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5)——辦公室里的擦槍走火,你儂我儂!(2)  
   
結局篇(5)——辦公室里的擦槍走火,你儂我儂!(2)

"啊……"

進來的速度太快,且伴隨著炙熱的溫度,還有那種特殊的潤滑感,都瘋狂的刺激著向南的敏感邊緣,讓她失控的尖叫出聲來.

景孟弦伸手抱過她的細腰,將她更緊更深入的貼近自己……

讓自己,更瘋狂的要她!!

腰間,抽/插的動作,較于剛剛,愈發猛烈,狂勁!!!

天!!向南覺得自己當真快要被他玩瘋了!!

最後,向南不知道這段歡愛是如何結束的,也不知道具體持續了有多久方才結束.

到最後,她幾乎是沒有了任何的意識……

只知道,雙/腿/之間濕黏黏的,燙燙的……

他奶白色的愛/液纏在她的身上,讓她又羞澀,又混沌.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這個男人與她的每一次,不是帶安/全套,便是體外/射……

顯然,他這麼做,是擔心她會懷孕!

甚至于,不惜過敏也要避/孕!

他真的就這麼不願意自己懷上他的孩子?

向南心底還是掩不住的有些分失落的緒,但她自然不會開口去問她.

………………………………

向南用最快的速度將自己和自己的辦公桌收拾了完畢.

再回頭看景孟弦.

衣冠楚楚,風度翩翩的模樣,宛若剛剛什麼事也沒發生.

而向南,依舊面色緋,甚至于/潮漫在眼底還未來的及褪盡.

"你……那個,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工作沒忙完……"

向南心慌意亂的在桌前坐了下來.

打開電腦,看著里面還未完成的圖紙,她的心卻是一片紊亂,仿佛已經抓不到分毫的頭緒了.

真是糟糕!!

"知道現在幾點了嗎?"

景孟弦單臂撐在書桌上,靠近向南,低頭,沉聲問她.

自然的男性荷爾蒙味道將向南籠罩,讓她心思越發凌亂.

"我……我答應了秦總監,明天一早得把初稿交給她."

向南堅持.

景孟弦清楚向南的個性.

她決定了的事,一般人是不可能輕易改變得了的.

尤其是對工作上.

尤其是對工作上的假想敵.

她怎願意輕易屈服.

景孟弦不再做過多的勸,霸道的拉開向南坐著的工作椅,將她推至一旁.

向南迷糊不解,"你干嘛?"

就見他拿著鼠標點上保存,飛快的又插上Usb將向南的圖紙統統都拷進了U盤里去,而後,不等向南明白過來,打橫抱起椅子上的她,就往外走.

向南雙臂環住他的脖子,"你到底要干什麼啊?"

"你剛剛忙活了近一個時,你不累啊?"

"……"

"不累!"

向南梗著脖子回答他,"所以,趕緊的,把我的工作還給我!"

景孟弦輕笑,"體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看來下次我還能再加把勁!"

"……"

向南覺得他要真的再加把勁的話,自己一定會被他弄死在身下的!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男人的體力好到……幾近變/態!!

向南光想想都覺背脊發涼……

心潮卻顫動不已.

景孟弦最後是將向南抱進了自己辦公室的休息間里.

他將自己的電腦擱放在床上的移動書桌上,又替向南插上U盤,將她的圖紙統統導了出來.

末了,用指間敲了敲桌面,故意警告向南道,"F盤里有重要文件,不許隨便打開查看,知道嗎?"

向南眯了眯眼.

難不成還是她的照片?

可是,看著電腦已經不是從前那台了呀!

景孟弦似乎一眼就看出了向南的心思,嘴角微微上揚,勾出一抹邪惡的弧度來,"提醒過你了,別亂看,少兒不宜的東西."

少兒不宜……

真的假的?

向南半信半疑誒!

"今晚就睡這了."

景孟弦.

向南倒是沒什麼意見,因為她真的挺累了,而且又這個點了,奔波著回家,估計她要累得夠嗆.

所以,她點了頭,然而,抬頭看他,"那你呢?"

"一樣."

"你也睡這?"

向南愣了一下神.

景孟弦看定她,不語.

然後……

意外的,向南居然沒有了後話,只一溜煙的逃去了浴室里,"我要先洗個澡."

"……"

景孟弦以為,向南一定是拒絕他的吧!

甚至于,就在前一秒,他還在思忖如果向南一再要求他回家的話,他該怎麼應付,到底是回家好,還是厚著臉皮賴在她的身邊……

浴室里,傳來'嘩啦啦’的流水聲.

明明隔著厚厚的玻璃門,景孟弦卻仿佛見到了門那邊的那道亮麗風的胴/體,讓他……

有些頭腦沖血,下腹腫脹,喉嚨干澀!

但他還是迅速的強逼著自己冷靜了下來.

因為,他擔心她的身體受不了……

"孟弦……"

忽而,里面傳來向南氤氳的喚聲.

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聽入他的耳底,軟綿綿的,教他有些心神紊亂.

"我可以用哪條毛巾?"

向南隔著玻璃門板問她.

"灰色的."

而後,里面安靜了下來.

一會兒後……

"能不能借我一套浴袍……"

向南沖完了涼,才意識到自己沒有換洗的衣服.

悲劇!

景孟弦從衣櫃里揀了套浴袍出來,敲了敲玻璃門,很快,門板開出一條細縫……

一只光潔的手臂,還染著誘/人的水珠,伴隨著氤氳的霧氣從門縫里探了出來.

景孟弦眸色一緊……

一伸手,便邪惡的將向南從浴室里扯了出來.

猿臂一探……

便將光果的她,強勢的裹進了懷里……

"啊——"

向南顯然沒料到這家伙突然會這麼無恥,"你……"

景孟弦根本不理會向南的羞澀和抗議,彎身一把將她打橫抱起,就扔到了柔軟的大床上去.

"啊……"

向南整個人陷進了被褥中,"景孟弦,你耍流氓啊!!"

她雖是斥著他的,然,嘴角那抹笑,卻是怎樣都無法掩住的喜悅.

景孟弦躬身就朝向南欺覆了過去,俊美無儔的面龐逼近向南,眸光凝住她白嫩無暇的胴/體,眼底的色澤越漸猩……

這是……/欲升起的征兆!

向南就這麼被他赤菓菓的盯著,不掩一物的曝露在他的眼底,感覺……特別……不自在,害羞,別扭?!

向南緊張得去拉被子,試圖將自己的嬌身掩蓋住,卻被景孟弦一把粗魯的扯開來.

再然後……

他如同猛獸一般,重喘了口粗氣,而後,濕熱的唇舌將向南挺起的傲人雪峰深深吮/含住……

"唔……"

向南忍不住低吟出聲來.

手指,摳著被褥,時松時緊……

喉間,干燥得有些難耐.

忽而,他的手指……就朝向南私/密的黑色森林處探了過去.

向南幾乎是下意識的將雙/腿分/開,不自禁的歡迎著他的進攻……

景孟弦低笑出聲來.

顯然,她的聲音,是極其熱愛著他的!

聽到他的笑聲,向南羞愧不已.

懊惱的要將雙/腿閉合,卻被他捉住,不允許她動彈.

他的唇,從她的雪峰上挪開來.

目光看定向南動人的水眸,與她平視,心疼的問她道,"疼嗎?"

他知道自己的某些東西大得有些過分,所以,她承受不住,是正常.

向南咬了咬唇,"一點點……"

景孟弦用手抵開她的下顎,不許她咬著自己唇瓣.

"下次盡量溫柔點."

他保證.

可是,向南卻覺得這句話好熟悉.

這種保證,四年前他可沒少,結果……

沒有結果!

"等等……"

景孟弦捏了捏向南的臉蛋,從她的身上退開了去,開始翻找床頭的櫃子.

很快,從床頭櫃里翻來了一支藥膏.

"把腿分開……"

景孟弦抱著向南坐在床沿邊上,迫使著她將雙腿分開,抬高,搭在自己寬厚的肩膀上.

"干嘛?干嘛!!"

向南自然不依.

這姿勢……

也未免太害羞了點吧!!

景孟弦捉住她的腳踝,不讓她逃,"你以為干嘛?"

"你……你是要上藥吧,不……不用了,又不是特別疼……不需要!"

末了,向南盯緊對面的景孟弦,又看一眼他手里已經開封過的藥膏,面色微微變了變,緒陡然變得激動起來,"我不要!!我不塗!!這還不知道被多少女人用過的,都開封了!!"

好吧!!

她承認,她確實是在……吃醋!!!

而且,吃得特別猛烈!!

景孟弦像是被向南的話給嗆到了一般,猛咳了幾聲,而後禁不住大笑起來.

他舉著藥膏,笑道,"你該不會以為這種藥膏只可以用來塗私/密處吧?"

向南撅著嘴,不理他.

景孟弦無奈,笑著在她身旁坐了下來,將藥膏舉到向南的眼前來,指著使用明同她耐心的解釋,"這只是一支普通的外敷膏,較于其他藥膏不同的地方,就是它能塗在私/密處,用來緩解房/事過後的不適感,懂了嗎?"

"……"

見向南面色微窘,景孟弦嗤笑,蹲下身來,再次捉住她光潔的腳踝,薄唇漾開一抹壞笑,"原來這麼容易吃醋,看來以後我得心點……"

"誰吃醋了?!"

向南嘴硬,用腳背蹭了蹭他,"我只是嫌髒而已!"

景孟弦嗤笑,睨她一眼,"笨蛋!"

這世上能夠讓他蹲下這尊矜貴的身軀,能夠讓他如此細心的照顧著的女人……

除了她尹向南,便再無其他!!

他的溫柔,永遠都只能給這獨獨的一個女人!!

給了她,便再也不能給別人……

當然,他也不屑給!!

有些人,一不心的遇見,人生卻從此因她而改變!

他景孟弦遇見了尹向南,便是如此!

將向南的雙腿,稍稍分開些分,手指沾著藥膏,撫上向南的私/密處.

那種黏黏的潤滑感,還伴隨著一陣清亮的感覺,讓向南忍不住輕噫出來聲.

秀眉因刺激感而蹙起,卻又飛快的因塊感而松開……

雙腿被景孟弦那有意無意的撩/撥動作,惹得輕顫不止.

白嫩的雙/腿之/間,不自禁的漫開一層緋的色澤……

感覺到他的手指,正肆意的在自己柔軟的花/xue口處,來回摩挲著,向南的臉頰燒得通.

扭捏了一下,去踢他,當然,動作幅度很,力道很溫柔,像是那種羞惱的嬌嗔.

"別鬧了!"

景孟弦抬頭看她.

深沉的黑眸里,暈染著一層濃濃的/欲因子,眸色發緊,盯著向南仿佛是要將她焚燒了一般.

向南被他這樣如狼似虎的眼神盯著,緊張的急喘了口氣.

"要不,我自己來吧!"

她提議.

景孟弦性/感的喉頭滾動了一下,卻忽而,一起身,如餓狼撲食般的朝向南罩了過來,將她壓在了床板上.

向南嚇了一跳……

迎上他赤的雙目,能清晰的看見,有欲/望的火苗在他深沉的眼底跳躍著.

再而後,他滾燙的吻,如密雨般朝向南的唇烙印了下來.

那炙熱的溫度,宛若是要將向南融化一般……

讓她,呼吸急促,血液沸騰……

男人那性/感的荷爾蒙味道,將她深深包圍,灌輸進她的氣息間,讓她渾身如同火燒火燎一般……

手,被他溫柔的壓在他的手掌之下.

十指緊扣……

隨著他親吻的動作,握著她手的力道,也一點點加深,加重……

兩個人的手心里,漫開一層薄薄的細汗,濕黏黏的,浸著對方的肌膚,卻是一種……讓人喘息不過來的旖旎之味……

他灼熱的大手,開始不自覺的下滑……

撫過她堅,挺的雪峰,漫過纖細的蠻腰,最後是軟如棉的翹/臀……

捧住它,輕輕往上一提,一頂……

便將向南的黑色森林與自己的昂揚來了個親密接觸,即使還隔著他的西褲,向南卻能清楚的感覺到他那東西的滾燙和壯大!!

粉/臀被他浸濕的大手扣住,揉捏,把玩……

他呵了口熱氣,粗聲挑/逗著向南,"為什麼每次一碰你,就一發不可收拾?"

她捉住向南的手,往自己腫起的下腹處探了過去.

向南一摸到他的腫脹,薄薄的臉皮染上一層暈,"你總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剛剛都已經要過……兩次了……"

向南實在不好意思.

這家伙的能力,是不是也太厲害了些!!

"嗯……"

景孟弦粗嘎的應了一聲,嘴角漾開著笑,"欲求不滿,吃完還想要……"

"……"

向南故作怨念的錘了錘他的胸口,"我還得工作呢!"

"現在不是工作時間!"

都十點了,明明就是睡覺時間!

"你該不會還想……"

"嗯,想!"

某男毫不知恥的點頭,一臉無辜狀.

"……"

向南囧.

"不過……下次吧!"

他卻忽而道.

"啊?"

所以,敢這男人,根本只是鬧著她玩兒的?!

看著向南這副表,景孟弦忍不住嗤笑出聲來,邪惡的捏了捏向南的臉頰,"別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就算再想要,也得等下次喂飽你了!你身體受不了."

"誰想要了!!明明想要的就是你!"

那堅韌的腫脹到現在還抵在她身上,烙得痛呢!

景孟弦失笑,從她身上爬了起來,"我先去洗個澡."

"嗯."

景孟弦順手將領帶扯開,撩至一旁的沙發上,而後,又優雅的去解口上的金色紐扣.

每一個動作間,都儒雅魅人.

讓向南,舍不得別開眼去.

但她還是飛快的裹了浴袍,下床,然後替他將沙發上的領帶拾起來,掛在衣架上.

再然後是他飛來的襯衫,西褲……

直接甩在向南的腦袋上,爾後看著她一臉無辜又郁悶的將衣服從頭上抓下來,景孟弦就在那壞壞的笑,像個惡作劇的孩子似的.

"幼稚!"

向南訓他.

不過……

他的身材……

嘖嘖!當真是完美得如電影里的那些男神似的,無可挑剔啊!!

精壯卻不誇張的肌肉,性/感的肌理線沿著他的身軀流瀉而下,緊窄的腰身是典型的倒三角完美比例,修長的雙腿,筆直而勻稱.

每次見到他,向南總感慨老天的不公.

當然,直到後來的很多年,向南心里卻在感謝著老天的這份不公……

因為,這個完美的男人,到最後,被上帝偏袒的賜予給了她!

以至于,讓她的人生,成為了眾多美少女們心中的痛!

親愛的們,記得把手里的票子留下來,給鏡子捂住,唔到月底哇!麼麼!!

上篇:結局篇(3)——辦公室里的擦槍走火,你儂我儂!(船搖曳)     下篇:結局篇(6)——原來他是染上了毒癮【熱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