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我離婚了,你會開心嗎?  
   
四年後——我離婚了,你會開心嗎?

景孟弦才一從病房里走出廳來,就見向陽背著個偌大的書包從外面走了進來.

一見自己的父親,他忙乖乖的喊了一聲,"老爸."

"你背上背的什麼?"

景孟弦狐疑的覷向他的身後,邁步走近他,順手從他的身板後將包給提了過來,掂了掂,蹙眉,"什麼東西,這麼重?"

家伙眨眨漆黑的大眼眸,如實交代,"向南的電腦."

景孟弦臉色微微沉了些分,"她現在還不適宜面對電腦,我跟她談談."

景孟弦提著書包就進了病房去,家伙屁顛屁顛的跟上.

"向南——"

家伙一屁股在向南的床邊坐下來,摸了摸她還包著紗布的額頭,心疼的問道,"今天還疼嗎?"

"一點點……"

向陽嘴兒嘟起,往向南的傷口處吹了吹,而後,眨著乾淨的眼眸兒,認真的問她,"還疼嗎?"

"不疼了!"

向南心滿意足,一把就將寶貝兒子揉進了懷里來,忽而,像是想到了什麼,"我的電腦呢?"

向陽悶在老媽的懷里,回答她,"被老爸沒收了."

"……"

向南放開了懷里的陽陽,抬頭看床邊的景孟弦.

"你現在不適宜面對屏幕,久看會頭暈,必須得好好休息."

景孟弦的語氣,明顯不容置喙.

"可是,我……"

她還有好些圖紙沒做完呢!

"我是醫生,這是命令!"

看著一臉正色的他,向南就覺得,帥呆了!!

即使是蠻不講理的沒收了她的書和寶貝電腦,可是……他身上這股醫生范兒,卻莫名的讓向南心逐漸轉好.

見向南不再同他辯駁,景孟弦便轉身出了病房去.

"陽陽,你長大了也做醫生吧!"

向南真的覺得醫生這個職業,特別棒!

她著替自己兒子攏了攏裹著他身板的紳士馬甲.

簡直不敢想象,這東西以後長大了要跟他老爸一樣穿上白大褂會帥成什麼地步!

嘖嘖,絕對會是個妖孽級別的帥哥吧!!

兒子不跟不理會向南的自行肖想,抓下她的手兒,一本正經的問她,"老媽,你什麼時候才能把老爸搞定啊?"

向南聽了這話,微微愣了半秒,而後,抱胸,不滿的瞪著自己的兒子,"怎麼就非讓我去搞定他呢?你怎麼不勸他來向我主動出擊呢?"

家伙一臉朽木不可雕的模樣,直搖頭,"向南,你連基本形勢都沒弄清楚!現在擺明了就是我老爸根本從來沒想過要跟你在一起嘛!"

"……"

向南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心當真被兒子這話給堵住了,她不滿的哼哼鼻,瞪著他,"尹向陽,你現在有了老爸就不想當你老媽我的貼心棉襖了,是吧?"

"向南……"

家伙一聽這話,連忙拉住向南的手,開始賣萌討好,"我剛剛的只是表象嘛!我是男人,我最了解男人的心思!我爸別看他表面上一副不想跟你在一起的樣子,可是他心里明明就喜歡著你的……"

這東西也未免太能見風使舵了吧?

"你也覺得他其實是喜歡我的?"

向南覺得自己應該是中邪了,居然能夠同七歲大的兒子討論起自己與他老爸的愛來?

敢問屁大的孩,又懂什麼是愛呢?!

陽陽確實不懂什麼是愛,他只懂什麼叫親.

他懂什麼叫母愛,卻對父愛不甚明白.

後來,向南把陽陽的這些話,反反複複的思忖了一整夜.

主動出擊……

她合適嗎?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南的電腦終于奪回來了.

她坐在床頭,把電腦擱在床桌上,認真的勾畫著酒店圖紙.

由于太認真的緣故,以至于景孟弦推門走進來,她都沒有發覺.

直到耳畔間響起他低沉的問話聲,"為什麼如此鍾我們公司的案子?"

向南回神過來,想要擋住屏幕的,但知道已經來不及了,她也就放棄了掩飾.

"一旦開始了,就不想輕易放棄!"

景孟弦在她的身後側方坐了下來,手繞過她的肩頭,握住電腦旁邊的鼠標,在圖紙上滑了滑,忽而,偏頭問她,"就是為了跟我賭一口氣?"

他的氣息,拂在向南的臉頰上,濕濕熱熱的感覺,很是撓心.

目光輕淺的落在向南的水眸里,仿佛還噙著淡淡的笑意.

那笑,直達心底,暖人心窩.

向南米米眼,似思忖了一會,才道,"設計師對自己的每一個作品都是有感的,當你毫無理由的把我趕出公司的時候,我真是氣急了,可是,這個案子卻有它獨特的魅力,拋開跟你賭氣的成分來,其實我也舍不得它!但,有一點我也得承認,得到你的認可後,我心里確實有爽到!事實證明,你當時把我趕走,不過只是出于私人原因而已!所以,景總,你到底不是個好老板!"

對于向南的總結,景孟弦似不以為意.

含笑的眸光落在她溶著陽光的秀臉上,深沉了些分.

"回來吧!"

他輕啟薄唇.

向南鄂住,眨眼,不解的看著他.

"回來."

景孟弦重複,末了,又真誠的補了一句,"公司需要你這樣的人才."

向南嘴微微張開,難掩她心里頭的那份驚訝.

半響,回神過來,嘴緊抿著,困惑的眨眨眼,偏開頭去,想了想,又看向身旁正靜等她答案的男人,"我能問問你,當時為什麼要執意把我開除嗎?"

"公事私辦."

景孟弦坦然,"我希望你能和路易斯回法國."

向南秀眉深蹙,"所以你就可以剝奪我的工作嗎?"

"抱歉."

景孟弦真誠的向向南道歉.

"我會回公司的!"

向南有些生氣了,把電腦屏幕"啪——"的一聲蓋上,"因為那個位置,本來就屬于我!!"

景孟弦知道向南生氣了,卻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哄她.

卻聽得向南道,"我想我可能要重新考慮一下,這個案子結束之後是不是真的還有留在國內的必要."

景孟弦深眸一緊,"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能和路易斯回法國去嗎?"

向南側頭,與他對峙.

景孟弦深沉的黑眸緊凝她,"那是從前."

向南心一跳,"那現在呢?"

"叮呤叮呤——"

忽而,兜里的手機鈴音極不適時的響了起來,將兩人充滿試探性的對話無的打斷開來.

"我先接個電/話."

在向南滿含期待的目光中,景孟弦拿起手機,走至窗邊聽電/話去了.

向南望著那道隱在陽光里的綽綽身影,郁結的抓了抓自己蓬松的頭發.

電/話,電/話!!什麼時候來不好,偏偏在這時候來!!

電/話是景孟弦的專屬律師打來的.

"安律師,什麼事?"

景孟弦電/話里的聲音,沉穩,耐聽.

"景總,曲姐不願意簽字,抱歉!"

"是嗎?"

涼淡的語氣,倒聽不出什麼多余的緒來.

雖是反問句,卻似乎也沒有多少詫然,仿佛這個結果早在他意料之中.

"是的!而且,曲姐的緒極為不穩定,您看……"

"安律師!"

景孟弦低頭,看了一眼踩在自己腳下的影子.

末了,又抬起頭,凝向窗外,神色淡然,"曲氏的避稅況查得怎麼樣了?"

"結果已經出來了.正如景總您預料的……一樣!"

"很好!"

景孟弦淡淡的彎了彎嘴角,"明天把那份資料給曲氏寄過去!告訴他們,只要結果令我滿意,一切都會相安無事,如果不滿意,法庭上見,我景孟弦到做到!"

"是!!"

電/話掛斷.

漆黑的深眸里,冷凝的光芒聚集,卻在轉身見到床上向南的那一刻,不自覺的緩和了下來.

向南也正瞠目看著他.

"你要離婚?"

"有什麼問題嗎?"

他邁開長腿朝向南走了過去.

"可是,曲語悉不是懷了你的孩子嗎?"

"我的孩子??"

景孟弦譏誚的扯了扯嘴角,"她曲語悉這輩子都不配擁有我景孟弦的孩子!"

所以……

那孩子,不是他的?

向南瞠目結舌.

咽了口口水,看他一眼,試探性的問了一句,"她也給你帶綠帽子了?"

"尹向南,我以為這句話,你可以換一種方式來."

景孟弦抱著胸,一臉不快的睨著她,"或許你可以是她耐不住空虛寂寞了,不得以才找了其他男人."

"耐不住空虛寂寞?"

向南伸長腦袋,湊近他,"就你的本事,還會讓她空虛寂寞?"

向南的話一落,卻不想景孟弦一個傾身就朝她壓了過來,將她圈在了床上和他的胸膛之間,動彈不得.

"我可以當這是一句贊美的話吧?"

"虧損你的話,聽不懂啊?"

怎麼回事呢?

聽聞他要離婚,向南覺得自己心里從來沒有像這一刻這麼開心過.

她真的徹徹底底的變成了個壞女人!

可是,這個家庭,是她破壞的嗎?

他景孟弦從沒把曲語悉當過妻子,而她曲語悉也同別的男人有了孩子,所以,哪怕她不在,這樁婚姻其實也遲早有一天會破碎吧?

向南不知,其實,他們的這些年,根本稱不上婚姻!!

"聽不懂."

景孟弦嘴角的那抹笑,不自覺的漾開.

手指撥弄著她額前的碎發,忽而,沒來由的就問了一句,"開心嗎?"

"啊?"

向南心里'咯噔’了一下,眼神恍惚,手兒推了推他,"這……這是你們之間的事,我有什麼好開心不開心的呢?"

景孟弦希望聽到她'開心’二字.

但他很快又明白了她的心思.

她把自己想成了這樁婚姻的破壞者.

"對!就算結束這段婚姻,也跟你沒關系."

他的手指,輕輕拂過向南的額面.

這話的意思,只是不希望她心底背負著不該有的罪名,卻不想,者無意,聞著卻有心.

向南心一沉,落寞的緒在心池里飛快的漾開.

所以,哪怕離婚了,也與她沒有任何關系!

哪怕離婚了,自己跟他也不會有在一起的機會,是吧?

所以,她有什麼好開心的呢?有什麼是值得她和顏悅色的呢?

忽而,病房的門被敲響.

景孟弦忙從向南的身上起了身來.

是來查房的醫生和護士們.

向南沒什麼心,一一回答了醫生詢問的問題,寒暄了幾句後,便兀自翻個身睡了.

想到陽陽那些讓自己主動出擊的話,她忽而又沒了信心.

自己和景孟弦現在到底算什麼關系?

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真的,讓她特別沒有安全感,撓心撓肺的,難受得要命!

——————————最新章節見《添香》——————————————

有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的,自然不止向南一個.

紫杉也算作其中一員.

自那晚自己被困山上,後云墨忽而出現,得以獲救之後,自己的心里明顯已經對這個男人有所改觀.

但越是如此,她就越發害怕見到他.

因為她會緊張,會慌亂,甚至于會不知該如此自處.

那種連自己緒都無法掌控的感覺,讓她有些恐慌,有些抗拒.

然那天晚上他救過自己後,紫杉還一直找不到適當的機會同他道謝.

早上,鬼使神差的就做了兩份起司早餐.

到底最後,她還是拎了一份早餐到了云墨的辦公室門口.

正當她糾結著到底要不要推門進去的時候,卻發現辦公室的門竟是虛掩著的.

有一道細的門縫,能透過去隱約見到里面的況.

然,再見到里面那一雙人兒的時候,有那麼一秒的,紫杉在心里告訴自己,許是真的只是自己看錯了……

里面,一位身段妖嬈的女孩兒,裹著一條高貴性/感的色包身連衣裙,埋在云墨的懷里,軟著嗓音同他撒嬌,"云墨哥,你這兩年有沒有想我?我可是一回國,還沒回家,連行李都沒放就第一個過來找你了……"

"哥都快把你想瘋了!!"

云墨將女孩兒從上至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番,伸手,捏了捏她精致的鼻頭,"兩年不見,越來越像只妖精了!"

裙子女孩似乎特別開心這樣子的稱贊,臉蛋往他肩膀上蹭了蹭,"那你什麼時候娶人家?"

"那就看你這只妖精什麼時候想嫁給爺了!"

"……"

紫杉站在門外,深呼吸了一口氣,又吸了一口氣……

最後,轉身,往電梯間走去.

腳下的步子,如同灌了鉛一般,有些沉重.

然,再沉重卻也重不過她此時此刻的心……

站在電梯門外,望著電梯門上倒影著的自己那雙通通的眼眸.

她居然,差一點,又哭了……

"叮——"的一聲,電梯門開,一抹熟悉的貴婦身影從電梯里走了出來.

"杉兒?"

居然是云墨的母親柳云裳.

紫杉愣了愣,有些窘迫,忙禮貌的喊了一聲,"阿姨."

"杉兒,你這怎麼啦?眼睛的,誰欺負你了?"

柳云裳忙關切的詢問紫杉.

"沒!沒有啊,只是不心被灰迷了眼."

紫杉不會撒謊,所以,撒起謊來一點服力都沒有.

"杉兒,中午一起吃個飯吧,給你介紹個朋友."

紫杉一聽這話,心里登時就慌了.

是要給她介紹剛剛辦公室里的那個女孩子嗎?

"阿姨,我……中午約了朋友一起吃飯,不好意思."

紫杉忙拒絕,提著早餐的手還隱約有些顫抖,"那個,我來沒來得及打卡,阿姨,您先忙,我先下樓打個卡,再見."

她著,逃逸般的進了電梯去,按了自己辦公室所在樓層,在柳云裳不明就里的視線中匆匆逃離.

電梯門一闔上,紫杉整個人就有種虛脫的感覺.

嬌身無力的倚靠在牆壁上,目光怔然的盯著不斷變動的樓層,漸漸的,那刺目的色數字變得越來越模糊不清……

柳云裳拎著包進了兒子辦公室.

"姨媽!!"

裙子女孩興奮得一把撲進了柳云裳懷里,"哎呀,可想死我了!我最親愛的姨媽……"

裙子女孩名叫柳汐妍,剛從國外留學歸來,是柳云裳哥哥的獨生女,但柳云裳的哥哥和嫂子當年因一起車禍雙雙身亡,留下才五歲大的遺孀被云家收養,所以,她雖是云墨的表妹,但也更算得上親妹妹,倆人打關系特別好,柳汐妍從就愛扯著哥哥要做她的新娘,這不,直到長這麼大了,倆個人還在繼續開這種玩笑.

"你要真想我,就會第一時間回家!哪還需得我自己來請了?"

柳云裳假裝不快,"在你心里,你哥永遠排第一,我和你姨丈頂多老二!"

"亂!姨媽你絕對第一,沒得跑."

柳云裳終于漾開了笑,"算你這妮子還會話."

云墨也勾著嘴笑了.

"啊,對了……"

柳云裳忽而像是想起了什麼,這才拉開柳汐妍,看向自己的兒子,"你剛剛是不是又欺負人家杉兒了?"

"杉兒?"柳汐妍眨著一雙漂亮的媚眼,探了個腦袋出來,狐疑的問道,"就是我哥日思夜想,卻怎麼都把不到手的嫂子嗎?"

"閉嘴."云墨大手扣上她的臉蛋兒,將她的腦袋了壓下去,"這世上有你哥把不到的女人嗎?"

轉而又看向自己的母親,"媽,我這大清早的都沒見過你媳婦兒呢,怎麼了?"

"她沒來找過你嗎?我剛剛在電梯間里遇到她了呀!而且見她眼眶通的,像是哭過的樣子,我還以為是你又欺負了她呢!"

柳云裳有些看不明白了.

"哭過?"

云墨一聽這話就皺起了眉頭,"媽,你們倆先坐會,我下去一趟……"

云墨著,就著急的奔出了辦公室去.

柳汐妍看著自己哥哥匆忙離去的背影,幾乎還有些不敢相信,將腦袋黏在自己姨媽身上,咧咧嘴,驚詫的感歎,"姨媽,我哥這回真認真了?"

"可不是……"

"哇!這可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不行,有時間我必須得會會我未來嫂子."

"你可千萬別跟著瞎摻合啊,要你嫂子跑了,你哥定饒不了你."

………………………………

紫杉失魂落魄的走進神外科的辦公室來.

許是臉色太差的緣故,林易辰一眼便看了出來.

他忙關心的走上前來,"紫杉,你這是怎麼了?臉色這麼差,該不會是生病了吧?"

"沒,沒有."

紫杉搖搖頭,回神過來,將手中已然冷卻的早餐扔進了身邊的垃圾桶里去.

心,也仿佛一瞬間,變得空落落的.

紫杉在自己的辦公桌前坐了下來,林易辰也拉了條椅子在她的對面坐下,"能不能告訴我,到底出什麼事了?"

"嗯?"

紫杉無力的抬了抬眼皮.

"為什麼哭了?"

"我哭了嗎?"

紫杉著摸了一下臉頰,沒有眼淚.

"我沒哭."

"可你眼眶里全是淚."

林易辰有些心疼.

紫杉是執拗的不肯落淚而已,她的心,早就開始哭泣了.

"還是因為云主任嗎?"

提起云墨,紫杉臉色微變,水眸閃爍了一下,眼底的霧氣越來越重.

"易辰,別跟我提他……"

現在她根本不想聽到關于那個男人的一切!

剛剛在辦公室外聽到的那些話,足以讓她覺得現在的自己就是個十足的大傻瓜了!

"你愛他?"

林易辰的眼里,有些悲戚.

伸手,去替紫杉擦眼淚.

"我不愛他!"

紫杉坐直身子,極力反駁.

反駁他,也反駁自己的內心.

眼淚,再也沒能忍住,肆意的從眼眶中湧了出來.

"像云墨那樣的花花公子,我這一輩子都不可能會愛上他的!!"

紫杉幾乎是大聲吼著同林易辰著的.

她吼的人,不是他,而是自己.

她生氣,生氣自己明明不該愛那個男人,卻在聽得他給予別人婚約的時候,她的心竟是那般疼,她滿腦子里想著的都是那個流氓一樣的男人,不肯撒手的抱著她,不停地在她耳邊呢喃,喚她'媳婦兒’,一次又一次的哄她嫁給他……

可結果……

原來,這些話,從他嘴里出來都只是玩笑而已!

是那種根本不經過心髒的玩笑話!!

可她楊紫杉,聽著聽著,居然就在不自覺間,當真了!!

"紫杉……"

林易辰拉了拉紫杉的手,視線卻一直落在紫杉身後的門口處,用手指了指,訥訥道,"云主任來了……"

紫杉心里'咯噔’一下……

目光微閃,飛快的抹掉了臉頰上的淚痕.

"你剛剛的那句話,他也聽到了……"

林易辰壓低聲音同她道.

紫杉扯了扯唇,牽強一笑,不語,回頭看云墨.

就見他倚在辦公室的玻璃門上,目光深沉,清淡,注視著她.

銳利的視線,充滿著壓迫,讓紫杉有種芒刺在背的不適感.

迎上他的眸光,紫杉牽強的扯出一抹笑,卻見他忽而轉身,離開……

沒帶分毫留念!

望著他白色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的盡頭,紫杉只覺心口一疼,那兒仿佛就被撕開了一個口一般,痛得她連呼吸都一促一促的……

"紫杉……"

林易辰看著這樣子的她有些心疼.

"如果你真的在乎他的話,就去追……"

"別了……"

林易辰的話還沒完,就被紫杉無力的打斷開來.

她吸了口氣,努力的讓自己保持微笑,打起精神來,"我先去換衣服了,待會見."

"待會見……"

中午——

紫杉沒有約朋友,一個人坐在食堂里吃飯.

云墨不在.

也是,女朋友來了,媽媽也來了,他怎麼還會出現在食堂里呢?

"哇,你們見到云主任的女朋友沒?超漂亮,身材也超好……"

旁桌護士們的議論聲入了紫杉的耳,讓她吃飯的動作微僵了半秒.

"可不是嘛,今兒上午她就在云主任辦公室里呆了一個上午沒出來呢!也不知道倆人在里面都干了些什麼呢!"

"哎呀,你好邪惡哦……"

護士們的議論聲,聲聲入耳.

紫杉忽而覺得胃有些脹,連心髒那個位置似乎也脹痛得厲害.

她已經沒心思再繼續吃飯了,端著飯盆去了盥洗盆前.

下午——

云墨親自領著一干醫生護士們到向南的病房里來查房的時候,向南就感覺到了氣氛有些不對勁.

一干醫生里,也包括紫杉.

但期間,兩個人居然沒有一丁點的互動,哪怕一句話,一個眼神,都沒有!

怪,太奇怪了!

以向南對云墨的了解,只要有紫杉在的地方,他的視線就在,但今兒,顯然兩個人都各懷心事,統統不在狀態.

查完房,走前,云墨同景孟弦道,"老二,下午開完了會議,手術就定在了兩天之後,怎麼樣?"

"嗯."

景孟弦沉吟一聲.

"嫂子,我先忙,你好好休息."

他同向南招呼了一聲,便領著一干醫生出了病房去.

紫杉只忙完再回來找向南,就跟著他們查房去了.

"他們倆口好像又鬧矛盾了."

向南探著腦袋去看他們離開的身影,同景孟弦道.

景孟弦坐在沙發上看報紙,聽得向南的話,沉吟了一聲,算作應答,也就沒有接話了.

見景孟弦對這個話題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向南有些悻悻然.

也對,男人沒幾個對別人的事八卦感興趣的.

"我想上廁所了."

向南忽而道.

景孟弦從報紙里抬起頭來,看她.

"快點,我憋不住了."

其實剛剛醫生在查房的時候,她就想尿尿了,但因為那麼多男人在,她不太好意思,現在走了,她就越發覺得自己憋不住了.

"快點,快點——"

見景孟弦慢吞吞的,她又催促了一句.

景孟弦打橫將向南抱起,就往洗手間走,見向南當真一臉逼急的模樣,他好看的劍眉攏了起來,"你可別尿身上!"

"那你快點,我真要憋不住了……"

向南努力的將雙腿夾緊.

雖然這種姿勢,一點都不美,這種話,自然也浪漫不到哪里去.

尤其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談論這種話題,簡直有損她的美好形象,但人真的有三急,而且她當真已經急到不行了!

"你可真不像個女人."

景孟弦還不忘虧她.

"呵,我跟全天下女人一樣,是蹲馬桶的."

向南極力反駁.

景孟弦將她抱至馬桶上坐好,向南轟他,"你快出去!"

景孟弦才一轉身,向南就迫不及待的脫褲子.

著急著放水的她,以為他轉身就走了,卻不料……

"云墨你……"

後續的話,還未來的及完,景孟弦就被回頭見到的這一幕,鄂住.

而向南呢……

單腳用力支撐著身體,雙腿曲著,身形微彎,而褲頭已經被她下拉至了及雙膝的位置……

景孟弦的視線,不自禁的下移至向南白希的雙腿處……

以及……

雙腿/之間,某個充滿著……

禁忌的地方!!

眸光,一瞬不瞬,且,越發灼熱!!

而狼狽的向南,一張臉燒得通,登時僵在馬桶前,完全不知所措.

回了神過來,才猛然間明白發生了什麼.

"景孟弦————"

向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褲頭拉起來,羞得就恨不能找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著臉,咬牙沖他吼,"出去!!"

景孟弦卻依舊一臉坦然,收回視線,"云墨你況恢複得不錯,再過幾日就可以嘗試自己走路試試了."

"……"

在向南發飆之前,景孟弦大跨步的邁出了洗手間去.

坐在沙發上,看著報紙,滿腦子里居然想的都是剛剛那副滑稽的畫面.

想到向南那張扭曲的臉,他忍不住嗤笑出聲來.

當然,更多的是……

腹,微微發緊的感覺.

讓他,無從忽視!

【親愛的們有月票的記得給鏡子灑灑月票哇!當然,能留到月底最後三天的就最好是給鏡子留到月底哇,麼麼!~~】

上篇:四年後——把離婚正式提上日程     下篇:四年後——一抬頭,我就在你能見到的地方,替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