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7)——原來這就是愛!  
   
結局篇(7)——原來這就是愛!

下班的時候,向南見景孟弦還在辦公室里忙碌著,她連忙打了車就直奔他家而去.

向南預備給他做一頓美美的晚餐.

而冰箱里已經被陳媽填滿了各色食材,什麼也不缺.

太好了!

向南上午低潮的緒,似乎早已因這些事而煙消云散了.

"嘩——"的一聲,拉開隔著露天陽台的的銀色窗簾,任由著金色的晚霞灑進別墅里來……

向南深吸了口氣,仰面,熱的迎接著今日這最後一束暖光……

這感覺,真美!!

仿佛,連空氣都變得清新了!

向南折身進了廚房,系好圍裙之後,開始忙開了.

淘米,折菜,洗菜……

動作熟練,輕巧.

向南像個孩子似地,在廚房里歡樂的忙碌起來,嘴里還哼著一曲快樂而又甜蜜的歌兒.

"啦啦啦啦啦啦啦~嘣~~蹦~~~~坐在巷口的那對男女,緊緊的抱在一起,一動也不動的呆在那里,時間好像跟他們沒關系,是什麼樣的心什麼樣的心,難道這就是愛!"

向南踏著歡樂的步子從櫥台前閃到水槽邊上,彎著眉眼兒,繼續歌唱.

"啦啦啦啦啦啦啦~嘣嘣~~~坐在巷口的那對男女,臉上沒有表,路燈一盞一盞的熄滅,他們始終沒有上半句,是什麼樣的緒什麼樣的緒,難道這就是愛!啦啦啦啦……嘣嘣~~讓人又哭又笑抓摸不定,讓人飛翔讓人墜落谷底,喔!難道這就是愛!"

"啦啦啦啦……難道這就是愛!!"

向南一雙漂亮的水眸兒都快彎成了月牙兒.

腦袋跟著節奏開心的搖擺起來,不停地重複著最後一句讓人怦然心動的曲調,"難道這就是愛!"

"啦啦啦啦啦啦……嘣~嘣~~難道這就是愛!我想這就是愛……"

這滋味,就是愛!!

一頓飯,在向南的同一歡樂地歌兒中結束.

做得有滋有味.

向南品嘗了一口,果然……美味!!

似乎比從前的任何一次都做得可口.

向南將所有的菜端至餐桌上,一切准備就緒,就只差品菜的那個人了.

抬頭看一眼牆上的石英鍾,六點半了,他應該也要回來了吧!

陳媽臨走前,向南故意讓她先不要同景孟弦提回鄉的事,所以,他現在應該還不知道陳媽已經走了,所以……

他會回來吃飯吧?!

向南像個焦慮的妻子似得,坐在餐桌邊等著.

眼睛時不時的瞄一眼牆上的石英鍾,看著時間一點點流逝,卻始終不見他回來的身影.

該不會在外面已經吃過了吧?

向南等得越發心焦了,正猶豫著到底要不要打個電/話詢問一下時,忽而,玄關門的門鎖響了起來.

向南的心,也一瞬間隨著那開鎖聲而提到了嗓門眼里.

回頭,就見他外面走了進來.

依舊是白日里那套優雅的正裝,即使忙碌了一天,西服卻仍然一絲不苟,修長的身材,挺拔如松的站立在門口,凝著出現在他家里的不速之客.

向南被他銳利的目光剜著,心下有些別扭,但她還是飛快的調整好了心態,堆著笑,沖他道,"怎麼回來的這麼晚啊,飯菜都要涼了,趕緊洗洗手,准備吃飯了,我再去把菜熱一下."

向南像個妻子似地叮囑著他.

末了,端起餐桌上涼透了的菜,又折身進了廚房去.

向南自覺表現得不錯,至少表上是看不出一絲痕跡來,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時此刻,心跳的速度有多激烈,"砰砰砰"的,仿佛隨時都要從她的胸口里蹦出來一般.

端著餐盤的手也已經滲出了細密的汗水來.

然而,餐盤還來不及擱置到櫥台上去,就被景孟弦從中攔截,奪了過去,沒好氣的扔在了櫥台上.

"你怎麼會在這?"

他問.

語氣自然不善.

向南愣了一下.

看著盤子里的菜湯見到了櫥台上,她下意識的蹙了蹙秀眉,繞過景孟弦,拿起抹布不疾不徐的將櫥台上的菜湯擦乾淨,末了才回答他的話.

"陳媽請假回鄉下奔喪去了."

景孟弦蹙緊了眉峰.

"是!她本來是要明天去的,但是老家那邊一直催得急,所以……我讓她提早走了……"

後面這句話,向南已經弱下了聲來……

"你以為你是誰?這個家里的女主人嗎?你憑什麼讓她提早走?!"

景孟弦慍怒的沖向南大聲吼著.

向南也從來不是個好欺負的主,仰著脖子,吼著回敬他,"你吼什麼吼,雖然我讓她走了是不對,可是我這不是自己親自來照顧你了嗎?給你做好了飯在這里等著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是!!我就是不滿意!!非常不滿意!!"

他著,粗魯的扯過向南身上的圍裙,"我不習慣陌生人隨便進出我家!!出去——"

他推著向南就往門外走.

向南自然不依,手臂死命的抱住廳里的石柱子,委屈的大喊,"誰是陌生人了?景孟弦,你這個沒良心的!!有陌生人會為你生孩子的嗎?有陌生人會給你做好愛心飯,乖乖在家里等著的嗎?有陌生人會陪你上/床的嗎?去你的陌生人!!你才是陌生人,你全家都是陌生人!!"

向南像個潑婦似得大喊著.

景孟弦一時間怔在原地,看著她有片刻的晃神.

向南見他晃了神,就想往里逃,卻還是被他揪住了衣領,毫不客氣的拉著扔出了玄關門外去.

連拖鞋也沒來得及換下.

而後……

"砰——"的一聲,甩上/門,毫不留的關在將她關在了門外.

"喂,喂喂————"

向南不甘心的拍著門板大喊,"景孟弦,你這個沒良心的混蛋!!"

居然還真把她給扔了出來!

這厮……

向南氣得咬牙,忽而才想起陳媽留給她的鑰匙,忙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空的.

糟糕!!

向南又急切的抓了抓衣服口袋,沒有.

臀袋,也沒有!!

該死……

鑰匙留在包里了!

包還在景孟弦的廳里擱著呢!!

向南氣得跺腳,最後干脆毫不客氣的用腳踹著他昂貴的門板,"景孟弦,你這個膽鬼!!你以為這樣躲著我就行了嗎?我告訴你,我會像貞子一樣,纏著你,纏你一輩子,從你的電視機里爬出來,鑽進你的夢里,再霸占你的心,你以為我是要得到你的愛嗎?呸!!我要把你那顆黑心,一口一口的吃掉……沒良心的!!!"

向南一邊著,還一邊用豐富的表沖著可視電/話里用動作描繪著,那一口一口要把他吃掉的表,還當真表達得栩栩如生.

向南泄憤的罵完,又狠狠地踹了門板三腳,結果把自己的腳都給踹疼了,秀眉斂做一團,急忙彎身去揉自己的腳趾.

景孟弦站在可視電/話機前,看著里面那張繪聲繪色的臉蛋兒,緊繃的唇角卻不自覺的松懈開來.

一抹笑,不自禁的流瀉出來,卻飛快的被他收斂住,又重新換上了一板一眼的冰冷神.

"你把我的包給我!"

向南拍他的門板,"我的包在沙發上,跟我拿出來!"

景孟弦聞,這才折身回了廳里.

果然,沙發上還擱著她的單肩包.

門,再次旋開,卻還等向南反應過來,包就砸進了她的懷里來.

然而,是她那雙精致的高跟鞋,被一只大手拎著,毫不留的甩出了門外來.

"你……"

"砰——"

向南漂亮的臉蛋兒,差點撞到門板上,氣結.

"你,你……"

向南的表幾近扭曲.

但她還是快速的讓自己鎮定了下來.

不讓她進是吧?她就偏要進!

不讓她纏著對吧?她就要像個陰魂不散的幽靈一般,每天跟在他的身後,讓他天天煩不勝煩!!

直到有一天,他習慣了她,到時候她非讓他哭著求她留下來不可!

這混球!!

向南下定了決心,開始翻找包里的鑰匙.

啊哈!!

找到了!!

向南拿出鑰匙,飛快的轉開了玄關門的門鎖,但她的動作非常心……

她盡可能的將旋鎖的聲音降到最低,不讓里面的景孟弦發現.

向南心翼翼的將門打開,探了個頭顱進門縫里,左右環顧了一眼四周,確定沒有見到那個男人的身影後,向南方才踮著腳兒快速的溜了進來.

然,才一走進大廳,就見景孟弦正坐在餐廳里,吃著她那幾盤已經冷掉的飯菜.

向南心里忽而一疼……

鬼使神差的就走進了餐廳里去.

當真像個幽靈般的出現在了景孟弦面前,"先熱一熱再吃吧!都涼了……"

"咳咳咳——"

景孟弦顯然沒料到向南會突然出現.

含在嘴里的青菜還未來的及咽下去,被向南這麼一嚇,差點卡住,只能狼狽的干咳嗽.

向南忙遞了水給他,替他拍了拍後背,"你慢點吃."

"你怎麼進來的?"

景孟弦抬頭,怒視向南.

一張臉掠起異樣的暈,不知到底是被嗆到的緣故,還是因為被向南抓包的原因……

起初見到向南在自己家里,他只天真的以為是陳媽還在的時候她進來的,可現在看來,顯然不是.

"我……我從窗戶溜進來的!"

向南當然不會自己是揣著鑰匙進來的!

呵!她才沒那麼笨呢!

但……

向南卻忘了,這話的時候,前提是,把鑰匙收起來!

為了掩飾自己的心虛,向南的手還不停地搖晃著,卻忽而……

被景孟弦一只大手緊緊扣住了她揮舞著的手腕.

而後……

就在向南眼皮底下,他一下,一下,殘忍的從她的手里,將那片鑰匙,抽了出來.

"從窗戶溜進來的?"

他冷笑,拿著那片鑰匙囂張的在向南面前晃了晃,"那這是什麼?"

"你還給我!!"

向南去奪,卻被他躲開.

"尹向南,請你搞清楚,這是我家里的鑰匙!!"

景孟弦收起來,握在手心里,不肯還給她.

"這是陳媽給我的!!所以就是我的,還給我!!"

向南把歪得也能成直的.

"是嗎?"

景孟弦冷冷的掀了掀唇,"把家里的鑰匙隨便給一個陌生人,看來我該考慮是不是要換個家政了!"

"你……"

向南顯然沒料到他會這麼絕,登時就氣得臉脖子粗了,"你這人沒良心,你可還真沒良心!你知道陳媽對你有多好嗎?你居然開除她就開除她,再了,她給我鑰匙也是因為……"

"夠了!!"

向南的話,還沒來得及完,就被景孟弦冷漠的打斷開來.

"夠了,出去!!"

景孟弦指著大廳門口,一臉清冷,決絕.

向南嘴一撅,"不走!"

景孟弦眉峰一跳,顯然是被她給氣到了.

下一瞬,干脆拉著向南就往外走.

大手握著她的手腕,非常用力,勒得向南直喊疼,卻也不見他松開半分.

直到把她再次甩出門外,景孟弦還不忘冷聲警告她,"以後再敢踏進這張門,試試看!!"

而後……

"砰——"的一聲,玄關門再次被狠狠地甩上.

向南一震,回神過來,才猛地意識到自己又被他無的丟了出來.

"壞蛋,壞蛋————"

向南沖著可視電/話大喊.

一雙腳兒連環揣著他的大門.

踹累了,才終于停了下來.

心頭,失落感一點點加重……

璀璨的夕陽,早已散去,留下的,只是那越漸深沉的黑暗將她深深籠罩.

向南像個被丟棄的孩子一般,孤孤單單的站在那里,不知何去何從.

她沒了心思,卻也不想走.

想到陳媽的那些話,想到他獨自一個人承受的那些苦楚,向南就沒辦法抬腳離開.

干脆抱著包,就在他門口前的階梯上,靠門坐了下來.

她絕對沒有要博取里面男人的同心的意思,只是,單純的不想走……

單純的想要陪著他而已!

景孟弦看著餐桌上那幾盤早已冷卻的菜,眸仁深陷幾許,到最後,還是決然的將所有的菜倒入了垃圾桶里去.

就像把她對他所有的用心,一同扔掉!!

因為,這樣的好……

不該給他這樣的人吧?

癮君子?

不!他心里清楚得很,他不單單只是……癮君子而已!!

他身上背負的東西,會足以把她所有的幸福,壓垮!!

會讓她和他的兒子,一輩子抬不起頭……

所以,就讓這個惡心的秘密,一輩子埋葬起來吧!!

門外,徹底安靜了下來.

她走了.

盯著可視電/話里那空空的屏幕,就如同把他的心也掏空一並帶走了般.

深眸黯了下來,折身,上樓.

………………………………………………

夜里,景孟弦餓了.

下樓到冰箱里尋了一圈,也不見任何熟食的影子.

看著垃圾桶里被他倒掉的那些佳肴,心里一痛,知覺剛剛自己太壞,亦不知道這時候的她,心里會不會還在繼續難過……

闔上冰箱,出了廚房,隨手捏了廳里茶幾上的鑰匙就往外走.

去超市.

買點酒水.

玄關門一打開,忽而,一抹嬌影就順著門板往里滑了進來.

景孟弦微愣,驚愕.

她,居然還在?!!

而且……

還靠在門板上睡著了?

看著昏睡在自己腳邊的向南,景孟弦心弦一扯……

心頭銳痛了一下.

"向南?"

他將向南從地上扶坐起來,輕輕拍了拍她的臉蛋,"醒醒!"

這個笨蛋!!

"尹向南——"

"唔唔——"

向南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轉醒了過來.

"孟弦……"

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一見景孟弦那張俊臉,向南瞬間清醒了不少.

見他拎著鑰匙,向南狐疑道,"你要出去嗎?"

"回去,別像個乞丐似的睡在門口!"

景孟弦不回她的話,蹙著劍眉,沒好氣的轟她.

向南不以為意,"我不是故意睡著的,本來只是想在這里坐一坐,看看星星,結果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看星星?"

景孟弦哂笑,"你當你自己還是孩子嗎?幼稚!"

他著,便順手將門掩上了,也不再理會向南,邁步就沿著階梯往下走.

"喂!喂喂!!"

向南連忙跑著跟上,"景孟弦,你去哪里?"

景孟弦不理會,單手抄在口袋里,往前走.

"喂——"

這厮居然直接把她當成了透明人.

向南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奔過去,像個無賴似地挽住他的胳膊,就再也不肯撒手了.

他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上篇:結局篇(6)——原來他是染上了毒癮【熱薦】     下篇:結局篇(8)——這是這個世界上最沒有資格做人母親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