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把離婚正式提上日程  
   
四年後——把離婚正式提上日程

愛,到底是什麼?

愛是不是,就是相愛的兩個人非要堅守一生的理由呢?

景孟弦在外面會客廳里與云墨和其他醫生商討病患手術況的時候,向南就一直在認真的思考著這個深奧的話題.

其實,拋開她和景孟弦之間所有的不愉快來,向南還是挺喜歡自己與他現在的相處模式的.

兩個人似愛,又似親.

她受傷的時候,有他在支撐.

他在為夢想重新跨出一步的時候,有她在為他喝彩.

而他,也願意同她第一個分享心中的那份喜悅.

這種相互輔成的感覺,哪怕不是愛,也必不比愛輕淺半分吧?

向南似乎終于想通透了.

一邊翻看著手中的,另一手探出去去拿床頭櫃上的水杯.

卻一個不留神,水杯沒夠著,反而被她掃到了地上,發出"砰——"的一聲響,登時茶水灑了一地,好在杯子並非玻璃材質的,不至于碎得滿地.

外面,大廳里.

五六個身穿白色大褂的醫生們,正坐在一起同景孟弦嚴謹的探討著關于此次手術的可行性.

景孟弦依舊是西裝革履的裝扮,氣宇不凡的疊著雙腿坐落在人群中央,與白大褂的醫生們尤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但即使如此,卻不損他半分信服度.

這個男人仿佛天生就具備著極強的引領能力,又或者是他曾經的醫術早已讓他在這個醫學圈子里名聲大噪,以至于即使幾年不執刀,卻依舊有著讓其他醫生們信任和誠服的能力.

聽得病房里傳來一聲悶響,景孟弦話的聲音一頓,將手里的資料擱下來,"稍等."

匆忙交代了一句,起身,推門疾步入了病房去.

"怎麼了?"

一進病房,就見向南悶著頭,癟著嘴,一臉郁結的坐在床頭上.

一見景孟弦進來,她又忙調整了一下坐姿,郁悶的神也瞬間收了起來,端起書本,如若沒事人兒一般繼續看書.

景孟弦深邃的黑眸輕淺的投注在她的臉上,審度了好一會,才邁開雙腿走近她.

見到地上的水杯和那一灘水漬,頓住腳步,微微彎腰,伸手便從容的將水杯拾了起來.

他先是繞至盥洗盆前將水杯洗淨,末了又繞回來,替她在飲水機前倒了一杯溫水,遞給床上正專注著看的向南.

向南從書里探出個腦門兒來,眼睛似繼續專注的瞅著那本書,手去接景孟弦遞過來的水杯,"謝謝."

"看什麼書?"

水杯被她從手中拿走,空出的大掌去抽她手里的書本.

"沒!!"

向南急著要收回去,但為時已晚.

"《來吧,醫冠禽/授!》??"

書已經到了景醫生手里.

一看書名,他俊朗的面龐,徹底黑成了包公.

向南只覺頭皮發麻,"把書還給我吧,也就閑著沒事打發打發時間而已."

這書她還是找一護士,軟磨硬泡的借來的呢!

可別,書還挺好看!關鍵是……

她正看到熱血沸騰,激燃燒,甘柴獵火的一幕呢!!

向南思及此,猛地一驚,抬頭,伸手就要去搶景孟弦手里的書,卻被他利索的避開來.

景孟弦低頭,隨意的瞄了幾眼書上的文字,英挺的眉峰,難以自控的抽了兩抽.

"醫生化做禽/獸,就朝她撲了過來,撕開她的襯衫,扒掉胸/罩……"

"打住!!!"

向南一張臉兒憋得通.

她沒料到這家伙居然還好意思把原文讀出來.

"你聲點,別人都聽到了!"

向南耳根子都透了.

瞪著臉頰緋的向南看了好久,好看的面龐上,嚴肅的神分毫不見緩和.

仿佛向南做了一件多麼喪盡天良的事兒一般!

末了,將書本背到身後,"沒收了."

喲!!典型一副校長當場抓到壞學生上課偷看課外閱讀書籍的囂張姿態!

"不行!!憑什麼呀?"

向南一臉苦相.

見他似乎認真了,連忙拉住他另一只手的衣,可憐巴巴的左右搖晃著,求饒道,"別啊,景醫生,我真用來打發時間的,你把我的書拿走了,這一天要我怎麼過啊?"

景孟弦嘴角不著痕跡的抽了抽,"你就非得看這種……這種……黃/色打發時間?"

到'黃/色’二字的時候,景大總裁還顯得有些難以啟齒.

向南一聽這話就惱了,同他較真的辯論起來,"你才看黃/色呢!!這明明只是一本愛,OK?"

"我剛剛讀的明明就是個黃/段子!!"

景大總裁固執己見,一張臉兒更黑了.

向南不爽的翻了個大白眼,"你見過哪對正常的侶不滾床單的嗎?"

"……"

景大總裁徹底被向南問得啞口無了.

"再了,景醫生這麼些年也沒少看島國的床上動作片吧?你就別以五十步笑百步了!不對,是以百步笑五十步才對!只許州官放火,就不許百姓點燈了?"

向南扯唇干笑,哼哼鼻,輕挑細眉,把手往他身前一攤,"給我吧,景醫——生!"

她還故意將'醫生’兩個字,咬得極重,絕對有笑他如書中男主般禽/獸的意思!

景孟弦嘴角抽搐.

現在的女人都像他眼前這個,這麼開放嗎?

"待會我會讓李秘書給你拿些書過來!"

語氣,強勢得不容置喙.

簡而之,就是這本所謂的《來吧,醫冠禽授!》被正式沒收了.

"什麼書?你拿的書我不看!"

向南氣結.

他的書?連給兒子講故事都是軍長征的故事,拿給她的絕對不是什麼《毛/澤/東語錄》就是什麼馬克思那一類的書籍,她不看,不看!!

向南咬唇,懊惱的瞪著眼前這個居高臨下,不可一世的壞男人,"景大總裁,你這幾天不用上班嗎?日日夜夜的守在我床邊,怕是不妥吧?"

"我答應了云墨,替他主張這台手術!"

所以,並非日夜堅守著她,而是在沒日沒夜的探討手術況.

景孟弦辯白,缺少幾分底氣,卻故作坦然.

其實中途路易斯有來陪過她,景孟弦也一直就坐在沙發上,寸步不離的守在病房里,甚至到了吃飯時間,只要路易斯不走,他也絕不抬腳走,許是後來路易斯感覺到了氛圍不對勁,才主動領著一干手下出了醫院.

"想什麼?"

發現向南走神,景孟弦拍了拍她緋的臉蛋.

力道很輕,更像是一種侶間親昵的動作.

一觸上她嫩滑的肌膚,景孟弦便有片刻間的恍然,向南也回了神過來.

柔軟的肌膚上,感觸著他帶著繭的大手,略顯粗糙卻格外教人心安.

"沒……"

向南搖搖頭,仰頭問他,"手術什麼時候進行?"

"怎麼?"

景孟弦低頭,深沉的視線落在向南盈盈的水眸里.

"我有點期待."

"……"

景孟弦覺得這話有些好笑,干脆在向南的床邊坐了下來,"尹向南,我是要給人做開顱手術,這有什麼是值得期待的?"

他微眯著眼,抱胸,覷著向南,"我覺得你思維不太正常,你對醫生這個職業,尤其是醫生的白大褂,幾乎是一種偏執的熱愛,換而之,用心理學的角度來,你這應該也算作戀物癖的一種!"

"戀物癖??"

向南正預備喝水,聽了這話一口水差點就直接噴在了景孟弦那張一本正經的峻臉上.

她忙將嘴里的水吞咽了下去,好笑又好氣的瞪著眼前的男人,惱問道,"你知道什麼叫戀物癖嗎?"

"戀物癖:通過接觸異性穿戴和使用的服裝,飾品等來喚起性的興奮,獲得性的滿足!"

他早在上次這女人要求自己換上白大褂之事後,就翻閱了有關這方面心理學的資料.

不翻還好,一翻嚇一跳.

見向南也一副驚愕的模樣瞪著自己,他就越發覺得這女人定是有這方面的癖好了.

所以,她喜歡的根本不是他景孟弦這個人,而是,熱切的迷戀著他的白大褂?又或者,只是迷戀著他穿白大褂的模樣?

這麼一想,景孟弦只覺莫名煩躁.

"通過服裝,喚起性的興奮,獲得性的滿足?"

向南吞咽了口口水.

還別,前半句還真跟自己挺吻合的……

"我……我承認,雖然我……好吧,雖然我見到你穿上白大褂的樣子是會特別興奮,尤其是在……對!在床上!很多時候我都會幻想你穿白大褂的樣子,但是……"

向南著臉,深吸了口氣,而後用非常快的語速辯解道,"但是我沒有像戀物癖的那些人一樣去偷竊醫生的白大褂,也沒有因此而得到性的滿足!要是就憑借一件白大褂能讓我達到性高/潮,我那天晚上至于還讓你幫忙嗎?"

向南幾乎是一口氣把以上所有的話完,為的就是掩飾自己的窘迫.

但那粉面腮的臉頰已經出賣了她的內心.

景孟弦漆黑的雙眸瞬間深陷,灼灼的鎖定著向南,目光如炬,仿佛是要將她生生灼燒了一般.

性/感的嘴角,一抹若有似無的輕笑.

"在床上會經常幻想我穿白大褂的模樣?"

他用一種邪魅的語調,低聲問向南,眼眸揄覷著她,末了,又從向南那一長串的話語里,一字一句的揪出一個重點詞彙來,"性—高—潮?"

向南羞得一雙水眸四處亂瞟,也不敢去看他一眼,卻感覺到他朝自己欺近過來的胸膛,向南下意識的伸出雙手,防備的擋在兩人之間,"那……那天晚上,只是個意外,你也知道,我是被下了藥……"

景孟弦湊近她,濕熱的氣息撲灑在向南的唇齒間,清新的香草味里夾帶著男性荷爾蒙的獨特味道,迷離,擾人心弦……

讓向南,呼吸不自覺收緊.

"當天晚上的事,還記得多少?"

他輕揚語調問她,伸手輕輕抓住擋在兩人之間的手,不著痕跡的將倆人間的距離愈發拉近些分.

向南心跳加速,"記不得太多了."

她撒謊!

其實,該記得的,不該記得的,她都記得.

記得那天晚上,自己是怎麼誘/惑著他,又是怎樣把他推倒喊著要他,再到後來,甚至連皮帶都用上了……

然後兩個人從浴室撚轉至臥室,又從臥室挪到……露天陽台上……

向南羞得面耳赤,呼吸急促,卻見景孟弦雙臂分開,撐在向南的兩側旁,健碩的身形直朝她逼壓了過來,"那看來我得花點心思幫你好好回憶一番了……"

他灼熱的氣息,似有意無意的吹進了向南的耳蝸里,惹得向南渾身酥麻,身段嬌軟,氣息不穩……

"你……你要做什麼?"

向南有些手足無措了.

哪料景孟弦一張口,就將向南柔軟的耳垂含入了濕熱的檀口間……

曖昧的舔舐,啃咬,吮/吸……

向南的手揪緊著薄薄的被褥,"孟……孟弦,你別亂來……"

他濕熱的舌尖,游離過向南的鬢角,密集的濕吻,一下又一下,輕落在向南的臉頰上……

那種濕熱輕啄的觸感,讓向南完全喘不過氣來.

"別,別鬧了!"

她明明可以推開他的,卻偏生,使不上力來,又或者,根本沒有使力!

"記起來了嗎?"

唇瓣,落在向南的嘴角旁邊,並不急著吻上她的唇.

而是任由著自己氣息撩撥著她每一分感官神經.

欲擒故縱的戲碼,對她,他向來玩得如魚得水.

"想……想起來了……"

向南不著痕跡的側了側臉,呼吸拂在他的鼻息間,幾乎半寸的距離不到,讓她倍感壓迫.

然,看一眼身前的男人……

隔著再近的距離,卻也依舊,泰然自若,從容不迫……

仿佛不會因她的靠近而緊張,不自在.

向南心中有些郁憤,卻聽得他居然神色自若的又問了一句,"那天晚上性高/潮過幾次?"

"什麼??"

向南幾乎已經是自己耳背了.

哪料景大總裁居然恬不知恥的又重複的問了一遍,"那天晚上,你性高/潮過幾次?"

"景孟弦————"

向南扯了一嗓子,一張臉癟得通,手化作拳頭,一拳拳羞惱的砸在他的胸口上,"流氓胚子,你趕緊給我滾出去!!"

景孟弦就喜歡看向南這種惱羞成怒的模樣,他抓住她貓爪子般的手,一臉正色道,"本來這種性/事話題,應該在完事的第二天早上討論的,但是你偏要跟我玩貓捉老鼠的游戲……"

跑了!

向南手兒掙紮著要從他的禁錮中逃出來,"咱倆本來就不清不楚的,我跑了是不想你為難."

她的是事實.

向南掙紮,景孟弦卻下意識的收緊了力道.

向南掙紮不出.

抬首,看他.

迎上那雙高深莫測的黑眸.

他的眸仁,深不見底,里面參雜的緒,仿佛讓人永遠無法參透.

卻忽而,他霸道的捧高向南的臉頰,亦不等她反應過來,涼薄的唇瓣,已然重重的壓覆上了她的唇.

繾綣纏綿的吻,在兩個人之間,彌漫開來.

默契的,誰也沒有反抗,甚至于,是迫切的想要從對方的氣息里,汲取更多屬于他,亦或是她的味道……

直到向南氣喘連連的時候,景孟弦這才滿意的松開了向南的唇.

向南氣息不穩,"景孟弦,你又對我心動了嗎?"

她歪著頭,忽而問他.

不是動心,為什麼又突然吻她呢?

景孟弦微鄂,愣了一下,下一瞬,挑眉輕笑,"又?"

何來的又?

他拍了拍向南撲撲的臉頰,"不過習慣使然而已."

"習慣?"

見鬼的習慣!!

向南懊惱的抓了抓頭發.

卻不知,他的是,習慣了見她就心動……

仿佛,有些感,已然滋生在了他的身體里,血液里,一旦習慣,便一輩子改不過來了!

景孟弦起身往外走,手里還端著那本《來吧,醫冠禽獸!》,邊走還邊給李然宇打電/話,"李秘書,拿幾本實時讀物到醫院來!"

"……"

實時讀物!!

向南是不是該慶幸,至少還不是《毛澤/東語錄》?!

景孟弦離開,留下向南一個人半躺在床上,流連忘返的舔著唇,那里仿佛還殘留著那個男人的氣息……

清清爽爽的,獨特的味道,讓她特別著迷.

向南理不清自己和這個男人現在到底算什麼關系,正如她所的,不清不楚吧!

但其實這樣子,也不是太差,不是嗎?

她是如此覺得的,卻不知,景大總裁的心境又是另一番景.

至少,景孟弦覺得,離婚這項大事,真的該提上日程了!

'不清不楚’,四個字,可以用來形容他,卻不能讓別人來形容他身邊的她!!

至少,'婦’,'第三者’,這種卑劣的形容詞,他決不允許被賦予到她的身上來!

如果,非要一個名分,她也必須是,正妻!

景孟弦出了廳來,順手將病房門掩上.

他撥了通電/話給他的專用律師,"安律師,擬一份離婚協議書給我!另外,關于離婚後的財產分配問題,落實一下,我要最滿意的結果!"

"是!"

"明天一早,我要見到!"

景孟弦的聲音,不怒而威.

"是!"

上篇:四年後——景醫生重新站上了手術台     下篇:四年後——我離婚了,你會開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