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迷戀著她的身體  
   
四年後——迷戀著她的身體

云墨用沾著血的手緊緊捏住紫杉的下巴,迫使著她的臉頰湊近自己冷峻的面孔,他咬牙,惡狠狠地道,"楊杉,你敢背著爺找男人,簡直就是……欠/干!!"

紫杉奮力掙開他的手,"云墨,你過分了!我再一遍,我不是你的人!!"

"爺是,你就是!!"

云墨咬牙著,一把勒住紫杉,就往車里塞.

"你放開我!!"

紫杉掙紮.

但哪里又是云墨的對手.

云墨將車門打開,將她直接從駕駛座這邊扔進了副駕駛去.

紫杉不停地拍打著玻璃窗,手使勁兒的掰著門鎖,但怎麼都打不開來.

很快,云墨坐進了車里來,車身一退,繞開那輛灰色的本田,風一般的疾馳離開.

車速超快,卷了一陣疾風……

風里,還飄散著無數張色的鈔票.

留給林易辰的修車錢!

紫杉氣得七竅生煙,回頭去看,就見林易辰站在那里,怔怔的看著他們離開,眼神里似乎還有些掩不住的失落,鼻血依舊還在淌著,而他卻沒有彎身去揀地上的錢.

色的法拉利一個急轉彎,飛快的沒入了車流中,林易辰也徹底消失在了紫杉的視野里.

"你扔錢下去,什麼意思?"

紫杉氣得雙眼通,質問著他.

云墨陰沉著一張臉,甚是駭人,"楊杉,爺現在心非常不好,識相點,閉嘴!"

他警告她!

"云墨,我覺得我們該好好談談,坐下來,心平氣和的談!!"

紫杉擺正姿態,盡可能的壓下自己心頭的怒焰,"就剛剛這件事,不管怎樣,你出同事,就是你的不對,是不是?你用車撞人家的車尾,也是你的不對!結果呢?你還拿錢砸人家!知道的,清楚你是在賠錢,可不知道的,就以為你是在侮辱人家!!"

云墨偏頭,看向紫杉,冷笑,"爺拿錢侮辱他,怎麼了?"

"你……"

紫杉氣結,"你根本就是無理取鬧!!"

云墨不再理會她.

左手開車,受傷的右手垂落在一旁,任由著鮮血從指骨處湧出來.

血,低落在白色的車毯上,染了一片.

紫杉看了一眼,咬咬下唇,狠心的別開了臉去,權當看不見.

他活該,這都是他自找的!

一輩子活了二十二年,就沒見過這麼自大囂張,且愛無理取鬧的壞男人!!

所以,不管不管!!

把血流完了,都不關她事兒!!

紫杉心里如是想著,然而,出來的話,做出的事兒,卻竟然完全相悖離.

她偏過頭來,盯著他的手,梗著脖子問他,"你手,沒事吧?"

云墨不理會,繼續專注的開車,權當聽不到.

"問你話呢!"

紫杉惱了.

云墨終于舍得挪過視線,瞟她一眼.

卻依舊沒有答話.

紫杉真是有些煩了.

從自己包里翻了翻,拿出些傷藥膏和止血膏來,又粗魯的扯過云墨受傷的右手.

她本就不該管他的,不是嗎?

可誰讓她生來就是救死扶傷的?看著傷員流血不顧,不是一名好醫生該具備的品德!

紫杉如是安慰著自己,給自己的關心找了個非常恰當的理由.

她將云墨受傷的手,置于自己的手掌心里.

又心翼翼的拿濕紙巾將手上的血擦乾淨,盡可能的不去碰他的傷口.

云墨邪魅的鳳眼微微眯了起來,偏頭,掃了一眼正低頭專注的替她拭擦傷口的女孩.

剛還緊繃的嘴角,此刻已不自覺的松懈了些分.

看著他的傷口,紫杉還是忍不住歎了口氣,"云墨,你能不能不要跟孩子似的,這麼幼稚?還把手往牆上砸,你當你演韓劇呢?"

聽著她的數落,云墨犯賤的居然還覺得聽著特舒服.

紫杉完,又細致的替他吹了吹傷口,這才拿過止血噴霧要往他手上噴,"你忍著點啊,有點疼……"

她提醒他.

"嘶嘶嘶——"

噴霧掃過云墨的關節,疼得他直皺眉.

"杉兒,你故意報複的吧?"

"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紫杉虧損他.

正欲替他包紮的時候,卻忽而,車頭一轉,毫無預兆的,云墨就將車停靠在了路邊.

"干嘛?"

紫杉不解,回頭看窗外.

卻忽而,只覺腰身一緊,還不等她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云墨輕而易舉的撈著,抱在了腿上坐好.

紫杉手里還拿著包紮布,對于這突如其來的事兒,她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等她反應過來,已經被緊緊地桎梏在了云墨的懷里.

"你干什麼?"

紫杉懊惱的瞪他,臉兒通,用手去推他的胸膛,"云墨,你能不能不耍流氓啊你!!"

"不行!"

云墨想也不想的就拒絕,低頭,用下巴在她白嫩的細額上貪婪的蹭了蹭,"爺一見你就想耍流氓!在醫院里動不了你,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了,還不趕緊抱一抱,你真想憋死爺啊?"

流氓的話語,柔的語調,一副真愜意的模樣,當真讓紫杉有片刻的恍惚.

但,她很快的回神過來.

理智告訴她,這個男人的話,就是糖衣炮彈,萬萬當真不得!

"你到底想干什麼呀!!"

紫杉懊惱急了,握著包紮布的手去推他.

"爺想干什麼,你不知道?"

云墨邪笑著,曖昧的回應她,摁住她的後腦勺,將她的腦袋置于自己的胸口,就聽得他嘶啞的聲音在紫杉的耳畔間響起,"爺想干/你!"

"……"

即使天天聽這混蛋帶著顏色的腔調,但紫杉顯然還是適應不了.

臉頰燥,更加用力的去推他,"云墨,我不想跟你話了,你這人就沒一句正經話!放我下車,我要回去了!"

她態度硬了些分.

云墨自然不依.

伸手,攫住她的下巴,看定她,目光深邃,犀利如鷹隼,"告訴爺,你跟林易辰到底什麼關系?"

紫杉被他這麼正經一問,心里不由虛了些分.

梗了梗脖子,給自己稍稍壯了壯膽,仰頭回答,"男朋友."

"杉兒……"

云墨用一種邪魅的語調,似輕哄般的喊著她.

但那聲音卻冰涼得,讓人蝕骨的冷……

似哄,卻明顯的,是……警告!

警告她,他的耐性,已經快用完了!

被云墨這麼一折騰,杉兒的底氣倒弱了不少,也不敢再堅持了,但也不樂意同他實話.

這好好的計劃,還沒來得及實行呢,就被扼殺在了搖籃里,那她也未免太弱了!

"云墨,你別陰陽怪氣的話!"

紫杉抱怨了一句,伸手去抓他的手,"別鬧了,先幫你把手包紮好,流了好多血."

她一抓上云墨的手,云墨就反將她的手禁錮住.

揉進自己大大的手心里,另一只手攬緊她的蠻腰,讓她更緊密的貼在自己懷里.

下巴,抵住她的發心.

聞著她淡淡的發香,就聽得他有感而發似的,低聲喃喃道,"杉兒,爺這輩子就落你手里了,所以,不許背著爺再找別的男人了!這次爺就當你耍性子,不跟你計較了,再有下次,定把你壓床上虐個千百遍不可!!"

完,抱得她更緊了些分.

紫杉足足愣了好幾秒.

回神過來,從他的懷里退出半寸距離來,抬頭,瞪著圓溜溜的大眼,不滿的蹙眉看他,"你能不這麼霸道嗎?"

這家伙的邏輯關系,怎的就這麼不正常呢?

他落自己手上了,自己就一輩子不能找男人了?還什麼不跟她計較……

要跟她計較才好!最好是計較了,然後生氣了,生氣之後決計再也不理她了,多美好!

"爺就霸道!!"

云墨將她箍得更緊.

"你快放開我……"

紫杉燙著臉,掙紮.

"不放,這輩子都放不開了……"

他似一聲歎息.

卻仿佛,歎進了紫杉的心頭里去.

她有片刻的恍惚,幾乎真的快要相信他給自己編造的這個謊童話了……

紫杉窩在他暖實的懷里不再動彈.

很久,兩個人都沒再話.

就這麼安安靜靜的,感受著對方的溫度.

他們之間,似乎鮮少有這麼安靜且和諧的氛圍……

有些稀奇,有些難得……

但,到底還是被紫杉打破了這份溫暖,因為,她發現他好不容易止住血的傷口又開始流血了.

"先幫你把傷口包紮好,你讓我回座位上去."

紫杉拍了拍他的胸口.

"就這麼包."

云墨將手遞到她跟前來,單手圈進她的腰肢,邪魅的勾著嘴角,"多方便."

紫杉知道自己拗不過他,也就不強求了,托著他的手,開始給他細心的包紮.

云墨的視線,卻一直落在紫杉低垂的臉蛋兒上.

目光如炬,滾燙滾燙的.

即使紫杉不抬頭,都能感覺到他那炙熱的眸光,正盯著自己,似要將她燒出個洞來一般.

"杉兒……"

云墨用磁性的嗓音,呢喃著她的名字.

薄唇在她光潔的額頭上曖昧的蹭了蹭,"怎麼辦?爺一見你就硬,再這麼下去,真要把自己憋成傻bi了!"

"你本來就傻bi!"

紫杉不經大腦的,飛快的接了一句.

哪料臀部一緊,下腹就被云墨一只大手抱著,往他滾燙的嚇體一頂,"真欠/干?"

感覺到那不正常的尺寸和溫度,紫杉怕了.

忙賠笑,努力的把身體往後靠,與他保持著適當的距離,"你要每次見我都不舒服的話,干脆咱們就不見面唄!醫院里要有手術,我們可以盡量讓安排不同台,下了班咱們也避開時間,不就可以做到不見面了嗎?"

紫杉的話越,云墨的臉色越難看.

陰沉著的臉,簡直就是暴雨的前奏.

"我……我開玩笑的……"

紫杉這會終于懂得察觀色了.

一聽這話,云墨拉著的臉,這才微微緩和了些分,大手拍上她的後腦勺,歎道,"楊杉兒,別話刺激爺,爺心里也會疼."

紫杉一愣……

呆滯的看著他,雙眸眨了又眨,一時間,喉間有些啞然,竟不出一句話來.

云墨捏了捏她的下巴,不知是紫杉感覺錯誤還是怎麼的,總覺得他的動作里滿滿的都是寵愛,"杉兒,在醫院里不許躲著爺……"

紫杉怔忡,下意識的嘟喃了一句,"明明是你再見我就會把自己憋成傻/逼."

"爺就是憋成傻/逼也要見你!"

云墨笑了.

燦爛爽朗的笑,露出那潔白的牙齒,特好看.

微笑如天邊的太陽,照射進紫杉的眼底里,一晃一晃的……

竟讓她看得有些分的失神.

"雖然在醫院里碰不得你,不過,看看望梅止渴,也是好的."

哪天要真的見不到她,云墨想,自己定會真瘋的!!

楊杉兒,爺這輩子……當真是,徹徹底底的落你手上,再也逃不出來了!!

當然,前提條件是,他也不想逃!!

他就恨不得這輩子都膩在她的溫柔陷阱里,永遠不出來才好!!

"晚上想吃什麼?"

云墨順了順她的馬尾,問她.

他發現,楊紫杉留什麼頭發都好看.

記得四年前初見她的時候,她還是齊劉海,烏黑的發絲披在肩頭,如瀑般灑下來,特別清秀稚嫩.

那時候的自己其實也挺嫩的,至少偶爾見她的時候,居然還會害羞……

哪像現在?!

云墨想來就有些好笑.

紫杉斂著秀眉,瞪著他,"你笑什麼?"

"打算什麼時候把爺扶正?"

云墨不答反問.

紫杉一愣,顯然沒料到他會突然這個,干脆裝傻充愣,挑眉道,"怎麼?原來你還是歪的,需要我給你掰正不成?"

她的歪,絕對是指GAY的意思!

"那你給爺摸摸,看看到底是直的還是歪的……"

云墨這混蛋著,還當真就抓著紫杉的手兒往自己褲襠里塞.

"你BT!!"

紫杉煞了臉,手像躲避著毒蛇般的就往外掙,"云墨,你能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不往那方面想嗎?"

云墨聳肩做無辜狀,"明明是你要給爺掰直的……"

紫杉歎了口氣,"我錯了,還不行嗎?"

論下流,她絕對不是這個男人的對手!

紫杉的手抵在云墨的胸膛上,與他保持著安全距離,"云墨,我們倆好好談談."

云墨討厭她這種姿勢,不悅的把她的雙手抓下來,"."

"你先放我回座位上."

"杉兒,別跟爺談條件!"

云墨揚高了下巴.

紫杉嘴兒一癟,有些不快,卻又拿他丁點辦法都沒有,只能任由著他抱著自己.

她輕咳一聲,稍微醞釀了一下緒,才一本正經道,"我問你,你為什麼要一直對我死纏爛打著?"

云墨眉峰兒一跳,怒了,"楊杉,你在你媽肚子里的時候,是不是就腦仁發育不全啊?"

這種問題,需要問??!!

杉兒也怒了,揚著的腦袋就跟斗雞似的,沖他嚷道,"你成天纏著個腦仁發育不全的人,敢你腦仁就發達了?"

"……"

云墨有些吃癟.

他堂堂云墨居然也有吃癟的時候!!!

那雙桃花般的鳳眼危險的眯起來,攫起她不服輸的臉,咬牙道,"那你爺成天纏著你這個腦仁不健全的女人做什麼?"

杉兒眨眨眼,卷翹的羽睫如蝶翼般輕扇著,那神別提有多懵懂可人,簡直就讓云墨恨不得一口將她吞下去.

"云墨,你不會迷戀上了我的身體吧?"

雖然這話特別不好意思,但是……

這混蛋表現出來的,就是這意思!!

而且,非常明顯,極其明確!!

每次見到她,不是動手動腳的,就是對她各種語調戲,還有那次……

甚至是直接……

而他的身體,幾乎每次見到她,都會起反應,並且,他都會急著往她身上蹭!

所有的事實證明,這混蛋……

就是想拐她楊紫杉上/床!!

呵!!別做那春秋大夢了!!她才不會還像當年那麼傻!

被紫杉這麼一問,云墨邪惡的笑了,大掌不停地在她的腰肢上游離,"杉兒,看來你腦仁兒後天發育得還算不錯!爺就迷著你的身體,日日夜夜的都在幻想著要用什麼姿勢干/你……靠!!!楊杉,你丫屬狗的呀!!"

這個白癡女人……

居然一口又咬住了他的脖子!!

且那力道完全有見血封喉之勢.

作為一名有氣魄的男人,云墨自然不會允許她楊紫杉在自己身上囂張太久.

大手探出去,精准的捉住她的下巴,抵開她尖銳的貝齒,罵道,"楊杉,你媽一定是把你從狗肚子里剖出來的!"

"你才是你媽從豬肚子里剖出來的!!一頭種豬!!"

鏡子求月票啦!!親愛的們,能把月票留到過年的就給鏡子留著哇,不能留的千萬別浪費哇!記得投鏡子一票,鏡子會努力給大家加更的,從今兒開始每天滿20張月票就加更2000字哇!無上限的,40就4000,60,6000……謝謝親們!!

上篇:四年後——抱在懷里,同床共枕【熱薦】     下篇:四年後——向南嗑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