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沖動的一夜而已  
   
四年後——沖動的一夜而已

身體又起反應了!

景孟弦將她置于陽台與自己的中央,鎖住她,低聲問,"藥效還沒褪盡?"

向南臉一,眼垂下,有些羞澀.

重重的咬了咬唇,嬌嗔的抱怨了一句,"也不知道這到底什麼破藥,剛剛不是已經那個了嗎?怎麼還這麼強勁……"

向南也沒敢抬眼去看景孟弦.

景孟弦低笑出聲,下一瞬,一把將向南打橫抱起,就往房間里走.

"這種藥效一般持續時間至少八個時以上……"

"這麼久??"

為什麼,向南會從他的嘴里聽出一種……巴望時更長的感覺來呢?

"久嗎?我看還行."

果然……

向南故意勾了勾他的浴袍領口,手兒挑/逗的往他袍子里一探,"我看也還行,不過……景總,你行嗎?"

景孟弦眯緊了眸子,"我行不行,尹姐試過就知道了!"

結果,向南自然是再次被吃得一干二淨,幾乎連跟骨頭都不剩下!!

挑戰一個四年沒開過葷的男人,不就是純粹的找干嗎?

向南被景孟弦甩到大床上,三下五除二的就被他扒了個精光,連前戲都沒有,直接帶上了個安全套,就深深的進入了她.

當然,向南的身體,根本無需要前戲.

因為藥物的作用,早就已經為他的進入做好了准備.

向南捏著被子,亢/奮的尖叫,求饒,"你慢點……慢點……"

"慢點又怎麼喂飽你呢?"

景孟弦邪肆的笑著,腰間的動作更是凶猛了些分.

"景孟弦,吃了藥的人是你吧?"

向南去捶他的胸口,"明明才這麼短的時間,怎麼又……這麼厲害了?"

厲害?

景孟弦不得不承認,自己喜歡她的這個用詞.

唇舌熱的朝她席卷而去,將她所有的嬌/吟,亢/奮一律收進自己唇間,他粗著聲線,性/感的提醒她,"聰明的女人,就不該挑戰男人的雄風!!"

他笑著,腰身一沉,再次深深將她貫穿.

得到她亢/奮的尖叫,應合,他滿意的勾了勾嘴角,"喜歡嗎?"

向南的粉拳落在他結實的胸膛上,"粗魯!!狂暴!!女人都喜歡溫柔的!!"

景孟弦抱起向南,干脆的將她翻了個身,拍了拍她的粉臀,撈住她的腰肢,迫使著她蹲下來,用後背朝向自己,而後,他一個深沉的挺/入,歡愉的在她身體里律/動起來.

"男人什麼時候都可以溫柔,但在床/上,一定不行!!女人,不喜歡!!"

"啊……"

向南尖叫,渾身顫栗,聲音破破碎碎的,幾乎發不出來.

不得不承認,這個家伙……

床上功夫,真的很行!!非常行!!

向南被他從後面瘋狂的進入,那深度,讓她幾乎痙/攣.

手無助的攀在床頭上,用力支撐著自己嬌軟的身子,嘴里不停地發出唔唔的,像野獸般可憐的哀鳴聲……

"砰——"的一聲,床頭櫃上的玻璃杯被向南無助的手兒一掃,應聲落地.

淋漓的汗水,將床單和床上翻滾的兩個人染了個透濕.

景孟弦似乎扛不住這份熱度了,干脆抱起她就出了臥室,步入了露天陽台上,直接將她使力壓在牆壁上,分開她的雙腿,開始瘋狂抽/插.

"天——"

向南尖叫,嬌喘.

雙腿下意識的只能盤緊他精壯的腰身.

這個男人,力道太大了!身形也太結實了!

抱著她,就如同抱著一片羽毛般的輕松.

"孟弦……別,別在這里……"

向南害羞.

雖然他們在整座城市的最高層,放眼望過去,皆是漫天的繁星……

根本沒有人可以窺視到他們.

但向南卻總有一種被人窺探著的感覺……

刺激,而又,瘋狂!!

"孟弦……"

"不要啊……啊啊……"

向南的手,緊緊地扣住他短硬的發絲……

熱汗,染濕了他的發,也沾濕了她的手心……

白色的牆壁上,皆是她留下的汗水……

木地板上,殘留著兩人歡愛過後的痕跡,那麼凌亂,曖昧……

惹人遐思……

一場淋漓盡致的歡/愛過後,兩個人躺在地上,看著漫天的繁星,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明明這樣的瘋愛,只屬于年輕人的專利.

他們倆,都過了沖動的青年期,卻偏偏,一遇對方,就仿佛一切變得,那麼不由自主!!

直到後來,向南翻來覆去的被他折騰到第五次的時候,天都已經蒙蒙亮了.

並非他們體力好,當真從深夜折騰到白天,而是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感覺到對方在身邊的時候,那種欲/望就不受控制的燃燒……

仿佛都想要借著這一晚,把所有對對方的思念和愛慕,用這種心身交融的方式發泄出來一般.

見他第四次從身上扯下安全套來的時候,向南倚在浴室門口,終于忍不住問了他.

"為什麼要帶這個?你不是過敏嗎?"

秀眉斂起來,似乎不太愉快.

不上為什麼,就覺得,怪怪的.

這似乎是他們,第一次隔著一層膜……

不太舒服的感覺!

"待會吃點藥就行了."

景孟弦輕描淡寫的回答.

"我是問你為什麼非要帶這個."

他明顯沒有抓住她問話的重點.

景孟弦睨緊她,"我不希望你懷/孕!"

向南心口震了震,有些澀然.

點點頭,又故作無謂道,"怎麼可能懷孕?我會吃事後避/孕藥!"

"那東西副作用大."

所以,他甯願自己吃幾顆抗敏藥,也不想她去吃那亂經的玩意兒.

向南不知是否明白了景孟弦的心思.

"謝了……"

她道了聲謝,不知謝他什麼.

謝他替自己解藥?還是謝他連這些都替她想過了?!

總之,這夜……

其實過得還算不錯!

至少,很多年以後,向南想起這一夜來,都覺得是一種瘋狂的浪漫……

還記得曾經他們笑話過,兩個人談了這麼些年的戀愛,從來沒有在外頭開過房,這不……

多年後,也算是徹底圓了回夢.

看著一片狼藉的房間……

不禁莞爾,失笑!

夜里的瘋狂,引人遐想……

——————————————最新章節見《添香》————————————

翌日——

清晨,金色的晨曦透過綠色的樹葉,斑駁的映射進旖旎的臥室來.

風吹,葉動,陽光跳躍,時不時的閃爍著那雙輕閉的眼簾.

終于……

被子里性/感的男人,翻了翻身,下意識的用手臂擋去些光照,另一只手則下意識的去撈懷里那軟綿綿的嬌身.

然,撈空了.

身旁,什麼也沒有!

景孟弦一愣,坐起了身來.

環顧一眼四周,哪兒還有那個女人的身影?

劍眉深蹙,"尹向南?"

惺忪的嗓音,還有些喑啞.

沒有應答.

掀開薄被,隨意的扯了條浴巾往腰間一裹,"尹向南?"

光著雙腳,在套房里尋找那抹倩影.

浴室里,廳里,陽台上,廚房里……

統統都沒有.

峻峭的面龐,越來越陰沉.

"尹向南?!!"

他暴躁的吼了一聲,回答他的卻依舊是一片寂靜.

坐回床頭,煩躁的擼了擼額前的碎發,一抬眸,這才注意到床頭櫃上貼著一張便利紙.

劍眉深蹙,不耐煩的扯了下,掃一眼.

紙條是那個吃完連嘴都沒擦的女人留下來的.

'孩子他爸,昨晚非常感謝你的出手相助!但咱們倆到底都是成年人了,所以也無需太在意昨夜發生的事,就讓我們當作瀟灑的一也?又或者多年後重逢的一種沖動?雖然這樣起來有些惡劣,但是,就這樣吧!希望你幸福的孩子媽,尹向南留.’

景孟弦氣結,將紙條重重的揉成一團,不爽的扔進了垃圾桶里去.

一也?

沖動?!

也對,本來也是.

如不是那道藥劑,他們倆又怎麼會滾到同一張床去呢?

所以,她留下這張紙條的意思是要同他撇清楚關系?唯恐自己會對她死纏爛打?又或者會破壞她即將要完成的婚禮?

景孟弦銀牙緊咬.

卻不知,向南一夜清醒,意識到自己做了別人婚姻里的第三者,把人家老公當真給睡了,而且……

他老婆肚子里還揣著他的孩子!!

這樣想來,向南越發的鄙夷自己.

雖然有藥物的原因,但不得不承認,其實是自己下意識的想要跟他發生點什麼,才將他們置于失足的境地的.

所以,向南最終選擇了逃逸般的離開.

當然,走前,她還不忘把自己瀟灑的背影留給了他.

她只是單純的不想他心里還背負著對她的虧欠而已.

…………………………

李然宇去前台給景孟弦結賬.

"先生,您過目一下賬單,顧客消費了五只避/孕套,一瓶八二年酒,兩杯拉面,另外,茶杯碎了一個,台燈碎了一個,床頭松懈,床腳壞了兩個,總共價格為一十八萬五千六百元."

前台姐將酒店消費賬單遞到李然宇面前來.

"避/孕套五個?"

李然宇瀑汗.

"床腳還壞了兩個?"

"是."

前台服務員有些尷尬點頭.

"……"

李助理也由心的給自己的老板抹了把汗.

昨兒晚上,到底折騰了多少次,折騰得得有多厲害,才導致……

連床都踏了?!!

五個避/孕套,一夜五次??

太強悍,太牛/逼了!!典型的一夜五次郎!!

李然宇由心的佩服他的老大.

但佩服歸佩服,這種時候……這種事……

多少有些丟人吧?!

他飛快的刷了卡,簽了字,拿著賬單尷尬的匆匆離開.

————————————最新章節見《添香》——————————————

這一天,S市的商業圈子里因曲家一件丑聞而鬧得沸沸揚揚.

向南接到紫杉的電/話時,正忙著洗浴泡澡.

聽到電/話鈴聲響起,她從浴缸里跨出來,去捏台面上的手機,轉而又坐進了浴缸里去.

昨兒晚上,被景孟弦生生折騰了一整夜,到現在渾身還像散架了般,要了命的酸疼.

這會她只能泡泡澡,讓自己放松放松了.

"向南姐,看今兒的晨報沒?"

紫杉在電/話里相當激動.

"沒呢!出什麼事了嗎?"

一從酒店趕回來,就泡在了這浴缸里,啥事兒都沒做,當然,更加沒心思去關注新聞八卦的事兒了.

"快去看!曲語悉出事了!!"

"啊?出什麼事了?你等等我,我先去拿報."

向南一聽這話,連忙將手機擱置台面上,從浴缸里起了身來,顧不上擦身子,裹了浴袍,拿起手機,就出了門去.

"阿哩紗!今兒的晨報呢?"

"在餐桌上擱著呢!"

路易斯不在.

阿哩紗正在忙著清掃廚房的衛生.

向南連忙奔去餐廳里,拿起報紙,翻了兩頁,鄂住.

頭版頭條……

標題勁爆得有些出格:曲氏千金曲語悉竟同時與三個男人偷/.

'偷/’兩個字,還刻意用黑體加粗的大字體印刷,格外醒目.

至于里面那些描述的文字,無外乎就是對昨兒晚上更衣室里四個人瘋狂一夜的解.

另外,還配上了幾張有碼的禁忌圖片,逍魂得很.

向南有些震驚,以至于紫杉在電/話里喊了她好幾聲,她才猛然回過神來.

"向南姐,看到了沒?"

"看……看到了."

向南終于回了神過來.

"聽人曲語悉現在住在醫院里,整個人都已經有些神志不清了."

後面的話,向南也沒再具體去聽了.

這事兒……與景孟弦脫不了干系吧?

想到昨兒晚上他的那些話,什麼壞的一面,好的一面,她仿佛有些明白了……

這就是他,壞的一面嗎?!

還當真,壞透了!!

向南將報紙揉成了一個團,漠然的扔進了垃圾桶里.

正如他所的那般,他太壞的一面,不宜被她見到,所以……

她還是當作,從未見過好!!

"行了,這是他們上流社會的破事兒,咱們就不參與了."

向南緩回了神來,淡淡的應了紫杉一句.

"這算不算曲語悉出軌啊?那景老師豈不是可以名正順的跟她離婚了?"

離婚?

向南微怔……

半響,才道,"如果他真的想離婚的話,早離了,不需要非到這個時候……"

向南同紫杉著,卻也是跟自己的,"他根本……從來沒有想過要跟曲語悉離婚!"

也確實,景孟弦從來沒有想過要跟曲語悉離婚!!

醫院里——

景孟弦如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邁著沉穩的步子,氣勢凜然的往曲語悉的病房走去.

身後,依舊是那幾名訓練有素的保鏢,以及他的助理,李然宇.

推開病房的門,曲家的父母全在,曲語悉躺在床上,一臉蒼白沒有半分生氣,眼角掛著的淚痕從未干涸.

景孟弦冷冷的掀了掀唇角.

一見景孟弦,床上的曲語悉一驚,面色更白.

而床邊的曲氏夫婦也瞬間白了臉.

能明顯的感覺到,有怒焰掩在他們的眉心處,但,他們刻意的壓住了.

想來也是猜透了昨夜的一切,但卻礙于景氏的勢力,不好發作.

景孟弦笑笑,單手抄在褲口袋中,冷魅的邁入了病房中,"李助理,請伯父伯母到樓下咖啡廳里喝杯咖啡吧!"

這外之意,是想單獨同曲語悉聊聊.

但曲氏夫婦又哪里肯把自己的女兒留給這個惡魔,"不了,我們不喝咖啡!先謝過景總了."

景孟弦挑眉,微笑,"那就由不得您了."

他眉眼一掃,示意保鏢上前來將倆人'客氣’的請出了病房.

"景孟弦,你到底想干什麼?!!"

床上,曲語悉終于尖叫出聲來,"昨兒晚上那些人是你安排的對不對?是你讓他們到我的更衣室,是你把舍修弄過去的!!你故意讓他害死我們的孩子,是不是——————"

她高聲尖叫,緒失控,像個十足的瘋子.

景孟弦饒有興味的站在床邊看著,像欣賞著動物園里抓狂的猴子一般,微笑著,睨著她.

那笑,清冷得沒有半分的溫度,不帶一分人味……

"景孟弦,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我是你的妻子,我才是你的妻子————"

景孟弦嘴角的笑意更深.

上篇:四年後——繾綣纏綿(2)     下篇:四年後——他的妻子從來只有她尹向南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