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2)——爸爸,說你愛我!  
   
結局篇(2)——爸爸,說你愛我!

這一天,對于紫杉而,簡直就是昏婚欲睡的一天.

她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明明身體很累,卻無奈怎麼都睡不著.

結婚證就躺在她的眼皮底下,而她,卻還有些不敢相信.

一切顯得那般不真實!

之前她明明那麼抗拒那個男人的,甚至于對他的感……即使到現在自己都還不那麼確定,可是……

她居然真的,跟他結婚了!!

紫杉呆呆的望著天花板,心髒跳動得頻率始終沒有降下來.

她想,是不是自己潛意識里其實早就對這個男人動了真心,只是,自己從來沒有發現而已.

又或者,其實早就發現了,只是,她一直不願承認而已!

"瘋了瘋了!!"

紫杉覺得自己的思維定是不正常了.

這事兒還能反悔嗎?

顯然,不能!

可是,她要怎麼給她家里人提這事兒呢?

端著本本告訴她媽,她已婚了?

還有云墨他爸媽……

簡直想來都很頭疼!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南一醒來就接到紫杉的消息,看著眼前的字眼,簡直不敢置信.

短信的內容,很簡單.

我婚了.

然後配上一張……結婚證的照片!!

容不得向南不相信!

"天——"

她將手機遞給正准備上樓去沐浴的景孟弦,"云墨和紫杉結婚了!!"

"?"

景孟弦不解的抬頭看她,順手拿過她手里的手機,看一眼,唇線微微彎起,"這子速度挺快的!"

他將手機遞回給向南.

"可不是……"

向南盯著手機里的那張色照片,將他們倆的婚照放大,再放大……

看著那兩顆緊緊挨在一起的腦袋,向南忽而心有感傷.

莫名其妙的,就將眼前的那兩顆腦袋幻想成了自己與……景孟弦的!

仿佛間,還能見到自己和他,兩張笑臉緊緊相貼著,相機前,滿滿都是幸福的味道.

這種一起坐在攝相機跟前與自己的戀人拍婚照的感覺,到底是怎樣的呢?

應當,很幸福吧!!

向南忽而有些羨慕起紫杉和云墨來.

雖然他們也兜兜轉轉了這麼些年,但至少,他們還有勇氣在一起,還敢于對對方一個一輩子的承諾……

可他們之間呢……

她與景孟弦之前,或許,最要不起的,就是……那所謂的承諾吧!!

見向南一直沖著紫杉傳過來的圖片發呆,景孟弦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腦勺,"想什麼呢?"

向南回頭看他.

"你跟曲語悉從前也拍過這樣的照片嗎?"

不知為什麼,想到這些,向南的心里還有些冒著酸水兒.

景孟弦深意的睨了她一眼,半響,點點頭.

"什麼感覺?"

向南湊近他問.

景孟弦睥睨著她,斂了斂眉,"什麼感覺?"

拍個照片,還帶感覺的?

劍眉擰做一團,挑眉問她,"你當年跟戴亦晗拍照的時候,什麼感覺呢?"

"亦晗?"

多年沒見的好朋友了!

真的,好久好久沒見面了……

向南怔忡了半刻,恍然回神,搖搖頭,"我跟亦晗沒拍過這種照片,當時結婚證是他托關系弄的."

向南將手機收了起來.

景孟弦順了順向南的發絲,又低頭看了看她還未來的及痊愈的腳,"你今天別回醫院了,就在這里吧."

看一眼時間,已經下午兩點時分了.

"這……怎麼好……"

向南嘴上雖是如此著的,但其實心里早就恨不得立馬點頭應答了.

能呆在有他的味道的地方,多美好!!

她才不想回醫院去呢!

"就這麼定的."

景孟弦兀自做決定,"只要你別四處跑,腳傷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如果有事,就叫陳媽,沒事的話就再睡會,晚上等我回來一起吃飯."

他有條不紊的給她安排著.

"你還得去上班嗎?"

向南張著腦袋問他.

"我約了曲語悉."

他.

"啊……哦……"

向南咬著唇,點點頭.

將目光挪向窗外的海岸線上.

風景,可真美啊……

可是,她的心理,卻莫名的,亂糟糟的一片.

"跟她談離婚的事."

仿佛是知道她想多了似得,景孟弦忙又補了一句.

向南偏頭看他,"哦……這樣啊……"

末了,她定了定神,問他,"你真打算離婚了?"

"你希望是假的?"

景孟弦故意問她.

"沒!沒有啊……"

向南搖頭,擺手,忽而又覺這句話不太對,忙糾正道,"我隨便你."

她不想讓自己成為第三者.

這感覺,當真有些罪惡!

可是……

"想不想跟我一起去?"

忽而,景孟弦問向南.

"啊?"

向南囧住,瞪他,"你真要把我推入第三者的火坑里啊?"

景孟弦肆意的笑了,撫了撫她的發絲,"那你就乖乖在這里等我回來吧!另外,補充一句,就算沒有你,這樁婚姻,也遲早都會是這個地步,或許,離得還會更早些."

他完,便折身上了樓,進了內浴沐浴去了.

向南的心,好像一瞬間大好.

站在陽台前,雙臂撐在木質的圍欄前,眺望著眼前那一望無際的藍色大海,閉上眼,深吸了口氣……

沒有大海的咸腥味,有的都是夏日里那道清新的花香……

撲鼻而來,融在空氣里,讓人聞著便覺舒暢.

"姐,過來喝杯熱牛奶墊墊胃吧!"

陳媽站在廳里,含笑喊向南.

"好!"

向南回神過來,回頭,沖陳媽微笑.

而後,一蹶一拐的往廳里走,陳媽見著,連忙過來攙扶她.

當然,最後,向南自然是沒跟景孟弦一起去.

她聽他的話,乖乖的就在家里,等他回來吃晚飯.

那種心……

簡直就像是媳婦兒在家里等待著自己丈夫歸來的感覺!

……………………………………

下午,曲語悉到底還是乖乖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下了字.

理由很簡單,為了保證他們曲氏的安全.

偷稅漏稅對于他們這樣的一個大公司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即使有雄厚的關系,可一旦數據被景孟弦曝光,那將是一場無法收拾的風波,何況現如今上頭還抓得特別緊.

曲氏夫婦自然不敢保險,也只得勸自己女兒放棄這樁沒有任何意義的婚姻.

曲語悉是被景孟弦淨身出戶的.

簽下字的前一刻,她問景孟弦,"你就不怕我把你犯毒癮的事告訴尹向南嗎?"

景孟弦淡淡的看她一眼,手指隨意般的點了點桌面,似警告卻輕聲道,"在做這些無謂的威脅之前,先掂量掂量一下你自己,是不是夠分量!!"

他著,優雅的起了身來,理了理西服的口,抬起眼簾,居高臨下的冷睨著曲語悉那張蒼白的臉蛋,神冷肅,不怒而威,"曲姐,下一次再胡鬧,與你一起陪葬的,就是你們整個曲氏集團了,只要你玩得起,我無所謂!!"

他完,轉身就往外走.

絕的背影,不帶分毫留戀.

冷肅得,教曲語悉,為之膽寒.

面色,慘白如白紙……

手,扣住桌面,隱隱顫抖.

她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到最後,卻落得個,一無所有……

不,不是一無所有,而是……滿身汙垢!!!

髒得已經洗都洗不乾淨!!

景孟弦與曲語悉見完面之後,便直接驅車到了格萊弗酒店.

路易斯不在,只有陽陽一個人百無聊奈的坐在廳里,讓那群女仆們陪著玩游戲.

一見景孟弦出現,他整個人興奮得就像一只鳥,幾乎是飛奔般的沖進了景孟弦的懷里,開始同他嘰嘰喳喳的鬧開了.

"老爸,你怎麼過來了?你不在醫院里陪向南嗎?"

要不是因為有老爸在,他不想讓自己當大電燈泡兒,不然他早就去醫院陪向南了.

"她在家里."

景孟弦替他理了理額前的發絲,皺了皺眉,"都多久沒剪頭發了,劉海都搭眼睛了."

"很久了,來中國就沒剪過."

家伙如實回答.

"走吧!先帶你有整理整理頭發,然後回家吃飯!"

"好耶!!"

家伙格外亢奮.

景孟弦同阿哩紗了幾句,便將陽陽抱走了.

先是領著東西去了理發店.

陽陽坐在剪發的專用椅子上,身前蒙著塊白色的長方巾,頭發**的搭在腦袋上.

漂亮的眼兒閉著,雙腿不安分的在黑色的大椅子上晃蕩著.

而景孟弦則坐在他身後的休息椅上無聊的翻看著手邊的雜志.

"老爸……"

家伙喊他.

"嗯?"

景孟弦應了一聲,沒有抬頭.

"要給我剪個什麼頭發啊?"

家伙腦袋低著,就感覺到有一個推刀似的機器不停地在他的腦袋瓜子上走著.

他也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玩意,反正麻麻的,怪怪的.

"短發."

景孟弦回答.

"哦……"

短發?

了也等于白,總不能是剪個長發吧?

一看就是敷衍他的回答.

"老爸,你愛我嗎?"

忽而,家伙問他.

"……"

景孟弦終于從雜志里抬起了頭.

看一眼前面的鬼.

他依舊垂著腦袋,閉著眼,任由著理發師在他的腦袋瓜子上'咔嚓’著.

"爸爸……"

家伙見他不回答,有些急了.

景孟弦就見旁邊所有的造型師都同樣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

在大庭廣眾之下,愛,會不會太丟人了?

"老爸,你覺得愛我,是件很丟人的事嗎?"

家伙的語里似乎有些委屈,有些受傷.

"當然不是!"

景孟弦當即否認.

俊逸非凡的面龐上出現幾許不自在的神來.

"那你怎麼都不肯愛我呢?是因為你不夠愛嗎?可是,爸爸,我愛你!"

一句話……

幾乎感動了在場的所有人.

當然,也包括做父親的景孟弦!!

當那句真切的'我愛你’用家伙那種稚嫩而天真的聲音出來的時候,他只覺一顆冷硬的心仿佛都要被他萌化了.

鬼使神差的……

他接了一句,"我也愛你!"

不顧一旁所有圍觀他們父子的看官.

反應過來,面色一窘,連忙低了頭繼續假裝看雜志,催促道,"快一點."

"是!"

發型師連忙點頭應了一句.

坐在椅子上的東西更開心了,身子就開始不安分的扭動起來,惹得發型師好幾次無奈的擱下了手里的剪刀.

景孟弦實在看不下去了,"陽陽,你別再亂動了!"

"爸爸,我很開心."

他天真的.

"你再動,心叔叔把你的耳朵剪了下來,到時候你只能提著自己的耳朵去見你媽了!"

"……"

周旁所有的發型師都被景大總裁這血腥的玩笑話給笑噴了.

但,這話果然很見效.

剛還興奮的耐不住的家伙,登時就像個石雕似的,坐在椅子上,繃直了身子一動不敢動了.

他可不想拎著自己的耳朵去見向南.

非得被她揍不可!

大約十來分鍾後——

終于,剪完了頭發.

發型師將白色方巾從家伙的身上取下來.

陽陽這會才終于睜開了眼來……

然而,一見到鏡子里的自己,他就嚇得大聲尖叫,抗議.

"老爸,老爸————"

"為什麼我又變成光頭了?!!"

家伙捂著腦袋,哭喪著一張臉,大受打擊的朝景孟弦奔了過來.

"老爸,我沒頭發了……怎麼辦?"

他抱著自己光溜溜的腦袋,不肯撒手.

景孟弦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雖然,剪光頭是他的意思,當然,他想的是夏天剪個球頭來著的……

可是,結果……

要這麼光吧?

那顆腦袋簡直光得就像……一面鏡子了!!

幾乎能印出景孟弦那張微顯扭曲的臉了!!

"很,好!"

景爸爸昧著良心稱贊他.

大手摸了摸他光溜溜的腦袋,好家伙,真的……很光很滑……

"走了,回家吃飯!!"

他牽起陽陽的手,就從店里走了出來.

陽陽要剛剛還是心明媚,那麼現在,可真正兒稱的算是……烏云密布!!

"爸爸……"

景孟弦長腿邊的東西又喊他.

"嗯?"

他低頭,看兒子.

"你再一遍你愛我吧!"

陽陽仰頭.

"……"

景孟弦不解的看著兒子,"可是剛剛不是已經過了嗎?"

"老爸,你再一遍吧!"

家伙仰著顆光禿禿的腦袋,一臉委屈而又期待的看著自己的老爸.

"為什麼?"

景孟弦實在不解自己兒子的心思.

"我現在心很不好."

家伙癟著嘴,一副快哭的樣子,"我要聽你愛我,那樣我心可能會好些……"

景孟弦忍不住笑起來.

柔軟的心髒,某一處地方,仿佛被一團柔軟的棉花擊中了一般,深陷了下去.

他將東西抱起來,摟在懷里,毫不吝嗇的在他的額頭上印了個吻,"兒子,爸爸愛你!!""果然……心好了一點點……"

家伙做了個'一點點’的手勢.

光禿禿的腦袋歪在老爸的懷里,兀自呢喃道,"也不知道向南會不會嫌棄我……"

……………………………………………………

結局是……

一開門,向南在見到兒子那顆光溜溜的,簡直就像足球的腦袋,嚇得就像是見了鬼一般.

水眸瞪大,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我天……"

她貓下身子,抱著自己兒子的腦袋瓜子,"寶貝,你……你怎麼了?"

家伙手兒直往自己腦袋頂上抓,一臉的委屈,"向南,我這樣是不是特別丑?"

"誰讓你剪的光頭啊?"

向南簡直無語.

陽陽直指罪魁禍首的對象.

景孟弦仿佛見到了向南逼視過來的視線,忙一把抱起腳邊的家伙,逃逸般的往里走,"老爸帶你游泳去!!"

"景孟弦——"

向南氣結,"有你這麼當爹的嗎?"

給他剪個這麼光的光頭,也太坑兒了點吧?!!

鏡子求月票啦!!親愛的們,能把月票留到過年的就給鏡子留著哇,不能留的千萬別浪費哇!記得投鏡子一票,鏡子會努力給大家加更的.

上篇:結局篇(1)——我們去民政局領證了!     下篇:結局篇(3)——尹向南的目標就是坐上'總裁夫人’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