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結局篇(16)——分秒的記憶都舍不得遺忘【景南篇】  
   
結局篇(16)——分秒的記憶都舍不得遺忘【景南篇】

車窗外,密雨一直下不停……

天,灰蒙蒙的,壓下來,教人有些透不過氣.

雨刮器快速的掃過玻璃,擦乾淨,卻不出兩秒時間,豆大的雨滴又再次將玻璃漫染.

車窗上,隱射出景孟弦那張凝重的俊逸面龐.

車站的候車亭處,站在一道熟悉的身影……

因為躲雨的人太多的緣故,她被擠到了簷下一角的地方站著.

雨勢太大,順著風刮過來,全數落在她的嬌身之上,將她身上的裙衫打了個透濕.

就見她正焦灼的想辦法把身子往里藏得更近些……

但徒勞,人太多,雨太大,她根本無處可避.

到最後,干脆作罷,任由著雨點染濕了她的裙衫……

景孟弦握著方向盤的手一緊,想要叫她上車的,卻到底還是作罷.

剛剛戒毒所里,醫生的那番話還猶在他的耳畔間響著……

"普通的毒癮,想戒都存在難度,何況是你這樣的深度毒癮……戒掉不易,而心癮要拿掉,就更加不太可能!"

這番話,其實並非景孟弦首次聽.

他問醫生,"所以,這輩子我都必須跟毒品為伴了?"

他是咬牙著的,語氣里,全是不甘心,還有憎恨,以及憤怒!

那種交織在一起的複雜感,生生的撕扯著他的心髒,他的血肉!

第一次,對人生的挫折,如此絕望!

"美沙酮這種藥劑,你也吃過,但顯然對你沒什麼多大的用處……"

醫生如實,"心癮這種東西,你也知道,至今為止,醫學上也沒辦法研究出藥劑來控制這個,這得全靠一個人的意志力……但是……"

醫生到這里搖了搖頭,"景先生,別怪我了一句實話,再強的意志力想要戒掉這份心癮,都太難了!!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如果只是普通的毒癮也就罷了,你這種……"

戒毒所不是沒收到過這種案例,但成功的概率,至今為止,依舊是零!

平日里作為戒毒所的醫生,他們固然都是奉勸所有的吸毒者戒毒的,唯獨有他景孟弦……

無奈,他們自知沒有任何辦法!

"不過,美國前段時間有研發過一種新的抑制心癮的方法."

醫生忽而又轉了個話頭.

這讓景孟弦心里瞬間萌生出幾許希望來,"是什麼?"

"記憶阻斷法."

醫生解釋,"心癮這種東西其實就是你記憶深處的一種迷戀,人一旦吸食過毒品,就永遠對毒品這種東西產生不了厭惡感,舉一個非常淺顯的例子,就像一個正常的男人,一旦嘗過的禁果,就永遠不會厭惡這種欲仙欲死的味道,下一次,一個充滿著誘/惑的女人,脫光了衣服再次站在這個男人面前時,就跟毒品一樣,他照樣……無法忍受,會飛撲過去將其吃得干乾淨淨!所以,毒品也一樣,以至于很多人明明戒毒成功,卻又再次複吸,一個道理.而這種記憶阻斷法,就是從記憶根部將你對毒品的味道掐滅掉,讓你徹底忘記對毒品的感受,可是……"

醫生到這里微微頓了頓,景孟弦卻直接將他的話給接了過來,"可是這種手術會導致記憶丟失,簡而之,就是,失憶!"

"對!原來景醫生已經知道了."

醫生點點頭.

景孟弦漆黑的深潭里,緒湧動,啞聲問醫生,"失憶……只會是部分記憶丟失,還是全部丟失?"

【寫到這里,大家先稍安勿躁,什麼失憶狗血橋段,鏡子不熱衷!這個手術確確實實是治療毒癮的一種新型方式,不是鏡子在瞎掰哇!另外到底會不會真的失憶,繼續看下去就明朗了!】

"這個誰也不能保證……"

醫生搖頭,"甚至于都不能就保證這個手術後,毒癮一定能戒掉!因為這個方案,才剛被提出來,未正式通過,也就是現在暫時還只在試驗階段,具體什麼況,其實我們也不太了解."

"我不能失去記憶!"

景孟弦眸仁深陷,薄唇張了張,"哪怕一分一秒,都不可以!"

他不想忘記他孩子的媽媽,哪怕一分一秒的記憶,都不願遺忘!!

哪怕是對她痛苦的思念,于他而都是最珍貴的回憶!!

他起了身來,雙手插進西褲口袋中,看定對面的醫生,"醫生,如果戒毒就跟正常男人避著裸/體女郎一樣簡單的話,那我想我戒掉它是有希望的……"

如果不是當年為了避開曲語悉,他又怎會染上這該死的毒癮?!

他沖醫生禮貌的點點頭,頷首,轉身離開.

"叮呤叮呤——"

忽而,收納盒里的手機響了起來,景孟弦這才將飄遠的視線收攏了起來.

電/話居然是候車亭里的向南打來的.

她的視線正落在他的車身之上,顯然是已經看到了他.

景孟弦偏頭,凝緊車窗外那抹熟悉的身影……

她在風雨中,瑟瑟發抖.

即使是酷熱的夏天,但雨水打濕了身子後,也難免不會有些涼意.

他眼潭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自知要戒掉他的這份毒癮絕不像躲著裸/體女郎那般輕松……

他到底沒去聽她的電/話.

手機鈴音戛然而止,就見一道嬌影頂著傾盆大雨正朝他飛奔了過來.

"砰砰砰——"

手不停地拍打著他模糊的車窗,嘴里還在嘟嘟囔囔的著什麼,但他全然聽不見.

只是偏著頭,怔怔的望著窗外那張被雨水淋得狼狽不堪的臉.

向南見車內的景孟弦沒有任何反應,她似乎有些急了.

"該死!!"

忍不住罵了一句,這個沒良心的壞男人,見不到她被雨水淋成了這樣了?

她似乎已經猜到了他會突然開車離開丟下她不管似得,連忙跑到車前,擋住他的去路,手兒不停地拍打著他的引擎蓋,提醒著他趕緊開門讓她上車.

雨勢太大,打落在她的臉上,還有些疼,飛快的模糊了她的視線,又迅速的被她將雨水抹開.

眼前,這個固執己見的女人,明明那麼落魄不堪,卻偏偏印入他的眼里是那麼的大放異彩,魅力無邊,真的,足以讓他為之喪失理智!!

喉頭滾動了一下,他到底沒能控制住,打開了車鎖,放任著被淋成了落湯雞的她,鑽進了車里來.

她上車時,嘴邊還漾著笑,但一張嘴卻始終沒停止過抱怨.

"景孟弦,你太過分了!明明早就看到我了,還不肯開門,我想要不是我擋在你車前面,你是不是干脆就打算假裝看不到我,直接把車開走了啊?"

她毫無顧忌的抱怨著.

隨手扯過他車後座的干毛巾,自顧自的給自己的全身上下擦拭起來.

景孟弦依舊面無表的看著她,"既然都知道我打算視而不見,你還鑽上車來?"

"是你先開車門的."

向南分毫不為他的冷酷而受傷,繼續給自己擦頭發.

"是誰擋在我車前面的?"

向南終于停了手里的動作,看著他,"如果你一直堅持不肯開車門的話,我也不會一直在前面擋下去的,我又不是傻子!再了,我只是擋了你前面,可沒擋你後面……"

著,向南瞅一眼他的車身後,一臉無辜道,"你可以往後退一點,繞過我不就可以走了嗎?這難道還需要我教?"

景孟弦看著她,薄唇緊閉,不話.

半響……

"醫生我的毒癮戒不掉了!"

"我呸!!"

景孟弦的話才一落下,向南立即作出反應,甚至于連一秒的思考時間都沒有.

"哪個庸醫的?這麼混賬的話也敢亂編,要被我聽到,非得沖上前去撕了他的嘴不可!"

向南瞬間化成個潑婦.

看入景孟弦眼里卻覺可愛極了.

但,越是如此,便讓他的心越發凝重.

景孟弦不再話,啟動車身,往她所住的酒店駛去.

"你別聽那庸醫的,什麼毒不能戒?!狗屁!!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他沒聽過呀?"

向南不停地給景孟弦打氣,"想當年你也跟我,我這輩子都休想追到你,可結果呢?!還不照樣被我給睡了!"

"……"

景孟弦嘴角抽了兩抽,從後視鏡里瞄了向南一眼,臉上的表倒顯得有些不自在起來,"這是兩碼事."

"雖然是兩碼事,但難度相當!"

向南非常肯定的點頭,又道,"你別以為追到你是件輕松的活,當年我可沒少下苦功夫,多少次想想就那麼算了的,到底還是不甘心,外加愛的力量無可限量!!"

向南到這里,頓了頓,側身看向景孟弦,一本正經的問他.

"你愛我和兒子嗎?如果你是真心的愛我和兒子的話,你一定可以戒毒成功的!"

"你覺得染上毒癮的那些有家室的人,是因為不夠愛自己的孩子和老婆才戒毒失敗的嗎?"

景孟弦反問向南,也間接了給了她答案.

愛!

向南似乎被他拋出來的問題,問得一愣.

好半響,才坐正了身體,"我不想給你太大的壓力!但我就是相信你,總有一天你會徹底從毒癮里走出來!還有……"

向南著,手握住他方向盤上的大手,"我會幫你的!!"

這些日子里,向南沒少去各大圖書館里翻戒毒的資料,同時也在網絡里搜羅了一大串網友們的熱衷意見,又去專門的戒毒所里尋求了醫生的幫助.

當時她同醫生把毒素描述了一番後,醫生給她的答案,其實跟景孟弦剛剛告訴她的一樣……

那時候她聽了,心灰意冷到了極點,當然,火爆的她自然沒放過那滿嘴胡謅的醫生,談不上將他的嘴巴撕爛,但也沒讓他太好過.

從戒毒所出來後,雖然心里涼了些分,但向南很快就打起了精神來.

如果連她都沒信心了,那那個正被毒癮瘋狂折磨的男人,又怎會有自信逃出來呢!

所以,她必須要幫他!!

一定要費200/的力氣,將他從這潭泥沼里救出來!!

見景孟弦不話,向南有些急了,"你該不會是打算放棄了吧?"

"不會!"

景孟弦目光直視前方,答案很堅定.

半響,他又道,"美國現在有一種新研發的手術,叫記憶阻斷法!手術成功的話,可以從根源里阻斷對毒品的依賴性!"

完,他不著痕跡的覷了一眼後視鏡里的向南.

向南眨眨眼,表示不解,但異常期待,"這是什麼手術?有用嗎?"

"也就是把部分記憶從大腦里剔除乾淨."

景孟弦簡扼的作答.

向南一怔……

"你的意思是……對大腦動手術,把你的部分記憶從腦部移出來?"

這手術聽起來神乎其神的,但,確實是這樣.

景孟弦點頭,薄唇緊抿,不再話.

"也就是這個手術可以讓你戒毒成功,但前提是你會失去記憶,不,是部分記憶……或許,失去的那部分記憶里就恰好……是我存在的那一部分?"

景孟弦偏頭看她.

她的臉色,不算太好,但也不算太難看.

但能明顯的感覺到向南的緊張,以及呼吸的些微不適.

景孟弦漆黑的深眸里,波光湧動了一下,"差不多."

向南沉默了長約半分鍾的時間.

"去吧!!"

她忽而道.

"?"

景孟弦看向她.

"這手術沒有生命危險吧?只要沒有大的風險,就去試試吧!!我覺得這個提議不錯!這個手術理念聽起來也還不賴!!我之前詢問過戒毒所的醫生,醫生毒癮要戒容易,難就難在心癮!!而這個手術,不是恰恰針對心癮來的嗎?所以我特別支持你去!!"

向南越越興奮,"孟弦,你一定會成功的!!"

相對她的欣喜,景孟弦卻分毫提不起半分的興趣.

"不去."

他淡漠的拒絕.

"為什麼?"

向南表示不解,"這麼好的機會……"

"你就不怕我手術完了後,再也記不起你跟兒子了?"

景孟弦莫名其妙的有些火大.

向南聽聞一愣,而後,點點頭,"怕啊!!怎麼不怕,你要是一醒來真把我忘了,我又得費時間和力氣去追你了,可是,不就追追你嗎?那有什麼難的?N年前就把你拐到手了,如今再想拐一次,不是件輕而易舉的事嗎?早就有經驗了,我還怕什麼!!如果你不肯認兒子,那就更加好辦了,拎著他去一趟醫院,做個DNA檢測不就完事兒了嗎?

"可我不想忘記我們之間的回憶!!哪怕一分一秒,都不想!!"

他平靜的臉上,寫滿著從未有過的,認真!!

上篇:結局篇(15)——云大少爺終于滿足了!     下篇:結局篇(17)——這輩子,我都放不開手了!