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11)——向南的主動誘/惑(2)  
   
結局篇(11)——向南的主動誘/惑(2)

【月底啦!!喜歡的親們,不要忘記給鏡子投月票哦,麼麼!~~】

她于他,就是這個花花世界里,最好的誘/惑!!

能將他所有的理智,統統消滅乾淨,連一點殘渣都不剩!!

向南的手,急不可耐的替他解著襯衫紐扣.

她實在不明白,為什麼男人就非得穿襯衫,為什麼襯衫上還偏偏要定這麼多扣子.

到最後,向南干脆不解了,直接解了脖子下面幾顆作罷,然後直接掀起他的襯衫,從頭上脫了下來!

終于搞定!!

向南忙得已經滿身熱汗.

景孟弦卻覺得霸王硬上弓的她,特別可愛!

他就喜歡看她這副急不可耐的模樣!

向南也確實是急了……

體內空虛的混鈍感讓她難受極了……

她甚至于,像魔障了一般,拉住他的手……往自己的裙衫底下……探了過去!

景孟弦呼吸一促……

大手方一捕捉到她下身的濕熱,整個人便像被欲/火點著了一般,開始瘋狂而急促的在她浸濕的柔嫩上,厮磨起來.

惹得向南,控制不住的,尖叫連連.

即使隔著單薄的棉布,但那種快速的厮磨,根本讓向南招架不住……

熱流,越湧越多……

沾濕了她的底/褲,浸濕了他纖長的手指……

而這些,顯然不夠!!

她吃不飽,而他,也要不夠!!

景孟弦干脆直接將向南身下那擋著她私/處的棉布掀至一邊,用手捏著,而另一只手,而更加方便的入侵她……

纖長的手指,順著她晶瑩的愛/液,往她的更深處探索而去……

擠開那濕熱的緊致,直抵深處……

而後,再抽開,再進去,再抽開,惹得向南趴在他的肩頭上,一陣又一陣嘶聲尖叫.

水漬,徹底將他的大手染了個浸濕……

順著他的手心漫出來,沾在他的西褲上,連帶著他的褲子也被向南弄濕了.

景孟弦纏綿的親吻著向南耳邊的發根,啞聲挑/逗著她,"你把我的手全給弄濕了……"

向南一張臉得如天邊云彩……

她羞得無地自容,根本沒臉回答他的話,只干脆把自己埋在他的胸膛里,更深些.

也盡的享受著,他的手指,給自己帶來的別樣的歡愉……

她覺得……

她真的快要癱軟在他的懷里,化成一灘完全沒有力氣的水了……

向南連呼吸,都在發抖……

這欲/仙欲/死的感覺,太……太要命了!!

她根本,無力招架!!

景孟弦干脆一把抱起她,揮開桌上特別礙事的文件,而後,直接將向南置于書桌上……

這已經不是他們第一次在辦公桌上解決生/理問題了!

雖然實在有些難堪,但……

感到了就是到了,哪還有理智再去挑選地址呢!!

景孟弦飛快的將向南的浸濕的底/褲退了下來,卻忽而,房外傳來一道極不適時的喊聲.

"向南……"

稚嫩的聲音,一聽就知……

是他們的兒子景向陽!!

向南一驚,"陽陽?"

她瞪大眼,驚恐的望著景孟弦.

景孟弦卻置若罔聞一般,一俯身,低頭……

分開向南的雙/腿,便一口含住了她潤澤的花/蕊……

"啊——"

向南一道亢奮的尖叫,臉頰透,卻惹得身上的男人,吮/含的動作,越來越急切……

濕熱的舌尖,滑過她的每一寸敏感,讓她刺激得渾身顫抖連連.

"向南?你在哪里?向南……"

陽陽的聲音,離書房越來越近.

向南嚇得臉蛋兒一陣白一陣……

猛然想起,她剛剛進門來的時候,根本沒鎖門的.

"老爸——"

"你們倆是不是又偷偷躲起來約會了?"

"……"

景孟弦從來沒有這麼沖動的想要把自己的兒子扔到外太空去!

如果沒記錯的話,上次有個吻沒索要成功就是兒子造得孽,這回……

又來!!

可這次……

要沒成的話,他真懷疑,自己會被憋死!!

不,是他們倆都會被憋死的!!

…………………………………

書房門被打開來……

一顆腦袋探了進來,俊美的臉蛋上寫滿著狐疑,眨眨眼,看著光著膀子坐在書桌前對著電腦上網的老爸,"爸,你見過向南了嗎?"

而此刻……

書桌下,某個狼狽不堪的女人,正急不可耐的穿著底/褲.

幸好被桌子給擋住了,不然……

她真的要沒處擱臉了!!

事實證明,只要有孩子在,就不能隨便在家里……發/!!

向南完全有一種做了壞事的感覺!

一張臉兒燒得通.

"見過了,她……她出門買東西去了!"

景孟弦隨便瞎掰了個謊.

"這樣啊……"

東西明白的點點頭,又覷一眼自己的老爸,"你書房里遭劫了嗎?為什麼這麼亂糟糟的?"

家伙看著地上的一片狼藉,嘴里發出'嘖嘖’的嫌棄聲,末了,又好奇的問道,"老爸,你為什麼要光著膀子上網?"

"熱."

景孟弦覺得他兒子的話,太多了!

跟他一點也不像!!

"不熱啊!冷氣打得夠低了!"

家伙干脆推門走了進來.

景孟弦一驚,身形僵硬,大班椅靠書桌更近了些,將向南全部擋住.

"你別進來!出去!!你老爸這會正忙著呢!"

景孟弦毫不留的轟他.

"老爸,你不對勁!!"

家伙眯著眼兒,抱著胸,像個偵探似的,一步一步走近他.

"我怎麼不對勁了?"

景孟弦怕陽陽過來,連忙起了身去攔他.

其實被他看見她老媽在這倒也無所謂,關鍵是,要麼打從一開始就直接同他攤牌……

可現在,謊也已經了,人藏也藏了,再被他找到的話,會不會顯得有些欲蓋彌彰,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別看孩子雖然年齡還,有些事,雖然他們不太懂,但多年以後要還想起這些事的話……

還是挺丟人的!

"你光著膀子上網……"家伙一只手兒指著他,下一瞬,像逮著了流氓一般大喊道,"你跟人裸/聊!!我要告訴向南去,你做了對不起她的事兒——"

"……"

景孟弦嘴角一抽.

向南眉心突跳.

裸/聊?這些東西到底誰教他的?

難道在國外,思維就注定要開放一些?!

看著兒子那張認真的臉,景孟弦無語到了極致.

被兒子誤認為是BT裸/聊,還不如直接告訴他,剛剛自己在和他媽進行有氧運動呢!

"老爸,你為什麼不話了?被我逮著了覺得很丟人是不是?"

"……"

"哼!陽陽都替你羞羞羞呢!"

家伙著,還不忘作勢刮了刮自己的鼻子.

景孟弦可當真是哭笑不得,一把拿起自己桌上的手提電腦,置于陽陽的跟前來,較真道,"你爸我是那種沒有涵養的人嗎?"

電腦屏幕上,全都是密密麻麻字眼,反正沒幾個字是他景向南能認出來的.

"看來我真的錯怪你了."

家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好意思的同老爸道歉,"對不起."

"行了!你爸不跟你計較."

景孟弦摸了摸他光禿禿的腦袋.

黑細的發絲已經開始冒頭了,擱著他的手心,癢癢的.

"乖乖的,一個人去廳里玩會游戲,好不好?"

景孟弦急不可耐的下逐客令.

"好吧!"陽陽點頭,"那我一個人玩會,你趕緊忙完了就來陪陽陽!"

"OK!"

景孟弦同兒子達成君子協議,熱切的把兒子送出書房後,急忙闔上/門,順便將門鎖也扣上了.

就聽得自己兒子還在門外關切的喊著,"老爸,你記得把衣服穿上,別光著身子了,你身上好多的牙齒印,一點也不好看……"

"…………"

向南快哭了.

他身上那一排排的牙齒印,自然是她的傑作.

見向南一直沒從書桌里鑽出來,景孟弦蹲下身子看她,"不打算出來了?"

"都沒臉見人了!"

向南捂緊自己的臉.

"那就躲在里面繼續……"

景孟弦啞聲著,健碩的胸膛已然朝向南欺壓而去.

向南忙抵住他的胸膛口,撇了撇嘴,"你還有興致啊."

"嗯……興致一直很高!"

景孟弦點頭,去抓她的手,另一只手則往她的裙衫底里探了過去,惹得向南抑制不住的嬌/吟出聲來.

"你的興致也不低……"

她的沼澤地帶,依舊浸濕一片.

話音一落,他濕熱的吻,再次含住了向南的唇舌……

"唔唔——"

向南沒有抵抗的余力,只能含糊道,"孟弦,別鬧了!陽陽在外面呢……我……我得去……看看他,唔唔——"

向南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身前的男人推開來.

爬起來,就要走,卻被景孟弦霸道的拉住,"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你是不是想要活活憋死我啊?"

他真是一百個不滿意了!!

早知道,剛剛就該在躲藏的時間里,直接給房門上個鎖,然後不滿外面那個壞事兒的混蛋,先做了他媽再……

也不至于,弄到這般地步!

火被她挑起,卻不負責澆滅!!

跟他兒子一樣壞!!

向南拿起襯衫替他穿上,又耐心的替他一一扣好,拍了拍他的胸脯,安撫他,"做了人父母就是這樣,天大的事兒,孩子最大!我得先去安排安排他,這會他肯定渴了,四處尋水呢!萬一被開水燙著了怎麼辦,我不放心……如果那個,你要真那麼想做的話……要不……咱們今兒晚上?"

"……"

景孟弦居然有種……約/炮的感覺!!

這妖精般的女人!!

"尹向南,你下次要敢再挑/逗我,一定讓你死得很慘!!"

景孟弦懲罰似得掐了掐向南的軟腰,到底還是放了她離開.

天大地大,兒子最大!!

——————————————最新章節見《添香》——————————————

一台手術結束,紫杉正在更衣室里換衣服.

然,白大褂才穿至一半,她便被一道白色的身影強勢的按在了身後的衣櫃上.

她驚了好幾秒,然待看清楚來人時,這才稍稍回了魂.

"你……干嘛呀?嚇到我了."

紫杉扭捏了一下,想要掙開云墨的禁錮.

云墨不肯松手,只問她,"你到底要躲爺到什麼時候?"

"我沒有!"

紫杉矢口否認,拍開他的手,繼續道,"我干嘛躲著你呀!"

她的眼神有些飄忽,飄忽間卻又還帶著些羞赧.

原諒她,當真不是故意要躲著他的,只是因為……

從打完結婚證到現在,她都沒來得及緩回神來,總覺得還活在夢里,不太現實是的!

當然,她更加無法面對的是……兩個人的關系!

就因為一張薄薄的紙,她就成了眼前這個男人的妻子?而他……就成了自己往後要共度余生的……丈夫?

光是這個稱呼,就已經夠她害臊的了!

何況,她才剛滿二十二,還這麼年輕,居然就……早婚了!

不,准確來是閃婚!!

因為是閃婚的緣故,所以她也沒敢把這消息在醫院里公開,而且還勒令云墨不許,只保證她一定會找個適當的時機同大家攤牌.

而見家長這事兒,也被她一直無理由的押後,押後……

因為,她簡直不敢想象,如果她拿著那張結婚證攤開在父母面前,她那極度火爆的老媽會是什麼反應.

如果沒猜錯的話,一頓打罵估計是逃不過了!不定,云墨還得跟著她一起受罪呢!

紫杉轉過身,繼續穿衣服.

卻忽而,纖細的腰肢被一雙有力的長臂緊緊一帶,嬌軟的身軀便順勢跌落進了一堵結實而溫暖的胸膛中去.

紫杉的臉,微.

"干嘛啦……"

她扭捏了一下,卻沒掙開他的禁錮.

"抱抱爺的媳婦……"

云墨一臉沉醉的樣子,將臉埋入她的發絲間,聞著她身上那清新的洗發水的味道,心魂有些癡迷.

"你再躲著爺,會讓爺亂想的!"

他啞聲著,細碎的吻一口一口的落在紫杉的勃項間,惹得她酥麻難耐.

她抗議,偏開頭,癢得她忍不住笑起來,去推他的腦袋,"癢啦!你要亂想什麼?"

"爺會以為你後悔嫁爺了……"

"那你可以這麼想."

紫杉不怕死的補了一句.

話音才一落,就感覺腰肢上的猿臂一下收緊了力道,下一瞬,將她整個人翻過來,面向他.

身形稍一用力,便將她重新抵到了櫃子上,單臂攔著她的細腰,另一只手則撐在櫃門上,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到底打算什麼時候給我正身?"

"正身?"

紫杉眨眼,表示不解.

"第一,什麼時候帶爺去見家長,什麼時候讓我們的父母雙方見個面,吃個飯,交流交流!這樣才有結婚的感覺,是不是?"

"第二,打算什麼時候搬過來跟爺一起住?剛結婚就分居,你不覺得這樣非常不利于夫妻之間的感交流嗎?"

"第三,什麼時候跟同事攤牌?爺忒不喜歡林易辰看你時的眼神!你是爺的媳婦,其他男人,誰都不許看!!"

云墨著,猿臂收緊,將她整個嬌身圈入了自己懷里來,抵住他結實的胸膛,不留分毫細縫,"回答爺,給個確定的時間!"

紫杉手抵在他的胸口上,也沒敢抬頭去看他.

"我媽那人……平時管得我特別緊,我擔心她要知道我閃婚的話,非把我劈了不可……"

"爺替你扛!"

云墨得特別認真.

態度也特男人!

紫杉抬頭看他,云墨仿佛是怕她不相信似得,又再次保證道,"爺認真的!你是爺的女人,誰也不許劈你!哪怕是丈母娘也不行!"

紫杉聽聞,心里暖暖的,軟綿綿的……

像似有一團棉花糖似的東西,在心里悄然化開.

"折日不如撞日,就這個周末了!"

云墨兀自下決定.

紫杉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好吧,那……就這個周末了!"

"嗯,第一個問題解決了,第二個問題呢?"

云墨挑眉問紫杉.

第二個問題……

什麼時候同居?

紫杉的眼神又變得飄忽起來,"我……我媽,沒經得她的同意之前,不能隨便跟男人同居,也不能那什麼……"

"爺在你眼里,也就是個隨隨便便,可有可無的男人?"

云墨眉心突跳,捏著她的下巴,緊迫的睥睨著她.

那感覺,仿佛是只要她敢錯一句話,他便要將她拆吃入腹了一般.

"我……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媽眼里隨隨便便的男人!要被她知道,我沒經過她的同意就跟男人那什麼了,她一定會拿雞毛撣子揍我的!"

紫杉著,臉都了.

"那四年前,她有沒有拿雞毛撣子打你?"

云墨摸了摸她紛嫩的臉頰,喑啞的嗓音里還透著些心疼.

"我沒敢讓她發現."

紫杉下意識的回答,卻忽而臉頰燥,一把使力推開他,"不要再提四年前的那些事了,我都忘了……"

因為忘了,所以她才昏昏沉沉的跟他打了結婚證吧?

如今想起來,她的心里頭還澀澀的疼.

"四年前是我不懂事,四年後……居然又著了你的道."

紫杉想來都有些泄氣.

云墨實在有些郁悶了,雙手撐在門櫃上將紫杉圈住,不解的問她道,"杉兒,你為什麼總對四年前的事這麼敏感?跟爺談過戀愛,就那麼讓你覺得不堪嗎?"

可偏偏,就那三個月里,眼前這個壞女人,就徹徹底底的將他的身和心全數給擄走了!

提起四年前的事,紫杉的心變得抑郁起來.

她抬起頭,看著眼前這個至今還未看透的男人……

"四年前的你,對我到底是什麼感覺?"

其實,這個問題,她早就想問了,只是從未問出口來.

"你覺得是什麼感?什麼樣的感才能讓一個男人追求這個女人整整四年?"

云墨反問她.

"你別問我,我弄不明白……"

紫杉搖頭,秀眉輕輕蹙起.

提起過往,她的心口,還在不由自主的疼著.

仿佛是察覺出了紫杉痛苦的緒一般,云墨心疼抱過她,"四年前,那場賭局,傷害過你嗎?"

他顯然還不太確定.

如果傷害了,就證明……懷里的女孩,愛過!

他希望他們之間是互相愛過的,卻又不希望自己真正傷害過她!

再聽他提起四年前的那些往事,紫杉的眼眶不由得了幾圈.

她想,他們現在已經是夫妻了,不管怎樣,過往的那些心結,其實他們真的有必要解開了……

"四年前,那三個月里,你愛過我嗎?"

紫杉從未這麼認真的問過他這個問題.

不,應該是,從來沒有問過愛與不愛的問題,不管是四年前還是四年後!

突然一問,對于他的答案,紫杉變得糾結且不自信起來.

"等等——"

就當云墨預備回答的時候,紫杉還是制止了他.

她居然……有些害怕聽到他的答案.

如果是不愛,她該怎麼回答?

"愛過!不單單是愛過,而是……一直愛!!"

云墨不理會紫杉的話,直接了當的回答她的問題.

溫熱的大手捧起她的臉蛋,迫使著她與自己平視,"其實四年前,我早就對你動了心,只是自己不肯承認而已!晚上睡不著的時候,會習慣給你打電/話,不管有多晚,就喜歡把你從睡夢中鬧醒來!很多時候在醫院里看見你,心都會莫名其妙的'撲騰撲騰’跳,可那時候,我根本不知道那就是所謂的愛!因為我云墨活了那麼多年,從來不知道愛的滋味到底是什麼!後來你跟我建立了三個月的賭期,那三個月里……是我云墨這輩子過得最幸福的時光……"

云墨的喉嚨已經徹底沙啞.

健碩的身軀不自覺的貼向她,只想要靠著這片溫暖,更緊一些……

"你撒謊!"

聽著這段從未聽過,甚至于想都不敢想的肺腑之,紫杉到底沒能忍住,了眼眶.

"你是騙子,你騙我的……"

眼底顆顆從紫杉的眼眶中湧了出來,她的粉拳泄憤的落在他的胸膛上,"如果你當年真的愛過我,為什麼你會在要了我第一次的第二天,就找了新女朋友!!你知不知道,那時候我才十八歲!你又知不知道,我把我的第一次看得有多重要,我曾經一直堅信,我會把自己的第一次留給自己的丈夫……可你呢?你霸道的要了之後,對我做了什麼?我歡歡喜喜的做了早餐給你,可我一到醫院見到的就是你跟另外一個女孩打罵俏!!你告訴我,這樣的你,愛過我?你的愛在哪里?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見過??!!你根本就沒愛過我!!沒愛過——"

紫杉哭著指控著他.

即使時間已經過去四年,但那些藏在心里的痛苦卻仿佛已經在她的心髒上生了根,發了芽,再次提起的時候,依舊那麼疼……

同四年前一般,疼得那麼真實!

讓她的眼淚,不停地,一顆一顆的往下掉……

那委屈的模樣,卻徹底讓云墨慌了手腳.

而她這段對他的指控,也徹徹底底的讓他意識到了四年前的過錯,以及四年期間她的抗拒……

"對不起!對不起——"

他嘶啞著聲線,不停地同紫杉道歉,"杉兒,對不起!!別哭了,你這幾顆眼淚,都快把我的心髒泡開了……"

云墨心疼的一下一下替她吻乾淨她臉上的淚痕,卻被她一次又一次抵抗的避開.

【親愛的們,今兒給大家加更了2000字哇!感謝大家的鼎立支持!群麼麼!希望有月票的親們繼續給鏡子支持哇!~~】

上篇:結局篇(10)——向南的主動誘/惑(1)     下篇:結局篇(12)——噴血的制服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