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一抬頭,我就在你能見到的地方,替你加油!  
   
四年後——一抬頭,我就在你能見到的地方,替你加油!

這日,手術如期舉行.

向南叫了紫杉到病房來.

"紫杉,求你了,我保證,保證只在麻醉房里看著,絕不進手術廳,好不好?"

四年後的第一場手術,她想要親眼見證.

想要給他打氣,想要他一抬眼的時候,就知道,他的面前永遠都有這麼一個人在無條件的支持著他的夢想.

"可是這事兒我也沒辦法做主."

紫杉倒是非常能理解向南的心,"要不這樣吧,你找云墨,他肯定答應你的."

"過了……"

向南腦袋蔫蔫的搭了下來,撇撇嘴,"景孟弦不准,所以他云主任不肯批."

紫杉難得的露出一抹笑來,"景老師估計怕你在的時候,他會不自在."

"是嗎?"

向南將腦袋枕在枕頭上,緒有些失落,"算了,不為難你們了,到時候你記得多幫我鼓勵鼓勵他."

紫杉歪著腦袋看著向南,打趣道,"我覺得我再多的鼓勵,也頂不上你一個眼神……"

向南水眸一轉,心頭因她這句話有些蕩漾起來,"是嗎?"

"要不……"

紫杉起了身來,抿了抿唇,"我幫你再去問問他吧!"

"他?"

"云墨."

"你們倆吵架了?"

向南關切的問她.

"沒有啊."

紫杉搖頭笑笑,"倆天沒話了,何來的爭吵."

"還沒吵架."

向南著,順手拿了床頭櫃上的鏡子遞到她面前來,"自己看看,笑起來一雙眼睛里全是悲傷,臉色也不太好.杉兒,你們倆要有什麼事,就把話攤開清楚,別兩個人都悶著不話,那算什麼事兒?"

果然,正如向南所的那樣.

紫杉在鏡子里見到了臉色有些蒼白的自己.

這可一點不像平日里那個精神頭倍兒好的楊紫杉.

她不太喜歡這樣子的自己!

紫杉將跟前的鏡子拿下來,"他有未婚妻了."

她盡可能的讓自己的語調聽起來平和一些.

"什麼?"

向南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那女孩挺漂亮的,我見過了,氣質跟四年前的那個女孩挺類似的!他大概就喜歡那種款的吧……"

紫杉吸了口氣,牽強的掀動著嘴角,故作輕松的聳聳肩道,"現在整個神外科都議論得挺熱鬧的,好像倆個人不久之後就要結婚了吧……"

到這,紫杉居然還是忍不住微微了眼眶.

向南不出心里什麼感覺來.

總之聽完,她是又怒又氣,當然,更多的是心疼……

胸口也因為過激的緒而巨大起伏著.

向南掀了被子就要起床,甚至于連自己腳上的傷都不顧了,"我去幫你找他問清楚!這混蛋到底什麼意思?當年是這樣,現在還這樣?他玩女人是不是當真玩上癮了?"

"向南姐!"

紫杉忙拉住她,"你別沖動……"

霧氣,漫進紫杉的眼眶里,"別去找他了."

她央求向南,"讓我在他面前,留住僅剩的尊嚴吧……"

向南心一震……

呆呆的在病床上坐了下來,怔然的望著紫杉,"你……你真的愛上他了?"

紫杉眼眶里的淚水因向南這句話而越聚越多……

"真的?"

向南又問.

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紫杉急忙抹了一把淚,卻沒再回複向南的問話,起了身來,"向南姐,事搞定了的話,我再告訴你."

紫杉出了向南的病房,心里卻一直在回想著向南剛剛的那句問話.

向南問她的時候,她在逃避,因為,答案已經清楚的印在她的心里……

而她,卻不敢去面對!

因為,在受傷的四年過去,她居然再次愚蠢的陷進了那個男人給予她的柔泥沼中……

明知道,是假象,她居然還在彌足深陷!!

第一次是幼稚,第二次,真的就是白癡了!!

紫杉站在電梯里急喘著氣,調整著自己的心緒,滿腦子都在想自己接下來該如何同那個男人平靜的出自己的請求.

她其實是不太想來找他的,如不是為了向南.

站在辦公室門外,紫杉已經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了最佳.

至少,面容上看不出什麼端倪來了.

"咚咚咚——"

她禮貌的敲了三下門.

"進來."

醇厚的嗓音,隔著門板傳了過來.

她心尖兒微微顫了一下.

深吸了口氣,推門,走了進去.

云墨似乎很忙的樣子,頭一直低著,正忙著整理手邊的文件,以至于來人都沒能抬頭看一眼.

大概是見來人一直不話,方才抬起了頭來,看向門口.

卻在見到站在門口的紫杉時,微微一愣,眼底的波痕閃爍了一下.

起身,單手抄進白大褂里,朝紫杉走了過來.

隨著他的走近,紫杉只覺呼吸壓抑,心跳宛若隨時會停止一般.

云墨在離她半米的距離處停了下來.

頭,微低.

居高臨下的覷著她,卻帶著一種與生俱來的壓迫感,將她緊緊包圍,讓她連呼吸都覺有些不順.

"有事?"

他率先出聲.

"嗯."

紫杉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抬頭,迎上他深幽的視線,"那個,向南姐她想觀摩一下手術,只在麻醉室里,不會影響到手術."

"所以你是代她來求我?"

云墨雙手抱胸,問紫杉.

這回,他用的詞語,不是從前那種吊兒郎當的'爺’,而是,規規矩矩的'我’.

多少,有些讓紫杉難以適應.

感覺也似乎特別別扭.

但她沒讓自己表現出來.

"還希望云主任通融一下……"

紫杉的態度,非常禮貌,也非常官方.

云墨冷涼的瞪著她.

一直看著.

看了很久,久到紫杉以為他不會話了,卻忽而聽得他回答道,"好."

簡簡單單的一個字,沒有為難,卻像是咬牙切齒般出來的.

對于他的爽快,紫杉有些意外.

微怔了半秒,回神過來,頷首道謝,"謝謝云主任,那你忙,我先走了."

紫杉完,轉身就往外走.

正要拉門出去的時候,忽而,只覺左手手腕一緊,下一瞬,整個人就被一股大力扯著轉了半個圈,眼神毫無預兆的對上云墨那雙冷而深的眼潭.

他漆黑的幽眸如颶風一般,仿佛隨時要將紫杉吸附其中.

她下意識的掙紮了一下,卻沒能掙開他的桎梏,反而手指間的力道越來越重.

"談談."

云墨終于開了口.

紫杉只覺心尖兒一痛……

手掙紮了一下,垂了眼,不再去看他,"別這樣,我們之間……其實本來就沒什麼好談的."

其實,這時候的她,除了痛,更多的是慌……

談談,談什麼?

談那些他曾經一直吹在她耳邊的花巧語嗎?

然後讓她再次信以為真,讓她再次惷心萌動?

她害怕那種為他動心,為他失控,為他慌張的感覺……

她怕愛還沒到手,便已經化作一把利刃,將她紮得滿目瘡痍.

"楊杉——"

云墨咬牙,喊著她的名字.

聲音也不由拔高了幾個分貝.

紫杉心口一疼……

差點有淚從眼眶中溢出來,她抬頭看向云墨,月牙兒般的眼眸里全是無助,"云墨,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放過我?"

為什麼……

為什麼他在明明有了未婚妻的況下,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撩撥著她的心?

他不知道,她的心潮會多麼容易因為他的一舉一動,一一語而泛起層層漣漪嗎?

"楊紫杉!!"

云墨一扯她的手腕,惡狠狠地將她帶入自己懷里來,另一只手用力箍緊她纖細的腰肢,讓她分毫也動彈不得.

低頭,冷冷的逼視著她,"就那麼想逃開爺?"

紫杉沒去看他,依舊執拗的低著頭,咬牙,不回答他的話,只是任性的掙紮著.

她想逃開他嗎?她只是不想成為他手掌心的玩物而已!

她楊紫杉,根本玩不起!!

"回答我!!"

云墨霸道的用虎口掐住她的腮幫,逼迫著她直迎自己的視線,手指間的力道不自覺的加重,"回答我!!"

"是!!"

紫杉被頰腮兩邊傳來的痛楚弄得愈發煩了.

她忿怒的去掰他掐著自己的手,"是!!我討厭你!!我討厭你每天對我動手動腳,每天跟我的那些惡心的話,都讓我厭惡至極!!云墨,你在對我做這些事,那些話的時候,你有沒有問問我的感受?你沒有!因為你從來不會顧及別人的感覺,只要你自己覺得好玩,你就樂于把別人當玩具似的掌控著!!就像現在,你拉著我,到底想要干嘛?想要聽我跟你什麼話?喜歡你嗎?還是愛你?我這樣的回答,會讓你驕傲的心得到滿足嗎?如果會,如果因為這樣的答案,你就願意放過我,那我可以告訴你,我愛……"

"滾!!!"

紫杉最後一個字,還未落下,就被云墨陰冷的打斷開來.

甩開她的手,俊臉上已經烏云密布,宛若暴雨隨時來臨.

雙眸血,惡狠狠地瞪著她,狂吼道,"滾!!以後不要再出現在爺面前!!"

紫杉心一顫,雙手因痛而捏成拳……

卻很快,轉身,逃出了云墨的辦公室去.

她知道,這一次,他們之間真的……玩完了!!

這樣,多好!!

她真的玩不起啊!!

——————————————最新章節見《添香》——————————————

手術室里——

緊張的手術,正如期展開.

云墨站在顯微鏡前,執著刀,專注的進行著手上的工作.

景孟弦一席淺藍色的無菌服在身,頭上戴著同色系的無菌帽,雖然擋住了他的發絲,卻分毫不折損他的英俊,面容被口罩擋去大半,然肅穆的神卻從那雙漆黑的深眸里展露無疑.

向南撐著拐杖站在麻醉房里,隔著透明的玻璃,看著里面的一切.

明明不是她上手術台,她卻比里面的任何人都來得緊張.

一張臉兒貼在玻璃上,仿佛是要將玻璃看穿一般.

景孟弦仿佛是察覺到了什麼,從顯示屏前稍稍挪開目光,順著那道灼灼的視線看過去,再見到麻醉房穿著無菌服的向南時,微微一愣.

向南見他看向自己,立馬展開一抹充滿鼓勵的笑,俏皮的朝他做了一個'加油’的口型,不留余地的給他打氣.

看著她繪聲繪色的姿態,景孟弦漆黑的眼潭深陷,嘴角不自覺浮起一抹輕淺的笑.

末了,他指了指自己的腿,又指了指向南.

向南了然過來,他是在詢問自己腳傷的問題.

因為此刻的她,是站著的,所以,他在替自己擔憂.

向南心頭一暖,嘴角的笑意更開,沖著他比了個'OK’的姿勢,讓他放心,而後又乖乖的在玻璃窗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頭伸長,臉蛋兒貼在玻璃窗上,笑著專注的看著他.

景醫生也跟著她笑了.

兩個人,不同的空間,沒有一句多余的語.

卻在這一刻,只有對方知曉心靈里的那些話,那份感覺……

溫暖,舒坦……

不用語表達的愛,永遠,只有默契的對方能給予!!

而這種會心的領悟,遠比千千萬萬個'我愛你’,來得更加,刻骨銘心!

"老二……"

忽而,聽得云墨喊他.

景孟弦偏頭看他.

云墨的神有些凝重,而周旁的助手,包括紫杉在內,也同樣是神色沉重,似乎還帶著些無措.

景孟弦鎖緊了劍眉.

看一眼右邊的顯示屏,愣了半秒,深沉的眸底閃過一抹異色,神一瞬間也變得凝重了些.

向南也察覺出了手術室里氣氛的壓抑,一瞬間連帶著她都緊張得喘不過氣來,手兒篡緊著,擔憂的關注著里面的一舉一動.

"病人的況,遠比我們看到的還要複雜……"

或許所有人都沒料到,開顱以後見到的況,原不過只是CT圖里反應出來的一部分,而腫瘤的另外一半因為被擋住的緣故,所以CT圖中根本沒有被完整的顯示出來……

而現在……

包括景孟弦在內,所有的醫生,臉色都沉重了下來.

景孟弦疾步走上手術台,站在立體顯微鏡前,專注的查看著顯微鏡下的一切……

十分鍾有多的時間,緩緩流逝……

手術室里的氣氛越來越壓抑,甚至于有的醫生開始流瀉出煩悶的神來,唯有景孟弦一直安靜的站在顯微鏡前,專注的凝視著眼前的一切,卻始終,一語不發.

終于……

從顯微鏡前,挪開了視線.

"老二,有希望嗎?"

云墨迫不及待的問他.

"2/."

景孟弦冷峻的面容上始終沒有太多的波瀾.

比之前少了3/.

云墨濃眉緊蹙,銀牙緊咬,不發一語.

所有的醫生,皆沉默了.

"盡快做決定,病人耗不起."

景孟弦提醒他們.

向南聽不到他們之間的對話,但看著他們一個個神色凝重的樣子便知道,一定是里面發生了什麼棘手的問題.

向南屏息以待,心髒仿佛都快要從心房里跳出來了.

她比誰都希望這個手術能成功!

因為,這是他一別四年後,第一次站上手術台!

她希望,景孟弦能夠對他的專業,信心滿滿!!

他本來就是位專業素養極高的優秀醫生!!

"老二!"

云墨緊迫的目光鎖定景孟弦,"正如你的,病人耗不起了,所以……你上吧!!"

云墨的話,讓景孟弦眸仁一緊,眼底波痕晃動了一下……

看定他,從他的眼眸里清楚的捕捉到了十分對他的信任.

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眸色微沉,點頭,"好!"

一個字,鏗鏘有力.

且,拿出最專業的素養,下定了決心!!

他,一旦站上了手術台,哪怕現在的他只是一名商人的身份,但,他也是一名救死扶傷的醫生!!

所以,在有希望救下病人的時候,他本就當義不容辭的,走上手術台!!

其實,做到'義不容辭’四個字的,遠不只有他,還有云墨!

讓他景孟弦站上手術台,一旦被這里的醫生揭發,他云墨就必將承當起褻職的責任,而他,顯然為了救助病床上的這位病人,已經拿自己的前途賭上了!

但,作為一名真正優秀的醫者不就該如此嗎?

生命面前,根本由不得你瞻前顧後!!

景孟弦將顯微鏡調整好.

"大家做好心理准備,這是個長時間的戰役,手術時長不會短于二十個時!給我腦棉——"

他著,已然收拾好了緒,以最專業的姿態站上了手術台.

大手朝特護伸過去,很快,一塊乾淨的腦棉已在他的手上.

所有人,露出了希望的笑容.

麻醉室里的向南,從起初的詫異再到興奮,最後,是完完全全的緊張……

緊張到她一雙手兒扣在玻璃窗上,已經完全伸展不開來了.

不是只是需要他在一旁引導嗎?到最後,居然是親臨上陣!!

上篇:四年後——我離婚了,你會開心嗎?     下篇:四年後——手牽著手,安心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