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9)——景孟弦,我們領結婚證去吧!  
   
結局篇(9)——景孟弦,我們領結婚證去吧!

【月底啦!!求月票啦!!加更的哇!!親愛的們!】

向南舉筷夾菜,卻不想,溫純煙手里的筷子也立馬就跟著下了來,夾住了向南手里的那塊瘦肉.

向南皺眉.

但,還是松了手.

雖有不悅,可她還不至于氣到連塊肉都要同她計較.

溫純煙將肉片夾走,卻毫不客氣的往桌上盛骨頭的碟子里一扔.

"髒了!"

她淡淡的補了一句,低頭,沒事兒般的繼續吃飯.

向南氣結.

卻見桌上,兩個男人紛紛都夾了一塊肉片朝向南的碗送了過來.

頓時,向南心里的郁氣一瞬間就消了.

瞬間被暖意取代,卻還有些不好意思.

而對面的溫純煙臉色頓時變得難看到了極點.

仿佛是察覺出了她緒的不理想,陽陽看一眼自己的老爸,而後,那片瘦肉繞過了向南的碗,最終落在了溫純煙的碗里.

的他,雖然不懂人世故,但不管怎樣,他也不希望這頓飯吃得氣鼓鼓的.

而景孟弦的那片肉,已然穩穩的落在了向南碗里.

大的安撫大的.

的安撫老的!

兩個男人的作用,似乎在這里被充分展現著.

"謝謝……"

向南同景孟弦道謝.

而對面,溫純煙本是擰巴的臉色,一瞬間因為自己的孫子給夾了菜,整張臉都堆起了笑容來.

"哎呀!!都孫子才最懂得疼老人,看看,看看!!我們家乖孫子多懂事……"

溫純煙眉開眼笑,忙將陽陽夾的菜送入了嘴里,末了還不忘替陽陽也夾了塊,放進了他的碗里.

"乖孫子也多吃點!!奶奶做的味道怎麼樣?合不合你的口味呀?"

溫純煙討好的問著向陽.

向陽倒是一句話都不,本還想悶著腦袋繼續吃飯的,見溫純煙一直笑盯著自己,他也只好點了點頭.

算做認可了!

面上跟他爸一樣,酷酷的,不帶分毫多余的表.

"哎呀,你喜歡就多吃點!來來來……"

溫純煙又夾了一堆子的菜放進了陽陽的碗里.

陽陽悶聲悶氣的道了聲謝,"謝謝……"

向南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對面的景孟弦,而對面的男人,也心領神會的看著她.

顯然,兩個人都覺得今兒這頓飯,氣氛好像……

有些詭異!!

按理,應該是那種兩看生厭,且劍拔弩張的吧?

可是,好像因為陽陽的存在,讓這頓飯吃得好似也不那麼難受……

而且……

向南怎麼都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會吃上溫純煙親手做的菜?

這簡直……不可思議且讓人匪夷所思!!

最後一頓飯吃下來,大半份的菜全在陽陽的碗里,菜色堆積如山,簡直把他的腦袋都掩蓋了.

景孟弦和向南就吃點剩渣子了.

實在不公平!

但不得不,她溫純煙的廚藝,其實還算不錯的!

用餐完畢,想當然的,陽陽碗里的那座大山自然是吃不完的,而他的肚皮也鼓成了一個大氣球.

他像個胖子似得,捧著大肚子,饜足的靠在高高的餐椅上休息著.

嘴里還時不時的發出幾聲胃歎……

飽啊!實在是太飽了!!

向南收了碗筷,進廚房洗碗去了,景孟弦也跟著她進了廚房.

而溫純煙則坐在陽陽旁邊,陪著他東拉西扯著.

陽陽的興致似乎不是太高,但溫純煙卻一副非常享受同他在一起的感覺.

看著溫純煙討好別人的樣子……

簡直讓向南跌破眼鏡.

她真難以想象八年前她還那樣殘忍的放無論如何都要殺死她的孩子.

當時的她,只能以自殘的方式假裝孩子已死,才得以讓陽陽逃生……

如今,他們之間居然是這樣的相處模式!

當真讓人不敢置信!

而不敢相信的同時,卻讓向南更多的心慌,還有少許的恐懼.

她遲疑了許久,到底還是同景孟弦開了口.

"你媽今兒要從我身邊把陽陽搶走."

她邊洗碗邊,末了,舔了舔唇,"你知道陽陽對我來意味著什麼的,哪怕是魚死網破,我也不可能將陽陽給她的!就算我死,也絕不可能——"

向南干脆把話絕了.

"我今天也這麼跟她的."

完了,她又補充了一句.

"我不會讓任何人從你身邊把陽陽奪走!"

景孟弦抿了抿杯中的茶水,淡淡保證道.

向南心里頓時安了些分,她笑笑,"謝謝你的理解,我知道可能讓你比較為難,但是……這個問題我必須一直堅持!"

她將腦袋往餐廳里探了探,又仰頭看景孟弦,"不過你母親好像真的挺喜歡陽陽的."

她把手邊的碗遞給景孟弦,景孟弦順手接過,在水龍頭旁邊沖洗乾淨.

"嗯……"

景孟弦沉吟了一聲,也回頭看了一眼餐廳里溫的一幕,眸色深沉了些分.

"都隔代親,看來當真是了!"

向南感歎.

"不要讓陽陽同她太親近!"

景孟弦面無表的叮囑.

烏黑的幽眸里,看不出什麼緒.

向南微鄂.

洗碗的動作頓住,看他.

"我不希望我兒子的人生被任何人操控!"

景孟弦將洗好的碗擱置一邊,抬頭看向南,"尤其是她!!"

向南唏噓不已.

當然,這個要求,她求之不得!

向南點頭,同他保證,"我絕對不會操控我兒子的人生,所以,別人就更是休想了!!"

而此刻,餐廳里——

"寶貝,這些年在外頭可苦了吧?"

溫純煙一邊揉著自己孫子的頭,一邊心疼的問他.

其實起初溫純煙想把陽陽留在自己身邊,是因為想給景家留個後的.

可現在這會這麼疼愛陽陽,也確實是因為他特別天真可愛,當然,最主要的原因,也到底是血親的緣故.

"不苦!過得可好了!"

陽陽提起這些年在法國的日子,就開心極了,"每一天都過得很好!"

"以後就跟奶奶一起過,好不好?"

溫純煙不死心的又問.

"我要跟媽媽爸爸一起住!!"

家伙雙手抱胸,堅持著自己的觀點.

"那可不行!你媽媽不能跟你爸爸住在一起!!"

溫純煙也格外堅持自己的立場.

"哼!!"

陽陽立馬不開心了,嘴一撇,擺起高高的架子,不理會溫純煙了.

"怎麼了?怎麼突然就不開心了?"

"我以後要跟爸爸和媽媽一起住!!"

家伙仰高脖子大喊,末了,補充一句,"不然陽陽馬上跟媽媽回法國去!再也不理你了!!"

他居然還敢要挾她了!!

溫純煙眉毛挑了挑,"就算你回法國,奶奶也有辦法把你弄回來!"

"是嗎?"

家伙立馬坐直身子,揚起腦袋,不甘示弱,"唯一把我弄回來的辦法就是讓我爸爸和媽媽結婚!!就算你想辦法把我弄回來了,我也有辦法再回去!!不跟爸爸媽媽在一起,我永遠都不會跟你住的!!"

家伙喊完,就像條泥鰍似得,從椅子上滑了下來,直奔廚房里.

跑到向南和景孟弦的腿邊,兩只手緊緊地環住他們的長腿,"陽陽就是要跟爸爸媽媽住一起!三個人一輩子都不要分開!!我不喜歡那個奶奶,老想拆開我們三個人,陽陽不要跟她住!陽陽不要……"

陽陽著,好似又快要哭了.

向南連忙洗淨了手,擦干,彎身抱起自己的兒子,哄他,"陽陽是男子漢,怎麼又掉眼淚了?"

"我不要跟向南分開!!"

家伙撅起嘴,抽噎著,在努力的抑制自己委屈的淚水.

"誰要分開了!!"

向南用頭抵著自己兒子光禿禿的腦袋,疼愛的厮磨著,"誰也不能把我們倆分開的!不記得跟我打過勾勾了?"

家伙破涕為笑,"誰違反約定,誰就是狗狗!!"

陽陽俏皮的用嫩嫩的手指輕輕刮了刮向南的鼻尖,向南則'報複’的抓起他的手兒放在自己嘴里啃了啃.

景孟弦在一旁看著母子倆的溫互動,繃緊的唇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廚房里的氛圍,柔柔的,暖暖的……

孩子和母親一串串銀鈴般的歡笑聲,就像一曲悅耳動聽的的音調,唯美得教人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景孟弦從廚房中邁了出來.

溫純煙坐在廳里,似乎在生悶氣.

景孟弦在她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媽,你別指望陽陽會陪在你身邊."

景孟弦開門見山的,"這輩子我都不可能把他放在你身邊的!所以……你死了這條心吧!!"

溫純煙一聽兒子這麼,一張臉徹底拉了下來,"你這是跟媽話的態度嗎?啊?他是我孫子,我把他帶在身邊,怎麼了?明天我就讓安律師幫我們景家把陽陽的撫養權拿回來!!"

景孟弦俊臉一沉,眸色森冷,陰沉……

他輕輕的閉上了眼……

再掙開,眼底全然都是清冷和絕.

甚至于,連那張俊美無儔的面龐上,也再尋不出半分感.

他起了身來,"溫夫人,好走,不送!"

他直接下達逐客令.

溫純煙面色一白,"你……你什麼意思?"

她起身,走近兒子.

對于她眼底那抹受傷,景孟弦視而不見,削薄的唇瓣掀起一彎清冷的弧度,看定自己的母親.

"四年前,當你為了自己一己之私,把那些針一次又一次注入你兒子身體里的時候,你就已經注定配不起'母親’二字了!!而現在,還想對我兒子做什麼呢?如果我狠心把自己的兒子放在你身邊,那我身體里流的血液……肯定跟你一樣黑!!"

景孟弦字字珠璣,且,一字一句,都像一把鋒利的刀刃,狠狠地,直戳溫純煙的心髒!!

她的臉色,乍青乍白,很是難看.

滄桑的眼眸里,時而慌亂,時而心痛,時而愧疚……

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她揚手,差點就給了自己兒子一巴掌,但她還忍了下來.

眼眶,浸濕,通.

手,僵在空中,抖得厲害.

景孟弦眸仁緊縮,看著自己的母親.

心,某一個地方,還是被拉扯了一下……

疼意來襲,有些尖銳.

"媽給你的那些藥都只是……只是催/的而已,媽真的沒想過要害你!!"

溫純煙極力的解釋.

"催//藥……"

景孟弦深眸有些淒寒,悲涼的掀了掀嘴角,"在你看來,那些藥都不值一提,是不是?你兒子因為你給的那些藥,每次都要在冷水里泡足十多個時,不管夏天還是冬天!你知不知道,因為這個你兒子多少次引起肺炎?在你眼里這些都不過爾爾,是不是?對!你當然不在乎,如果在乎的話,你又怎會把最後那支藥劑調得那麼濃呢?只是沒想到那居然是一支毒品而已!!!!溫純煙,你這樣的行為,配當一位母親,配做孩子的奶奶嗎?"

這段話,景孟弦是嘶聲大吼出來的.

吼完,漆黑的眸仁里,已是猩一片.

他從來沒有發過這麼大的火……

這麼大聲話,真的,還是第一次!

溫純煙整個人愣在那里,面對兒子的質問,她居然會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向南捂著陽陽的耳朵,站在旁邊不遠的地方看著.

看著看著,忽而……眼眶就了……

有哪個兒子是不愛自己母親的?

又有哪個兒子願意這樣對自己的母親……

此時此刻,他的心,一定痛得無以複加吧!!

是那種對母愛絕望和惋惜的痛……

一直糾纏著他,整整四年,或許還有,往後的余生!

"兒子,媽……"

有淚從溫純煙的眼眶中滴落而出,她的手,略顯慌亂的扣住自己兒子的手臂,"媽……媽其實是愛你的,真的……"

"你相信媽!!媽……媽只是不知道怎麼表達……兒子……"

"你嘴里的愛,到底是什麼?你根本不愛任何人,你只愛你自己!!"

景孟弦著眼,直接點破這個事實.

"當年你愛著父親,卻不顧他的愛,強行逼著他娶你!!你口口聲聲愛他,可是,你真的在意過他的感受嗎?你問過他心里的歡喜嗎?自從他娶了你之後,你見過他露出過一絲笑容嗎?他每天活得像尊雕像,成天沒有表的父親就是你喜歡的男人嗎?你你愛我,卻想盡一切辦法把我和我愛的女孩拆開,甚至于連我們的孩子,你的親生孫子都不惜要殺死!!你想弄死他的時候,心里有顧及過你兒子的感受嗎?沒有!!你所謂的愛,就是強逼著他們按照你喜歡的生活方式活著!!可是,我和父親從來都不是你的玩具,我們是人!!活生生的,有感,有靈魂的人!!我們憑什麼就要被你操控著這一生?!可是,你知不知道,我自私的母親,是你……親手將你兒子推入了地獄的深淵,這一輩子,他就注定一個人活在那惡心的——地獄里!!"

景孟弦緊握著顫抖的拳頭,嘶聲喊完,喉嚨已經徹底沙啞.

他緊緊地閉上腥的雙眸……

將所有的緒,統統掩住,也不去看一眼對面讓他又愛又恨的母親.

半分鍾後,他睜開眼來……

猩已然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那清淡如水的痕跡,沒有了半分色澤……

仿佛,剛剛那激動的緒,不過只是,做了一場夢罷了!

"請你以後不要再隨便過來!"

他絕的完,不去看緒浮動很大的溫純煙,直接撥了通電/話給景家的專屬司機,"李叔,過來把夫人接回去!"

"不用了!"

他的電/話被溫純煙顫聲打斷,"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她完,拎著包,失魂落魄的出了景孟弦的家.

景孟弦疲倦的倚坐在沙發上,頭仰起,靠在沙發靠背上,眼,閉著,薄唇緊抿,一語不發.

向南看著這樣的他,有些心疼.

放了陽陽在沙發上坐好,這才邁步走近他,在他身旁坐了下來.

才一坐下,景孟弦的手,便朝向南纖細的腰肢攬了過來.

稍一用力,就將她整個人帶入了自己懷里去.

頭落下來,埋在了向南柔軟的雪峰上……

貪婪而迷戀的蹭了蹭.

就聽得他啞著聲音,呢喃囈語的道,"讓我抱一抱,就一會會……"

向南就聽得自己一顆心"突突突"的跳著,緊張得臉頰都燥起來了.

他那獨特好聞的氣息,將她緊緊包裹……

向南的手兒心疼的撫上他的後背,一下一下,替他順著.

而他抱著她腰肢的手臂,越來越緊……

如果可以,多希望就這麼抱著她,一輩子!!

"景孟弦,我們領結婚證去吧?!"向南忽而沒頭沒腦的了一句.

【親愛的們,今兒月票翻倍拉,翻倍拉!!大家別捂票子了,快點把票子甩下來吧!!鏡子會努力兒給大家加更的!!如果鏡子這個月有榮幸保持在月票前十的話,下個月一定會給大家加更多的哇!麼麼~~~】

上篇:結局篇(8)——這是這個世界上最沒有資格做人母親的女人!     下篇:結局篇(10)——向南的主動誘/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