而他,則坐在沙發上,匿在青白的月光里,不停地摩挲著手里的煙……

這種時候,他特想抽煙的.

犯癮而不被滿足的時候,他煙癮就特別重,總想借著煙癮壓下那難受的毒癮,所以這麼些年來,他煙癮特別重.

可,那日里他親口答應了向南不再抽煙,所以,就算再難受,他也要壓著……

如果連這點痛都忍受不了,他又怎的還算個男人呢?!

"先生,我實在想不明白……"

陳媽一邊給他收拾房間,一邊歎道,"既然你喜歡尹姐,為什麼不趁現在她還沒結婚,把她捆在身邊呢?"

景孟弦自嘲一笑,"你覺得我這樣,能把她捆在身邊嗎?"

眸仁發緊,目光深沉,晦澀,"有哪個女人跟著一個癮君子,會過得好的?有哪個兒子,會以擁有一位癮君子父親而自豪的?"

他似得隨意,但聞者卻都能聽出來他語氣里的那道掩飾不掉的落寞.

陳媽心疼的打緊,"先生,你別這麼自怨自艾,這毒又不是你自願要吸的!更何況,你現在已經在想盡一切辦法,戒掉了!"

想來這事,陳媽都痛心不已.

要這世上居然會有如此狠毒的母親,不是親眼所見,她還真不願相信.

可是先生雖心里對自己的母親有怨又有恨,可是,再多的怨恨,卻也抵不住那份愛……

擔心溫純煙會對這份過失而自責,作為孝子的他,卻一直隱瞞著染上毒癮的事.

"戒?"

簡單的一個字,卻要做到,談何容易!!

四年了,他想要戒掉這份毒癮已經整整四年了!!

而他,也在這份毒癮里,被慘痛折磨了四年!!

哪一次不是用刀割破了自己的手掌,用放血的方式來得到自己的清醒,用痛來代替那份毒癮,才不至于一失控就想吸……

【鏡子打劫月票拉!!有月票的親們把票子貢獻出來,能留到月底的可以留到月底再投哇,那樣一張變兩張,留不到的可以現在給哇!謝謝親們了,明天鏡子給大家加更,麼麼!~~】

上篇:四年後——倆人間那不自禁的愫     下篇:四年後——抱在懷里,同床共枕【熱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