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13)——噴血的制服誘/惑  
   
結局篇(13)——噴血的制服誘/惑

後來,紫杉先轟了云墨去沐浴.

她還坐在更衣室里,糾結著.

望著衣櫃里排排懸掛著的各類/趣衣,面耳赤得有些厲害.

這些……

當真都是婆婆的'功勞’?

要挑一件稍微保守的出來,還真的挺難的.

她拖著腮幫子,看著櫃子里的一切,只覺頭疼的厲害……

到時候真的要穿著這個……

紫杉有種想逃的沖動.

半個時後,云墨沐完浴.

紫杉隨手拿了一件/趣衣,沖進了浴室去.

挑了大半個時也沒挑出一件像樣的來,所以干脆把自己交給運氣算了.

云墨看著她如閃電般沖進浴室的身影,桃花般的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意.

忽而,沖著更衣室里的全身鏡,忍不住興奮的跳起了性/感的踢踏舞.

白色浴袍當優雅的舞蹈服,拖鞋代替踢踏舞鞋,手里那條用來擦頭發的干毛巾還被他舉止頭頂,亢/奮的大甩起來,嘴里兒好哼著愉悅的曲調……

身體的每一個動作語,此時此刻都在彰顯著他云大少爺的喜悅和振奮的心,甚至于,掩無可掩.

…………………………………………

十分鍾過去……

浴室里響起了'嘩啦啦’的沖水聲.

云墨的舞蹈跳得更起勁兒了,從激的踢踏舞,改換為優雅的雙人華爾茲.

他的舞伴,則是手里那條百變的毛巾.

而他,則把毛巾幻想為浴室里的妞兒.

他抱著她嬌軟的身段,隨著輕柔的曲調,兩個人曼妙的飛舞在舞池里,旖旎在柔美的燈光下……

他幻想的美夢中,一切似乎都顯得異常浪漫,極具調……

但,杉兒在色態不改,色心不減的云大少爺的腦海中……她是……渾身赤luo的!

白希的胴/體,幾乎找不出半分的瑕疵,緋的色澤淺淺的從肌膚里透出來,那稚嫩的模樣,如若蜜桃一般,一掐就能溢出水來……

讓他,恨不得,張口就把她從頭到腳的啃個精光!!

二十分鍾過去……

浴室里,水流聲還在繼續.

許是因為跳累的緣故,云大少爺的舞蹈終于停歇了下來.

慵懶的疊著雙腿坐在沙發上,隨意的擦拭著自己短短的碎發.

不經意的動作里,卻透著一股魅人的邪氣……

三十分鍾後,他坐不住了.

拿著毛巾,開始來來回回的在臥室里走來走去.

那急不可耐的模樣,像個初經人事的毛頭孩.

四十分鍾後……

里面的水流聲終于停了!!

他長舒了口氣……

終于洗好了!!

他實在想不明白,女人怎麼連洗個澡都這麼慢吞吞的呢?

又過了近一刻鍾的時間……

終于,浴室的玻璃推拉門才緩緩地被推開來.

一股氤氳飄渺的霧氣,從里面彌漫而出……

一道嬌媚的身影,一席白裙,踏著旖旎,從里面緩緩走出來,融在白茫茫的霧氣里,如夢似幻,如仙嫡般……

美得盡是那般的,不真實!!

她穿的制服,竟然是……

護士裝!!

白色的護士裝,云墨見多了……

但這種……

能讓他看一眼就忍不住鼻血往外湧的護士裝,還當真……頭一次見著.

白色的修身包臀裙,只恰裹到翹臀以下的部位,只需紫杉稍微一個彎身,便能清楚的看見里面藏匿的一切美好……

而上面……

襯衫V領低胸的設計,足以讓每一個見著的男人,瘋狂遐想.

圓/潤傲/挺的雪峰,一半匿在衣服里,而一半,luo露在空氣中,跳躍在云墨的視線里……

瘋狂的,刺激著他的眼球!他一切的感官!!

還有,他沸騰著的荷爾蒙!!

烏黑的發絲,如瀑般傾瀉而下,柔順,亮麗的披散至腰間……

頭頂上,還別著白色的護士帽,稱上她可愛的齊劉海,那種即媚卻又不失可愛的/趣,被她展現到了極致……

讓云墨,單單只是看著,便有一種……醉了的感覺……

有好幾秒的,腦子里暈眩得厲害.

"云墨,你……"

紫杉驚慌的瞪著云墨,指著他喊道,"你……流鼻血啦!!"

云墨陡然回神,用手一摸,果然,猩一片.

他重喘了口氣,血液沸騰得有些異常.

他當真頭一回出現這種況……

如果會看一個女人,看到直接上火流鼻血!!

杉兒飛快的沖進了浴室里,拿了條濕毛巾,替他捂住了鼻子,"快點,仰高頭……"

云墨聽聞她的話,乖乖的仰高頭.

黑眸卻依舊落在紫杉那張俏麗的粉臉蛋上,視線有些迷離癡醉,一手直接箍過她的蠻腰,強勢的置于自己懷里來,"杉兒,你是妖精的化身嗎?居然把爺迷成這樣……"

他癡醉的眸仁眯起來,覷著紫杉,指控她.

紫杉臉兒刷得更,一手壓住毛巾,一手不滿的去拍他的胸口,"什麼都是你要求的,你到底想怎樣?我也沒見過你這種男人……光看看都能流鼻血,你腦子里到底裝的都是些什麼啊?"

她滿臉的鄙夷.

"腦子里裝的都是你這個沒良心的女人!而且一裝就是好些年……"

云墨著還不忘捏了捏她的下巴,以作懲罰.

紫杉心里一片感動,眼波流轉,心弦悸動,卻故意道,"誰知道你真的還是假的!"

"沒良心!!"

云墨忽而搶過她壓在自己鼻子處的濕毛巾,揮手扔開,一把抱起她就扔到了旁邊的大床上.

"啊——"

紫杉嚇得尖叫.

云墨一把欺壓而上,雙臂撐在她的頭部兩側,"那爺得如何表現,才能讓你覺得爺是真心的呢?"

紫杉急喘了口氣,手抵在他的胸口,賠笑道,"我跟你開玩笑的."

云墨的目光直掃紫杉那呼之欲出的白色雪峰,思維忽而有些突跳……

"杉兒……"

他的聲音,喑啞里透著癡迷……

"為什麼爺一見到你,就有種精蟲上腦的感覺?"

"……"

這個臭流氓,可當真把實話給出來了!!

"你確定你不是見著每個女人都精蟲上腦嗎?"

紫杉問這話的時候,還不忘趕緊把抵住他胸口的雙手收回來,用以捂住自己快要曝露出來的白色乳/峰……

云墨聽聞她的問話,哼了聲氣,也沒急著去拿開她的手,只低頭在她紛嫩的下巴上重重的咬了一口,又湊到她的耳際旁,用一種邪惡的語調,曖昧道,"如果爺真的見著每個女人都能精蟲上腦的話,那這四年里,也不用純靠自己左右互搏解決生理問題了!"

"……"

紫杉有些沒憋住笑.

一抬頭卻見云墨那張厚臉皮上,居然難得的見到了一抹別扭的羞澀……

所以,他是在害羞自己左右手互博的事兒嗎?

"難不成你當真以為這四年里沒女人主動對爺送上/門來?"

云墨顯然被紫杉不懷好意的笑給刺激到了,危險的眯起眼,覷著身下的她.

"那倒不是."

這一點,紫杉絕對相信.

這個長相出眾,家世非凡,且工作優質的男人,會沒有女人飛撲過來,連她都不太相信.

"那你笑什麼?"

云墨點了點紫杉的額頭.

隨意的動作里,卻滿滿都是對她的寵愛.

紫杉憋了好一會兒,最後到底還是了實話,"聽……這種事,長期用手解決……會導致……哎呀,你是醫生,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啦!"

後期那句'早/泄’,紫杉已經羞于出口了!

【親愛的們,新年快樂哦!!白天再給大家加更3000字,最近實在太忙了,不過不會少大家更新,只會更新稍微不准時點,不過忙完了這幾天就該恢複正常了哇!群麼!!】

上篇:結局篇(12)——噴血的制服誘/惑     下篇:結局篇(14)——噴血的制服誘/惑(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