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他的妻子從來只有她尹向南一個  
   
四年後——他的妻子從來只有她尹向南一個

景孟弦好笑,"你也配這二字?"

他如同閑庭漫步般的,在曲語悉的病房里踱著步子,嘴角始終掛著那抹致命的微笑,卻倏爾,湊近她那張蒼白如紙的面頰,狠狠地攫住她的下巴,如午夜修羅般,咬牙回應她的話,"我景孟弦的妻子,從始至終只有她——尹向南!!誰敢動她一根寒毛,我定當十倍奉還!!"

"啊————"

曲語悉高聲尖叫,瘋狂的去抓他,但撲了個空,被景孟弦敏捷的避開來.

"景孟弦,無論如何,我還是你兒子的救命恩人,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你會遭天譴的!!"

曲語悉歇斯底里的嘶叫.

景孟弦站在床邊,閑適的冷笑,"因為救過我兒子,所以就能眼睜睜的看你一次又一次傷害我心愛的女人?呵!這個救生符未免也太受用了些?"

他轉身,將視線落在窗外.

看著鱗次櫛比的建築,諱莫如深的寒眸,越漸冰寒.

"你在我這的耐心額度,已經……盡了!!"

望著景孟弦那冰冷的背影,曲語悉捏著床單的手,因恨而篡得很緊很緊……

仿佛,血管都快要從肌膚里爆出來一般.

豆大的眼淚,如雨般,滴滴滾落,沾濕了她那蒼白的面孔.

"為什麼————"

她尖聲嘶吼.

激動的喘息著,呼吸極為不平,面色也越來越蒼白.

手,抓著被子,不停地顫抖著,"既然不愛我,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多年來,你不跟我離婚?"

他明明有機會的,為什麼不與她離婚?明明只需要他的一句話!!

甚至于,他都知道自己與舍修之間的關系,即使離婚,她也拿不到半分錢,為什麼他景孟弦卻不選擇與她離婚?!!

這一刻,曲語悉真的有些後悔了!

後悔這樁痛苦的婚姻!!

當年如果不選擇執意結婚,或許她早就找到了心儀的男人嫁了,或許她早就當媽媽了,又怎麼會最後淪落到如此一個下場……

她不甘心!!不甘心————

"離婚?"

景孟弦劍眉輕挑.

依舊沒有去看床上的她,視線落在窗外,嘴角掀起涼薄的笑,"怎麼辦?我好像從來沒有想過要跟你離婚!"

漆黑的眸子里,閃爍著森冷的寒光.

他轉身,看向床上面色慘白,呼吸不勻的曲語悉.

大手,抄在褲口袋中,如王者般,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嘴角依舊是那抹淡淡的微笑,"曲語悉,只要我景孟弦不放手,你這輩子都休想從這個寂寞的牢籠里逃出去!!因為,當年是你主動選擇進來的,至于出去……我景孟弦了才算!!"

劍眉微微往上一揚,輕笑,"這個地獄般的牢籠……我樂意看你……同我,一起掙紮!!"

"你在報複我?!!你在報複我————"

曲語悉像得了失心瘋一般,將床上所有的枕頭朝窗邊的景孟弦砸了去,"你憑什麼用婚姻捆住我!!景孟弦,我要離婚——我要離婚————"

景孟弦沒有去避她砸過來的枕頭,反而是順手將它們一一接過.

他卻什麼話都沒,冷冷的將枕頭扔在一旁的沙發上,不理她的失心瘋,闊步邁出了病房去.

曲語悉篡緊的手,幾乎快要掐出了血來.

顯然……

他景孟弦變了!!

再也不是曾經那個溫文爾雅的景醫生了!!

如今的他,是惡魔,是地獄的使者!!

是一個……即使挖人心髒,都不會動動眼皮的,撒旦!!!

她曲語悉……真的……惹錯人了!!!

"景孟弦,我恨你!!我恨你——————"

她在醫院里,厲聲尖叫,歇斯底里,幾乎是要震破病房的玻璃.

景孟弦闊步走在長廊之上,聞,淡淡的掀了掀薄唇,揚起一抹絕的微笑.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南泡了將近一個時的澡,又睡了一整個上午,才仿佛有些回了神來.

身體舒暢了些分,才有心開始整理自己與景孟弦,還有路易斯之間的糾葛.

她心里一千個一萬個對那個男人的抱歉,最後,向南實在坐不住了,給路易斯打了個電/話.

"唐……"

"醒了?"

路易斯在電/話里的聲音,極其溫柔.

"你知道我在睡覺?"

"嗯,我現在就站在你的房門口了."

向南一愣,連忙掀了被子,圾了拖鞋就去開門.

果然,門外,就見路易斯斜身倚著門框上.

見到他時,向南微微一愣.

意外,一貫意氣風發的男人,此時此刻,看起來卻有些讓人心疼的倦怠.

碧藍的眼瞳里,染著淡淡的血絲,像是一夜沒睡的結果.

一向清爽乾淨的下巴,也生出了些青澀的胡渣,雖看上去有些困頓,卻給一貫優雅的他,平添了些分屬于異國男人的狂野之氣.

"唐……"

向南有些恍然.

心,一顫……

"昨晚……"

"對不起!"

率先道歉的,不是向南,而是,路易斯.

"昨天晚上……"

"唐!!"

向南連忙打斷了他的話.

她不想聽他對自己的那些抱歉,因為她承受不起,她更沒臉承受.

"要對不起的人是我!"

向南搶白,"對不起,昨晚讓你擔心了!我……昨晚,我很好……"

她這話的時候,心里虛得厲害,根本不敢抬眸看他一眼.

她的呼吸,有些急.

"不要跟我道歉,你安全就是我最大的祈願."

路易斯伸手,摸了摸她略顯蒼白的臉蛋.

莫名的,向南卻覺得,這一幕,這句話,都透著一種道不盡,不明的傷感……

那感覺,就像是……

他們快要失去對方了!

忽而,向南的心,一緊.

疼得有些厲害.

伸手,連忙抓住了路易斯要收回去的大手,"親愛的……"

她將自己的手置于他的手心里,聲音艱澀,沒有抬頭去看他,因為她根本沒有這份勇氣,"對不起,讓你為了我一整晚不眠,可……可是,我卻只能帶給你這樣的結果……"

向南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壞最卑劣的女人!!

她辜負了這樣一個好男人……

她會遭天譴的吧?一定會的吧!!

向南將那枚珍貴的婚戒從口袋里掏了出來,置于路易斯的手心里.

那一刻,向南明顯的感覺到了,他的手,驀地一僵.

向南的心,跟著一疼……

他抬眼看她.

向南與他對視.

"唐,相信我,相信我是因為真心喜歡你,所以才不想欺騙你,才不想踐踏你給予我的這份彌足珍貴的愛!!我愛你,如親人一般……"

向南張開雙臂,抱緊他偉岸的身軀,卻終究還是忍不住落下了淚來,"對不起,對不起……"

感,分很多很多種……

親,友,愛……

都是愛,都是大愛,卻唯獨,愛……從來,從來都是獨一無二的!!

路易斯沒有答話,只是伸手,將懷里的向南抱得很緊.

那種力道……仿佛費盡了全身的力氣,仿佛是要將她生生嵌入自己骨血中……

"親愛的,星座學上我們金牛座的人天生有著一種執念,對愛從一而終,一生只愛一個,本來我以為這只是他們莫須有的編造,我也希望只是他們胡口亂編而已,可我發現……怎麼辦呢?他們胡口亂編的這些話,卻偏偏,都在我身上驗證了……"

向南被路易斯抱在懷里,哽咽的呢喃著.

愛,從來都是不聽大腦使喚的.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自己能夠忘記那個男人,能夠不愛那個男人,那樣,她也會減輕多少痛苦……

可是,愛了就是愛了,而且,一愛就是好些年……

仿佛這種愛都已經成了她的習慣,她身體里的一部分,要她改變,已然太難太難……

路易斯緊緊地抱住懷里的她.

力道里,參雜了太多的心疼.

手,握著那枚鑽戒,很用力!

鑽戒擱到了他的肌膚,有些疼,而他卻偏似察覺不到.

"我該做些什麼來挽留你呢?"

他沉啞的聲音,有幾分哽咽.

無奈得教人心揪著疼……

臉頰貼住她的發絲,貪婪的摩挲著,"我該放手讓你走吧……"

他似自自語般的呢喃著,不舍得在她的發心里烙下了一記吻,輕聲一笑,"當然該放你離開……"

他仿佛是找到了答案一般,輕輕將向南從懷里拉開來,見到她臉上兩行清淚的時候,藍眸閃了閃,伸手,替她擦干眼淚,"別哭,即使做不了戀人,但我們永遠都不會失去對方……因為,我們還是親人!!好要攜手走一輩子的哥哥和妹妹……"

向南終究沒能忍住,感動的哭了出來,"謝謝你,謝謝你,唐……"

謝謝他贈與自己如此無私的愛!

謝謝他在她最難過的日子里,將陽光灑滿她的世界……

謝謝……

千千萬萬的感謝,卻也道不盡對他的感恩和喜愛!!

——————————————最新章節見《添香》——————————————

中午休息時間——

紫杉坐在一樓的長廊里.

落地窗邊,借著窗外篩落進來的金色的陽光,她正細心而又心翼翼的替林易辰那張受傷的臉上藥.

"易辰,對不起……"

紫杉道歉,心里滿滿都是愧疚,"要不是因為我,你也不至于……"

"紫杉!"

林易辰打斷她的道歉,"行了,你今天從早上到現在已經跟我了不下百遍的對不起了,再,我可真承受不起了."

紫杉歎了口氣,"真的不好意思,我和云墨的事當真不該把你牽扯進來,確實是我自己欠考慮了,我也沒想到他居然這麼混……"

紫杉確實沒料到他會撞車,會動人.

果然,二世祖就是二世祖,不會跟人講道理那些的.

"修車的錢,我來替你出吧!"

"紫杉!!"

林易辰打斷她的念想,"你覺得我像是那種會要自己女朋友出錢的男人嗎?"

他著伸出手,握住了紫杉正替他上藥的手.

紫杉一愣,微微閃神,手別扭的掙紮了一下,想要退出他的大手來,"易辰,對不起,我不該把你牽扯進來的,如果云墨再找你麻煩,你就跟他把話講清楚吧……"

她覺得自己在這件事之上真的太欠考慮了.

無故把不相干的人拉進來,還讓其受傷,實屬自己思想太幼稚,當然,也是因為自己對云墨的認識度還不夠深.

撞車和打人這種惡劣行為,確實出乎她的意料.

"楊杉!!"

正當她憤憤的思忖著的時候,忽而,一道頑劣的聲音,帶著幾分邪氣強勢的闖入她的耳中來.

紫杉一愣,抬頭,迎上一雙隱著怒意的深眸.

林易辰也回頭.

卻不等倆人回神過來,云墨已然闊步朝他們走了過來.

什麼話也沒多,從楊紫杉手里奪過那瓶傷藥膏往垃圾桶里一扔,面無表的抓起她的手就要走.

"你干什麼?"

紫杉回神過來,慍怒的去甩他的手,"云墨,你能不能不要這麼霸道?!!"

云墨沒理會她,緊咬牙根,"楊杉,別挑戰爺的耐心!!"

"云主任!!"

林易辰幾步上前來,攔在兩個人面前,清秀的臉上還臃腫著,卻毫無畏懼,"云主任,請你放開我女朋友!"

他著吸了口氣,將目光落定在紫杉的臉蛋上,"云主任,我不知道你懂不懂愛,但是愛不是像你這樣強取豪奪的!愛也不是你一個人的事,只有兩相悅的才算真正的愛!!你這樣蠻不講理的掠奪,有什麼意思呢?你拿得走紫杉的人,你又能拿走她的心嗎?如果紫杉真的愛你的話,你以為在你這樣強勢的進攻之下,她又怎麼還會跟我在一起?"

云墨胸口起伏的弧度,因林易辰的幾句話也變得急促起來.

漆黑的眼底,漫起層層血絲.

不得不承認,他一句句質問的話語,直擊他的心髒,也直戳事實!!

將他那層自欺欺人的面紗,毫不留的揭露,讓他不得不面對這殘酷的現實.

紫杉也能明顯的感覺到,他握著自己的手,力道越來越緊……

"你懂個P!!"

云墨罵了一句,推開林易辰就要走.

"他的就是事實!"

紫杉想,那一刻許是自己真的下定了決心要同這個男人劃清界限吧.

她到底還是接了一句嘴.

云墨腳下的步子一頓,背脊微微僵硬.

很久,深沉的視線,仿佛透著詢問般,落向身後的她.

紫杉吸了口氣,盡可能的平複心頭那份緊張.

她真的不願意再跟這個男人牽扯下去了!

四年前留在心口的那道傷痕,宛若初生,還是那麼深刻,明顯,想來的時候,依舊會疼!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她要再跌在這個男人手里,不是愚蠢又是什麼呢?

"云墨……"

紫杉干澀的舔了舔唇,抬頭,迎上他那雙不確定的視線.

心口,似有些微的絞痛.

但紫杉甯願相信那是自己的錯覺.

她,"我不愛你!真的,我對你一點感覺都沒有!從始至終,你一直在逼迫著我,你從來沒有在意過我的感受,沒有問過我的真心!就像易辰的這樣,我真的……不愛你!!所以……懇請你高抬貴手,放過我吧……"

後面一句話,紫杉得特別誠懇.

頭,微低,幾乎就差同他鞠躬拜托了.

越是如此,云墨心里越是難受.

她太誠懇,以至于讓他覺得,自己真的嚴重打擾到了這個女人……

也讓他越發清楚,這個女人對自己,除了煩,好像,真的沒有其他感覺了!!

云墨眸潭深陷,血絲隱隱顯現.

很久……都沒有話.

氣氛,凝重得有些壓抑.

而他的目光,一直緊迫的凝在紫杉那張臉蛋上.

"把剛剛那句話,再給爺重複一遍……"

他終于出了聲.

聲音壓抑得如同至胸腔里發出一般,艱,澀,讓人莫名,心口發疼.

"哪句?"

不知為何,紫杉覺得連自己的緒也仿佛被他影響了一般,但她強忍著胸口那些難受,絕的問他,"我不愛你?還是求你高抬貴……"

話還未來得及完……

云墨已然轉身,漠然離開.

仿佛,不帶分毫留念.

只是,陽光里,那道偉岸的白色身影,卻顯得那般孤清……

那一刻,紫杉卻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胸口,澀澀的,疼了一下!!

【有票子的親們不要忘記給鏡子投個票哇!!!留在月底更好啦,萬般感謝,麼麼!】

上篇:四年後——沖動的一夜而已     下篇:四年後——以後你和兒子的生活,由我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