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景醫生重新站上了手術台  
   
四年後——景醫生重新站上了手術台

兩個時後,向南是被景孟弦給叫醒來的.

因為麻藥的緣故,讓她睡得太沉,擔心她會出事,所以只好強硬的將她從睡夢中捉醒來.

向南醒來的時候,雙眼還睜不太開.

眼前也只有模模糊糊的一片黑影,聽得景孟弦一直在喊她,她方才能確認床邊的人是他.

"感覺怎麼樣?"

景孟弦低沉的聲線,關切的詢問她.

那熟悉的語調,讓向南心里一疼……

仿佛間,她又見到了那個身穿白色大褂的男人.

雙手兜在大褂的口袋里,微微俯身,嚴謹的詢問著她的身體況.

手指還執著醫用手電筒,替她認真的檢查著眼瞳……

"向南?"

見她久久不答話,景孟弦擰眉又喊了一句.

向南這才從自己飄遠的思緒中回了神過來,白色大褂的身影淡去,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一席深色正裝的他.

身材修長,偉岸,氣質斐然,尊貴如王子,讓人不自覺為之癡迷.

其實這樣的他,甚至比清一色的白大褂更出眾,卻偏偏,向南就像中了魔似的,瘋狂的迷戀著他的白大褂.

因為……

那才是他的夢想,他的人生!!

而他,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斷然放棄了他的夢想……

是因為她嗎?是為了想要擁有保護她的羽翼才選擇了放棄自己的夢想,而踏進這虛華且紙醉金迷的商業圈里來的嗎?

"尹向南,話!!"

景孟弦見向南遲遲不語,只是癡癡地凝著他看,他還當真有些慌了.

伸手撐開她的眼皮,細致的給她檢查,又摸了摸她的額頭,還好,沒發燒.

"尹向南,聽到我的聲音嗎?"

他湊近她的耳畔間,問她.

而後,抓起她的手,緊握,"來,把手握拳!!"

向南喜歡這樣子的他……

她輕輕笑了,嘴角彎起來,"我能聽到."

終于,出聲了,也笑了.

景孟弦這才如釋重負,揪著的心,瞬間放了下來.

臉從她的耳畔間挪開些分,與她含笑的眸子對峙,劍眉深斂,隱著些許怒意,"你笑什麼?"

都躺病床上了,居然還笑得出來!

"不知道."

向南搖搖頭,"看著你像醫生的樣子替我診斷,就莫名其妙的,心會變得很好."

向南如實.

景孟弦心頭一動,眸色閃了閃,喉間頓覺有些干澀.

自動忽略掉她話里的那層意思,只道,"真懷疑你以前喜歡我的時候,到底是喜歡那件白大褂,還是我這個人!"

"人."

向南毫不猶豫的簡單作答.

但其實,她想的是,不是以前喜歡,而是……從以前到現在,都喜歡!

景孟弦顯然沒料到她當真會回答自己,微微愣了一下神,深眸緊縮了幾圈,而後,生硬的轉移了話題,"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們公司的工地上?"

他銳利的深眸如鷹隼般盯著向南,甚是迫人.

向南嚕嚕嘴,沒敢去看他,"你不是都已經查清楚了嗎?"

看他的神,向南就知道,他其實早就把來龍去脈弄清楚了!

忽而,她像是想起了什麼來,"你沒為難八吧?"

景孟弦冷哼,"你覺得呢?"

向南急了,著居然還想要坐起身來,"景總,你別為難她,這主意是我想出來的,你要有什麼不愉快的,你直接找我!真的不關她的事……"

"尹向南,你給我躺下去!!!"

景孟弦登時就火了,沖向南一聲低吼,扣住她就要起來的身板,將她放了下去.

語氣雖差,但手上的力道極為適中,分毫也沒弄疼向南.

向南只是覺得頭暈得厲害,"景總,我頭暈,你就別刺激我了,行嗎?你放過她吧……"

她只好使用苦肉計了.

見景孟弦不吭聲,向南急了,"哎呀,我急得血都往腦門上湧了,暈……暈得厲害……景總,算我求您了……"

向南可不想因為自己而把同事給連累了.

景孟弦面色凝重,咬牙道,"你再話我一定追究她的責任!"

向南面色一喜,"那我可當你答應了啊!反悔的是狗!"

"閉嘴!再鬧騰頭會暈得更厲害!"

景孟弦瞪她.

向南連忙閉了嘴.

景孟弦有些欣慰.

她的臉色看起來比之前要好了許多.

聽聞向南醒了,紫杉一查完房就奔了過來.

景孟弦坐在病床對面的沙發上,百無聊奈的翻閱著當天的報紙.

紫杉坐在床沿邊上,給向南削蘋果.

"你你真是的,又不是自己的工作,你至于這麼賣命嗎?"

紫杉從云墨那得知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之後,差點被向南氣得吐血.

向南咬一口蘋果,末了,將嘴邊剩下的那一塊,往景孟弦那頭一扔,恰好打在他的報紙上.

冷峻的面容沉了些分,將擋在前方的報紙擱下,涼目掃向床上罪魁禍首的女人,薄唇緊抿,不一語.

"景總,這得算作工傷報銷吧?"

向南舔著臉問他.

紫杉囧.

景孟弦涼涼的哼了聲氣,挑眉道,"尹姐什麼時候成為我們公司職員了?"

"雖然我不是你們公司的,但我這傷確實也是為你們公司而受的吧?再,要不是為了跟你堵這口氣,我也不至于這麼賣力了."

向南郁悶的又咬了一口紫杉遞過來的蘋果.

"幼稚!!"

景孟弦彈了彈手中的報紙,低頭繼續閱讀.

"你……"向南氣結,撅著嘴,損了一句,"氣鬼!"

紫杉拉了拉她的衣,低聲道,"向南姐,你的錢景老師早幫你付清啦……"

"……"

向南被蘋果噎了一下喉嚨,尷尬一笑,"景孟弦,其實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沒想讓你真出錢的……"

"是嗎?"

景孟弦在報紙後淡幽幽的問了一句,抬眼,看她,"待會我會讓李秘書把賬單交給你,一共消費三萬五千六百八十塊."

他將報紙合了起來.

"多少?"

向南幾乎以為是自己聽叉了.

"三萬五千六百八十塊……"

紫杉重複一句.

"暈,頭暈……"

向南著就用手捂住自己的腦門,"杉兒,你們家這醫院打劫的吧?我才這麼點傷就花了三萬多塊?"

難怪都醫院全是黑心商人,從前她還不太認同,可如今這麼一細想……

嘖嘖,黑!!

比烏鴉還黑!!

紫杉看著她誇張的模樣,忍不住笑開來,"行啦!你別暈了,錢的事景老師哪舍得讓你操心呀!"

向南聽得這話,眸光微閃,臉上露出幾許尷尬的神,看一眼對面的景孟弦.

他深沉的目光,也正直直的落在向南臉上,即使不語,但那眼神卻足以攝人心魂.

"等我出院以後,就把錢打你卡上,你到時候發個卡號到我手機上來吧."

向南剛剛的那些話,當真只是同他玩笑而已.

"我過,以後你和陽陽的一切經濟開支都由我負責!"

景孟弦沉穩的語調,沒什麼波瀾,卻強勢到不容反駁.

向南用舌尖干澀的舔了舔唇,一時間竟不知該什麼好.

她無意間的一個舔唇的動作,卻讓景孟弦深眸一緊,性/感的喉頭燒了一下,別扭的別開了眼去.

紫杉瞧著兩人間的互動,心里又是歡喜又是艱澀.

這明明相愛的兩個人,也不知道相互折磨到什麼時候才會是個盡頭……

"杉兒,你老實交代,昨兒晚上你同云墨徹夜不歸,到底做什麼去了?"

"啊?"

紫杉沒料到這麼快向南就將矛頭又指向了自己.

本來還在竊喜今兒能逃過這一劫呢!

紫杉有些心虛,"我們倆真的什麼都沒做……"

"跟云墨那種見你就精蟲上腦的家伙出去一整晚,你居然告訴我,你們倆什麼都沒做?"

向南擺明了不相信嘛!

"嫂子,沒人告訴過你,在背後人壞話的時候要可勁兒的心啊?你倒好,扯著嗓門兒喊."

呵,曹操,曹操就到了!

云墨雙手兜在白衣大褂里,脖子上還掉著個聽診器,嘴角噙著抹吊兒郎當的壞笑,就從外頭走了進來.

"我這可不叫人壞話,我這叫描述事實."

向南還有理了.

紫杉有些不太自在了,目光掃了一眼走進來的云墨,呼吸緊了一下,忙起了身來,"行了,你們陪向南姐吧,我還有事,先走了,待會再過來."

她著就要出病房去,卻被云墨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紫杉臉頰一,抬頭看他,用眼睛詢問他想干嘛.

"你先在病房里陪向南姐一會."

"嗯?"

紫杉不解.

云墨將目光掃向景孟弦,"老二,我有件事想找你幫個忙,聊聊?"

景孟弦眸色狐疑的閃了閃,點頭,起身,邁開雙腿,往病房外走.

走前,似不咸不淡般的同向南交代了一句,"很快回來."

"哦……"

向南應承的點了點頭.

狐疑的望著他們雙雙離開的背影,表示不解,"云墨找他干嘛?"

紫杉聳肩,也搖頭,"不知道."

她也想不到云墨有什麼是需要景孟弦幫忙的.

……………………

云墨領著景孟弦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老二,坐."

他招呼著景孟弦入座.

景孟弦單手抄在口袋里,站在一旁,不動聲色的睨著他,"有事?"

云墨抿了抿唇,半響,點頭,又點頭.

"是,真有點事得拜托你."

云墨似乎有些為難的樣子.

"吧."

景孟弦依舊氣定神閑.

云墨從辦公桌上的一遝文件里尋了一個白色資料袋出來,遞給景孟弦.

景孟弦愣了半秒,眸光閃了閃,卻沒有伸手去接他遞過來的東西,只淡漠的問了一句,"什麼?"

"一位病人的腦部CT圖."

云墨如實交代.

景孟弦黑眸深陷,漠然的別開眼去,"我對別人的病不感興趣."

"二哥!!"

云墨有些急了,兀自從資料袋里將CT圖抽了出來,擱在燈台上,照亮,"二哥,你看一下!這個案例還有沒有希望."

景孟弦根本吝嗇于抬眸去看一眼,冷眸凝著云墨,"你叫我來就為了這事兒?"

他的臉色,極為難看,"我想,這個忙我大概是幫不上了."

完,景孟弦轉身就要往外走.

"二哥!!"

云墨一步當先的追了上去,拉住他,"二哥,就算你現在不是醫生了,可是,你也能力所能及的幫幫這些躺在病床上,生死一線的病人吧?以前你常告訴我們,學醫道不就是為了救死扶傷嗎?現在這個病人,真的就在等著你救命!!二哥,我知道,我知道你現在對于醫生這個職業非常抗拒,可是你看一看人家……"

云墨激動的扯下燈台上的CT圖,遞到景孟弦面前來,"你看一下,這個病人是有希望的!!只要當年那個妙手回春的景醫生能再次出山,他就有活下來的希望的!!"

云墨字字珠璣的話語,如同一個刀盾,一下一下,鈍在景孟弦的胸口上,讓他有那麼一瞬間的呼吸困難.

到如今,他為何抗拒這個職業……

因為,他怕這個夢想的魅力太大,會讓他越來越渴望.

求而不得的感覺,一點也不好受.

"我能幫什麼忙?"

可到底,景孟弦還是松了口,做了最大的讓步.

他重喘了口氣,目光掃向眼前的那張腦部CT圖,眸仁緊縮,啞聲道,"就算他願意開刀動手術,這場手術的勝算率也絕不會超過5/."

云墨一聽景孟弦這話,就知道有希望了.

"太好了!!也就是他還有5/的希望活下去!總比沒有一分希望來的好!!"

云墨興奮得很.

景孟弦的臉色卻一直不見緩和,單手依舊習慣性的抄在手袋里,正了正色同云墨道,"你最好搞清楚,給病人動手術前需要告訴他的不是那5/不到的存活希望,而是那95/的死亡率!!"

云墨了然.

給病人越多的希望,一旦出現意外,到時候惹上的麻煩就會是自己.

醫鬧的事件,依舊每天都會發生,所以通常在手術前,他們都會告知所有病人這個手術的失敗率是多少,才不至于讓他們心懷希望,失敗後又采取極端手段給予報複,勒索.

景孟弦從云墨的手里取過CT圖,走至燈台上,放好.

後退三步,一手托腮,凝著跟前的片圖,認真的思忖著.

"打算讓我做什麼?"

半響,他回頭問身後的云墨.

云墨連忙走上前來.

"這個手術的難度不需要我,你也知道了,放眼整個S市都找不到任何一名醫生主張開這個刀的,但我知道,老二你肯定行!"

云墨永遠都忘不掉從前在輔仁醫院時,老二領著他們這票人認真,用心工作的那段經曆.

不會忘記在所有人都不主張與艾滋患者開刀的時候,老二毅然決然站出來的身影.

其實,云墨覺得,身前這個男人,明明天生就是為了醫生這個職業而生的,卻偏偏……

"我也不一定可以!但我會主張動這一刀."

景孟弦的視線,定格在那張CT圖上,末了,眸色暗下幾許,看向云墨,"可是我現在已經不是醫生了."

不是醫生,所以便沒資格走上手術台.

"老二,我現在需要你幫我替這位病人擬定一個最佳的手術計劃,如果時間允許,我會安排所有的主治醫生過來商討策略,你給我一個空閑的時間就好!另外,我還希望……我上手術台的時候,你能夠陪著我,那樣我會更自信點!你看,有問題沒?"

景孟弦深沉的目光看著云墨,涼薄的嘴角抿成一條直線,沒有任何多余的表.

"二哥!!"

云墨似唯恐景孟弦會反悔,又焦急的喊了一聲.

景孟弦挑挑眉,忽而,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也就是這段時間我需要每天來醫院報到?"

"不需要,如果你忙的話,其實可以通過視頻……"

云墨到這里一頓,後知後覺的一拍腦門,飛快的改口,"需要!!非常需要!!必須得每天都過來,最好是能從早呆到晚!而且,我還打算就把咱們的會議室設在向南姐病房的廳里,二哥,你覺得我這個提議如何?"

云墨一臉曖昧的笑著,瞬間心領神會了過來.

景孟弦一手握拳,擱在唇間,干咳了一聲,"挺好."

"那就這麼定了!!"

云墨開心極了.

同云墨商討完畢後,景孟弦又折回了向南的病房里來.

不知為什麼,起初很糟糕的心,仿佛有那麼一些些的轉好.

楊紫杉見他回來,也不好意思再做他們之間的電燈泡,連忙編了個理由就遁了.

房間里,留下向南和景孟弦.

景孟弦依舊坐在沙發上看報紙,但腦子卻在飛速運轉著,思忖著云墨剛剛拜托他的手術計劃.

"景孟弦."

"景總?"

"景醫生!!"

"嗯?"

向南叫了景孟弦好一會兒,直到最後一聲'景醫生’的時候,他才驀地從自己的思緒里抽回神來.

抬起眼皮,看向向南.

向南眨眨大眼睛,八卦的問道,"剛剛云墨找你干嘛?"

"沒事."

他將視線又再次挪回到報紙上去.

"沒事?"

向南又眨眨眼,心里咯噔了一下,臉色一白,"云墨該不會是找你,跟你我的傷勢問題吧?難道我的腳好不了了嗎?會變成蹶子?還是我的腦袋里面殘留著淤血,可能……"

"他找我是讓我幫個忙,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

景孟弦冷涼的打斷向南的話,起了身來,走近她,立在她的床沿邊上,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向南,頓了頓,才道,"他讓我給他的一位病人做個開腦除瘤手術."

不知為什麼,這話的時候,景孟弦竟有一種沸騰的感覺……

雖然這感覺,很輕微,輕微到幾乎可以忽略,但不得不承認,確是真的存在!!

而且,他會迫切的,想要給床上的這個女人聽.

向南仰頭看著他.

水眸眨了眨,又跟著眨了眨.

有那麼一刻的,她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你要重新站上手術台了嗎?"

向南的緒似乎比他還興奮,手兒激動的抓住他的兩只大手,"景醫生,你答應了吧?答應了吧??"

向南笑著,期待的一聲一聲詢問著他.

看著這樣子的向南,景孟弦莫名有些感動,繃緊的嘴角卻不自覺微微上揚了些分.

"嗯."

他沉吟一聲,抓緊了向南的手.

"啊……太好了,太好了……"

向南雀躍的歡呼著,如不是受了傷,此刻的她定早已從床上蹦起來了.

"太好了!!!"

他終于又可以重新站上那個屬于他的夢想舞台了!!

向南不知為何,居然有種想哭的沖動.

一抹自己的臉蛋,還當真就有眼淚從眼眶中湧了出來.

向南好笑,自己也未免太感性了些分.

她擦了擦眼淚,"我只是替你高興,真的……"

她的聲音還有些哽咽.

景孟弦喉頭滾動了一下,俯身,替向南擦干眼淚,深沉的視線凝緊向南,微微一笑,"尹向南,有你在的感覺……真好."

他會心的著心里最真的一句話.

全世界,只有她,如此支持著他的夢想……

也只有她,會因為他的夢想,哭,笑!

向南激動的一把扣住他捧著自己臉蛋的大手,手臂一勾,攬住他的脖子,拉近自己,埋在他的懷里,失控的哭出了聲來.

今兒給大家繼續加更了一千字,不知道為什麼,寫到景醫生的夢想的時候,鏡子總是熱血沸騰,或許這才是最適合他的工作,希望大家有票子的多給予支持,三克油!!

上篇:四年後——以後你和兒子的生活,由我負責     下篇:四年後——把離婚正式提上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