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12)——噴血的制服誘/惑  
   
結局篇(12)——噴血的制服誘/惑

他嘶啞著聲線,不停地同紫杉道歉,"杉兒,對不起!!別哭了,你這幾顆眼淚,都快把我的心髒泡開了……"

云墨心疼的一下一下替她吻乾淨她臉上的淚痕,卻被她一次又一次抵抗的避開.

"四年前,我知道我對你動了心,可是你把你的心意藏得太好,我根本不敢確定你是不是對我也有意思.那時候狂妄的我,特別害怕自己會栽在像你這樣的毛頭孩子手里,所以我故意找了個女孩子過來,想要探探你的心意,可結果……你根本不在意,你還能笑著祝福我們倆,你還能一個人開開心心的去食堂吃飯……我當時覺得如果我承認我愛上了你,一定特別丟人,狂妄自負的我,覺得輸不起!所以,我把對你的心思全部都掩藏了起來!可我發誓,那個女人,我從來沒有碰過,就更別提愛字了!"

哪料,他的這段解釋,卻讓紫杉哭得更厲害了.

"如果我四年前不喜歡你的話,我會平白無故的給你打那個賭嗎?我會傻不拉唧的把自己的第一次就那麼放任的給你嗎?還是在你眼里,女孩子的第一次就都那麼不值錢……"

"不!不是……"

云墨有些語無倫次起來.

他開始悔恨和鄙夷年輕時期的自己,就因為當年的驕傲,幼稚和自負,才讓他們之間的感一等就是四年……

"你知不知道後來你突然沒有任何征兆的就走了,幾乎把我折磨傷了……我本來以為我對你的離開只是簡單的不習慣而已,每天我會習慣性的在你出現的地方多呆幾分鍾,每天都會不自禁的就想起你來,每天晚上都會失心瘋似的,不停地打著你那個已經停機的手機號碼!我以為這些都只是我的習慣而已,可是,時間一天天的過去,直到一個月過去,我發現我的日子過得越來越狂躁,我開始不斷的向同事打聽你的去向,我開始明白為什麼其他同事不像我這樣瘋狂的想著你……因為,四年前的云墨,其實,早早就愛上了你楊紫杉!!"

云墨將哭花的她,緊緊地攬入悶痛的懷里,"你知不知道那段時間,你把我折磨得多厲害……如果不是因為想你,我會每個星期兩個城市的跑嗎?可你每次都在想著法子躲著我,每一次的匆匆見面都讓我失落又期待,這一定是你對我的懲罰,對不對?"

"嗚嗚嗚……"

紫杉悶在他的懷里,抓著他的白大褂,緒徹底崩潰的失聲痛哭起來.

原來,他們倆的心意,兜兜轉轉……

卻早在,四年前,就已經定下來了!!

云墨心疼的將她抱得更緊,那力道,仿佛是要將她生生的嵌入自己的身體里一般.

頭,埋進她的發絲里,眼眶已經猩一片.

他云墨活了將近三十年,卻從來沒有過像今天這樣,淚潮湧動……

"為什麼這些話,不早點問我呢?傻瓜……傻瓜……"

他喑啞著聲線,心疼的呢喃著.

大手抱著哭到顫抖的她,更緊更緊……

紫杉不知道自己到底哭了有多久,但哭過之後,她的心里真的好受多了.

因為這麼些年,一直纏著她的心結,徹底解開了.

這種徹底放開的感覺,是一種前所未有的輕松……

也讓她感覺……自己和跟前這個男人,算是真正意義上的跨近了一步……

從前哪怕他們再親熱,哪怕他們衣不蔽體的面對著面,哪怕他們唇舌教纏,哪怕他們領了結婚證……

也沒有像此時此刻這般,親近!!

"唉……眼睛都哭腫了……"

云墨歎了口氣,心疼的替她將臉頰上的淚水擦干,"本來還想今晚叫你回家一起吃飯的,現在看來,只能我們倆在外頭吃了."

"為什麼呀?"

紫杉實在不明白這其中的邏輯關系.

"眼睛都腫成了核桃,要被媽看見,她非得揍爺!"

紫杉破涕為笑,"難道你不該被揍嗎?本來就是你欺負了我!"

"該!!但爺不想被老媽揍,被老婆揍倒是可以考慮一下,不過,僅限在床上!"

"……"

這家伙,一天不對她耍流氓會shi啊!!

"走了,出去了!"

然後,紫杉是被云墨牽著走出手術室的.

不,或許該,紫杉願意就這麼被云墨牽著,走出了手術室.

一路上不知惹來多少八卦的醫生和護士們頻頻回頭觀看.

于是,八卦緋聞,開始在醫院的每一個角落里漫天飛.

"天!!神外科的楊紫杉和云主任在一起了,我剛見他們倆手牽手了……"

"不是吧!云主任不是有未婚妻的嗎?"

"誤會唄!我看云主任跟紫杉還是挺搭的,再了,以前老早就云主任在追紫杉,這會終于追上了,也算一樁好事兒唄!"

云墨送了紫杉回辦公室.

兩個人像侶似得膩歪著,還顯得有些不舍.

要換做從前,紫杉這會早就羞得匆匆回了辦公室里去,可今天……

好像連她都有些舍不得的!

這感覺……真有種像是蜜戀期的侶,哪怕對著他,心髒都會'撲騰撲騰’的加速跳動的節奏.

"晚上一起吃飯,我到這來等你."

"好……"

從前他也這麼要求,但每次都被紫杉否認掉,從來都是讓他在醫院門口等,第一次,她點頭了'好’字.

云墨有些雀躍,"那我下班第一時間來找你!"

云墨著,就激動的在她的額頭上印了一記淺淺的吻,揉了揉她的腦袋,"好了,進去吧!認真工作,別太想爺!"

"才不會想你……"

紫杉著臉辯駁,轉身,推門進了辦公室里去.

云墨看著她的背影,一直咧著嘴笑,直到看著她落座在桌前,他才哼著愉悅的曲調,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原來,戀愛的滋味……

如此美!!

……………………………………………………………………

晚上吃飯,紫杉喝了不少酒.

是睡眠不好,喝酒有助睡眠,但她的酒量實在太糟糕,一杯就醉得不輕.

云墨將她扶上車,替她系好安全帶,而後,坐回駕駛座上.

手,撐在她座椅的頭枕上,另一只手,握上她熱乎乎的手,問她,"我是要送你回公寓呢?還是帶你回家……"

他盯著她彤彤的臉蛋兒,視線深沉了些分.

喉結性/感的滾動了一下,又補了一句,"不太想送你回公寓."

他的手,握著她的手兒,一下又一下貪戀的摩挲著.

紫杉眨著迷離的醉眼覷著他.

要她真醉了,可是……思維好像又有那麼些清晰.

她覺得她只是腳步不穩了而已!

思維還是很清醒的!

云墨見她一直看著自己不話,他輕笑一聲,伸手扯過一旁的抽紙,替她將額上的細汗擦乾淨,又試了試冷氣,確定是夠冷了才作罷.

"為什麼不話?啞巴啦?"

他逗她.

點了點她紛嫩的唇.

哪知紫杉整個人就貪戀的朝他的懷里鑽了過去,安全帶勒住她,讓她的動作特別不順暢,但她就是不死心的一直往他懷里鑽.

云墨見著,又驚又喜,連忙伸手將她左側的按扣打開,松了安全帶,任由著她跌入自己懷里來.

"我不想回公寓……"

就聽得她,悶在他懷里,含含糊糊的喃喃著.

云墨一度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我醉了,會擾到室友的!"

紫杉又匆忙補充了一句,顯有欲蓋彌彰的意思.

云墨怦然心動,"那我們回家,好不好?"

"隨便……"

云墨笑了.

她害羞了!

云墨扶著她坐好,替她系好安全帶,"乖乖坐好,很快就到家了."

"唔——"紫杉含糊的應了一句,就當回答了.

看著云墨嘴角的笑容,她又著臉兒補充了一句,"我……跟你回家,可不是……不是那個意思……晚上你不許碰我!"

云墨無語.

自己老婆還不讓碰,這可真有點憋屈.

不過……

"OK!只要你不願意,爺不碰你,到做到!老婆大人——"

他刻意強調了一下對她的稱呼.

"不許叫我老婆!"

"……"

云墨不悅的捏了捏她彤彤的臉蛋,"這個可不能由著你了!你本就是爺的老婆了!這輩子都是!回家——"

云墨把杉兒弄回了家,可不知道把家里多少人給樂壞了!

當然,最開心的還是莫過于柳云裳,"天!!我媳婦兒來了!你這死子,怎的也不早點跟媽,媽好給你們倆准備准備新房……"

"……"云墨無語.

"阿姨好……"

紫杉還有些不在狀態,一見柳云裳忙禮貌的喊了一句.

"嗨,還什麼阿姨啊!得趕緊改口叫媽."

柳云裳笑靨如花.

紫杉一愣神,臉頰頓時羞,抿了抿唇,有些遲疑了.

飄忽的眼神下意識的看一眼身邊的云墨.

"看什麼呀!趕緊叫媽呀!有改口費的!咱倆平攤……"

云墨撞了撞紫杉的腰肢.

紫杉臉得更厲害了.

半響……

"媽……"

她低著頭,羞澀的喊了一聲.

紫杉本就臉皮薄,這會突然改口,她當真有些害羞了.

"好好好……太好了!!!"

柳云裳笑開了花,"阿勤,趕緊拿包過來!"

她吩咐傭人去拿她早就備好的包.

"不用,不用……"

紫杉忙擺手拒絕.

很快,阿勤拿了包過來,柳云裳塞給紫杉,紫杉推拒,她便故意板起了臉來,"這可是改口包,可不許不要,不要的話媽就當你不如意我們家了!來來,趕緊拿著!"

"拿著!免得我媽還以為你對你老公不滿意呢!"

云墨在一旁吊兒郎當的勸著紫杉,從老媽手里拿了包過來,塞進了紫杉的衣服口袋里.

"媽,我這……怎麼好意思……"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以後你嫁我們云家來就是我們自家人了!這壞子要敢欺負了你,你盡管告訴媽,看媽不替你抽了他的筋……"

柳云裳可疼自己這新媳婦了.

紫杉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謝謝媽."

"媽,你兒子我是那麼壞的人嗎?"

云墨可不高興了,這才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嬌妻哄好呢!

"再了,你兒子我好不容易娶到的媳婦,哪舍得欺負呀!"

"要這樣是最好!"

柳云裳哼了哼鼻,"我可告訴你,杉兒能嫁你那是你的福氣!你要懂得惜福,知道嗎?"

"知道了,媽!!"

云墨覺得他媽突然一下子就變得啰嗦了.

卻不知兒子的婚姻對于一位母親而,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

而母親又有多少話想要同兒子和兒媳婦交代,這寥寥數句,哪里夠!

"好了好了,時間不早了,休息休息,趕緊睡!"

柳云裳自知自己啰嗦了,就不打攪兩個人享受他們的二人世界了.

"媽,那我們先上去了."

紫杉同柳云裳招呼了一聲,被云墨牽著往二樓的臥室去了.

紫杉沒帶換洗的衣服,卻意外的,在衣櫃里卻見到了整整齊齊的一排屬于自己的衣裳.

她詫異,不可思議的看著身邊的男人.

"我的?"

云墨慵懶的倚在更衣室的牆壁上,聳聳肩,不置可否.

"阿姨……媽給我准備的嗎?"

紫杉差點又喊錯了,忙改了口.

"除了你老公之外,你以為誰還會把你從頭到腳的尺寸了解得這麼清楚?"

"……"

所以,這話的意思,是他給自己精心准備的咯?

他也有如此細心的一幕,倒讓紫杉挺意外的,意外的同時,更多的是感動.

然而,在見到……衣櫥內間里懸掛著的那一套套的/趣制服套裝,以及黑色性/感網襪,甚至于還有蕾絲丁/字褲?!紫杉才徹底相信這些衣服全是她身邊這個男人准備的了!

但,心底里所有的感動瞬間被羞憤所取代.

她故意拉長了臉,轉身瞪他,隨手扯了一條黑色網襪出來,沒好氣的甩在云墨那張邪魅的俊臉上,"我看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流氓!!"

這厮,腦子里任何時候都在轉動著床上的那些風韻事.

本還以為他轉良民了,沒想到,才不出一日,丫就故態複萌了.

也對!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壞透了!!

不對,應該是,色透了!!

云墨被突然飛到臉上來的網襪給震到,將腦袋上的/趣用品抓下來,看一眼.

又抬頭看一眼臉蛋羞得通的杉兒,"撲哧"一聲就笑了.

"我媽可真真兒是一朵奇葩!"

云墨嘴巴都要咧到耳根後了,拿著那性/感的網襪,好好欣賞了一番,點頭連連稱贊.

"……"

紫杉只覺頭皮發麻.

難道這些東西,全是她那熱的婆婆精心准備的?

她簡直有些不敢相信!!

云墨嘴角叼著一抹壞笑,走近紫杉,一把將她壓在衣櫃上,單手撐在紫杉身後的衣架上,壞壞的沖她吹了口氣,"看來我媽挺了解他兒子的愛好……"

"愛好?"

紫杉鄙夷的嗤笑,伸手推他,"我看是BT的癖好!"

"嗯,癖好!爺喜歡!"

云墨捏緊她的下巴,抬高,嘴角一抹邪惡的笑,"穿上……"

喑啞的嗓音誘/惑著紫杉.

紫杉的臉,得厲害.

白嫩的肌膚里,滲著的殷,血如天邊的朝霞.

呼吸,隱約有些急促.

"你別鬧……"

紫杉扭捏了一下,想要逃開.

"杉兒……"

云墨結實的身軀黏在紫杉嬌軟的身段上,厮磨了一下,漆黑的眸仁里,/潮湧動,"穿給爺看看!"

云墨簡直不敢想象,他的嬌妻穿上這些誘/人的制服之後會是什麼俏麗的模樣兒.

紫杉被他軟磨硬泡著,沒了法子.

"男人個個都像你這麼無恥嗎?"

聽聞這話,云墨一口輕輕的啃在了紫杉的唇瓣上,"肖想自己老婆,算哪門子的無恥?"

"……"

好吧,算他能會道.

"好啦!算我怕了你了……"

紫杉自知拗不過他.

嘴兒剛剛被他啃了一口,上面仿佛還殘留著他的味道,清新的茶香,還伴隨著淡淺的煙草味,融合成獨屬于他的味道,特別好聞……

"但前提是,我得自己選!!"

這麼多/趣裝,紫杉覺著怎麼的也能挑出一條比較保守的出來吧!

"OK!"

云墨盯著紫杉的眼神越漸灼熱,"爺快流鼻血了……"

"……"

紫杉耳根子滾燙滾燙的,"第二個前提條件,只許看,不許摸!!"

云墨的臉一下子苦了下來,"故意的吧?你這可是酷刑!"

他壞壞的捏了一下紫杉滾燙的臉蛋,"就算是酷刑,爺也受了!"

但後來……

云墨後悔了!

因為這酷刑,遠比他想的……要難受多了!!

【鏡子攜弦子,向南,陽陽,云墨和杉兒一起同各種閱文的親們拜年啦!!恭祝大家新年快樂!團團圓圓!恭喜發財,月票拿來!!o(∩.∩)o~~求月票啦!剩下最後一天了哇!親們趕緊把票子灑下來吧!!】

上篇:結局篇(11)——向南的主動誘/惑(2)     下篇:結局篇(13)——噴血的制服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