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繾綣纏綿  
   
四年後——繾綣纏綿

能感覺到手里的那團柔軟,簡直像快要化在他的手里了一般……

那種美妙的觸感,讓景孟弦粗重的喘息了一聲,而後,他越發用力而肆意的玩/弄,揉/捏起來!

任由著它在自己手心里,變幻出這個誘人的姿/勢來!

隨著他加快的節奏,以及那加重的力道,向南再也不受控制的急喘了起來,嘴里發出一種難耐的哼吟聲,仿佛是急切的等著他,要更多……

水眸通,淬著濃濃的/欲,盯著景孟弦那張峻峭斐然的面孔,向南忍不住將臉湊了上去,呼吸貼在他的耳際邊,哽咽的喃喃,"我……要……"

委屈,而又無辜的索取……

卻讓景孟弦所有的理智線,轟然倒塌!!

"妖精!"

他不受控制的捏緊向南的豐/乳.

粗暴的撕開那兩瓣擋著他的乳貼,眸光緊了緊,大手在她翹/臀上不滿的拍了拍,"以後必須得穿胸/罩!"

她不知道,這樣會讓多少男人心存邪念,恨不能將她生吞活剝掉嗎?

向南嘴里發出一道道歡愉的嬌吟聲,聽得他的話,她不滿的哼了哼鼻,手兒捶上他結實的胸膛口,"你是我的誰啊?我為什麼要聽你的?不要你管!"

"都這時候了,還敢跟我頂嘴?"

景孟弦著,一翻身就將向南壓在了躺椅上,置于自己身下.

大手捉住她的手,禁錮在頭頂上,讓她分毫也動彈不得.

"不要我管,你要誰管?"

景孟弦逼近她,薄唇幾乎快要貼上她的唇.

嘴角微微彎著,喜歡看她這種嬌羞又憤然的女人模樣.

"要我媽管,要我兒子管,要我親愛的管,就不要你管!!"

向南故意同他斗氣.

景孟弦魅眸危險的一眯,"親愛的?"

好看的劍眉,此刻如利刀一般,緊斂成一團.

他的喘息,寸寸逼近她,健碩的身軀也重重壓在了向南身上,"你嘴里這個親愛的,是誰?"

他當然是明知故問.

心里比誰都清楚,她指的是,路易斯,唐!

面對景孟弦的逼近,凝著他危險的目光,向南覺得連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她急喘了幾口氣,撅起嘴,"干嘛,反正不是你!"

景孟弦伸手捏緊她的下巴,故作惡狠狠地道,"跟我在一起的時候,還有心思想別的男人,看來真該好好教訓教訓你!!"

"呵……"

向南驕傲的擺高姿態,"是我要教訓你才是!!"

她著,就掙開了景孟弦的大手,粗魯的去扯他腰間的皮帶,"我要好好的教訓你一頓,把你吃干抹淨以後,再把你捆起來扔給曲語悉,然後告訴她,她老公就這麼被我尹向南給睡了,我就等著她明天哭天搶地的沖我吼……"

景孟弦聽著這話有些好笑.

任由著她去扯自己腰間的皮帶.

但顯然,她的動作很是生疏,費了好大的勁兒才將他的皮帶松開來.

"你急什麼?"

景孟弦好笑又好氣,拍了拍她的腰肢,試圖讓她別那麼匆忙.

結果,哪料到這妖精抽了皮帶出來,就把他的雙手一捆.

景孟弦簡直不敢置信的瞪著她,眼睛緊眯成一條縫,危險的覷著她,卻也不動,任由著她對自己胡來,嘴角勾起一抹危險的弧度,"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

"當然知道."

向南還頗為得意,把他的雙手捆得緊緊地,手兒俏皮的在他的鼻尖上點了點,"這次我要占主導地位,要把我這麼多年來的怒氣全發泄出來."

"……"

這是什麼邏輯?

這女人!!

"依我看應該不是什麼所謂的怒氣才是,應當是所謂的,空虛寂寞冷!!"

景孟弦道.

向南駕在他身上,正預備脫他褲子的手,一頓,怒目圓瞪道,"你剛剛什麼?"

"空虛寂寞冷!!"

景孟弦大聲重複.

向南一拳頭又砸在了他精壯的腹上.

該死,連腹部都這麼結實,卻偏偏那肌肉又丁點不誇張,健壯的美,當真被他展現得淋漓盡致.

"誰空虛寂寞冷了?這四年里,你以為就你找了女人,了不起,是吧?我尹向南可沒少找男人!!待會就讓你瞧瞧我的本事!!"

所以,這女人現在是在對他宣戰嗎?

該死的!!

向南學著男人那粗魯的模樣,一把拉下他褲頭拉鏈,將褲子扯了下來.

瞬間,黑色性感的子彈褲,包裹著那壯觀的碩/大,乍現在向南的眼前,讓她有好幾秒的處于當機狀態.

對于眼前的一切,她當真可稱得上是,歎為觀止!!

景孟弦非常滿意她的反應.

性感的嘴角,浮起一彎得意的笑,精壯的腰肢往上頂了頂,提醒發呆中的她,"怎樣?還滿意你見到的一切的嗎?"

向南咽了口口水,回了神過來……

只覺口干舌燥得更厲害了.

"還,還行!"

她干干一笑,眼底那/欲的因子甚濃……

盯著景孟弦的那表……

正如她所的那般,真是恨不得吃得他連跟骨頭都不剩.

景孟弦幾乎可以想象今兒晚上該是一個怎樣驚心又動魄的夜晚了……

大概,前三兩次,都別想滿足這個女人了!!

不過……

他好像,比她更期待……

正當他想著這些的時候,卻忽而,只覺子彈褲突出的一部分,被一手軟綿綿的手兒給緊緊裹住……

他渾身僵住.

呼吸粗重.

血液瘋狂的往下腹處聚攏.

她握在手里把玩的東西,開始以肉眼能見的速度,瘋狂增長……

即使隔著子彈褲,但向南也能清楚的感覺到那東西的溫度,以及尺寸……

臉兒刷得通,手心里也燙得像被大火燒烤著一般.

嬌身被涔涔的香汗,染濕了個遍,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有水……

正不停地從她緊致的腹里漫出來……

黏黏稠稠的,她甚至于都能清楚的感覺到!

"向南……"

景孟弦磁啞的嗓音輕喃著她的名字.

目光緊迫,滾燙,盯著她因/欲而渙散的眼眸,又掃一眼……她繃緊的腹……

"你濕了……"

連他,都感覺到了!!

那水,也透過她的底/褲,染上了他的大腿……

喉頭性/感的滾動了一下,粗聲命令她,"幫我把褲子脫了……"

向南怔了一下……

下一瞬,眼眶通,仿佛有淚快要從眼底湧出來.

那是一種……/欲得不到滿足的悶煩感,和羞恥感.

身下的水,越流越多……

蔥白的手指,終于按耐不住了.

勾住他的褲頭,就探進了他性/感的子彈褲中,精准的握住了他的灼熱.

"唔——"

景孟弦亢奮的發出一聲籲歎.

"快點……"

他按捺不住的催向南.

向南當真是被藥物沖昏了頭腦,手指勾住褲子往下一帶,就將他的子彈褲拉至了筆直的雙腿/之間.

掛在他精壯的大腿上,多禁忌,多性/感……

她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他!

也是第一次……

主動的給他脫褲子……

有些害羞,有些亢奮,也有些刺激.

總之,就是一種不出來的塊感!

向南眼波里流轉出來的緒,一丁點都沒能逃過景孟弦的深眸.

"sh/it!!你這磨人的妖精!!"

她明明就在以玩弄他為樂!!

向南握住他的滾燙,驀地一緊,嬌氣的瞪著他,"不許罵我!"

景孟弦緊咬牙關.

下腹脹得極為難受.

該死的,那東西被她盈盈一握,幾乎快要承受不住的,溢出來.

但好在,他忍住了!!

向南仿佛是也看透了他急不可耐的心思,嬌身往他腰肢上一坐……

就拿自己浸濕的私/密處,頂住了他的巨大,隔著薄薄的底/褲,熱的厮磨起來……

景孟弦呼吸變得越發粗重而滾燙.

薄唇間溢出難耐的哼吟聲,腰肢伴隨著她的動作,不受控制的往上頂著.

就恨不能直接戳破她的底/褲,直接將她深深貫穿.

他當真迫切的想要嘗到她的滋味.

但,礙于雙手被她調皮的捆著.

其實,他大可掙開的,但是,顯然身上的女人有意思要與他玩點調,所以,他也只好順從著她了.

先讓她玩夠了,再換他來.

反正今晚還有一整夜,夠他們慢慢來的.

而且,他相信,今晚的她,定會精力充沛到難以想象!

向南這厮磨的動作,折磨著他,卻也同樣把自己折磨到半死.

她嬌嗔的呻/吟著,渾身像被千萬只蟲子啃咬著一般,癢癢的,麻麻的,難受得要命……

她終于扛不住了,甚至連底/褲都顧不上脫下來,直接將下層布料掀開,而後,腰身一個用力,便深深的……

緊緊地……

將他的巨大的灼熱,用自己浸濕的花/穴,一點,一點……

吞沒!!!

隨著她一聲亢/奮的尖叫,死死地咬住,而後,暢快淋漓的上下抽/動起來.

動作,瘋狂,急迫,帶著失控的渴望.

喉間發出可憐而又令人心動,心碎的嗚咽聲……

一聲一聲的哭著,直攪著景孟弦的理智線.

"好……好舒服……"

向南哭著,嘴里不停地喃喃嬌喊著.

粉色的翹/臀,上下擺動,一起一坐間,那充實的感覺讓她好想要尖叫出聲.

晶瑩的愛/液像水龍頭一般,不停地順著向南的花/穴往外湧,幾乎將他們倆粘合在一起的大片森林,染濕了個透……

那種潤滑的契合感,幾乎讓景孟弦快要把持不住.

這丫頭……

放/浪起來,原來這麼美味!!

四年不曾嘗過她的味道,再這樣,突然就有種快要泄出來的沖動.

但,好在他已經不是什麼毛頭孩子了,對于這種沖動,他倒還能忍著.

"孟弦……"

向南不停地呢喃著他的名字.

仿佛是只有這樣,才能發泄她心里這分難以平息的/欲一般.

"孟弦……孟弦…………"

"在,我在!"

景孟弦的聲喉喑啞的厲害.

但即使如此,卻依舊動聽得如大提琴拉出來的那渾厚的音弦.

讓向南,惷心萌動……

粉面頰腮的臉蛋,像極了天邊的云霞,美豔動人……

那份緋色,從她的臉蛋,一直蔓延至脖子,而後是嫩白的胸口,直到全身.

金色的卷發,凌亂的散開在肩頭,卻像極了卡通玩具架上的芭比娃娃.

景孟弦到底沒能忍住,被捆綁的雙手稍一使力,就掙開了皮帶的禁錮.

才一獲得自*,他就如同發狂的雄獅一般,坐起身來,托住向南粉色的翹/臀,開始瘋狂的進攻,上下抽/插,粗魯的要著她.

"嘶——"

向南那來不及脫下的底/褲,被景孟弦粗暴的撕碎在大手中.

他身上的白色襯衫,凌亂的掛在他的身上,露出那精/壯的胸膛來,惹得向南一雙灼熱的手,不停地來回撫摸著.

熱的感受著他身上每一塊誘/人的肌肉……

怎麼會有如此完美的男人呢?

有著令人癡迷的外表,有著博學的內在,卻偏偏,還要生出一副這麼容易引人犯罪的皮囊來!!

"景孟弦,難怪我總是會做春/夢的時候意/浮你……"

他當真是自己見過的,最充滿誘/惑的男人啊!!

這樣的男人,哪個女人不愛呢?!

"春/夢?意/yin?"

不得不承認,景孟弦非常樂意自己成為這個女人夢里意/浮的對象.

"原來這麼喜歡我的身體."

景孟弦捏著她的下巴,有些得意,抿了抿性/感的薄唇,笑道,"不過,今晚可不只是一個夢……明天早上,你大概會因為這場意/浮而下不了床了!!"

他完,一把扣住向南的兩條長/腿,再而後,將自己沖入她緊致的嬌軀里,更深,更重……

薄唇貪婪的吻上她清新的嬌軀,而後,精准的捕捉到她的隆起的雪峰……

他像久旱遇甘霖般的,攫住向南粉色的突點,開始貪婪的吸吮,舔舐,啃咬……

直到,在她的身上,留下一片片緋瑟佑/人的痕跡,聽得她低綿的求饒聲後,他方才作罷.

看著向南嫩白的嬌身上布滿他的痕跡,景孟弦適才滿意.

他一個翻身,便將向南壓在了自己身下來.

飛快的分開她的雙腿,腰身一挺,才離開不出十秒的滾燙,又再次深深的進入了向南.

惹得她不受控制的一聲嬌吟,粉拳不滿的落在他的胸口上,"我我要占主導權的!"

"這種事,本來就該由男人引導!!"

景孟弦著,腰身重挺,開始瘋狂在她身體內來回抽/插……

"啊————"

向南受不住這份亢奮,尖叫出聲來.

手兒死死地揪住涼椅,指間通,明明無法承受這麼快的速度,卻偏偏,還不受控制的只想要去迎合他,討要更多,更多……

伴隨著景孟弦一聲亢奮的嘶吼,向南敏感的花茓里,頓時有噴泉之水從里面急速的射出來……

瞬間,染濕了整張涼椅.

她渾身顫栗,手指在他的肩膀上掐出了一絲絲的血痕來……向南亢/奮的尖叫著,伴隨著低啞的嗚咽聲,在景孟弦粗暴的進攻之下,推入高/潮……

欲仙欲死,仿佛是要奪了她的呼吸去.

而景孟弦亦同樣扛不住她的夾攻,泄了出來.

卻不在她的身體內,而是飛快的抽出來,漫在了她的雙/腿/之間……

他,不能讓她有任何懷孕的可能!!

其實體外射/精都談不上100/的安全,但剛剛在這種緊迫的況下,他確實來不及准備其他安全措施了.

向南渾身虛軟,像是被人抽干了所有的力氣一般,癱軟在景孟弦的懷里,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她已經渾然使不出半分的力氣.

仿佛連翻個身都有些困難.

臉頰酡,氣息不平,但較于剛剛明顯舒服了許多.

"舒服些了沒?"

景孟弦替她理了理額前的發絲.

她的劉海全被汗水染濕了,身子也布上了薄薄一層熱汗,剛剛又是泡過涼水的,再這麼折騰下去,就算是盛夏的天,也得感冒了.

"嗯……"

向南模糊不清的應了一句.

"先泡個熱水澡."

景孟弦從她的身下挪開來,起身,往浴缸邊走去.

浴缸是消過毒的.

他還是習慣性的先用高溫水燙過,方才將溫水盛滿浴缸.

向南趴在涼椅上,仿佛是睡著了.

景孟弦走過去,在她身前蹲了下來.

拍了拍她光潔的後背,啞聲喚她,"向南?"

有票子的記得把票子給鏡子留下哇!!

上篇:四年後——把他吃得連跟骨頭都不剩     下篇:四年後——繾綣纏綿(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