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3)——尹向南的目標就是坐上'總裁夫人’的位置  
   
結局篇(3)——尹向南的目標就是坐上'總裁夫人’的位置

吃飯的時候,家伙光這顆腦袋瓜子,坐在高高的餐桌台上,啃著碗里的排骨.

向南看著這一幕,怎麼看都怎麼覺得熟悉.

忽而才想起四年前這東西窩在病房里的時候,從來就是這個光禿禿的發型.

不過那時候看起來還沒這麼滑稽,可能是那時候還的緣故.

如今看起來……

像個逗比!

好在他臉蛋瓜子生得好,能給這無語的發型加點分,還不至于太難看.

向南看著這一大一,兩張非常相似的臉,心里被一股暖意填塞得滿滿的.

很幸福!

"老爸,你跟我後媽離婚了嗎?"

家伙咬了一口嘴里的碎骨頭,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

景孟弦抬起頭,看他.

向南也拾起了腦袋,瞪著自己的兒子.

"後媽?"

景孟弦微微皺眉.

"對啊!就是那個曾經救過陽陽的後媽!"

家伙點頭,一張嘴兒咧著笑,看著自己的老爸,"向南過,要是沒有我後媽,就沒有我!"

呵!

景孟弦冷冷的掀了掀唇.

將視線落回至向南的臉上.

向南泰然自若的點點頭,"教孩子要有感恩心,沒有錯!"

無論如何,曲語悉救過陽陽是抹不去的恩惠.

這點,向南希望陽陽記在心里.

"離婚了嗎?"

家伙總是特別能抓住重點.

他又重複的問了一句.

"嗯."

景孟弦沉吟了一聲,算作應了.

"這是大人的事,孩子不許多管!"

向南板著臉訓斥陽陽.

她不太喜歡陽陽提到離婚這種事兒,她希望陽陽能見到的永遠都是好的一面……

只是,從陽陽一出生就注定了他的童年不會太完美.

向南有些歉疚.

"我是剛剛無意中見到了爸爸的文件."

向陽指了指廳里的長幾上擺著的離婚協議書.

向南看一眼,又看向景孟弦,末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真的簽字了?"

"對!"

景孟弦掀了掀唇,"我現在單身了!"

"太好了!!"

家伙興奮的拍著手,"老爸,那這樣你是不是就可以娶我們家向南了?"

"……"

向陽一句天真的問話,頓時讓餐廳里陷入一種奇怪的氛圍中去.

向南面色尷尬,沒好意思去看景孟弦.

而景孟弦熱切的目光卻一直落定在向南那張略顯慌亂的臉頰上.

他的目光,深沉,卻帶著一種不確信.

半刻,收回了視線,卻最終,什麼話都沒.

依舊……

沒有承諾!!

這個女人……他不想放手了!

但,在沒有確定自己是否有足夠的能力給她幸福之前,他不想給予她任何不切實際的允諾.

不想像從前那樣,給了她太多的希望,到最後卻化成了她一滴又一滴的眼淚.

見他始終不語,即使沒有否認,但向南的心里頭還是有些失落的.

而且那份失落,尤顯得有些明顯.

"陽陽,李叔叔替你找了幾家比較優秀的學校,等開學的時候,你可以先去試讀一天,最後再選定學校也行."

景孟弦轉了個話題.

陽陽許是懂了大人們的為難,心里雖然不太開心,但他也沒讓自己表現出來.

依舊賣萌笑著,點頭,"OK!不過,老爸,以後我是要跟你一起住在國內了嗎?那向南呢?向南你也會跟我們一起住下來吧?"

家伙偏頭,一臉期待的看向自己的母親.

一雙烏溜溜的大眼兒里,寫滿著興奮的光芒.

"嗯!她也會在這里跟我們一起住下去."

景孟弦搶在向南之前,回答了兒子的問話.

"真的?"

家伙顯然還有些不敢相信這突來的幸福,"太好了!!那我終于可以交到中國的朋友了!"

陽陽興奮的趴著碗里的飯,那神別提多開心了,仿佛連食量也瞬間變好了不少.

"你別這麼快,要噎著了."

向南急得直去抓他的腦袋,"慢點吃,慢點吃……"

家伙確實難得這麼開心一回.

他越是開心就證明這些年來他的愛有多缺失……

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或許總是對父母的愛向往一些吧.

向南心里有些愧疚.

但最愧疚的,卻莫過于沒真正做過一天父親的景孟弦!

他欠他兒子的,實在太多太多……

而他這份愛,也給予得太少太少.

他永遠都忘不了四年前在醫院里,東西歪在他的懷里奶聲奶氣的第一次喚他爸爸時的場景.

如今想來,還是那麼溫暖……

他忍不住掀唇,輕淺的笑了.

幸福,有時候很簡單.

大的她在,的他在,就夠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南的傷終于算得上是痊愈了.

出院的第二天,她便當真回到了SSE公司上班.

向南這張半熟悉的面孔一出現,登時,整個設計部就像炸開了鍋一般,熱鬧非凡.

"向南姐!"

所有人都興奮的朝向南迎了上來,"你能回來可真是太好了!!"

就連從前一貫看向南不太順眼的歐陽琴也都一臉訕訕的笑意走上了前來,"呵!還以為你早回法國去了呢!"

"沒把這個案子完美收官之前,我哪舍得回去."

向南倒是的是事實.

"不過你就算回來,恐怕日子也不會太好過吧."

歐陽琴用高聳的胸/部頂了頂向南的手臂,目光直射向南之前的總監辦公室,"你走後,公司總部飛快的就派了咱們分部的總監把你的位置給頂了下來!你現在就算回來了,也不過跟咱們一個級別了,還樂意窩這啊?"

向南倒不以為意.

歐陽琴眯了眯眼,"其實我還是挺贊成你把她拉下馬來的,所謂一山不能容二虎啊!"

"喂!歐陽琴,你挑事兒呢!"

八不悅的撞了撞歐陽琴.

"呵!難道你們喜歡被那老巫婆管著啊?你們受得了,我可受不了!再了,尹總監回來,你覺得以老妖婆的性格,會輕易放過像她這樣強勁的對手?"

向南挑眉,順著她的視線往自己的辦公室看了過去.

辦公室的門關著,啥也看不見.

"這的倒是事實."

八點點頭,贊同歐陽琴的話,"當時向南姐的點子被景總選上的時候,她可沒少給我鞋穿!後來咱們倆的事穿幫以後,她也沒少去景總面前提議要格我的職,不過景總每次都沒給她好臉色看!"

八睨一眼向南,曖昧一笑,"不用猜就知道景總看的是誰的面子咯!"

她著,摟了摟向南的肩膀,"所以,向南姐,你不用怕那老巫婆,你有景總撐著,她根本不敢把你怎麼樣!"

提到景孟弦,向南就覺有些別扭.

"你們別總拿他事兒,我跟他……其實就從前有過些事,現在沒什麼關系了."

"嘁……鬼才信!!"

所有人的臉上都寫滿著不相信.

顯然,向南所有的辯白都是無力的.

沒人相信.

"不過,你倒是挺厲害的,一來就讓景總跟曲家大姐把婚給離了!"

歐陽琴還是改不了她刻薄的本性.

"喂!有你這麼話的嗎?明明就是人家曲語悉有外遇在先,平時不看報紙的呢?"

八立馬回嘴.

"景總也沒少找女人消遣!"

"所以啊,你干嘛咱們向南姐!"

"我她什麼了?我這不是誇她嗎?別的女人沒一個有能力讓人景總離婚的,她一出現就當機立斷的從墳墓里出來了,這不證明她有魅力嗎?我什麼難聽的話了嗎?"

"……"

向南聽著她們你一句我一句的拌著嘴,都覺得這日子過得著實比,酒店里好玩多了.

"行了行了!別人的婚姻問題我是不想參與了!不過,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咱們的八卦,到此為止!工作!!"

向南喝了一聲,所有的同事頓時像接收到了領導的命令一般,乖乖的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去忙開了.

"喲!當過幾天領導,就真把自己當角了?敢還命令起我的手下來了?"

忽而這時,門口響起了一道尖酸的話聲.

向南循聲望了過去.

"秦總監!!"

所有的人,'唰唰唰’的起了身來,恭敬地喊了一聲.

他們是不敢不順著這老巫婆的.

因為她不僅是他們現在這個案子的領頭人,還是他們在公司時的頂頭上司.

所以,就連一貫刻薄的歐陽琴這會也老老實實的站了起來.

向南頓悟.

原來眼前這位白襯衫黑裙子,還戴著副黑色邊框眼鏡,臉上還印有歲月痕跡的女人,便是剛剛她們嘴里那個聞色變的總監大人?

"秦總監."

向南也學著眾人的模樣,喊了一聲.

秦巫婆只譏誚的掀了掀唇角,踩著黑色的坡跟皮鞋走近向南,在離她半米距離處的地方停了下來.

"尹向南,這次我們設計組的工作非常重要,如果那些靠著關系就想在我們團隊里渾水摸魚的,我勸她還是趕緊從這里退出去的好,免得給我們拖後腿!!你覺得呢?"

呵!一來就給她下馬威?

"靠關系?"

向南清秀的嘴角依舊是那抹動人的微笑,"秦總監,您這話里的意思,我聽著怎麼像是在質疑我們景總的專業性呢?還是您覺得景總會把這麼大個案子就隨隨便便給個關系戶啊?哎呀,我可聽這案子隨隨便便的就是幾十億呢!要真這樣,這關系戶可還真不簡單啊!要不,中午下班的時候,我抽空幫您問問他具體什麼況?"

向南一驚一乍的著,完了,忙收好表,裝無辜.

"你……"

秦微茹那張印著歲月痕跡的面龐幾乎已經皺成了豆腐皮.

臉色乍青乍白的,即使非常不爽向南,卻又唯恐她當真會到景孟弦面前'誹謗’自己.

"你得意什麼?"

秦微茹到底是總監,這麼多下屬看著自己,她定不能在這麼一個角面前丟了威嚴.

她盛氣凌人的覷著向南,哼哼鼻,"不就一三嗎?值得這麼神氣?"

三?!

向南淡定的臉色,微微變了變,卻飛快的,恢複了一貫的從容.

"秦總監,我尹向南向來不愛與人結怨,更不希望與自己的上司把關系弄得太僵!但,我也希望秦總監能具備優秀的專業素養,在工作上少夾帶一些私,如果你覺得我的存在威脅了你的位置,那你大可放心,我對你那個總監位置確實沒有興趣!我唯一有興趣的是,'總裁夫人’這個位置!!"

向南的,絕對是事實!!

雖然,這話聽起來,好像她有多市儈,但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想要的……就是'夫人’二字.

一直以來,她都想嫁給那個男人,成為景醫生的夫人.

但,這或許始終都是只是她一個美好的夢吧!

向南不知是不是她的'偉大理想’把所有的人都給驚到了,總之,每個人都用一種慌里慌張的表看著自己,就連對面的秦妖婆好像都被她的豪壯語給震到了一般,面色變得奇怪起來.

"景總!"

忽而,聽得有人在向南的身後喊.

"景總好……"

就連她跟前剛還囂張跋扈的秦總監都跟著低下頭,恭敬的喊了一聲.

"……"

向南只覺頭皮開始發麻.

不會真這麼走運吧?

什麼時候不出現,偏偏要在她'狐假虎威’的時候過來!!

而且……

剛剛那句什麼'總裁夫人’的話,他聽到了嗎?如果真的聽到了的話,他會作何感想?

向南硬著頭皮,轉過了身去看來人……

果然,就見風度翩翩的景總,正從後門信步朝她走了過來.

身後,還跟著一直憋著笑的李然宇.

"景……景總……"

向南忙低頭喊了一聲.

感覺到景孟弦落在自己身上的那束灼熱且深切的目光,向南只恨不能找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

臉蛋,燒得有些厲害.

"在干什麼?這麼熱鬧!"

景大總裁終于沉聲話了.

目光從向南的身上挪開來,逐漸轉冷的落在秦微茹身上,問她.

秦微茹心下有些膽寒,她不確定自己剛剛的那些刻薄的話,眼前這個男人是不是有聽到.

"景總,聽今兒有位新同事回我們設計部,所以我特意過來與她接觸一下,方便日後的工作安排."

秦微茹一副善人的嘴臉回答道.

所有的同事皆在背地里翻白眼.

"尹向南!"

景大總裁卻似乎完全沒有聽到她的話一般,只回身喊向南.

"在."

向南忙應了一句.

他伸手,攬過向南的肩膀,將她置于秦微茹的跟前來.

"你是我景孟弦從法國總部欽點過來的設計師,如果別人質疑你的能力,也就是在質疑我景孟弦看人的眼光!所以,好好干,用你過人的本事,把那些尖酸嫉妒的嘴臉給我狠狠堵回去!!別給我丟面子!!"

景大總裁給向南下達了重要指令.

大手拍了拍向南的肩膀,弄得她虎軀一震.

心里卻一片淺淺的暖流掠起……

尖酸嫉妒的嘴臉……

不用明示就知道他指的是誰了!!

對面,秦微茹的臉色,風云變化著,最後卻還是殷切的堆著一抹恭維的笑,"景總,我們不敢胡亂質疑……"

景孟弦冷冷的掀了掀薄唇,這會,卻是絲毫面都沒給秦微茹留下.

"秦總監,當你有一天能夠領著團隊做自己設計的方案時,再來質疑我選的人才吧!!既然現在還不具備這個能力,那就好好做你的領導人,分配你的團隊盡最大的能力完善好尹向南手里的方案."

景孟弦那居高臨下,盛氣凌人的模樣,壓迫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向南抬頭看他那張清冷的俊臉.

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被人保護的感覺,是不是就是這樣子呢?

暖暖的,甜甜的,哪怕被人成不堪的關系戶和三,好像也分毫不能影響到她的心呢!

"對了……"

景孟弦揚手,招來身後的李然宇.

"李秘書,把你手里的那份文件遞給秦總監看看."

他忽而吩咐.

"啊?"

李然宇詫異,"景總,可我手里這份文件是……"

是離婚協議書啊!!

"還不快點?"

景孟弦皺眉.

"是!!"

李然宇連忙將文件遞給秦微茹.

秦微茹翻一眼文件,當看到白紙上赫然寫著的離婚協議書時,半天還百思不得其解.

抬頭看了看面無表的景總,又再低頭看了看手里的文件.

不解.

設計部所有的人也都一頭霧水.

景孟弦示意李然宇將文件收起來.

李然宇接過,將文件闔上.

就聽得景孟弦微笑著問道,"秦總監,你覺得尹向南那偉大的夢想,還難以實現嗎?"

完,景孟弦轉身,信步離開.

留下一群疑惑不解的眾人,以及,面色慘白的秦微茹……

她偉大的夢想……

還不就是,所謂的'總裁夫人’?!

所以這話的意思,不就是明里暗里的告誡自己,少得罪她尹向南?!

他景大總裁連婚都為她給離了,又還有什麼是他不能為她做的呢?

【希望親們能把月票替鏡子唔到月底翻倍哇!麼麼!~~】

上篇:結局篇(2)——爸爸,說你愛我!     下篇:結局篇(3)——辦公室里的擦槍走火,你儂我儂!(船搖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