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1)——我們去民政局領證了!  
   
結局篇(1)——我們去民政局領證了!

紫杉顯然沒料到云墨會直接帶自己回家.

更沒料到,一進門就見到那女孩穿著一席卡通睡衣,睡眼朦朧的從臥室里走了出來.

見到她的時候,紫杉一怔,下一秒,就想逃.

"云墨哥,你鬧什麼呢!這才幾點,就打電/話叫我起來……咦?這位是……嫂子??"

柳汐妍本是一臉惺忪,長發蓬松著,滿是困意,卻在見到突然出現的紫杉後,睡意全無,所有的惺忪全被驚喜所取代.

紫杉聽得她一聲'嫂子’,登時愣住.

"杉兒,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咱們表妹,柳汐妍."

云墨將柳汐妍推送到紫杉面前來.

'咱們表妹’,悄悄云大少爺的用詞,多麼精准!

"表……妹?"

"……"

紫杉囧住.

"對!就是表妹!!"

云墨理所當然的點頭,推了推柳汐妍的肩膀,"快點,跟你嫂子問聲好!"

"嫂子好!!"

柳汐妍連忙熱的笑迎上來同紫杉握手,"嫂子,百聞不如一見!這麼些年,我哥可沒少在我面前提起你,聽得我耳朵都快要起繭了!"

紫杉被她前前後後的叫了幾聲嫂子,倒還真有些不好意思了,"汐妍,你叫我紫杉就好,很高興認識你."

她臉皮薄,才幾句話就讓她了面色.

柳汐妍一聽這話,幸災樂禍的睨了自己哥哥一眼.

"喲!看來我哥這工作還做得不到位."

云墨一把將紫杉的手從柳汐妍的手里搶回來,轟她道,"去,睡覺去!"

柳汐妍嘴一癟,不樂意了,"我跟我嫂子才了沒兩句話呢!"

她嘴上雖是抱怨著的,但還是乖乖轉身回了臥室繼續睡回籠覺去了.

懂事的她,自然不會掃興的當他們的電燈泡.

柳汐妍走了.

廳里留下紫杉和云墨.

兩人面對面的看著對方.

云墨挑眉,嘴角勾勒出一抹邪惑的笑,"結局還滿意嗎?"

"什麼?"

紫杉眨著眼眸裝傻充愣.

云墨自然知道她是害羞,不好意思承認,所以也沒逼著她,只懲罰似的捏了捏她的下巴,"以後要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就攤開,別悶在心里,一個人傻呼呼的鬧脾氣,對誰都不好,知道嗎?"

他的低柔淺語,讓紫杉有些心弦蕩漾.

而後,鬼使神差般的,點了頭.

她的點頭應承,于云墨而就像給了一顆興奮丸似地,頓時讓他亢奮起來.

他長臂一探,一把將紫杉扯進了懷里來.

還不等她反應過來,一記熱切的吻,便已經強勢的朝她欺壓而去.

濕熱的唇瓣狂狷的啟開她的唇,迫不及待的想要沖入她的檀口中,吸取屬于她的每一分香味……

那綿綿的觸感,以及馨香的味道,都讓云墨亢奮得難以自持.

他的喘息,不自覺的加重.

大手摟著紫杉的腰肢,便不自覺的在她的身上游離開來.

就聽得他啞謎著聲線低喃道,"杉兒,爺餓了……"

紫杉感覺到了他滾燙的大手正從自己的腰肢上緩緩上移,她的心髒也隨著他的動作一突一突的.

"餓了就趕緊吃飯吧……"

紫杉喘了口氣兒,去捉他不安分的大手.

"但爺想吃你!"

云墨忽而抱起紫杉就將她往旁邊的沙發上一壓.

"啊——"

紫杉嚇得低呼一聲,還不等她做多余的反應,云墨整個人再次如颶風般朝她席卷而來.

那強勢的吻,如密集的雨點般,落在她緋的頰腮上,惹得她氣喘連連的,完全招架不住他的攻勢.

"云墨……"

紫杉害羞的推拒他,"別,好癢啊……"

終于,云墨才停止了對她的攻勢.

赤的雙目,灼灼的凝視著身下的她.

眸仁很深,宛若深不見底的龍卷風,似要深深的將她吸附進去.

他的喘息,沒有規則.

一下一下,粗重,卻如雄獅一般,充滿著男性荷爾蒙的味道……

"做爺的女人!!"

他.

語氣,強勢得不容置喙.

紫杉一怔……

眼底掠過一抹慌亂,"云墨,我……我餓了……"

她著,就要從他的身下逃出來,卻被云墨霸道的按住.

"為什麼每次到這個話題的時候,你總要逃避?"

云墨似乎真的有些惱了.

他懊惱她的逃避,次次如此!!

所有的耐心真的都快要被她磨完了.

他傾斜著頎長的身軀,雙臂撐在沙發的靠背上,將紫杉霸道的圈在自己胸膛里,目光如炬的瞪著她.

"你不要你對爺沒意思?那都是放屁的話!如果沒意思的話,你就不會因為汐妍的事跟我吃醋!"

"……"

紫杉咬著唇,不語.

云墨懊惱的抵開她咬著自己的貝齒,"回答我!!"

紫杉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想了想,最後,還是抬起了頭來,問他,"云墨,在你心里,愛到底是什麼形態的?我對你而,又意味著什麼?"

云墨眯眼了眼眸,"什麼意思?"

紫杉又咬了咬唇,想了好一會,最後,終于還是鼓起勇氣了,"你為什麼讓我做你的女人,是因為愛?還是因為游戲?又或者只是因為一種雄性的征服欲?我……我確定不了,所以,我根本沒辦法毫無保留的把自己的心交給你……"

云墨胸口的起伏因紫杉的話,而變得越發劇烈.

盯著她的眸子,也越來越灼熱,深沉.

"男人會因為一個游戲而追逐一個女人整整四年時間?"

云墨攫起她的下巴,沉聲問她.

俊逸的面龐上,是從未有過的認真.

"男人會因為那該死的征服欲而讓自己一次又一次在這個女人面前丟下面子,扔下脾氣,就只為了多跟她上一兩句話?"

"男人如果不是因為愛,會願意把自己這一生賭上?尤其像我云墨這種帥氣多金的男人!"

云墨帥氣的俊臉逼近紫杉那張略顯震驚的臉蛋.

強勢而危險.

"楊杉,爺這樣的男人,敢拿自己一輩子做賭,跟你玩這場瘋狂的游戲!!你呢?敢不敢來?"

紫杉凝著眼前這張認真得有些過分的俊臉,心,怦然一動……

仿佛間,有一種似蜜糖般的東西在心池里,迅速蔓延開來,將她整顆心,都染得甜甜的.

她呼吸有些不穩……

心髒跳動得頻率明顯加快.

清澈的水眸凝視著眼前的男人,一眨不眨……

霧氣,卻不自覺的,在眸底暈染開來……

"我能相信嗎?"

她還有著太多太多的不確信.

此時此刻,她的腦子里更多的是恍然,是迷惘.

"等等."

云墨著,就從紫杉的身上退離開來,疾步上樓,往自己的臥室去了.

一分鍾後出來,又疾步下樓,扯過紫杉的手就往外走.

"干嘛去?"

紫杉完全不明所以,一頭霧水.

沒得到答案,就被他拉著出了門,上了車.

車一路往紫杉所租的公寓駛去.

二十分鍾的車程,被他十來分鍾就解決了,所幸這路上還沒幾輛車出來.

"上去把身份證和戶口本拿下來!"

云墨替她解開了安全帶.

紫杉下車,一頭霧水的瞪著他,"干什麼?"

"告訴你什麼叫愛!"

"……"

"快去!!"

紫杉心里明知這事兒蹊蹺得很,卻偏偏最後還是鬼使神差的跑進了自己公寓里去.

用最快的速度把戶口本和身份證拿出來,揣進了兜里,然後又'噔噔蹬’的奔下了樓去.

一邊跑,她一邊氣喘籲籲.

並非因為肺活量太弱的原因,而是心髒緊緊壓迫的原因.

身份證,戶口本……

……

其實,後來紫杉每每回憶起這個景的時候,她覺得自己心里其實是明朗的,對于他的目的好像是心知肚明的,可是……

最後,她還是被他拐上了賊船!

她想,或許,她其實就是……自願的吧?!

但,讓她欣慰的是,因為自己的這份'自願’才得以沒有與她的幸福失之交臂.

雖然……

這份'自願’來得,有點,瘋狂!!

……………………………………

民政局門口——

"你……你開玩笑的吧?"

紫杉只覺心跳加速,一顆心髒仿佛都快要從心房里蹦出來了.

云墨愉悅的捏了捏她的臉,"一輩子的事兒,爺不跟你開玩笑."

他著,解開安全帶,徑自下車,繞過車身,替紫杉將車門打開,又給呆呆的她解下安全帶,拉著她的下手下車來.

"我……我不下去……"

她慌得亂七八糟的.

"那可由不得你!"

云墨打橫抱起她就下了車來.

"啊……"

紫杉忙下意識的環緊他的脖子,懊惱的瞪他,"民政局都沒開門呢!!"

"放心,爺要結婚,誰敢不開門?"

云墨笑著,抱著紫杉就往大鐵門里走.

"誰要結婚了?我不結婚,不結婚————"

紫杉抗議著,卻到最後,她還是乖乖的坐在了攝相機前.

她覺得那時候的自己一定是被什麼沖昏了腦袋吧,要不就是被門給夾了,還不是的話,就定是被驢給踢壞了腦門!!

總之,那時候的自己,一定不是正常的!!

外面,天還蒙蒙亮著.

民政局里就因為有大人物要搶先注冊結婚,所以員工們還在睡夢里就被老大給轟了起來.

攝影師已經整裝以待.

云墨也已經帥帥的,咧著笑容坐在了攝相機前.

紫杉……

嗯,也同樣漂漂亮亮的端坐在了相機前!

"來,笑一個……"

攝影師提醒他們.

云墨俊美的嘴角咧得更開.

"笑一個……"

攝影師又提醒.

云墨性/感的嘴角幾乎都快要咧到耳根後去了.

可是,攝影師還不滿意.

"笑一個……"

"……"

云墨終于發現了端倪.

偏頭,看身邊的女人.

就見她,端著一張臉,表……

稱不上面無表,隱隱間能見到她的眉眼和唇角都在顫抖……

"來,姐,笑一個!這可是一輩子最值得高興的時候了,別繃著表,到時候拍出來會不好看哦!"

聽聞攝影師如此一,紫杉這才微微掀動了一下唇角.

不知為什麼,看著這樣子的紫杉,云墨覺得好笑極了.

腦袋一熱,也顧不得前面的攝影師,一低頭就在紫杉的嘴上索了一個吻.

紫杉反應過來,惱他,羞窘的錘了錘他的胸膛,"流氓!!"

"咳咳咳——"

攝影師似乎有些看不過去了,"咱們還是先拍照吧."

這會,紫杉緊張的心,仿佛得到了些分的放松.

云墨將她的手扣在自己手心里,很緊很緊……

仿佛是想要將自己的這份安心全數傳遞給身旁的她似得.

其實,直到後來,云墨回想起來,也沒弄明白為什麼這天紫杉居然真的就陪著他一起進了民政局來.

他想,或許……

這就是愛吧!!

雖然,她從未同他提過這個字!

直到兩個人領著本本從民政局出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

金色的太陽,緩緩地從云層里探出了頭來,將門口的一雙人兒深深籠罩.

云墨樂得一張嘴就沒閉合過.

一出來,抱著紫杉就亢奮的繞著整個民政局的大廣場轉了數個圈.

直到聽得紫杉喊暈,他才回了緒,忙將她放了下來.

然後,就是密密麻麻的吻,將她覆蓋.

紫杉氣喘連連,腦子里還一片空白.

半響,都回不過神來.

她居然……就這麼……把自己的一生都給賣了?

而且,還是賣給了這個男人?!!

而且,還不過只花了少少的九塊錢?不,不對,是四塊五!!!另外四塊五是他的!

"天……"

紫杉一聲興歎,眼眸怔忡,盯著手里刺目的本本,兀自喃喃,"我……我……做了什麼?"

對于她這樣的反應,云墨可不太喜歡.

他霸道的捧起紫杉的臉蛋,輕輕在她的頰腮上拍了兩下,示意她回神過來,"楊杉兒,爺現在慎重宣布,從現在起你人生的每一刻,都屬于爺了!!楊杉,你是爺的媳婦兒了————"

最後一句,他興奮的高聲呐喊!!

然後,捧過她的臉蛋,又是一頓欣喜若狂的親吻.

紫杉這會才終于抽回了思緒來.

剛剛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夢……

而是,現實!!

可怕的現實……

她怔忡的看著云墨……

"我們……真的結婚了?"

她低頭,看著手里的色本本,簡直不敢相信.

她木訥的表,讓云墨簡直好笑又好氣,不再跟她耗著,打橫一把抱起她就坐進了車里去.

她需要時間消化這個現實!

而他,非常需要時間和空間和他的老婆恩愛,纏綿!

當然,前提條件,還是先得是她……消化了後,接受了之後,同意之後!!

云墨開著車,就往別墅駛去……

右手一直牽著紫杉的手,不肯放.

而紫杉卻一直盯著自己手里的色本本,面無表,也沒一句多余的話.

整個人的思緒似乎早就飄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老婆,你就沒什麼話要對你老公的?"

云墨拉了拉紫杉的手.

紫杉驀地回神.

老婆?老公……

紫杉眨眨眼,又眨眨眼,"我……這稱呼,我……我不習慣!"

"那就慢慢習慣,反正我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

云墨好脾氣的笑著.

輕輕的捏著紫杉的手,像捏著什麼寶貝兒似的.

"我們這是去哪里?"

紫杉偏頭看他.

從上車到現在,終于,正眼看了他一次.

云墨有些開心,調整了一下坐姿,"當然是回家睡覺."

"回家?"

紫杉愣了愣,而後反應過來,臉蛋微,"你……你還是先送我回公寓吧!我……我回公寓睡……"

紫杉這才意識到,自己與他,閃婚了!!

而且……

在沒有經過任何家長同意的況下!

而且,在沒有知會任何親戚和朋友的況下!!

天啊……

她剛剛到底做了一個多麼瘋狂的決定?!

"剛結婚就分居?"

云墨一臉苦相,"你要不要稍微照顧一下你老公的緒?"

"我……我不適應……"

紫杉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好吧."

云墨捏了捏她的臉蛋,"你是爺的媳婦兒,我該讓著你,給你時間適應."

"謝謝……"

紫杉客氣的道謝.

心頭,微亂,也微暖.

杉兒和云墨的故事,也終于快要到頭了,大家稍安勿躁,文章正式進入結局篇,該解決的都要開始慢慢解決了哈!

上篇:四年後——手牽著手,安心睡眠     下篇:結局篇(2)——爸爸,說你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