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四年後——手牽著手,安心睡眠  
   
四年後——手牽著手,安心睡眠

不是只是需要他在一旁引導嗎?到最後,居然是親臨上陣!!

向南激動得有些熱淚盈眶.

她多希望自己能把景醫生重回手術台的一刻記錄下來……

沒有相機,也沒有手機,但她有心!

這一輩子,會銘記于她的心里,永遠忘記不了!

二十來個時,是難熬的,是漫長的.

無數次的被叫家屬,甚至連病危通知都已經讓病人家屬簽完了.

手術台上的每一個人都屏息以待著,薄薄的汗水從他們的額際間細密的漫下來,彰顯著此時此刻手術室里緊張的氛圍.

顯微鏡前的景孟弦,頭微低著,短短的劉海在白希的額面上投射出淡淡的陰影,白光照射下,他冷峻的面容上,刻印著的是專注,是肅穆,是對這份職業無上的崇敬.

時間,點點滴滴的流逝……

臨近手術結束的時間時,向南仿佛聽到了自己手上那塊腕表走動的聲音.

'滴答滴答’,一秒一秒,直擊著她的心膜……

直到隔音玻璃窗那頭的手術室里傳來喜悅的神……

手術,結束.

結果,非常完美!!

眾人興奮的為景醫生精湛的醫術鼓掌.

他們這些人行醫多年,卻是第一次親自見證一台如此精湛完美的手術!!

每一個人,都是由心的佩服!!

"老二,你可真不愧為我的偶像!!"

云墨激動得一把將景孟弦抱住,"你的離開,絕對是咱們醫學界里最大的損失!!"

景孟弦依舊是那抹不輕不重的淡笑,目光投射在左側的玻璃窗上,見到向南那張欣喜的臉,他剛還無波無瀾的心境,仿佛一瞬間也澎湃了不少.

"老二,一起吃飯!我快餓瘋了!!"

云墨邀景孟弦.

"不了!我有人一起了."

景孟弦毫不留的拒絕,快速的將手套和口罩拿下來,扔進回收桶里.

心一瞬間大好,指了指紫杉,"你陪紫杉去吧!順道送人家回家!"

他交代完,疾步就往麻醉室走去.

起初還是走著的,到後來幾乎是跑起來了.

推開門,見到向南,一貫清淡的幽眸里染上幾許深沉的笑意,走近她,"一起吃飯?"

"好啊!我快餓壞了!"

中途,他們是有吃過些零食掂掂腹的,但二十多個時,精神集中的熬下來,到現在真的已經又累又困了.

但有對方在,那種困乏仿佛一瞬間全消退了去.

"誰讓你在這呆二十個時的,病人家屬都沒你這麼積極呢!"

景孟弦著,伸手替她理了理額前的碎發.

仿佛只是不經意的一個動作,卻滿滿都是侶之間那份默契的曖昧.

"手術怎樣?很成功吧?"

雖然向南已經猜到了結果,但她想再確認一下.

"嗯,初步而,很成功!"

景醫生笑著,點頭應承.

四年後,向南第一次從他的眼里見到了那種明朗的笑意……

心,一動,差點熱淚盈眶.

一踮腳,就攀住了他的脖子,臉兒深深的埋進他的懷里,激動道,"你是我見過最優秀的醫生,永遠沒有之一!!"

這話,讓景孟弦感動不已.

猿臂攬住她纖細的蠻腰,力道不自覺收緊.

臉埋入她的發絲間,深深貪戀她身上獨特的清香,以及這份柔軟的溫暖.

…………………………

最後,向南是被景孟弦背著走出醫院來的.

凌晨四點時分——

太陽公公還藏在厚厚的云層里,沒來得及冒頭.

醫院的街道上,鵝黃的路燈還微微亮著.

"累嗎?"

向南趴在景孟弦寬厚的背上,問他.

一張嘴兒笑著,都快要咧到耳根後了.

實話,四年後再相見,向南當真沒想到自己與他,還有一天可以走得如此親近……

哪怕只是一時一刻,也真的……

很美,很美!!

"你現在體重多少?"

景醫生嫌棄的語氣問向南.

"干嘛?"

向南眯了眯眼,腦袋探到他跟前來,歪著,看他,惱道,"嫌我胖啊?"

金色的長發如瀑般灑下來,隨著晨風一吹,劃過景孟弦的鼻息間,那清新的香味彌漫開來,輕輕撩動著他的心弦……

頃刻間的,失怔.

回神過來,他將背上的向南往上提了提,輕淺一笑,"瘦了,往後多吃點."

向南微愣,下一瞬,笑開來.

"哦!"

她乖乖點頭,應承他的話.

兩個人開車尋了一路的餐廳,由于時間太早的緣故,就連街邊的大排檔都沒開始營業.

向南的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了,景孟弦調整了一下車頭,干脆直接往他的家中開去.

"這個點,只能回家吃了."

景孟弦提議,偏頭,盯緊向南.

向南側頭看他,眸光微閃了一下,點點頭,"嗯."

到家的時候,陳媽還沒起床來,兩個人隨便煮了兩碗清湯面,匆匆吃過就罷了.

剛吃了早餐,也不適宜睡覺,倆個人又干脆泡了一壺清茶,坐在臨海的露天陽台上,一邊聽著海風,一邊品茶……

金色的陽光,漸漸的從云層里透出了一線光彩來,如同給躺椅上那兩張同樣溫和的面孔籠上一層淡淡的金色薄紗……

溫暖,璀璨……

讓兩個同時迷了眼.

仿佛有一種錯覺,這樣的幸福,便是,萬年之久!

躺椅上,景孟弦不自禁的朝向南探出了手來.

在她恍然之際,已然牽住了她的手,附于自己手心里,緊緊地握住……

這一握,就再也舍不得的放開.

他閉上了眼,在薄薄的晨曦里,牽著向南的手,沉沉的睡了過去.

向南偏頭看他.

又將目光落在兩個人緊緊相牽的左右手上,嘴角不自禁的浮起一抹淺淺的,安心的笑……

而後,學著他,閉上眼,睡了.

陳媽醒來,走至大廳,一偏頭就見到了露天陽台上,躺椅里沉沉睡著的兩個人.

那雙緊緊相牽的兩只手,讓陳媽看著也不自禁的有些動容.

到底要怎樣相愛的兩個人,才會顯露出如此的溫來?

一輪金色的太陽,緩緩地從兩只緊緊相牽的手臂上升起,映照著兩張動容的睡顏……

那一刻,連陳媽仿佛都感覺到了兩個人之間那濃烈的愛,與幸福!!

她會心的笑了.

頭一回見到這個孩子,離幸福和陽光,如此近……

老天到底沒有薄待他啊!!

——————————————最新章節見《添香》————————————

紫杉更完衣之後從手術室里走了出來.

前面不遠處,云墨還在與同台手術的醫生們熱烈的探討著剛剛那台手術的精彩之處.

因為太成功,所有的人都鬧著要求云墨請客.

"沒問題,但今天早上實在不行了!改天吧,大家都累了,先回去好好休息!"

云墨找了個理由拒絕了.

目光下意識的往後看了一眼,見某個女人正低著頭,魂不守舍的緩著步子走著,他也就下意識的放緩了腳步.

最後,干脆停在了長廊里,等她.

其他醫生似乎也明白了什麼,雖然知道云墨有了位漂亮的'女朋友’,但他與紫杉的緋聞也傳了好些年了,自然知道他們倆的關系不簡單,所以一干人等匆匆出了長廊,進了電梯去,不再打擾這雙人兒.

紫杉也沒料到云墨會突然停下來.

一抬頭就見到他正站在原地等著她.

目光緊迫的鎖住她,一瞬不瞬.

犀利的眸子,似鷹隼,如同是要直直將她看穿.

紫杉緊緊咬了咬下唇,一時間站在原地,看著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她到底是要假裝淡然的走過去同他打聲招呼呢,還是該對他視而不見,一走了知?

就當紫杉還在泛怔之時,忽而只覺手一緊,等她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被云墨拉著往前走了.

"一起吃早餐."

云墨.

紫杉還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但理智告訴她,她該拒絕的.

"不用了!我回家自己做點就好."

她下意識的掙紮了幾下,但沒能掙開來.

其實紫杉以為自己在對他過那些話之後,以他云墨心高氣傲的個性,至少得半個月不理她才是……

但沒想到,他脾氣居然這麼容易散.

其實,紫杉不知道,他云墨活了將近三十年是頭一回如此不知廉恥的纏著一個女人,也是頭一回對一個女人的脾氣,這麼,這麼……

以他的個性,要被一個女人像昨兒那樣訓一頓,他早就這輩子與她老死不相往來了!

當然,他這輩子也就只在她楊杉這兒吃過鱉.

"那爺也跟你回家吃."

云墨厚臉皮的功力又上來了.

"不行."

紫杉連忙拒絕,"我跟其他女孩子一起合租的,你過去會不太方便."

她的確實是事實.

"那你跟爺回家."

云墨的語氣,不容反駁.

不知為什麼,紫杉聽到這樣一句話,心頭竟有些微疼.

她想到了他的未婚妻……

那個漂亮得到哪里都是炫目風景的女孩!

"云墨,你別這樣!"

紫杉站住腳跟,不肯再往前踏一步.

她面色淡然的看著跟前的男人,眼波里沒有多余的緒,抿了抿唇,一臉無奈的問他道,"我們就不能像普通朋友那樣,好好交往嗎?"

"能夠好好交往,但不能像普通朋友那樣!!"

云墨態度強勢,瞪她.

拉著她的手,不肯松.

有怒意,已經隱隱在他的眉眼間跳躍,但被他壓抑著,沒有爆發出來.

"好好交往?"

紫杉不知道他是如何輕易出這四個字來的.

"在你的概念里,什麼叫做好好交往?你要的好好交往,是好好在一起,還是好好玩玩而已?"

紫杉覺得被他如此折磨著,特別累.

身體累,心更累……

云墨沒有答話,只是緊咬著牙根,死死地瞪著她.

牽著她手的力道,越來越重.

"我累了……求你放過我!!"

紫杉掙紮.

云墨不肯放,霸道的拉著她,大步往前走.

一張帥氣的俊臉,陰沉得如暴風雨來臨的前夕.

"云墨!!"

紫杉失控的尖叫,掙紮的動作,弧度越來越大.

她慍怒的沖他大吼,"到底要怎樣,你才肯放過我!!明明有了未婚妻,為什麼還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我?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麼?!!"

紫杉幾乎是歇斯底里的吼出聲來的.

吼完以後,眼眶通,眼淚如雨一般傾瀉而下……

怎麼收,都收不住.

而她失控的怒吼,也徹底將云墨震住.

並非她惡劣的態度,而是她的話.

云墨忽而用力,一把將跟前的紫杉扯進懷里來,大手霸道的捧高她的臉蛋,迫使著她迎上自己銳利如刀的視線,"哪個混蛋告訴你,爺有了未婚妻?"

紫杉秀眉斂做一團,清淡的視線迎上他的黑眸,"需要別人告訴我嗎?"

她著,去掰他的手.

已經不忍再去看他那雙充滿吸附力的眼眸,逃避的別了別臉道,"我見過她了."

"放/屁!!"

云墨粗俗的罵了一句.

下一瞬,手指更加用力的掐緊紫杉的臉蛋,眸光里似乎有了些急色,"她長什麼樣?叫什麼名字,告訴爺,爺立馬去找她對峙!!"

"我不知道."

紫杉有些亂了,"我沒當面見過她,我只是……"

她咬咬唇,有些難堪.

"只是什麼?"

云墨逼問.

紫杉到底還是了,"我那天無意間見到你們倆在辦公室里打罵俏……"

"……"

紫杉的話,讓云墨愣了好一會兒.

見云墨遲疑,紫杉越發確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心尖兒一痛,掙紮著逃出他的禁錮,舉步要走,卻被云墨從背後緊緊摟住了蠻腰,一把給霸道的拉了回去.

"云墨——"

紫杉怒喊.

眼淚'啪嗒啪嗒’就不受控制的從眼眶里湧了出來.

卻不想云墨那挑.逗的吻,居然毫不知羞恥的就朝她的耳垂處落了下來.

濕熱的舌尖含住她柔軟的耳垂,肆意的吮含著,"杉兒……"

他啞聲呢喃著她的名字.

三個字,一個簡單且熟悉的稱呼,卻像一把利刃,直直穿透紫杉的心髒而過.

她身上所有的力氣,早已被這個男人耗干,此時此刻,她只能無力的站在那里,任由著他在她身上肆意,而她的眼淚,更是如密雨般,越落越急……

感覺到了她滾燙的熱淚,云墨親吻的動作,驀地一窒.

連忙掰過她,讓她面對著自己.

看著她蒼白得沒有生氣的臉蛋,云墨狂喜的心里瞬間被滿滿的內疚取代.

"那天你見到的那個女孩子,是不是穿著一條色的裙子?披著一條褐色的及腰長發?"

云墨問她,一邊替她擦眼淚,卻被紫杉不領的躲避開來.

"不許躲著爺!!"

云墨的語氣,霸道得不容置喙.

單手捏緊她的下巴,俊臉朝她湊了過去,干脆用唇將她的淚水一一吻干.

"別……別這樣……"

紫杉想逃,手推嚷著他的胸膛,呼吸緊促,"云墨,你不該這樣子的……求你,不要這樣,好不好?"

紫杉哭得更厲害了,連軟綿的聲音都開始顫抖起來.

他知不知道,這樣溫柔而又纏綿的他,讓她根本無從招架.

越是如此,她越是害怕……

云墨不舍得從她的臉上挪開了唇來,"先回答我,你見到的女人是不是她?"

"是……"

紫杉吸了口氣,胸口的疼痛,有些明顯.

聽得她的答案後,云墨勾唇,肆意的笑了.

而且,還越笑越誇張,最後干脆哈哈大笑起來.

看著笑得猖獗的云墨,紫杉突然一下子就有些亂了……

"你……你笑什麼??"

云墨沒收住笑.

"你別笑了!!"

紫杉懊惱的拍了拍他的胸膛.

突然,她就沒了底氣.

覺得這事兒,好像有點像烏龍了.

"云墨——"

終于,見她有些惱了,云墨這才強逼著自己收住了笑.

拉起她的手,就往電梯間去,"走吧,帶你找答案去."

"什麼答案?"

"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云墨答.

紫杉沉默.

緊咬下唇.

云墨將她拉進了電梯間里.

猿臂從身後一把攬住她,抱她在懷里,臉頰貼上她還被淚水染濕的臉蛋.

"所以,這麼多天一直跟爺鬧別扭,是因為吃醋了?"

好吧!云墨承認,自己現在的心好得簡直無法用語來形容了.

紫杉扭捏的掙紮了一下,"你……別這樣……"

臉頰緋,心跳加速,"被人看見,會誤會的!"

"誤會什麼?你本來就是爺的女人!!"

云墨著還作勢將她抱得更緊.

紫杉整個人都被他圈進了懷里,繼續追問,"真的吃醋了?"

"我聽不懂你在什麼."

紫杉心虛的裝傻.

云墨咧著嘴笑了,滿臉的幸福掩不住的溢了出來,"爺就當你承認了!"

上篇:四年後——一抬頭,我就在你能見到的地方,替你加油!     下篇:結局篇(1)——我們去民政局領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