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8)——這是這個世界上最沒有資格做人母親的女人!  
   
結局篇(8)——這是這個世界上最沒有資格做人母親的女人!

向南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奔過去,像個無賴似地挽住他的胳膊,就再也不肯撒手了.

他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景孟弦劍眉斂起,停下腳步,冷硬的至她的手里把自己的胳膊抽了出來.

然後,一發不語的繼續往前走.

向南氣得跺腳.

再追上去,"這麼晚了,你干嘛去?"

她識相的沒再去粘他,而是追在他的身後,探著顆腦袋隨著他的步子往前走著.

景孟弦不理會向南,徑自往停車場走.

"我有點餓了……"

向南揉了揉自己扁平的肚子,撇著嘴,扮可憐,"你這男人也真是夠狠的,人家好心好意的把菜全部做好,結果呢,一個人躲里面吃獨食,讓我餓得前胸貼後背的,你心里也過意得去啊?"

景孟弦聽聞向南的話,眉峰不著痕跡的斂了斂,漆黑深邃的眸仁里泛起淺淺的波痕.

向南自然是看不到他的緒變化.

"景醫生……"

向南依舊恬不知恥的從他的身後探著透露,遲疑了一下,以商量的口吻同他道,"那個,能不能進屋拿點吃的給我墊墊肚子?我好像……有點胃疼了!對,胃真的有點不舒服了,哎呦……"

向南用她那浮誇的演技表演著胃疼的模樣,巴掌大的臉兒皺成了一團,手使命的挫揉著自己的胃部.

景孟弦回頭看她.

疏冷的眉眼間,清清淡淡,沒有多余的一分緒.

"尹向南,你天生不是做演員的料."

他淡淡的起唇,毫不留的戳破她的謊.

"咕嚕……"

回應景孟弦的是,肚子抗議的叫聲.

景孟弦眸光閃爍了一下.

向南一下子就委屈了,"胃疼是假,那這個總是真的吧?我真的快餓癟了!!"

"誰讓你賴在這不走的?"

景孟弦態度依舊尖酸刻薄著,但嘴里的話還是微微變了腔調,"冰箱里沒有熟食,得去超市買."

這話的意思是……

要她陪著一起去超市?還是他現在就去超市買給她吃?

不管了!

"好!一起去買!!"

向南舔著臉就追了上去,景孟弦一開車鎖鍵,她就如一陣風般,卷入了他的副駕駛座上去.

自行系上安全帶,像個乖孩子似得,靜靜等著'司機’過來.

景孟弦站在外面,微微遲疑了半秒,後方才邁步走上前來.

倆人很快就到了超市.

倒沒選什麼特別的東西,就只在貨架上挑選了幾包泡面,還有一些速食餃子就作罷了.

回來的路上,向南一直喃喃著餓瘋了,一進景孟弦的屋子,就直奔飲水機旁邊,沖泡面.

其實她向來是鄙視吃泡面這種東西的,可如今看來,用來墊墊肚子,倒是不錯的選擇.

向南將兩桶泡好的方便面端著從廚房里走進餐廳來,才預備轉身去喊廳里的景孟弦,卻一眼見到了垃圾桶里的菜.

她臉兒一沉.

景孟弦從廳內走近餐廳來,看著她注視著腳邊的垃圾桶,他瞬間了然了過來.

眸色閃了閃,清冷道,"以後不要再過來了,你做的東西,我不愛吃."

向南緊咬下唇,抬頭,慍怒的瞪他,"泡面還是我沖的呢!那你是不是也不吃啊?"

結果呢?

景孟弦當真又回廚房,沖了桶泡面出來,坐在餐廳里,完全將向南當成透明人的,端坐在餐桌前吃了起來,也不顧餐桌上另外兩桶正冒著熱氣的泡面.

氤氳的熱氣,從面桶里緩緩升起,浸入向南的眼眸里,如同給她籠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氣.

當下這種況,按照劇正常走向來,這時候脾氣正盛的向南,就該一甩臉,頭也不回的奪門而出的.

但……

她到底還是忍了下來!

她每次一想到這麼些年來,這個男人為自己和兒子所做的那些事之後,她所有的怒氣便統統壓了下來.

她知道,他現在要的是溫暖,是無條件的支持和陪伴!

他推開自己,是為了自己好,可是……她不需要他的這份好!!哪怕他再次毒癮發作,拿著刀架在了她脖子上,她也……不走!!

向南居然一屁股就在餐桌上坐了下來.

而且,還是緊緊地粘著他坐著的.

景孟弦似乎有些驚詫,吃面的動作,明顯的僵了半秒.

劍眉深蹙,偏頭,疏冷的睇著他,"尹向南,你沒脾氣的嗎?"

這麼逆來順受,當真不想她的脾氣!

"那東西能填飽我現在餓癟的肚子嗎?"

向南揚起腦袋不爽的問了一句,末了,又低下腦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還故意把面條吃得'嗦嗦’響,時刻證明著自己強大的存在感.

景孟弦有些無語.

向南飛快的吃完一桶,末了,又抹了一把自己的嘴兒,捧起第二桶……

繼續吃!!

景孟弦哪怕就是吃個方便面都是優雅的.

竹筷隨手那麼攪一攪,吹一口氣,送入嘴里,動作高貴,卻一點也不娘泡,而反觀向南,明明長著一張清秀的臉蛋,吃起東西來卻完全像個女漢子.

是的!她就是在慪氣,把悲憤完完全全的化作了食量.

一口氣把兩桶面吃完,連湯水都被她喝盡以後,毫不客氣的打了個飽嗝,擦了一下嘴,起身,拎起包就走.

"砰——"

門被甩上,聲音特別大.

明顯在拿門板撒氣兒.

路燈下,瀟灑的背影在窗外漸行漸遠,卻始終都沒有不舍的回頭來看一眼.

景孟弦深沉的視線落在她離開的背影之上,漆黑的深眸,黯然了下去.

起身,舉步邁出餐廳,往二樓的書房而去.

邊走,邊撥了通電/話出去.

"雷叔,是我!"

景孟弦在電/話里的聲音,清冷,沒有分毫溫度.

而電/話里的雷叔,便是溫純煙的干哥哥,黑道老大雷霆手.

"有時間出來坐坐吧!世侄找您談點事兒……"

景孟弦懶懶的倚在落地窗邊,森冷的目光注視著窗外略顯蕭條的夜景,漆黑的瞳仁里泛著駭人的冰寒.

"好的,那我先掛電/話了."

景孟弦闔上手機.

金屬打火機,在他的手機,一啟和關,發出'砰砰砰’的聲響,在安靜的書房里,尤顯得有些刺耳.

黑幫……

同那幫黑心的人,掛上了鉤,他要如何才能全身而退?

每年的十億交易,他們又怎肯輕易撒手讓他離開?

此刻,他的心里,沒有多少把握,但……

為了洗白自己,他必須得,拼手一搏,哪怕,付出生命!!

只是,髒了手的人,真的洗洗就能白了嗎?

想到向南那雙純粹的水眸,以及兒子那雙天真清澈,且滿是崇拜的眼睛,景孟弦心里憋得難受.

想抽煙,但最後到底還是忍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周末,向南正陪著陽陽逛商場.

無外乎就買些還沒備好的生活用品,向南邊買邊琢磨著自己也該把回國定居的事兒提上日程了.

可是,這事兒有多麻煩,她也不是不知,何況,還沒跟老媽商量的.

其實,她是真開不了這個口.

老媽要知道自己到底沒能和路易斯成,心里定當會遺憾且傷心的吧?

向南也不知自己為何非這麼執著,但愛到了這個份上,好像容不得她有過多的掙紮.

明明是來給陽陽買生活用品的,結果,他捧了一堆子的零食扔推車里.

而且,大部分的還是垃圾食品.

向南一一把關之後,把那堆垃圾食品又全部擱回了貨架上去.

家伙一張嘴兒都翹得老高了,"這也不能吃,那樣不能吃,人生還有什麼樂趣!"

"……"

才多大,就嚷嚷著人生沒樂趣?

向南故意拍了拍他的後腦勺,"不許裝大人話."

"我才不想當大人呢!"

家伙摸了摸自己'受傷’的後腦勺,"你們大人的生活更無趣!老爸就會裝酷,你成天就會苦著一張臉,你看我路易斯爸爸,每天就會獨自一個人坐在陽台上品酒……多無趣!!"

"……"

家伙的話,讓向南心頭微痛.

不知是為景孟弦,還是為路易斯,還是為自己.

卻忽而,聽得一道拔高的聲音,嫌惡的喊著她的名字,"尹向南?"

向南順著聲音看過去,皺眉,下意識的將腿邊的陽陽往自己身後一藏,"溫夫人."

對!

前方的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個讓向南現在恨得牙癢癢的婦人,溫純煙!!

那個心狠手辣的母親!!

不!!她根本不配'母親’二字,這樣的女人,只會玷汙這個神聖的稱呼而已!!

向南的動作,無疑引起了溫純煙的注意.

她身後的陽陽狐疑的眨巴著雙眼,正探著顆腦袋往外瞧著.

溫純煙本來扭曲的面龐一喜,眸仁里泛出精光來,"天!他就是我們家的孫子陽陽吧?"

她一副熱絡的樣子就朝陽陽疾步迎了過去.

完全忘了當年是怎樣狠心的想要弄死還未從繈褓里出來的他.

向南被溫純煙這副欣喜的模樣嚇壞了.

臉色一白,忙拉著陽陽防備的後退幾步,"你別過來!!"

她儼然是護犢的母親,唯恐溫純煙會對自己的兒子做出什麼傷害的事來.

陽陽天真的雙眼里也流露出了恐慌的神,忙學著媽媽的樣子,連連後退了幾步,藏在了向南的身後,只探出雙烏溜溜的大眼,同樣防備的瞪著對面的老婦人.

總覺得這位老婦人有點面熟……

好像是在哪里見過的吧?但是,他記不得太清楚了.

溫純煙見自己的孫子這般防備的瞪著她,她有些急了,卻也更加惱火向南.

"你這什麼態度,不管怎樣,陽陽都是我的親孫子!!"

之前,她確實不認可陽陽的存在.

可如今,知道兒子因為毒素的緣故不能生育之後,她便開始想念這個一直流放在外的孫子了.

每次看見那群貴婦們兒孫滿堂的時候,再看她,從來都是孤苦一人,甚至于連自己唯一的兒子都不肯留守在她身邊,那時候的她,想來心里便全都是苦楚……

越是如此,她便越是希望自己有個孫子能圍在她的腳下……

現在眼看著自己孫子已經在面前了,她一定要想辦法把他放在自己身邊不可!

"陽陽,來……叫奶奶……"

溫純煙盡可能的讓自己看起來親和一些.

堆滿著笑,沖向陽伸出了兩只手.

陽陽卻連忙往後退了幾步,一顆腦袋低得很低,嘴兒抿著就是不肯開口.

向南很是厭惡溫純煙這副模樣,她緊緊牽住陽陽的手,正色道,"溫夫人還請你自重."

她著,高傲的別開臉去,"陽陽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

而且,她丁點都不希望跟她有分毫的關系!!!

這樣殘忍的人……

"你什麼?!"

溫純煙的面色已然扭曲,"他跟我沒關系?他可是我兒子的兒子!!"

"你兒子?"

向南冷笑.

一步走近她,毫無畏懼的迎上她銳利的眸子,"你兒子是誰?孟弦嗎?溫夫人,你捫心自問一下,你配不配當他的母親!!"

"你……你憑什麼教育我!!!"

溫純煙氣急敗壞,一揚手就預備賞向南一巴掌,但被向南敏捷的攔截了下來.

"還想欺負我?你以為我還會任你打罵嗎?"

她著,憤怒的一把將溫純煙甩開,"當年是看你是孟弦的母親才尊重你!!而現在,你根本不配'母親’二字!!!"

"你為什麼要欺負我媽媽!!!你是壞人,你是壞人!!你走開!走開——"

陽陽也不知什麼時候沖了出來,一把跑到兩個人之間,氣憤的推了推溫純煙.

手的勁兒不大,但他的怒氣卻不.

儼然像個男子漢似得,不允許任何人欺負他的媽媽.

"陽陽,不可以!"

向南喊了一句,忙將陽陽拉開.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陽陽到底還是繼承了她溫純煙的血脈,所以陽陽不能對自己名義上的奶奶無禮.

溫純煙也沒料到陽陽會這麼討厭自己,一時之間愣在那里,不知該如何是好.

一張老臉兒,一陣白一陣的,明明想發火,但想到自己的孫子還是強逼著將火氣壓了下來.

"陽陽,我是你奶奶,來!叫聲奶奶,奶奶給你糖吃!"

她強堆著笑,生澀的哄著臭著臉的陽陽.

向南只在一旁看著,不發一語.

陽陽非常不識趣的往向南的身後一躲,"陽陽不喜歡吃糖!"

撒謊.

剛剛還不停地往自己推車里塞糖果呢!

陽陽哼哼鼻,"糖吃多了會長蟲子的!"

臉蛋揚得很高.

向南最後還是了話,"溫夫人,你想干什麼呢?"

溫純煙沒好氣的白了向南一眼,"陽陽是我孫子,我遲早有一天會把他要回來的!!"

向南一聽這話,氣不打一處來,"你別做夢了!!就算是死,我也不會把陽陽給你的!!"

向南著,將陽陽護在懷里,緊緊的,狠狠地瞪著溫純煙道,"我絕對不會讓我的兒子繼續遭受你的迫/害!!"

"你……你……"

溫純煙氣得牙根癢,恨不能又再次揚手給向南一巴掌的,可是看著自己的孫子在場,她實在不好發作.

現在的她,就一心想把自己孫子弄回來.

可她溫純煙什麼時候又受過這種氣?!

"尹向南,我告訴你!!"

溫純煙直指向南,"這輩子我都不可能讓我兒子娶你!!而我的孫子,也絕對不可能認你這種踐人當媽!!"

"我才不是你的孫子!!"

這話的是,當然是陽陽.

他沖在向南面前,仰著顆腦袋,跟個斗雞似得,沖著溫純煙大喊,"我不是你孫子!!你不是我奶奶,我沒有你這樣的奶奶!!你走開!走開——我討厭你!!不要打擾我和媽媽逛商場!!討厭,討厭————"

家伙放聲大喊著,喊著喊著,連眼淚都快湧出來了.

一想到自己可能跟媽媽分開,再堅強的他,也忍不住泛起了淚光.

向南看著心疼,連忙將東西摟入懷里來,哄著哭了的陽陽.

"陽陽乖,媽媽不會讓你被人搶走的,知道嗎?"

"嗯嗯!"

陽陽抹了把眼淚,腦袋歪進向南的脖子里,抱著她的頸項,撒嬌道,"陽陽一輩子也不跟向南分開!"

向南心里暖洋洋的,窩心得很.

笑了笑,這才又將視線回落到對面的溫純煙身上.

"溫夫人,請你以後不要再這樣了,你嚇到我兒子了!另外……如果你真把孟弦當你兒子的話,還勞請你對他仁慈些!!"

向南這話的時候,幾乎是咬著銀牙的.

"我從沒見過,給自己兒子注射毒品的!!我想普天之下,真的……就您這樣一位'偉大’的母親了!!"

向南起這話的時候,真的還恨極了她.

向南簡直不敢想像,孟弦在受著這些痛苦的時候,對這位母親到底作何感想,是痛?還是恨?

大概,都有吧!!

"我那只是個意外!!"

提起當年的事,溫純煙臉色非常難看.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要沒有心疼,那一定是假的.

但她依舊強壯鎮定,高傲的攏了攏肩上的高級斗篷,冷哼道,"再了,那毒品對我兒子也沒有造成什麼傷害,你少在這里給我亂扣帽子,我夠不夠資格做他的母親,我自己心里清楚,我做哪件事不是為了他好?!!"

"為了他好?呵!你覺得他現在好嗎?"

向南一聽這話,心里的火氣更甚.

"溫夫人,一支濃度那麼高的毒品藥劑,打入他的大腦里,你覺得他會好嗎??你知不知道,就因為你的那支藥劑,讓他這四年來一直沉浸在痛苦里,黑暗中!!他為什麼要一個人搬出去住?因為他隔一段時間就會毒癮發作,他毒癮發作的時候,你見過沒有?!!你知不知道他毒癮發作的時候會把自己弄得滿身是傷?你看著會心疼嗎?那可是你兒子!!不,你一定不會心疼!!!像你樣的母親,根本沒有心,怎麼可能知道心疼的感覺!!!你唯一會做的,就是想方設法的把你兒子推入黑暗的深淵!!!他喜歡什麼,你就讓他放棄什麼,不喜歡什麼,你就非逼著他去追求,去擁有!!!你永遠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兒子的痛苦之上!!你就是全世界最最最自私,也是最最最最沒有資格做人母親的女人!!!"

這一大段話,向南幾乎是扯著嗓子喊完的.

喊完以後,喉嚨啞了,眼眶也濕了.

"所以……別再做夢我會把我兒子交給你這樣的惡魔!!!這輩子,都不可能————"

向南撂下狠話,厭惡的別了一眼面色慘白如灰的溫純煙,抱著向陽,推著推車,轉身疾步離開.

像避著瘟疫一般!

留下溫純煙獨自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臉色越漸慘白……

最後終于挪動了腳步,卻慌神得有些找不著北了,一個人在商場里失魂落魄的轉悠著,最後,到底還是蹌步出了商場.

溫純煙一出商場就找到了景孟弦.

"媽,怎麼這時候來了?"

景孟弦給母親開門的時候,見著溫純煙倒有些意外.

他的神依舊清清淡淡的,沒有什麼多余的表.

溫純煙一見自己兒子,眼眶忽而一,差點就哭出聲來.

"兒子,媽……媽就是想你了,來看看你."

景孟弦覺得母親的緒有些不對,他眉目深斂,凝目看著她,沒有話.

溫純煙進了屋子,看著房間里空蕩蕩的一切,她皺了皺眉,"陳媽呢?不在?"

"嗯,陳媽鄉下的親人逝世,回家奔喪去了."

景孟弦簡明回答.

"那你豈不是還沒吃飯?"

溫純煙看一眼時間,"這都十二點了!早餐也沒吃,對不對?"

"吃了."

他的是早餐.

一大早就有個極度熱心的女人來給他送早餐,本想不開門的,哪料她一直摁著門鈴不放,最後把門鈴電池下掉了,人家干脆拍門板,門板都差點被她拍穿了,她卻還誓死不放棄.

景孟弦最後到底是心疼向南的手,還是給她開了門.

每次他們的對峙,到最後都是以他的失敗告終.

而他,每次都是因為……舍不得!!

該死!!

"午飯都還沒吃的吧?"

溫純煙一邊著,一邊走進廚房里,"你呀,陳媽不在,也不告訴媽,我讓李嫂過來不就行了?都這個時候了還餓著肚子!太不會照顧自己了!實在不行,就搬回來住,媽放心點!"

景孟弦劍眉蹙得越深了.

"媽,我不會回去了!你也別替我/操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他的態度,很是疏離,冷漠.

溫純煙拿圍裙的手,微微一僵,臉色也微微變了變,卻很快的堆起笑,換了個話題,"這頓飯媽給你做吧!"

她著就將圍裙圍到了自己身上來.

景孟弦見狀,愣了半秒,才道,"媽,你在做什麼?"

他清俊的面龐上,沒有分毫的欣喜,有的,只是不理解.

母親突然這樣,確實讓他有些受寵若驚.

"什麼做什麼?給自己兒子做頓飯,有什麼大驚怪的?"

"別做了,你不適合呆在廚房里,我吃外賣就好."

景孟弦分毫面子都不給.

"不許吃外賣!現在地溝油那麼重,也不怕吃出毛病來啊?這頓飯,媽做定了!!"

溫純煙堅持.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心里對兒子那濃濃的愧疚感.

正當景孟弦還要什麼的時候,忽而,家里的門鈴響了起來.

景孟弦一愣,心下瞬間明白是誰了.

吃飯時間到,除了那個女人,還能有誰呢?

看一眼自己的母親,景孟弦有些遲疑了.

"誰啊?"

溫純煙問他.

景孟弦沒有回答,兀自往玄關門走去.

打開可視電/話,果然是向南.

而且……

手邊還牽著他的兒子!!

這招倒是不錯!!

見過老爸把兒子留在門外的嗎?

回頭,看一眼廚房里的溫純煙,最後,景孟弦到底還是給向南開了門.

景孟弦這麼快開門,向南一點也不奇怪.

因為今兒她帶來了開門法寶,比鑰匙更順手,是不是?!

"誰來了啊?"

向南才一進門,就聽得溫純煙在廚房里問.

向南一愣,連她腳邊的陽陽都驚了一下.

這會,向南就想趕緊牽著陽陽遁掉的,可……還是被溫純煙給逮到了.

她穿著圍裙從廚房里走了出來,一見向南,那張笑著的臉,瞬間一變.

向南見自己已經暴露,再裝慫就顯得有些丟人了,連忙挺胸,迎上她答話道,"是我."

"陰魂不散!!"

溫純煙罵了一句.

再然而……

居然只是,轉身就進了廚房去?!!

這讓向南,當真有些……無法適應!

她伸長脖子,問景孟弦,"你媽……剛剛沒趕我走?"

她簡直不敢相信!

景孟弦不置可否.

"這可真是奇了怪了,難道她當真良心發現了?"

向南摸著自己的下巴,嘟喃了一句.

景孟弦斂目看她,表示疑惑.

向南想了想,還是將今兒在商場里遇到溫純煙的事,全盤托出的告訴了景孟弦.

而且,告訴他,關于染上毒癮的事,她也分毫不隱瞞的全部告訴了溫純煙.

末了,還不忘補充一句表明自己的立場,"雖然她是你媽,你不忍心,但我忍心!誰傷害我愛的人,個個……必誅之!!!"

向南著,就在胸前用雙手比了個大叉!!

景孟弦眉峰一挑……

凝著向南的眸仁,深沉了些分.

向南舔了舔舌,點頭,慷慨的承認,"對!我的愛人就是你!你嘚波吧!"

"……"

太直白,直接弄得景孟弦無話可了.

向南腿邊的東西似乎真的看不下去了,扯了扯老媽的手,一本正經的教育道,"向南,女人要矜持!太直接的,男人不喜歡!"

他著,一顆腦袋還搖成了撥浪鼓.

臉上老成的表,寫著無藥可救,著實讓向南有些抓狂.

"你懂什麼!"

向南抱著他,往大廳里走,將他擱置上沙發上坐好,爭辯道,"當年我就用這招追到你老爸的!"

景孟弦聽到這話,忽而覺得有些好笑,繃緊的唇角不自覺的揚高.

照,這種時候向南應該進廚房去幫個手,或者直接將活兒攬上來的,但她到底沒有.

當媽的大概是想補償補償兒子了,她又何必攬了這份心意去呢?

景孟弦進了廚房.

"媽,他們倆還沒吃飯."

他的意思,自然是讓溫純煙記得把他們倆的米飯一起煮了.

"我只做我孫子的,你讓她出去吃!!"

溫純煙臉色很差.

"那我帶他們出去吃了."

景孟弦完,轉身就要走,卻被溫純煙一手給扯住,"兒子,你非得氣死我不可?"

景孟弦不著痕跡的拿開母親的手,淡然道,"人與人的感是相互的,你尊重我多少,我尊重你多少!"

他完,就要出門.

"行了!!怕了你了!想好好跟自己兒子吃頓飯都不行!!在你眼里是不是就只有她,沒有我這個當媽的啊?"

溫純煙著,又從米桶里舀了一勺米進鍋.

景孟弦不回答溫純煙的話,扯了扯唇,淡淡一笑,拿過母親手里的飯鍋,"我來淘米吧!你洗菜."

見兒子難得的露出一絲笑,溫純煙也登時就綻開了笑容來,心里的喜悅更是難以喻.

"好好好!咱們母子倆一起做……"

她忽而覺得,這感覺,有些不太現實.

什麼時候,她和兒子居然可以一起在廚房里忙碌起來了……

什麼時候,她的兒子居然願意跟她這麼親熱的話了?

這簡直就像一場夢……

然,溫純煙不知道,其實,美好的生活都是那些摒棄了奢華的外表,所剩下的樸實的內在……

越質樸的生活曲調,越幸福!

但她,卻一直不懂,從來不懂!!

一頓飯做下來,花去了一個時.

四個人坐在餐桌上,怎麼看怎麼都覺得怪異.

兩個大不一的男人倒像個沒事人兒一樣,泰然自若的吃飯.

兩個女人……

就是莫名的,像有一道火光從倆人間拉過一般,那種相互排斥的電火,簡直影響食欲.

但向南打算不予她計較.

畢竟她溫純煙是長輩!

【今兒繼續給大家加更了,希望大家能幫鏡子把月票留到月底翻倍哇,非常感謝!!】

上篇:結局篇(7)——原來這就是愛!     下篇:結局篇(9)——景孟弦,我們領結婚證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